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梦中的毕业]
平中要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24小时
·伴月
·澳洲散记十一
·澳洲散记十三
·澳洲散记十四
·澳洲散记十五
·澳洲散记十六
·自焚的精神流变
·柳如烟之缥缈峰
·读《我们都是木头人》
·澳洲散记补记
·澳洲散记补记二
·观念与权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梦中的毕业

   梦中的毕业
   
   长久以来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
   又回到大学的校园

   和我那些同学在一起
   我们一起上课
   准备即将到来的考试
   
   在梦中我充满迷惑
   残存的理智告诉我
   自己已经从这里毕业
   这一点我还记得
   但是
   为什么我又回到这里
   
   如果我再用四年的时光
   结果会如何
   我会拥有两张毕业证书吗?
   这倒不是最令我疑惑的
   疑惑的是
   我为什么又回来了
   
   梦没有原因
   或许我不知道每个梦的原因
   但是
   经常重复的一个梦
   总该有个原因
   就像这一个梦
   
   我不能准确记得
   这个梦是从何时开始的
   但是
   大约我做这个梦有几年了
   梦中无人能够解答我的迷惑
   让这疑问像一根刺
   搅动我的灵魂
   
   清醒的时候
   我也常常回想这个梦
   对于梦境
   我有着持久的兴趣
   总想从这些匪夷所思的梦中
   获得某种启示
   即使这与生活无关
   
   我对于这个梦进行过分析
   梦中的校园是一个象征
   它象征一件我以为结束实际并未完结的事情
   当然
   这应该是一件心理事件
   弗洛伊德认为
   梦是一种伪装
   也就是说
   我于梦境中所见
   并非事物的真相
   
   那梦境中的学校
   它的真相是什么
   我有许多猜测
   但是
   没有一种可以得到证实
   有趣就在这里
   精神分析理论的致命缺陷
   无数种猜测
   但是却无法证实其中一种
   
   只要我还在做这个梦
   就说明这件事情我未能解决
   无论它是什么
   无论我如何将它压抑在意识之下
   它都会顽强抵达我的梦境
   虽然它必须戴着面具
   但是
   我知道它一定拥有一个现实的身份
   只要我还不能在回忆和现实中找到它
   那么
   我将一直做这个梦
   一直做下去
   
   我不能忘记梦中的情绪
   超现实的迷惑
   没有一种现实中的迷惑可以比拟
   我不停地问自己
   为什么我会在这样的荒谬中
   处之泰然
   就服膺了梦中的安排
   担心着即将到来的考试
   才发现自己早已经将学过的内容全部忘记
   
   这梦的基调之一就是焦虑
   考试自然是人类最常做的梦之一
   而考试在这个梦里
   只是荒谬的一部分
   相对而言
   考试的焦虑也算不了什么
   我继续在梦中接续着另一种人生和命运
   做为我现实生活的梦幻镜像
   
   而就在昨夜
   这个梦却有了变化
   我依然回到那间宿舍
   和我那些同学在一起
   但是
   这一次却不是要准备考试
   而是我们要一起迎接毕业
   我在收拾自己的行李
   做着再不回头的盘算
   
   这一次
   我不再感到困惑
   原来
   梦中的学习
   也有毕业的那天
   在这个学校主题的梦中
   我第一次感到一丝轻松
   在梦里
   我预感到
   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做这个梦
   我就要告别这里
   告别这个梦了
   
   我不记得这个梦的结局
   总之
   没有想象中的毕业典礼
   就像也从来没有真正的考试降临一样
   在一个阴沉的黎明
   我醒来
   
   接下来的一整天
   我都在思考这个梦
   这个有着明显完结意味的梦
   如果我之前的推论正确
   那么
   一定是我做了什么
   触动了梦背后的原因
   但是
   我究竟做了什么?
   这让我陷入更深的疑问
   这一次
   现实比梦境更令我迷惑:
   “这里也许有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在梦中
   以另一种面貌呈现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是什么
   于是不停做这个梦
   昨夜过后
   梦停止了或
   改变了
   意味着那个问题解决了
   我仍旧不知道那是个问题
   也不知道
   我是如何解决的
   甚至于我没法说
   我解决了这个问题”
   于是
   我体会到
   现实比梦境荒谬
   
   我想了又想
   似乎
   除了梦以外
   一切
   都与我无关
   与我无关?
   但
   至少我有梦
   这足够了
   
   
   写于2012年2月22日至23日 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