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平中要
·缅怀巨星
·时代的主角与配角
·有一个词叫……
·证明的时刻
·从小说叙事返回现实语法
·结交与绝交背后的道义选择
·面对鲁迅
·黑暗中的行者
·作为艺术家和公民的伯牙
·为“草根写作”正名
·今夜,面对你内心的秘密
·有尊严的生活
·谁是我的朋友?谁是我的敌人?
·你为谁守护?
·冬至
·2011年写作总结
·2010年写作总结——以“家庭写作”为视角的观察
·在哈维尔和金正日之间
·目击一个新利比亚的诞生
·闲言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离别的前夕
·在爱情的边缘
·《滕王阁序》的启示
·六十二年
·如果你没有自由……
·永恒的旋律
·“9•11”十年
·读《忧郁的热带》
·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百年中国文化变迁浅论
·这是一个奇迹?!——反正我信了
·记忆对抗谎言
·追及灵魂
·当前社会形态的再思考
·现在,战斗吧!——《美少女特工队》观后感
·泪血无多送斜阳——《七言》读后感及其他
·明朝我辈逃——《咏日本大地震海啸》读后
·闲花一日上旌旗——《七律一首》读后感
·欲洗乾坤变——《咏新年第一场雪》读后感
·明月落花香——《咏怀》读后感
·书好夜深读——《天通苑腊月咏怀》读后感
·空山有影亦生风——《咏虎》读后感
·瓦砾犹记曾经主——《七言一首》读后感
·当此淡浮生——《腊八节有感》读后感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两个写作向度的再观察
   
   希望这是一个审视和思考写作的时机,虽然,从我能照顾到的角度来看,这都不是一个好的时段。来自外界的事物扰乱灵台上的工作,就决定了需要集中精力的思考,必然因为精神资源的占用,产生了从量到质的削弱。从习惯上考察,这不是我满意的效果,如果承认在2010年的写作强度和质量,那么,2011年所留下的不多文字简直让我惭愧。时常涌现在心底的疲惫和空乏,让我难以专注于文字,更无论贴近思想。在认清自己于精神成长中的先天不足,在接受这样一种并不令人从容的局面后,似乎也承认了这种写作的颓势。我继续保持阅读的数量——虽然这不能保证阅读的质量——类似淘金似的阅读,真正能从中受益的思想凤毛麟角。今年我更多地阅读了当下中国写作者的文字,这其中有学着、作家、诗人、媒体人等等来自不同写作阵营的写作者,我以管中窥豹的方式希望对当下的汉语写作,做一个模糊的了解。这种阅读肯定是片面的,尤其在强调私人偏爱的前提下,我只能对部分作家的部分作品囫囵吞枣。而阅读本身,还是为自己的写作提供一些参照和灵感,虽然,今年的写作质量并不尽如人意,但是,我还是想对写作进行一番审视,即使,它有着必然的缺陷。我想选取思想与审美两个向度对写作进行观察,因为这是我在写作中把握文字的两个方向。
   
   首先是思想。

   思想高于写作,如果没有写作,思想就以缺席的方式存在,是写作将思想带回人间,让我们可以从中汲取思想的精华。是写作在表达思想,在思想未形诸文字前,思想是幽暗中的秘密,是文字让思想显形。可以这样认为,思想与写作的交集并不很大,而且写作几乎无关思想,两者是两个独立的动词,将两者联接在一起的是写作者本人。思想是先行的,文字跟随在后,文字无法提升思想,只是寻找到最合适的方式将思想表达出来而已。因此,在阅读中,我往往会忽略文字,而直接抚摸作者的思想。这个时候,文字的能指意义就越发突显出来,借助文字的承载功能,让读者抵达作者的思想。也就是说,在文字的思想向度上,文字本身的价值在淡化——这也是检验一个思想者思想含金量的标准;取而代之的是对思想的思考和深入。本着这个向度,就不得不承认,是学者们占据了写作思想向度上的冠军位置。客观上也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学者以学术为业,思想是学者的本职工作,他们应该在思想的领域成为先行者。
   学者的文字多数以学术文字为载体,这种文体本身遵循着一定的写作规范,学术文字也对语言也有着一些要求,这种要求将“真”置于首位,而其他的诉求被置后甚至可以忽略。这让我在阅读中也往往感到,学术文字思想含量充足,但是,阅读本身是艰深的,甚至是痛苦的;学术文字展示的是思想之美,而非语言之美,尤其对于语言有着挑剔要求的人——比如我——难免会产生一种疏离感,希望从学术语言中遁逃。
   对于学者而言,熟悉思考以及用学术语言表达思想,这是一种写作优势。不是说非学者身份的写作者,他们的文字没有思想,而是说,他们表达思想的时候,会选择一种非学术语言,而这种非学术语言,是对思想的削弱,最后,将思想流于一些观点,无法形成立体的认知。我将这视作思想和文字的内在矛盾,而能否化解这种矛盾,只能寄希望于那种天才型的写作者。相信,这种矛盾还将长期存在下去。
   至于我自己的写作,实际上,我对于思想的展示同样是零碎的、驳杂的,是一些观点(甚至多数并非原创),而非一种有意识的思想体系建构。必须承认,写作者的数量远远超过思想者,可以建立思想体系的往往是哲学家的工作,他们要比思想者还要专业和稀少,像我这样的草根写作者,就不做奢望了。但是,我还是希望在文字中注入自己的思考,即使原创性的思考并不多,但还是有一些,况且,我认为思想是文字的前提,它构成了文字的灵魂,没有灵魂的文字没有生气。
   
   审美向度。
   较之思想,文字的审美向度与文字的表现力息息相关。我对于文字的审美认识,首先是从写作技巧的角度开始的。更早的时候,我并未有意识的去营造文字的诗性表达,只是沿着学校中的作文要求,让文字表现得优美一些。当我读了一些作家的文字之后,可以说,对于汉语,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在此之前,我从没有意识到现代汉语还可以如此运用,还可以在表达情思的时候,如此的优美。有过一段时间,我有意识地去提升写作技巧,但是效果却不理想,我开始面对这个问题,并渐渐发现,文字的美感不完全来自技巧——尤其在后来的阅读经验中,我可以分辨出文字中些矫饰的痕迹;而是对文字本身的领悟和情感,只有对于语言的热爱,并全身心地投入,才可能讨论文字的诗性。写作者首先要向语言虔诚膜拜,没有这样一个经历,审美,就可能沦为一种文字技术。
   美感,不仅是形式和风格,它也是文字的肉身,就像文字的灵魂一样,没有了肉身,文字也不成为生命。在我阅读的中国当代作家的文字中,真正满足我个人文字审美要求的寥若晨星。这其中不乏成名已久的作家,但是,他们的文字贫瘠苍白一至于斯,让我大有匪夷所思之感。
   我认为,汉语写作的可能是无限的,语言也同样是无限的,文字可以是,也应该是优美的,这是每一个写作者的使命和责任。
   
   以上是写作的两个向度的一点儿思考,当然,这只是写作诸多面向的其中两点,鉴于我认识和经验的有限,只是就这两点坦诚一些疑问和思考。写作的责任被给予我们和这个时代,我们有义务去记录我们的所见所闻,并去思考我们置身于此的意义,而这个意义,是我们走向未来的关键。
   
   
   2011年12月4日 晚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