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闲读《庄子》]
平中要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闲读《庄子》

   闲读《庄子》
   
   在《庄子•让王》中讲了个值得玩味的小故事,读过的人会有印象,就是“楚昭王失国,屠羊说走而从于昭王”的故事。“屠羊”我以为不是姓,至少不是我们现在意义上的姓,只是这个叫“说”的人,从事宰杀羊的职业(也许还捎带着卖羊肉吧,就像在菜市场那些切羊肉片的摊子),所以称之为“屠羊”而已。我不想考证姓的来源,只是想说说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有三,屠羊说是领衔主演,楚昭王是主演,司马子綦则是配角。故事背景故事开头已经交待得明白:楚昭王从楚国逃亡,屠羊说跟着昭王一块跑了,昭王后来回到楚国重登王位,犒赏跟随着他的人,赏赐屠羊说这里,故事就进入正题了。
   屠羊说拒绝了昭王的奖赏,他还给出了拒绝的理由“大王失国,说失屠羊;大王反国,说亦反屠羊。臣之爵禄已复矣,又何赏之言?”我斗胆翻译一下吧,屠羊说对昭王说“大王丢了您的营生,害得我的羊肉摊子也干不下去了;如今您又融资上市,我的羊肉摊子也重打鼓另开张。我又开始以经营羊肉摊糊口,何必再另外给我什么奖金呢?”真是一番大实话,其实每个人都应该说实话,不过,有时面对权力,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言不由衷了。不过,屠羊说作为一个个体户,说了一番实话,的确是不简单。
   屠羊说虽然说的是实话,昭王也知道他说得是实话,不过,发奖金这件事情本身可不是像发奖金看起来那么简单,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重又掌握权力的统治者的政治兑现,目的也是相当明确:给那些跟随着的臣子一些甜头。不然将来谁还为你卖命?屠羊说是知道这一点的,从这一点来说,屠羊说有些不识时务,这不是接受奖金的事情,而是一次政治站队,至少屠羊说是没有站好。这让昭王有些恼火,只能是我不给你发奖金,哪能我发你不要?这不是恶心我呢吗?

