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雪]
平中要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雪
   
   知道她在明天到来的消息,我无惊无喜
   这是我在昨晚的天气预报中听说的
   我当时在想着什么,我忘记了

   只是记得“哦,明天有雪”
   然后接着想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那不重要
   这几年,雪很少光顾这座城市
   自私地说,我也不希望下雪,出行不便……
   但是,我想冬天还是应该下雪
   没有雪,冬天不完整;只有寒冷没有雪的冬天
   不是冬天
   因此,我渡过了数个不完整的冬天
   这有些令人失望,不过,令人失望的事情很多
   没有雪的冬天不会持久占据失望的宝座
   况且春天的沙尘暴更令人心烦
   于是也淡漠了对雪的期待,用记忆中的雪为城市化妆
   不是很漂亮,聊胜于无
   
   但是我听说要下雪了
   我对天气预报早已失去信心,在我无端遭遇未被预测的几场雨后
   我不敢肯定明天是否会下雪,也许今夜就会下,也许明天,也许两者都不会
   太多的猜想令我疲惫
   午夜时分,黑夜晴朗
   
   醒来时是一个寒冷的黎明,我无法判断时间
   房间光线微弱,就像天还未明
   我下了床,打开拉开窗帘
   下雪了
   地面上薄薄一层,空中还有飘飞的细雪
   我吸了口气,她如约而至
   
   很快我就走在了街上,打着一只伞
   伞上还有去年夏天一场夜雨的痕迹
   空气清冷,雪还在继续下
   在雪铺开的地面上,有几行纷乱的脚印
   有一只猫快速跑过人行道,消失在篱笆后面
   好像雪吸干了世界的杂音,这是我经历过的最安静的早晨
   雪从伞下飘进来,落到大衣上、脸上
   我感到皮肤上留下丝丝凉意
   
   车站上的乘客稀疏
   在等公车来的时候,雪下大了
   我试着寻找一个词形容雪花——
   鹅毛?太空泛
   撒盐?这是环卫的工作,向道路上投放融雪剂
   柳絮?跨季节的修辞会让人感到温度的错乱
   还有什么……
   “雪正下得紧”,我不认为一个“紧”字适合我所看到的雪
   也许我无法用恰当的词来形容她,她在语言之外落下
   
   公车上,我看到大片大片的雪打在玻璃上
   我仿佛听到雪花接触大地时的声音
   然后迅速消失
   
   我走出那座存满书的建筑时,雪小了
   在层层云彩后,泛出一点点阳光
   
   当我返回原点时,雪停了
   我路过桥与河
   河面上异常美丽,河已经冰冻,白雪完整覆盖这条河流,从西到东
   太阳从云中现身,路上的雪开始融化
   我不知道是否来得及拍下这雪景
   路旁,一个孩子正在团一只雪球
   
   午后,路上的雪几乎都化了,留下潮湿的印记
   在我锁车的栏杆边,堆着一座低矮的雪人
   如果雪再大些,它的身体会更丰满些
   可惜,雪停了
   
   雪来去匆匆,来去匆匆
   就在我写她的时候,她已经离去了
   总是如此,当把记忆变成文字时,记忆的事物早已远去
   可是我却想念着
   那条冰冻河流上的雪
   她还没有离开
   
   
   写于2012年1月7日 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