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今天,你带枪了吗?]
平中要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天,你带枪了吗?

今天,你带枪了吗?
   
   晚饭时看新闻,美国因为校园枪击事件的频发,一项新的法案在一些的议会上被提出,那就是允许学生带枪上学……!天啊,我险些把嘴里的饭吐出来,因为在听了“校园枪击案件频发……”一句之后,思维逻辑提示我:美国人终于要处理枪支问题了——虽然我很清楚,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就是:“……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但是,所谓“与时俱进”嘛,看看那些死于枪击案中的无辜生命,当面对这些面孔和微笑的时候,每个人都会想,如果不是枪支泛滥,这些鲜活的生命依然继续在他们通向未来和希望的路上,天空阳光灿烂,大地春暖花开,生命多么美好!可惜,罪恶的子弹结束了这首生命的诗篇,怎能不叫人扼腕叹息?虽然有宪法修正案第二条,但是,标榜热爱自由与民主的美国,这一次也要改弦更张,对枪支管理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就在我这么想,甚至按着自己的常识要为美国政府出谋划策:比如,公民在公共场所禁止携带武器;公民买枪需要申请,经有关部门批准后到指定销售网点购买(具体操作,请参照上海市民购买菜刀细则);一名公民只允许购买一支枪,而且仅限手枪;严格控制子弹销售,让人民买得着枪,买不着子弹(具体操作,请参照北京购车摇号细则),一人一月仅允许买子弹两枚;公民买枪需要缴纳高额税款,提高买枪门槛……而接下来的新闻却告诉我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美国学生可以带枪上学了!当然,这个法案还没有在各州议会通过(德州除外),但是,这法案的提出,已经让我目瞪口呆。
   我想不只是我,对于大多数国人来说,如果想减少校园枪击案的发生,当然是控制枪支(难道还要把学校都关闭了吗?又不是发动“文化大革命”);你看,当我们这里发生“屠童案”之后,有司立即派警察到学校、幼儿园执勤站岗,让不法之徒闻风丧胆、望而却步……从央视播报的新闻上看,美国屡屡发生的枪击案件,罪魁祸首就是枪支泛滥,枪手很轻易就可以弄到凶器——比国人买菜刀还容易,这难道不是为枪击案件大开方便之门吗?不过,美国政府似乎没有从一系列惨痛经验中汲取教训,非但不去控制、限制枪支买卖,反而倒行逆施,让学生带枪到学校来,这成何体统!一名枪手就可以制造枪击命案,现在整个学校的学生都有枪了,学校怎么管理?教学计划怎么完成?这把校领导置于何处?荒唐!荒唐……幸好,这种情况不会在这里发生,学校、老师和学生都可以松一口气了。
   不过,我也不禁在想,假如美国政府以频发的枪击案为理由(即使不是借口),意欲废除修正案第二条的话,将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根据《独立宣言》和《宪法》以及“权利法案”(宪法修正案)我有理由相信,美国人民将带着枪走上街头,包围白宫或者州政府,捍卫公民携带武器的权利。当然,这是极端情况,美国建国后的历届政府都不敢跨越宪法的雷池,即使有,下场也是惨不忍睹(如“水门事件”);人民不仅有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而政府还要为人民行使这些权利创造条件,使得人民的意见成为政府不能忽视的声音,人民可以通过言论自由、集会、游行示威种种方式表达他们的意见,而这些权利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一样重要,不可剥夺;再假设,突然出现了一位独裁总统,要将民主政体变成专制政体,把国家变成私器或党国——虽然在民主国家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姑且这么假设一下吧——的时候,人民用什么方法维护自己的权利呢?应该说,在美国建国之初,美国政治制度的缔造者就想到了这种极端状况,《独立宣言》中写道:“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让与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存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类才在他们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则是经被治者同意所授予的。