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黄昏的访客]
平中要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访客
   
   晚宴还要一个多小时后才开始,我占据了图书室靠近壁炉的一张沙发,这个时候,除了我,再没有人留在这里。我听见人们的笑语渐渐远去,在曲折幽长的走廊中正分解成一片片无声的羽毛纷纷落下。房间一侧的落地窗,庭园中浓密的树梢勾留余辉,将光的影子拓在书桌上,那些打开的书页间;还有一缕未被网罗的光,从窗棂爬到沙发的背上。我坐在这里,看着世界就要在那扇窗上熄灭。
   我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握者一只酒杯,里面有酒。那是什么书、什么酒,我也不知道,我未曾看过那书一眼,也未曾啜饮一口杯中的酒——它们都是为了出现在这里,才出现在这里的:它们都是道具,就像这个黄昏一样。不过,也许不一样,黄昏比我还要真实,相较于黄昏,我更像一个道具。
   安静,是天籁的序章。

   最后的光线沉淀在透明的酒杯中,此时,壁炉中的火焰亦如少女般动人。我将左手的书合拢,放在地毯上。闭上眼睛。
   如果有人觉得我就要昏昏睡去,那么,我得说他错了。此时此刻,我既不困倦、也不饥饿,恰恰相反,我的精神比火焰还要活跃;但是,我并不为思考什么,抑或是用精神创造什么;我在这里,是为了更重要的事情;我在等待一位重要的访客,他将在这个黄昏来拜访我。我知道,他随时都可能出现。
   奇怪的是,似乎所有感情都离我而去,且无论悲喜,甚至微小的希冀和好奇都随黄昏消失无踪,这样的状况对我而言非常稀少,而此刻,我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之中。
   安静之中,还是安静,只有火焰的呼吸在空气中颤抖。当我睁开眼睛,访客已经到了。
   一只猫。
   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的猫。
   猫正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那是为他准备的;猫蹲坐在沙发上,看着我。
   我笑了:“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只是,我没想到你的颜色……”我又端详了他一阵,“我以为你会是纯色的。”
   猫开口了——这并不令我意外:我等待他,就是为了与之交谈;令我意外的是:他的声音。猫的声音是女人的声音:我得说,她的声音很美,美到无法联想;我无法将这个声音与我认识或见过的任何女人比附起来;即使如此,我却丝毫不怀疑,这声音是人的声音。
   “你为什么认为我是男人?”猫这么说,它说话的时候,我没有看到它嘴部的动作。没有等到我的回答,它接着说:“没关系,这一切都很在安排之中,如果你不这么认为,反而奇怪。”
   “所以,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了?”我试探地问,想了解更多。
   “不必着急,你在这里,就是为了彻底了解你在这里的原因,不多不少,我们还有时间,我们仅有时间,而时间又是最不重要的。”
   “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我问。
   猫停顿了一会儿:“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
   “你等我是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猫轻轻摇了摇尾巴,“你为什么等我?”
   我被她问住了,才想到: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她?于是,我很想喝酒,而我的右手里正握着酒杯,我举起杯喝了一口,酒,恰到好处。
   “你还认为它们只是为了出现在这里才出现在这里吗?”猫似乎盯着我看,“只是道具?”
   我看了一眼酒杯,“这么说,这一切都是有意义的?所有的,包括我和你?”
   猫不答,抬起右爪用舌头舔舔爪背。
   我看到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窗户已经成为黑夜的一部分,像是进出黑暗的通道。房间中惟一的光就是壁炉里的火焰,和猫的双眸。
   夜晚开始了。
   
   
   写于2012年9月15日 午后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