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形而上学的终结?]
平中要
·
·饮酒、广告和新闻
·旧居杂记
·明星代言偶感
·记忆中的味道
·一餐
·从停播说起
·稻香村
·滨河公园
·除夕
·无意义的文字
·我的心在水面之下
·夏虫之舞
·杂感
·有感野生动物狩猎权拍卖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形而上学的终结?

   形而上学的终结?
   
   根据我浅薄的读书经验,在西方哲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尼采是最后的一个形而上学家,因为尼采的哲学彻底终结了从柏拉图开始的西方形而上学谱系,从尼采之后,形而上学陈列进西方哲学的博物馆,只有在哲学史上才能目睹它曾经的辉煌。无疑,康德、黑格尔这样的形上大师将形而上学推到了历史的颠峰,这是德国哲学、思想、文化甚至民族的光荣,而尼采作为终结形而上学,并开启一个崭新的哲学时代的伟人,深刻影响了海德格尔代表的存在主义哲学。
   但是,抛开哲学领域公案不谈,我以为尼采也许不是终结形而上学的最后一人——我相信尼采在哲学层面终结了形而上学,但是,在实践层面却不是尼采完成的这一工作,而是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所建立的德意志第三帝国,是一个标准的乌托邦,它按照希特勒本人的精神意志,将一个纯洁种族的梦想在制度层面上得到实现,就像一些学者、作家对德意志帝国的美学取向所进行的精神分析一样,这种美学认知只是乌托邦的形下表现之一而已,它是一个庞大的形而上学的组成部分。德意志第三帝国毁于军事的失败(希特勒的军事行动也是他形而上学的表现之一,他不是一个真正的军事家,而是一个二流的美学家),而大屠杀又让思辩的焦点集中在“屠犹”这一反人类罪行上,因此,对于希特勒的德国,在哲学领域上的理论和实践关注得不够;一方面,美国作为反法西斯的主力之一,本身就不是一个“哲学”倾向的国家,而英法两国的确不具备反思第三帝国的精力和闲暇,而苏联作为极权主义的另一种形式,自然不会“五十步笑百步”,而实际上,如果不能认识到纳粹德国作为一个形而上学的理念模型的意义,对于哲学、尤其是政治哲学是一个极大的损失。

   有学者指出希特勒和尼采思想之间的联系,而我认为,希特勒的精神世界比看上去更贴近尼采,但是,尼采只是在思想领域经营他的“权力意志”,而希特勒却要在现实中成为“超人”。德意志民族一直有打通形上和形下之间天堑的雄心和努力,不仅是哲学,在文学、音乐、艺术等等精神层面上,都体现着这种尝试,这大概也是所谓的“民族性”吧,但是,在纳粹德国之前,德意志民族这种形上努力,并没有什么不妥,至少没有对现实生活造成什么灾难;但是,当希特勒要在现实中实现一个形上乌托邦的时候,结果已经被历史证明,形而上学作为一种试图解释宇宙一切问题的本体论哲学,一旦挪移到现实领域,就是一种史无前例的人类灾难,无论是推崇尼采的希特勒缔造的纳粹德国,还是以马克思主义为宗旨的苏联,这两个极权主义国家分别从两个方面证明了形而上学的失败。希特勒的形上尝试,险些断送了德意志民族的谱系,应该说,正是以美国为首的民主国家,在德国战败后挽救了德意志民族,虽然有东、西德的分裂,虽然有柏林墙,但是,毕竟民主制度还保全了半个德国,并成为德国最终走向统一的基础和凭借,就这一点而言,民主制度功不可没。
   虽然,纳粹德国存在的时间短暂,但是,从某个角度来说,德国是幸运的,因为它已经用惨痛的经验宣告了形而上学的终结;可惜,苏联就没有那么幸运,这个坚持了七十年的极权国家,在这一段岁月中所造成的人权灾难,难道比纳粹帝国少吗?如果说犹太人集中营是纳粹种族主义的罪行,那么古拉格群岛和“大清洗”呢?今天,苏联已经解体,东欧诸国和俄罗斯已经走上了民主化的道路,古拉格群岛已经远去,这是人类的进步和希望。
   形而上学终结了吗?这要看我们如何定义形而上学,以及形而上学与形下世界的关系。在我看来,任何一种在现实中挪移形而上学的努力,都是倡导者本身的自负和狂妄,这是人类本性的缺点,而只有民主制度,才可以约束这种人性缺点在现实中的僭越,一旦换成了专制政体,那么这种人性恶就会在专制制度中迅速发酵,成为人道主义灾难的策源地;而独裁者在自己的乌托邦幻梦中终于疯狂,国家和民族往往成为独裁者的陪葬品。
   在民主制度中,各种极权主义已经没有了借尸还魂的可能,除了朝鲜,恐怕世界范围内真正意义上的极权国家已经没有了;人们在经历了谎言、荒谬、痛苦和死亡之后,已经不再相信任何形而上学假设,从乌托邦到吃饭不要钱,很显然,用一种主义或思想蒙蔽全体人民的时代一去不返,在这个意义上,形而上学的时代已经终结。但是,专制制度同样随着时间在与时俱进,从后极权到新极权就是这种变化的最佳体现,而在这个过程中,更加全面且深入的谎言,刷新了形而上学的历史高度,它将人们重新置于意识形态的铁幕之中,让不受制衡与监督的权力继续运行下去,这种意图和行为不是形上的想象,它在现实中已经遍地开花,看来,形而上学还并未彻底终结。
   如果说希特勒的形上野心覆灭于反法西斯同盟的军事打击中,那么苏联的形上瓦解则是有权者和无权者的合力为之,而在此之前,在人们的意识和思维中,首先经历了启蒙的过程:公民意识的觉醒、普世价值的认知、对于个人幸福和尊严的追求等等,使一个奄奄一息的帝国卸下历史的重担,信心十足地走向明天。无论形而上学在新世纪拥有了多么强大的话语权,通过新旧媒体的宣传层层覆盖人们的生活,但是,历史已经证明,形而上学无法战胜普世价值,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到今天,全球的民主化趋势已经成为历史的潮流,普世价值成为越来越多的人的共识;无论形而上学如何地展装腾挪、移形换影,它必将终结于人们的普世价值理念之下。
   这是一个启蒙的时代,自我启蒙,并启蒙周围的人们,当我们像一个公民一样的思考和行为时,那就是形而上学最后终结的时刻,也是民主到来的那一天。
   
   写于2011年3月13日 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