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植物”大战“僵尸”]
平中要
·存在的意义
·梦与现实孰更可怕――《猛鬼街》观后感
·一点儿感想
·一把铁锨
·广告、身体和未来
·学而时习之
·八月的最后一天
·路在何方
·刀片的随想
·“活埋”与“陆沉”之间的选择——《活埋》观后感
·摇荡旧生涯——《闲趣》及其他
·邮箱的忧思
·真相比炮弹更强
·诗与散文
·病中“七发”——颁奖典礼致词读后感
·遭遇“被删帖”
·应知一纸动乾坤——《七律再题》读后感
·遍插茱萸
·徐、庾二人作品小谈
·民主的呐喊与未来的回声
·去日招魂无纸灰——《七律一首抒怀》读后感
·举头寒尽到年关——《蹬缝纫机》读后感
·迟到的审判与记忆的钉子
·伤多注酒勤——《初冬抒怀》读后感
·孤飞叹路长——《五古一首题过雁》读后感
·从价值到文化——关于普世价值的思想片段
·无由遭此世——《咏流浪狗》读后感
·对此照人羞——《咏爱犬》读后感
·飞尘随我到天涯——《七古》读后感
·推倒那一道墙——纪念柏林墙倒塌二十一周年
·反抗者——《乌鸦维森特》读后感
·1%的人
·白之先生二三事
·美与思的边界
·墨羽销金铁——《临江仙》读后感
·可待一年春——《咏天通苑之秋》读后感
·穷困晚宵多——《咏天通苑街边小吃》读后感
·人为才偏瘦——《秋情》读后感
·可叹千年二三子——《七律——报道有感》读后感
·秋坟听取楚鞭声——《七律》读后感
·千秋赞此辰——《感怀》诗读后感
·乱邦应知人祸多——“天灾诗”读后感
·《天灾诗》二稿读后
·《再见童年》成书后感
·必有待于日月——《风雨赋》读后感
·遥远的想象——读《咏丽江古城(并序)》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二稿后
·画与诗——“不揣愚陋得天真”读后感
·回家的路——《再见童年》读后感
·写在《再见童年》第三稿之后
·敢遣春温上笔端——以读者的角度看《再见童年》
·《咏蚕》再评
·《咏蚕》诗评
·《咏白菜》诗评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何为书?》读后感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何处吊屈平?——“端午诗”读后感
·《剥云母》读后感
·相片造伪与作为背景的“人民”
·《再见童年》二稿4版读后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十字路口的指挥者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粗成磨砺开刀锋——《咏砚》读后感2
·一个值得铭记的日子
·镜像的裂缝
·反抗荒谬
·奔月的遐思
·城市札记
·地铁
·洞穿铁幕的人
·关于罗尔斯的“公民不服从”的思考
·荒野生存
·大地的代言人——读梭罗和苇岸
·向人类竖起的拇指
·历史的观众
·异域光照下的语言
·语言的责任
·雨的记忆
·从政治效果到“正名权”的辨析
·仿佛水中仙——《水中仙》观后感
·冰激凌覆盖下的爱情话语
·《被文字惊醒的思想》读后感
·另类的祈祷
·获麟与历史的终结
·弱者的复仇
·“渡河”难题的迷思
·高于历史真相的道义
·写作的边界
·散文、网络与知识分子
·仰望星空与杞人忧天
·梦境的比喻
·被遗弃的誓言
·散文的观察
·商人的政治和生活伦理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植物”大战“僵尸”

“植物”大战“僵尸”
   
   几年前,一款名为《植物大战僵尸》的小游戏风靡办公室,我对于潮流风尚总是反应迟钝,先是看别人玩得不亦乐乎,于是也想尝试一下,求来安装软件也在自己的电脑上安装了一个。这个游戏应属于动作对抗类型,游戏者——也就是植物一方——需要通过收集“阳光”来满足种植各类植物的条件(不同类型的植物所需的“阳光”点数不同),这些植物的特性不同,大概可以分为“攻击”、“防御”、“功能”三种类型,比如“向日葵”就是产出“阳光”的“功能”植物;而“豌豆射手”(可以喷出绿色豌豆)就是打击僵尸的“攻击”植物;而“坚果墙”可以阻碍僵尸的行动,则属于“防御”植物无疑。