   于是昭王说“强之!”也就是“不要也得要!”的意思。昭王生气了,那么屠羊说怎么回答的呢?
   屠羊说曰:“大王失国,非臣之罪,故不敢伏其诛;大王反国,非臣之功,故不敢当其赏。”译过来大约意思是“您丢了皇位,那不是因为我卖羊肉片搞砸的,所以我不必为此负责任;您现在重又回到皇位,不是因为我从中出谋划策,所以不能接受您的奖金”屠羊说的话还是大实话,不过要比之前大实话高级得多,古人说“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屠羊说是恪守这个道理行事的。那个时代君与臣之间的权利和责任,是相当明确的。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这里“死”可不是说着玩的,可是动真格的。所以,屠羊说说“非臣之罪,故不敢伏其诛”意思就是,我只是一个个体户,没能为大王保住皇位,不是我的错误,我也不必承担失职的责罚。也因为如此,您回到皇位,并不是我尽智尽力的结果,所以不能接受您的奖金。
   昭王这时候有点开窍(其实是没开窍),他以为屠羊说是嫌弃奖金太少,昭王心想,你不是嫌我给的少吗?好,我不给你钱了,我给你个官当。王曰:“见之!”
   屠羊说曰:“楚国之法,必有重赏大功而后得见。今臣之知不足以存国,而勇不足以死寇。吴军入郢,说畏难而避寇,非故随大王也。今大王欲废法毁约而见说,此非臣之所以闻于天下也。”
   屠羊说的这番话可是重量级的,要比之前的两次回答更跃上了一个层级。如果说前两次他的推辞是站在自我角度,从个人利益出发而拒绝奖赏,那么这一次屠羊说是站在了国家或者说是楚昭王(两者无甚区别)的立场上陈词一番。他说的这番话大意是“按照楚国的宗法,只有那些功勋卓著的人才可以举荐为官。而我既没有智慧保卫楚国,又没有勇气殉国。伍子胥带着一大帮子人杀进首都,我是怕他们连我一块揍了,所以跟着大王跑了,并不是因为和大王有交情的缘故。而现在,您要违背与百姓共守法的约定而举荐我,您这不是出么蛾儿嘛。”
   楚昭王就算反应再慢,到现在也应该明白屠羊说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于是便找来了国防部长司马子綦(司马是职位,非姓;不过后来也成为了一个姓),昭王对子綦说:“屠羊说居处卑贱而陈义甚高,子綦为我延之以三旌之位。”这里的“三旌”(旌就是旌旗,原注是“车服各有旌别,故曰三旌”)就是“三公”的意思,“三公”是周朝的官制,一说是司徒、司马、司空;一说是太师、太傅、太保。总之,“三旌之位”是很高的官职,已经进入到了楚国政权的核心地带。昭王对子綦说的大意是“屠羊说虽然是个小老百姓,不过很有见地,我要重用他,给他个CEO干干,告诉他百万年薪,有车有房,让他明天来上班吧(我乱翻,贻笑大方吧)。”而屠羊说一个个体户而突然得到了平步青云的机会,他又怎么选择的呢?
   屠羊说曰:“夫三旌之位,吾知其贵于屠羊之肆也;万钟之禄,吾知其富于屠羊之利也。然岂可以食爵禄而使吾君有妄施之名乎!说不敢当,愿复反吾屠羊之肆。”
   屠羊说说得太好了,难怪叫“说”呢,名字没叫错。他回答说:“我心里明白,CEO的职位的确是比经营羊肉摊子露脸多了;而百万年薪要比卖羊肉片挣得多多了。但是我怎么可以享受本不属于我的奖赏,而让大王您背负赏罚不明的罪责呢!我一个小老百姓可不敢犯这样的罪,您还是让我回去卖羊肉片吧。”
   楚昭王最后是明白了,故事以“遂不受也”四字结束。
   一场精彩短片,要比什么“大片”精彩得多,三个演员将一场戏演得淋漓尽致。而屠羊说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故事塑造了他对功名富贵淡泊的态度和身处乱世而得以全生的智慧。当然,我愿意相信实有其事,因为我知道这只是故事。而编剧、导演就是庄子本人,说不定屠羊说就是他演的(这很有可能)。
   故事说到这里,其实可以结束了,不过,我再多罗嗦几句,就算评书吧。故事中的屠羊说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就是一个醉心于自己羊肉摊子的个体户吗?我想应该不是,他就像庄子一样是个逃世的知识分子,庄子隐于漆园;而屠羊说隐于菜市场。
   如果返观故事,我以为楚昭王做为权力的代言人,控制着爵禄(可以任意给某人,比如屠羊说;当然也可以任意的收回)和生杀予夺的权力(虽然故事没有涉及,但是我们可以想象),不在于昭王给了屠羊说什么(爵禄或是赐他一死,都是可以的),而在于“给”本身,这也是权力的本质。当权力加之于个人的时候,个人是无力的,而且是难以承受且不得不去承受的。而屠羊说恰恰作为一个“个人”站在了权力的对面,不在于屠羊说用了什么理论终于拒绝了统治者的给予,而是他作为“个人”战胜了“权力”!这是故事吸引我的地方,屠羊说,一个无权无势的小百姓,面对强大“权力”伸出的巨掌(随时可能蜷缩成给予致命一击的拳头),说出了“不”。
   在《秋水》中还有类似的一个故事,楚威王派了两个使者请庄子到楚国做官,当时庄子正在钓鱼,书中记叙“庄子持竿不顾”(太潇洒了)抛出了那番著名的“乌龟理论”。愿意“吾将曳尾于涂中”的庄子,应该代表了当时一部分人的生活态度,就是“不合作”态度。无论这些人是低调(老庄之流)还是高蹈(务光、卞随之流),他们都是在自我和权力的对垒中,紧紧抱住前者的大旗。因为他们知道,权力是永不会给予他们说“不”的权利的。说“不”的权利要靠自己来争取,而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什么,我想就是为了不使“人”沉沦吧。如果选择了说“不”,那么就要趁早,大家都熟知介之推的故事,介之推开始时没想说“不”,到他想说的时候,原来为时已晚。怎能堪比屠羊说的从容进退?
   还有许多感受,不能尽言,作为故事,就讲到这里吧。
   
   2007-3-19 午 病中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