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平中要
·飘洒自得风——《咏吊兰》读后感
·舒怀霞照眼——《咏怀》读后感
·浮沉迟数归绝脉——《庚寅腊月有感》读后感
·一盏明灭粉坊灯——《忆旧城》读后感
·挟仇剑可传——《五言一首抒怀》读后感
·莫将细碎认京谈——《咏京都》读后感
·犹信秉烛来——《咏花》读后感
·眠松存热土——《冬日感怀》读后感
·墙的迷思
·那一天的纪念
·“植物”大战“僵尸”
·恐怖主义的终结?
·一则笑话引发的思考——兼论公共空间
·春夜絮语——关于书
·今天,你带枪了吗?
·形而上学的终结?
·茉莉花的遐想
·过关斩将
·将“看热闹”进行到底
·三十年到18天
·失落的贵族精神
·“八•一九”的遐思
·“五•四”的前夜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心底一真存——《再见童年》书成后自题读后感
   
   《再见童年》作为一部诗画集,作为一个写作阶段上的文本,已经于今年的三月份宣告完成,创作的喜悦和过程中的点点滴滴,从思路中抽绎出来的部分已经化作线条和韵脚入画裁诗,那些灵感闪现后的孑照和一次次涌上心头的记忆和情感则重新融入生命的体验之中,相伴我们继续人生未知的旅程。过程中我们大量的通信和谈话(可惜这些谈话无法保存下来),相信未来某一天必将成为这本诗集的一部分,让诗集中这一段的记忆完整并一次次放置到一个作者和读者交织的视野中进行审视。作为文本的《再见童年》,不仅负载了作者的记忆、情感、才思在时间的叙述中涓涓流过,在长达九个月的努力创作之后,作者依靠这些画面和文字在荒弃的文化废墟上重建了一座属于过往时代的精神家园,并将这座家园无私地与读者分享,这就让每个顺着言路而来的疲惫的探路者有了一个息肩放松的逆旅,作者的热情款待让旅人暂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仿佛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的轻松自然。在时光升起的氤氲和渲染中,旅人打开思想的闸门,无拘无束地说着,主人微笑地听着,偶尔问上几句,或在某个灵光乍现的拐点说出自己的看法。旅人会继续上路,但也可以随时返回,因为这座精神家园永远为寻路者保留,敞开,让他们可以折返、休息、疗伤、分享彼此的见闻和所得。
   至少我是如此感觉的,我许多次将《再见童年》作为言路的出发点,感谢这本诗集为我展翅思想提供了这样一个起飞的高度。在那些优美的韵律之中,我慢慢舒展开身体,让思路在朦胧的迷思中渐渐清晰、显形,成为可以编制的经纬交付给笔和纸。因此,这些靡集于诗集周围的文字,不光作为诗集的一道背景将它在一个新世纪的语境下凸现出来,而且这些文字也成为了诗情在诗集之外的延伸和拓展。顺着诗集铺排的言路,我一遍又一遍地疏理那些远去的思考和记忆,追问那些一闪而过地灵感究竟如何消失在思绪的深处,我是否还有可能拾缀起这些遗落的碎片构成一幅完整的图像?还是在文字的尽头任由那些热情和期许与我告别,成为记忆天幕上明灭的繁星?我无法回答这些疑问,唯一能做的只是从那些哲学、政治学、社会学的争论和口水中起身,返回到作者的记忆和才情中去,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自己在理性和逻辑中沉溺太久,竟然忘记了心灵还有自然赋予的另一种功能,在无数个夜晚,我要做的只是将感性,或者说纯粹的感觉从心底唤出,运用我的眼睛、耳朵、嘴巴去感受诗,而不是头脑。就像在一个魔法的时刻,诗,向我打开了洞悉内部结构的大门,心灵引领着我在那些生动的场景和真挚的情感中走过,在时光的水面上印证自己的心路和虔诚。也许只有如此,我才能说,我在欣赏一首诗。
   作为读者,我就像是那个临江挹水而饮,满腹而去的人,这个以蠡测海的动作无法增减江水的绵延和浩瀚,那么,作为作者的你,无论用一首诗还是数首,一篇还是数篇文字,都无法将整个创作过程收入囊中,所谓“一花一世界”是也,却从没人敢倒着说。就像你所说的,有时候在某个集中的创作阶段中,一个人的成长不能拿常态中的累积来衡量。我理解为,当一个人将他的天赋和用力装订起来,压缩为一触即发的火焰时,其爆发释放的能量往往超过将这些元素稀释进悠长时间中的总和。可以说,这九个月的创作成果,也许是你用两年、三年也许更久的时间也无法取得的高度。