   而植物的对手——僵尸——则是一只庞大的军队,不仅有普通的僵尸、脑袋上扣着铁桶的僵尸(这种僵尸要比普通僵尸有更高的抗击打性)、拿着窗户的僵尸(窗户类似于盾牌,也是为了提高僵尸的耐打性),如果这种僵尸算是步兵的话,还有僵尸“空军”、“海军”、“特种兵”以及“装甲部队”:“空军”是腰上绑着气球的僵尸,可以轻松飞过地面上的植物壁垒(防御方法是用“仙人掌”刺破僵尸的气球,或“三叶草”把僵尸吹走);“海军”是带着游泳圈的“步兵”僵尸,此外还有驾驭“海豚僵尸”的“冲浪僵尸”,它们可以驾“海豚僵尸”跃过普通的“坚果墙”防御;还有“潜水僵尸”,它们可以用下潜的方式避开水中的植物;至于“装甲部队”是驾驶铺雪车和投球车的僵尸,它们除了更高的防御力外,还会造成附加的伤害(比如像铺雪车铺开的冰雪上是无法种植植物的);还有“特种部队”,那是一些功能不同的僵尸,有“矿工僵尸”(可以潜入地下从后方发起进攻)、“八音盒僵尸”(手摇八音盒,可以自爆与周围的植物同归于尽)、“梯子僵尸”(通过在“坚果墙”上放置梯子为后面的僵尸开路),而最可怕的是一种大型僵尸,它们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远在一般僵尸之上,它们手持电线杆或路牌,一路捣毁植物阵地;而且还会抛出小僵尸(防御力虽低,但是行动迅速)破坏植物。当然,最终的boss是“僵尸博士”,它操纵一台巨大的机器人(可以吐火球、冰球,还可以用脚一击摧毁一片区域内的所有植物),只有将“僵尸博士”打倒,才会结束游戏。
   游戏的场景也十分丰富,除了有草坪、泳池、屋顶的地理环境条件外,还有白天、黑夜、浓雾的天气差异,根据天气和地理环境的不同,游戏者也要选择不同种类的植物来排兵布阵。游戏过程中,玩家可以通过积累金钱来购买或升级植物,这也为游戏增加了乐趣。而除了关卡类的主线流程外,还有许多小游戏,可供玩家选择(这些小游戏是在玩家闯过一定数目的关卡后才可以开启)。游戏还设置了“禅境花园”这一选项,这也是“植物大战僵尸”附带的一个育成类小游戏,玩家可以在“禅境花园”中培育游戏中得到的植物种子,也可以将购买的“金盏花”放在这里培育,玩家通过为植物浇水、施肥、除虫、放音乐等手段,将幼苗培养成完全体的植物,有耐心的玩家可以将游戏中出现的所有植物,在“禅境花园”中收集完全,若此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呢(我很努力地收集过,可是从来没有收集完整,有些遗憾)?

   在我一开始上手玩的时候,没有发现游戏的乐趣所在,直到我屡次被僵尸攻破防线——那个时候,僵尸就会闯进屋子里,然后屏幕上会显示“僵尸吃掉了你的脑子”的字样,意味着这一轮的失败,然后玩家可以重新从这一关开始——之后,我开始认真地游戏,在考察了所有可供选择的植物后,我发现每一种植物——哪怕是攻击性的——本身都很弱小,它们要么就是粉身碎骨式的爆发(像“樱桃炸弹”、“红辣椒”),要么就是持续但微弱的抵抗(像“豌豆射手”);而那些防御性的植物,也禁不住几个僵尸的集中进攻,很快就会在潮水般的冲锋下招架不住;就更不用提那些功能性的植物,一旦前方的防线被攻破(功能性植物一般都种植在后方),它们只有被僵尸大块朵颐的份了。而植物的敌人——僵尸们——数量多得惊人,不仅拥有强大的海、陆、空力量,还有特种兵,更为可怕的是,僵尸总是在不断地蚕食、破坏,像蝗虫、像病毒、像瘟疫,吞噬光明和生命。在这样强大的敌人面前,植物显得势单力薄,简直不是僵尸的对手,我该怎么办呢?
   渐渐地,我发现了取胜的关键,要想战胜强大的僵尸,依靠的不是任何一种植物的特性,而是植物彼此之间的配合,将防御、攻击和功能三类植物巧妙地排列布阵,单独的一棵植物是弱小,但是两棵、三棵,以及更多的植物联合在一起,就积累起足以战胜强大僵尸的力量,当我越发熟练地掌握植物之间的配合规律时,曾经觉得不可战胜的僵尸,在我眼中一如蝼蚁,敌人数量再多,也只是源源不断地前来成为植物的肥料。小小植物联合在一起一路闯关,终于将武装到牙齿的“僵尸博士”打翻在地,击退了僵尸的进攻,守卫住了玩家的房子。当第一次通关之后,甭提我有多高兴了,那种成就感和满足感充满内心,而通关奖励是一尊银色的“向日葵”奖杯,就摆放在游戏开始时的界面上……
   如果你问我,怎么突然说起“植物大战僵尸”的游戏来?就得承认,我的确是另有所指,今年二月份以来,“花香漫步”在神州大地四处开花,有司保持一贯的敏感,在媒体和网络中过滤、屏蔽有关“花香漫步”的信息,于是所有涉及“茉莉花”字样的事件和讯息,也成为了被殃及的对象,在博客上,凡是涉及“茉莉花”字样的文字都被屏蔽,的确让人有些哭笑不得。在我想方设法替换敏感词的同时,不禁想到“茉莉花”不也是一种植物吗?它不仅具有植物学意义上的柔弱与美丽,而且也在人文视野中同样摇曳着它优美单薄的身躯;“花香漫步”之所以美丽,是因为在民主运动中断经年后,人们以这种方式高调宣布民主诉求的奥德赛回归;而“花香漫步”的柔弱,是因为体制凭借其强大的“维稳”资源,对该事件进行了全方位的“封杀”,使得大多数人对“花香漫步”一无所知。这也不禁让我担忧“茉莉花”的未来,“花香漫步”作为一种民主意识觉醒后的行动,更像是一道检测普世价值在民众中认知程度的分水岭,也就是说,即使没有“花香漫步”,也会有其他殊途同归的民主行动,而无论何种形式的民主诉求,能否持续并最终实现,取决于绝大多数人对普世价值的认同和追求。在突尼斯、埃及,以及今天的利比亚,我们看到这些国家中的人民,要求非民选政府下台而做出的努力和牺牲,人们为追求民主宪政而走上街头,甚至平民也拿起武器来保卫自由的成果,在这些身影的背后,我看到了民众的觉醒,而这才是支持一个国家最终走向民主的力量。
