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平中要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最近一部名叫《将爱情进行到底》的电影上映了,这是若干年前一部同名电视剧的续貂之作,只是从电视变成了电影,演员几乎还是当年那批人,只是老了几岁。这个名字挪移自一位职业革命家的著名文献,只是关键词被替换成了“爱情”,所谓差之毫厘,强力语序已经没有了剑拔弩张的火药味,力比多被后现代景观激活,开始在爱情话语下迈开欲望天台上的猫步。我对这部电视和电影都不感兴趣,只是借鉴一下这个名字。
   在我写下得关于民主的文字中,从政治哲学、历史、文化,乃至一名草根百姓的私人情感方面,对民主的意义和价值反复申诉(而这些论证前人已经做过,我只是鹦鹉学舌而已;而在当下人们所能接受的教育和信息中,这些作为常识的知识,却难以进入人们的视野,这也就是“铁幕”存在的最好证明),并希望以我微不足道的思考和赤诚的努力,启蒙周围的人们,或者说网络公民,不指望向知名博客作家拥有超高的人气,哪怕我的一干文字,只能启蒙一个身在“铁屋”中的沉睡者,我也觉得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但是,当我纵观自己对民主的张望时,发现这种民主诉求偏向于形上领域,假如我自问:怎样才能为民主的推进做一些具体的事情?恐怕除了文字本身的启蒙向度之外,难以给予更多的思考维度;有许多热血青年要比我激进得多,他们已经不满足于网络上的坐而论道,而是要将民主变成一个动词;他们已经被启蒙了,并开始走向民主的下一个阶段,他们苦于无法寻找到一个切入现实的入口;体制的屏障不仅坚硬,而且表面光滑,即使再锋利的意念也容易在体制分泌油脂的皮肤上滑开。而另一方面,我相信民主是众人之事,光有精英是不够的,我有一个不成熟的观点:民主的实现取决于民主意识最薄弱的人群对民主的认知,甚至是那些极端厌恶民主(这里说的民主是“真民主”,而不是被权力改头换面的种种“假民主”)的人群对民主的态度。而像我这样的百姓,占据了人口的绝大多数,并且也是民主意识相对贫乏的人群,而正是百姓,才是推动民主的主力军,如果看看不久前爆发在阿拉伯世界的民主浪潮,比如埃及发生的民主运动,那些走上街头的人们,不都是普通的埃及百姓吗?因此,百姓如何参与到民主建设中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维权”运动提供了一种参考方案,但是,“维权”的百姓立场是被动的,相对于存在“维权”诉求的人群来说,不涉及“维权”愿望的人口还是绝大多数,那么,怎么才能让更多的人参与到民主——或者确切地说——公民社会的建设中来?
   让我将时间倒拨,回到22年前,在那场轰轰烈烈的民主运动中,学生占领广场,市民将长安街堵得水泄不通,是权力问鼎六十年来罕见的奇观。记得父亲在回忆这段历史的时候,作为一个身临现场的旁观者,他说,当时走上街头的人,99%是看热闹的。我以为这个说法接近着事实,父亲也回忆了当时的思想和意识状态,实际上,当时人们普遍有一种对社会现象的不满,但是,这些不满并不会促使人们走上街头,而是学生运动——尤其是学生进驻广场之后,吸引着人们涌向大街小巷,以“看热闹”的心态加入到民主的洪流之中。父亲说,当时他对学生提出的一干政治诉求并不真正理解,只是直觉到在这些诉求中,也就包含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权利;而他的着眼点更多的是在这从天而降的,与四十年前各种权利话语迥然有别的人性呐喊,我相信,这场面绝对比庙会还要精彩,即使在今天的语境下,人们什么时候拥有“想说就说”的权利?就是今天的网络,也无法与当时广场上的言论自由媲美。当时如同父亲一般心态的人不在少数,父亲说,当时他和母亲天天去“看热闹”,骑自行车到礼士路就得推着了,因为前面的人潮已经把路堵死了,无数的声音在各自为战,就像一个个语言类节目,父亲听听这个,听听那个,而周围的听众几乎都是吃过晚饭来“看热闹”的百姓。

   “看热闹”无助于民主的建设,旁观者依然置身事外,但是,我们的民主一定是“中国特色”的民主,就像长久以来的民间话语:“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站脚助威!”我想这就是“中国特色”的民间体现,“看热闹”的确不能推进民主,但是“看热闹”不仅可以为民主“站脚助威”,而且“看热闹”正是百姓参与民主最经济、最直接的方式;在网络之前,什么方法可以最有效的启蒙人民,一定不是权力控制的宣传工具,当人们涌向广场,在广场政治中交流观点和意见,这是当时最佳的启蒙方式;公民社会建立在人们开放交流的基础之上,这也是在体制之外,将人们联结在一起的公共空间,而极权主义,以及它的各种变体,都是旨在消灭公共空间的存在;极权主义用党国体系对原有的公共空间进行扒梳和分割,用层级制的方式对个人的身体和思想进行监控,在将民众“分子化”的同时,彻底瓦解可能孕育民主力量的社会空间。
