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八•一九”的遐思]
平中要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一九”的遐思

   “八•一九”的遐思
   
   突然想起今天是“八•一九”——苏联解体21周年的日子。
   1991年8月19日,由苏联副总统、国防部长、克格勃主席和内务部长等八人组成“紧急状态委员会”,趁戈尔巴乔夫去度假的时机发动政变,软禁戈氏于克里米亚,切断戈氏与外部联系。在莫斯科,政变者调动坦克师、摩托化师、空降师和其他部队包围政府大楼“白宫”,并封锁消息。但是,消息并未彻底封锁住,五万群众聚集到广场上,支持俄罗斯政府。叶利钦走出大楼,登上坦克向群众演讲,坚持改革,反对政变,要求释放总统。这一幕通过电视直播,被全世界铭记。
   8月20日,空军、空降、海军、战略火箭等司令反对政变。莫斯科军区空降师奉命逮捕叶利钦,空降师拒绝执行命令。塔曼摩托化师倒戈,保卫“白宫”。

   8月21日,国防部命令集结在“白宫”前的部队在凌晨攻占“白宫”。而负责率先进攻的特种部队“阿尔法”小队拒绝执行命令,空降兵、内务部队也同样拒绝执行命令。政变三天内失败。
   叶利钦将戈氏接回莫斯科,戈氏辞去苏共总书记职务,苏共解散。12月25日,戈氏宣布停止苏联总统职务,苏联解体。
   一个历时69年的红色帝国,在第三帝国战无不胜的军事进攻下都未被攻克、并且绝地反击的辉煌历史中,一瞬间就灰飞烟灭了。这是为什么?我相信无数历史学家都提出了见仁见智的解答。我不敢弄斧。我只想在这遥远又陌生的历史中,提出自己的一些疑问,求教方家。
   斯大林的苏联是一个公认的极权帝国,斯大林对体制内外的“大清洗”可谓血流成河,没理由怀疑斯大林对军队的控制是牢固的;在斯大林之后,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也同样继承了极权统治的传统,军队是苏共的党产毫无疑问。而在“八•一九”政变中,军队拒绝执行国防部和内务部的命令,拒绝向人民开枪,甚至倒戈拥护叶利钦,是我的疑问之一。
   结果来看,苏联的军队不是效忠苏共的,苏联的军队也不是为镇压人民而存在的。
   而我想说的是,就在两年前,发生在中国的“那件事”,也同样深深撼动了苏联和全世界的意识和心灵。在“八•一九”事变中,同样是广场、人群和坦克、军队,开枪,还是不开枪?这是一个问题……根据后来对当事人的采访知道,当时受命包围“白宫”的军队都在极力避免“天安门”事件的重演,可以说,血的经验让权力者也不得不思考在面对人民的民主诉求时,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换句话说,“天安门”事件已经成为极权罪恶的标杆,再没有人敢于打破这道底线,因此,“不能对人民开枪!”成为了苏联解体以及东欧剧变中的一种体制内外的共识。
   今天看看微博,有网友在微博表达如下的观点:“中国与前苏联的差别有三:1.中国没有叶利钦。2.中国的宪法是遮羞布。3.中国军方的底线不是保卫人民,是保卫党。”
   我表示同意,但是,若要细分辨的话,中国的《宪法》从来一纸空文;当时的中国即使有叶利钦,也一并倒在坦克前面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第三条,才是中国流血,而苏联走向民主的关键区别。只要权力还牢牢掌握着枪杆子,就是通向民主之路的最大障碍。历史的经验也告诉我们,体制是不惮于使用暴力的——实际上,暴力是体制的氧气!
   今天,当人们在网络上一点点扩展自己的自由,改变着时代的观念的同时——需要指出的是,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今天启蒙的主要内容和方向;但是,民主总会有这么一个时刻:人民与坦克对峙。二十多年前已经上演过了,不知未来,人民再次对峙坦克的时候,结果会如何?
   21年后,当我回望苏联的“八•一九”事变时,我祈祷,机会再一次降临的时候,希望我们不要再以流血告终;希望权力可以放下枪、让坦克倒转;不是为了权力者、也不是为了我们无权者,而是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明天!
   我祈祷。
   
   
   写于2012年8月19日 午后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