   虽然,今天的“茉莉花”还处于萌芽的阶段之中,但是,她决不是一支独秀的展演,她宣告着一个春天的到来,当萌芽钻破寒冬的冰封,在黎明前的大地上打开芬芳的身体和理路时,新的民主力量由此诞生,在这个意义上,“花香漫步”会蜕变、升华、扩散,以别样的面貌传播着民主必将到来的消息,但“茉莉花”不会终结,她一旦开始,在历史时刻终于实现之前就不会结束,在她的花朵上,承载了一个民族百年的理想和热望,而今天,她的盛开就验证了这个梦想无论经历了什么样的曲折和摧残,依然以凤凰涅磐的重生返回时代的视野,在权力的噪音之中,发出清晰、洪亮的呐喊,而在这个春天,我目睹了她在人们心中和身上的回音。
   无疑,“茉莉花”虽然柔弱,但是她却像“植物大战僵尸”中的植物一样,在对抗强大的“僵尸”,这“僵尸”又是谁呢?是谁要扼杀这美丽的花朵?是谁在窒息人们的希望和梦想?是谁在调动全方位的资源在封锁、围困、弹压这萌生不久的声音?“僵尸”希望保持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让这里的规则和生活继续运转下去?类似于这样的世界,我们已经在其中生活了许久,那是“僵尸”的福地,却不是“植物”生长的沃土;在这样的世界中,“植物”任“僵尸”鱼肉欺凌,于是,所有的“植物”都变得“温顺”,偶尔有一两棵反抗的“植物”也旋即被“僵尸”吞没;“僵尸”希望保持这样的世界作为它们的厨房和餐桌,而年深日久,“植物”竟然以为被宰割就是自己的宿命。时间到了21世纪,无论我们如何深陷在这里的历史与文化之中,看看周围世界的改变(这种“看”曾经也是一种奢求),不禁令人惊叹,其他地方的人在游戏里大战“僵尸”,而这里却在上演真人版的“植物大战僵尸”。“僵尸”是强大的,要比游戏中的“僵尸”强大不知多少;而现实中的“植物”却更柔弱,甚至不具备“攻击”、“防御”、“功能”的任何一种,在这样的条件下,“植物”要想战胜强大的“僵尸”简直是天方夜谈,可是,就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我旁通了战胜“僵尸”的关键:只要“植物”团结一心,就可以战胜武装到牙齿的“僵尸”!从“花香漫步”中,我看到了“植物”正在凝聚起来,虽然,这力量还很微弱,但是,这个方向却令人鼓舞,“植物”一旦团结起来,就会发觉自身蕴藏的无限力量,而这力量来自于生命的本能,来自阳光、空气、水、土壤,来自心灵最朴素的认知和情感;而这些,与制造“僵尸”的力量截然相反,“僵尸”的温床是权力的欲望、物质的贪婪、暴力的泛滥、谎言的流布……而这些看似穷凶极恶的力量,却无法真正压制生命天赋的力量,即使,“僵尸”凭借其垄断的资源可以得逞于一时一世,但是,它却不可能永远只手遮天,而“茉莉花”正在“僵尸”围起的壁垒上,打穿了一个缺口,从其中照射进一片勃勃生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茉莉花”真的像所形容的那样柔弱,那么,当轴为什么要花如此大的力气来扑灭“花香漫步”呢?在“茉莉花”与权力之间看似悬殊的力量,在某种意义上却是相等的——体制必须动用全部的资源来阻止“茉莉花”的绽放,而对于参与甚至知道“花香漫步”的人来说,只是人口的绝对少数而已;顺着这个逻辑推演下去,未来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茉莉花”的行列,而到那个时候,体制又会采取什么样的举措呢?这样来看,时代的天平实际上在朝着“茉莉花”一边倾斜。
   对于千百万如我辈这样的“草根”来说,我们的命运自然归属于“植物”的谱系,我们虽然弱小,但是并不渺小,只要“草根”团结一致,不仅可以战胜“僵尸”,还可以创造一个崭新的未来,而我们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为了守护我们心中那永恒的、美丽家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