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的实现起破坏作用时,人民便有权予以更换或废除,以建立一个新的政府。”而在1787年的宪法中,并没有将《独立宣言》以及一些州宪法中肯定的民主权利写进宪法,这才有了2年之后的宪法修正案,并在1791年开始生效,从最早的十条修正案,到后来陆续出台的各种权利法案,今天,26条宪法修正案,作为美国宪法的一部分,见证了美国民主制度是如何逐渐成熟、完善的历史;而“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正是对《独立宣言》中,人民天赋权利的宪法认可,也就是说,假如真的有一个野心家要将美国变成极权国家的话,而人民先天拥有用武力推翻政府的权利;这也就是权利法案第二条的由来,它标志着人民天赋的权利,也时刻提醒着政府,其统治权力来自人民的同意,人民可以用选票选出一个政府,也可以用选票——甚至枪杆——推翻一个政府。

   我想每个人都相信,假如美国废除修正案第二条,严格管制枪支,那么美国的枪击案发生率一定会大大下降,但是,那时的美国还是美国吗?看看中国,自秦始皇开始,就开始收缴民间兵器:“收天下兵,聚之咸阳,销以为锺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廷宫中。”(《史记•秦始皇本纪》)可是过去两千年的时间里,中国爆发了多少场起义和革命,这难道是因为武器管控不力吗?看来不是,否则美国枪店林立,应该是最理想的暴力革命温床(当年的毛也是这么想的),结果却是,美国历史上只有一场内战,此外,没有发生过针对政府的革命,这是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当人民可以用选票更换政府的时候,当人民可以自由地批评政府和领导人的时候,谁还会选择用枪杆做同样的事情呢?换句话说,美国民主的核心理念,就在于人们无时无刻都拥有并行使着“颠覆政府”的权利,因为证之于前宪政国家,如果一份文献、几篇文章都是“颠覆政府”的罪证,那么批评政府和国家领导人、游行示威,甚至持有武器,难道不是更严重的“颠覆政府”罪吗?美国人对这种“颠覆政府”的权利日用而不知,吊诡的是,政府非但没有被颠覆,反而在人民的监督和批评下尽善尽美;而我们呢,买菜刀也要登记,希望这个创意不要在全国范围推广,否则我就有理由相信,凡带“刀”字样的商品,如卷笔刀、剃须刀、蜜三刀等等,都会列入登记的范畴。现在体制大搞“和谐社会”,至少从这个名字听上去我们远离了“阶级斗争”的社会,应该说是进步了,但是,恶性案件的高发,也是人们有目共睹的,能否建设一个真正的“和谐社会”,要点不在于天价的“维稳”经费,不在于更多的警力、警车、手铐,不在于对现实以及网络空间的言路压制,而是要创造一个有利的环境,让每一个公民都可以享受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而这一切就始于政治制度改革,从前宪政走向民主宪政,这才是“和谐社会”的开端,才可以避免在退无可退的现实选择中,中国再次走上革命之路的历史循环。
   目前来看,德克萨斯州已经通过了这项法案,也就是说,德州的50万学生(法案中也包括学校老师)可以带枪上学,我想下面这一幕即将成为现实:
   (清晨,一个普通的美国家庭,母亲和孩子)
   母亲(正在厨房忙碌着):“迈克,校车就要来了,拿好你的书包……”
   迈克:“妈妈,我的午餐呢?”
   母亲(拿起午餐递给孩子):“你的作业带了吗?”
   迈克(接过饭盒):“是的,我已经把作业装在书包里了……”
   母亲(就像询问作业一样的表情):“那你的左轮手枪呢?”
   迈克:“它在我的枪套里,弹仓是满的,备用子弹在书包的右侧口袋里……”
   母亲(满意地表情):“好极了!下午你爸爸会去接你……”
   迈克(有些踌躇):“妈妈,我的同学都用格洛克、贝雷塔、HK自动手枪,能不能给我换一支自动手枪呢?哪怕是柯尔特半自动手枪?”
   母亲(认真地):“亲爱的,上个月我们刚给你姐姐买了一支PPK,关于武器的支出,已经超过了家庭预算,而且……”母亲打量了一下孩子的脸,“相信我,点45不适合你。”
   迈克(有点急):“妈妈,我的朋友都笑我用古董枪,班里有个家伙带了一支‘沙鹰’,每个人都想和他做朋友……”
   母亲(有些动摇):“好吧,让我和你爸爸商量一下,如果这次你的数学考试可以拿到A,我们可以考虑给你买一支格洛克……”
   迈克(高兴得跳了起来):“耶!太棒了!妈妈,街角的枪店在搞特价,格洛克系列打85折,还额外送一支弹夹、50发9毫米子弹……哦,校车来了,我得走了!”