   一个人的写下的文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总会以旁人难以察觉的提示与作者产生一种天命般的联系,我相信这本诗集之于你的意义在未来会慢慢显露它的面容。
   《自题》一诗,可谓实录。从整部诗集来看,虽然诗意的飞扬无不以画面为立足,但是,我以为你仍旧属于“浪漫派”的诗人(甚至我私下里怀疑,诗人几乎都是“浪漫派”,只是性格的不同,在表现手法和技巧上千差万别),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本诗集选择了一段记忆为主体,并且贯穿始终的一种牢牢附着在生活上的浪漫情怀。诗集完成之后的作品,由于在一个自由选题的空间中,这种浪漫气息得到完全的抒发和张扬,其中《记梦》一诗可谓浪漫主义的代表之作了。
   因此,《自题》一诗,与之前的诗有着一个根本区别,就是这一首可谓“写实主义”的代表作。比如说首联“画尽曾经事,诗寻过来人。”这一联就将这本诗画集的形式、内容交待清楚了。
   还有三联“不问春长短,非关夜浅深。”
   因为我知道一些你创作时的情形,所以我知道这一联与现实中的对应,可以说,这里并无丝毫夸张的成分,完全是作者创作生活的实录。
   末联,“未得莫干铁,岂敢铸诗魂。”升华很有力度!
   什么是“诗魂”?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一个“诗”已经远去的背景下,认真地讨论诗如果说是一小部分人的执着和自诩,那么“魂”却是每个人都应该面对的题目,可惜,时代发出的最强音甚至还不如前者,在经济至上的语境下,金钱就成了当之无愧的诺亚方舟,此时的文化就拥有了一种主旋律的基调,开放的音节总是呈现着欲说还休的忸怩,刚刚抛出一个高音却被空洞的自由累赘,和那些攫取利润的勾当携手摸着石头过河。“灵魂”是什么?在一个为了私利连命都不要的情况下,“灵魂”几乎就是一个伪命题。它或是出现在体制的修辞学中,作为权力乘风破浪的背景,随时准备接受巨掌的抚摸和拍打;或是成为一群文化人炮制出的精神垃圾,为几个小钱成为肉铺上的羊头,吸引着逐腥而来的苍蝇和不明内情的买家。
   实际上,就算在一个理想的环境当中,也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谈论“灵魂”的,就像同是操刀你不能让“镇关西”完成荆轲的工作。唯有那些将心血浇铸在精神世界中的人们,才能为“灵魂”下一个定义,当然不是用嘴。而是要用你坚持的笔、颜料、音符、刻刀……也就是说,《命运交响曲》的旋律就是“灵魂”的答案,“思想者”用青铜的质地同样可以托起人类的肉身。相对于写作者而言,他的态度和立场就标定了文字的分量,而这个分量就是“灵魂”的重量。而往往在一个连基本言论自由都没有的语境下,写作首先需要的就是勇气!按俗话说:谁比谁傻啊!我却觉得人是一个比一个精!俗话说:猴精!猴和人岂能相提并论?要我说,这个标准得上浮,至少升到神精的级别(哈哈)!上回聊天我就说:“当下的写作缺乏的不是智商,而是勇气!”这也就是当今写作明显呈现“贫血”和“缺钙”症候的病灶所在。吊诡的是,在智力无法抵达的地方,才是“灵魂”发出比夜还深、比墨还黑的咆哮的时刻。从事着“针尖削铁”、“顶风写作”的人,在当前开列的庞大写作阵营中,又有几个?因此,“未得莫干铁,岂敢铸诗魂。”我以为不是作者的谦虚,至少我惭愧地承认,我,做不到。但是,这种意境,我向往,可以说将“灵魂”甚至“肉体”交付给一种大义,是追求精神世界的行者,所能企及的最高境界。今天的我,谈不上“打一枝笔”,就更不用说“造一把刀”了,甚至于我是否“摸到体内的铁”都很难说,就不必说用这“铁”来做点什么。其实,这“铁”,就是所谓的“灵魂”。
   但是我还可以做些事情,像我这样一个弱智弱力的百姓,一个草根,我依然有穿越风雨和黑夜的火把,这也就是我偏爱你《自题》中的这一句——“心底一真存”!
   真是好句子!
   这一句,我认为是全诗的诗眼,它不仅是一个写作向度,更可以看作是一个人生的向度。为什么要写作?为什么要记忆?为什么要发出呼喊?不就是为求一个“真”吗?如果我们安心置身于一个谎言搭建的“楚门世界”当中,甚至成为这个大合唱的一个声部,我们就不需要任何记忆和写作。正因为我们要“生活在真实之中”,我们要以写作的方式保卫我们的记忆,我们的尊严,我们的生活,而这一切动力的根源,就来自于我们心底的一片真诚。只要这真还一息尚存,我们就不能松开手中的笔,让写下的每个字都如钉子一样楔入稿纸,成为我们可以端放灵魂的基座。
   我愿意用这一句,作为激励自己的箴言,为笔下写出的黑字开光。
   
   
   2010-4-29 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