   在毛时代,权力渗透到私人空间,对个体的生命和意志进行监管和虢夺,正是这一宏旨的具体表现;人们不但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私人空间,甚至同事、师生、朋友,甚至家人之间,也避免交流,因为人们不知道哪一句话就成为了“反革命”的证据(奶奶单位有人就是因为一句玩笑被打成“右派”),所谓“沉默的大多数”,真可谓名副其实。在这种情况下,是无法维持一个最低标准的公民社会的,更无论使公民社会健康发展。可以说,在毛时代结束之后,从“改革”开始,人们的私人空间渐渐恢复,这无疑成为了重启公民社会建设的先决条件,从“阶级斗争”到“发展经济”,也必然要求给予人们基本但有限的自由,人们从“政治人”变成“经济人”,就拿农民工现象来说,在毛时代,农民是不可能离开农村到城市打工的;而经济市场需要低人权的劳动力,于是权力允许千百万农民工进入城市,成为GDP增长目标中“被牺牲掉的一代”。对于城市人来说,政治身份的转换,带来更多的自由,像权力所希望的那样,人们拥有了出卖劳动力的自由和时间,而与此同时,人们也拥有了思考所发生的这一切的时间。当手机、网络进入人们生活之后,彼此之间的交流变得更加广泛和紧密,勿庸置疑,公民社会的话语平台要比前网络时代成熟许多,而这个平台,就是我们通往公民社会的途径。
   我注意到,在网络上的一个现象和“看热闹”有着跨语境的吻合——围观,作为一名网民,你可以“关注”任何你感兴趣的事情,而每当“围观”出场的时候,往往意味着“被围观”的事件有着很高的公共价值,甚至于许多公共事件,正起源于网民对事件的“围观”,网民通过博客、微博、推特,对事件进行传播,让更多的人加入到“围观”的行列中来,而“围观”过程就像是现实中的“看热闹”。也就是说,“看热闹”和“围观”至少是一种“用脚投票”的表现,人们之所以选择“围观”,是因为人们相信在公共事件中,自己是无法置身事外,权力对个体的侵害发生在他人身上,就等于发生在我自己身上,“围观”一件公共事件,实际上是人们在关心着自己的命运和未来;而今天事件中的主角,明天就是我们自己。
   在每年日益高涨的“群体事件”中,“看热闹”的人群是事件的主体,在许多“群体事件”中,许多人与当事人并不相识,他们开始的时候只是单纯的“看热闹”,但事件发生之后,却很快从看客的队列中站到了弱势者一边,可以看到,人们在“看热闹”一事上的进步。父亲曾经这样评价22年前的民运,他说,如果不是99%的人都是“看热闹”的,恐怕结果不会是这样。父亲的意思是说,假如人们不是单纯的“看热闹”,而是多了解一些学生的政治诉求,那么,流血不一定会避免,但是,一次流血绝不会熄灭自由的火焰。89之后,民众对于体制,彻底终结了弥漫在八十年代中的幻想,在枪声之后,体制和人民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不仅是民主进程,包括整体国民的精神和心理,都受到了突然地、致命性的打击,这种情况也导致了从90年代开始的,民众中普遍存在的犬儒心态的萌芽和疯长。情况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开始变化,大环境来看,以“改革”为政治合法性的借口已经理屈词穷,90年代重启的经济改革,让权力对资源进行全面的控制,在权贵资本牢牢掌握了国家命脉之后,曾经希望通过“改革”来改变自身命运的期待,在普通民众身上化为泡影,而民众开始为没有政治改革的“经济改革”支付人权成本,在一系列重大的公共事件背后,如矿难、毒奶粉、血拆等等,都清晰显示了权力与个人之间的尖锐矛盾。从越发频繁的“群体事件”,以及网络上汹涌的民意表达,可以看到人民对这种现实处境有着本能和直观的认知;在低人权的环境中了解人权,在新极权主义中呼吁宪政,在不自由中寻找自由;恰恰在这种情况中,人们对民主的认识更为深刻,对民主的追求也更为执着;体制对人民思想的管控一直在变本加厉,并且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人们一旦被公民意识启蒙,所产生的民主诉求反弹高得惊人;在实现民主的过程中认识、学习、完善民主,才是为未来打下的最坚固的民主基础。回到文字开始时的问题,一个普通的百姓如何实际参与民主建设?这也就要求作为一名网民,我们“围观”的素质要向公民身份的认知靠拢;而在现实中,我们也要发挥“看热闹”的民间传统,并在一个21世纪的背景下与时俱进。
   “看热闹”并不违法,它几乎是百姓屈指可数的自由之一;它的成本也很低,只要你在一个你认为安全的位置上,站立(站累了也可以坐下,或用任何一个你感觉舒适的姿势待着)并观望就可以了,当然,如果你随身携带了可以拍照、录像的设备(现在大多数手机都拥有这些功能),建议你将现场的实况照摄下来,放在你自己的博客上,或者发送给你的朋友,让更多人加入到“看热闹”的行列中。当然,前提是公共事件,至于除此之外的情况,则不在我所谓的“看热闹”的应用范畴之中。如果你能做到“看热闹”的基本要求,那么你就是在为民主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也许对于一些人来说,“看热闹”似乎是一件小事,但是,民主就是从“小事”做起的;不要忘记,22年前,那些血染长街、力阻狂轮的义士们,也都是“看热闹”的民众之一,是他们将“看热闹”这样的市井琐事推到了名垂青史的形上高度,同时也支撑起了长久以来匍匐于权力脚下的精神脊梁,也点燃了成为指引后来人暗夜前行的自由圣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