   孩子连蹦带跳地出了家门,母亲看着孩子的背影,露出了微笑,她似乎看到了迈克在校车上对朋友说,自己将会有一支新的手枪……
   
   当然,以上内容是我的杜撰,但是我相信在德州,这一幕并非虚构;老师和学生在学校配枪是否就能阻止枪击案的发生?我不确定,但是我相信,有比枪击案更重要的事情,需要美国人民去捍卫和证明,那就是作为一个公民的天赋权利;比一个手持AK47步枪的恐怖分子,甚至一支由“人体炸弹”组成的军队更可怕的是,一个专制的政府!
   在自由和民主之间,一直存在着张力,自由是个人的,是天赋的,是人人平等的;而民主是自由的个人,与他们选择的,统治他们的政府之间,缔结的一种关系,确立并保证这种关系的就是宪法;也就是说,自由的个人,愿意让渡一部分自由给政府,由政府统一使用这些权利,为所有缔约人提供公共服务;自由和民主的矛盾也许永远没有一个完美的平衡点,但是,一个人的自由不能妨碍另一个人的自由;同样,民主(政府)也不能以任何口实来剥夺公民的人权;民主并非一种完美制度,但是要想让民主变得完善,需要的是更多的民主。
   仅就“学生带枪进校园”一事来看,命案枪手之所以可以拥有枪支,正是因为“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请注意,这一权利的前提,并没有提到,人民为什么要携带武器——因为宪法是人民用来限制政府的,因此政府无权过问人民携带武器的原因,或者说得更明白一点儿,人民携带武器主要就是为了防范政府剥夺公民权利;而枪手在校园大开杀戒,与宪法无关,那是公共安全的范畴,政府当然应该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比如加派警力提高校园安全;但是,政府不能剥夺人民携带武器的权利,既然如此,学生出于自卫的考虑带枪到学校,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带枪,是美国公民的权利,用这种权利去阻止罪恶发生,正是在民主制度下,充分发挥民主优越性的表现。
   在这里也要提出的是,即使做为“民主优越性”的创意,是否就可以畅行无阻,成为全国性的法案呢?事实不是这样的,如果仔细看修正案第二条“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侵犯”,那么可以看出,这一条款,更接近于“消极自由”的理念,也就是说这是一种“可以不做什么的自由”,人们带枪的权利政府不得侵犯,但是,人们也可以选择不带枪,政府无权干涉;假如修正案第二条改为“全国人民必须持有和携带武器”,那么,这就有违宪法原则的本意;而当“老师和学生带枪上学”这一构想被提出的时候,将这一提议变成法案,必须通过民主程序才可以成为现实;在这一过程中,我看到了自由与民主之间的张力,也看到了如何用民主制度,具体到美国的议会制度——代议制,来解决这一矛盾,寻找自由和民主的平衡点。比如这项“带枪法案”在德州得到了通过,但是在其他州受到了阻力,想来也相当正常,就像在文字开篇我的担心一样,想必有的美国人和我的想法一样,只是,他们不必站在一个意识形态的高度上对那些支持“带枪法案”的人口诛笔伐,他们所拥有的权利,就像那些和他们意见相异的人一样,在民主制度中,才可以诞生并孕育多元主义,因为民主制度可以包容多元的观念和价值,而且这些价值也必须是可以互相抵牾的,也就是说在民主制度下,一个种族主义者和一个反种族主义者都可以自由表达他们的观点和言论;你可能感到不解,为什么那些反普世价值的言论也可以发出?为什么民主的政府允许那些反政府,甚至是反民主、极权的言论和行为(比如游行示威)存在?你也可能担心,在这种情况下,人民是否会被反普世价值的言论忽悠,成为极权制度下的“群氓”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