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四年三月]
平中要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年三月

   四年三月
   
   时间,一切从时间开始,一切从时间经过,一切从时间终结,时间依然是时间。也许,只有时间永恒,也许,只要宇宙尚存,时间就会存在。
   命运,是的,命运,永远难料,尤其是当你知道命运的冰山一角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猜测命运的全貌。而这种努力,类似于蚂蚁对抗神灵。
   命运的本质是时间,也因为如此,命运才具有凡人无法窥探的性质。

   对于凡人而言,时间是一种感觉,也因为如此,人们有时会忽略时间的存在,时间的感觉被其他的感觉所挤占;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命运就失去了它的作用。而最后,人们一旦急忙寻找错失的时间,才发现,时间已经从原地离开。
   对于我来说,时间就是四年三个月。
   我第一次去那个地方的时候,正好下雨,雨不大,但是,也需要撑伞,那天,只是待了一个上午,中午吃过饭就回家了。
   我离开的时候,天气晴朗。
   所有的阴晴雨雪、风雾冰霜,被四年三月一笔勾销,像是一页撕掉的日历。
   除了工作,绝大多数时间里,我在读书和写作,借书条越来越厚,我写下的文字,则与昼夜一起消失在不起波澜的生活里。
   除了时间,只剩时间;时间说话,时间沉默。
   从五楼到一楼,前后分为两部分。认知却在之后到来。
   我用天台来补偿或者说稀释那些无法放平的情绪,我能记得最愉快的时刻,就是身影在天台上的辗转腾挪……
   好景不长,这又与时间有关,时间,从来如此。
   通向天台的门,被牢牢紧锁。那些快乐时光,也被锁在孤独的天台上。
   于是,每天,巡视那扇门,就成为了我秘密的使命。
   我习惯了透过邋遢的玻璃凝视存留我们影子的地方,令我惊讶的是,在铺满砖头的天台上,一丛不知名的野花摇曳在阳光之下,生意盎然。
   一瞬间,又是时间,也是命运,决定做出了。选择,我们早已经选择过了,剩下的,就是去了解,我们为什么这么选择。
   就在我离去的这天,时间;
   就像往常一样,时间;
   我再次来到那扇门前,也是最后一次,时间;
   门上的那把锁打开了;
   我解下缠绕在门把手上的锁链,推开那扇门,自由地走进阳光之中;
   整个夏天,那丛不知名的野花,已经衰败;
   而我抬起头,看秋天丰收的云彩正在天空中慢慢伸展开白色的身体;
   这扇通向自由的门,为我紧锁,也为我打开;
   庆幸的是,在离开前的这天,我领悟了;
   而我也要离开了;
   四年三月,我向那座建筑投去最后一瞥,一个晴朗的黄昏定格在这一刹那;
   时间……
   
   
   写于2012年9月6日 夜 雨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