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平中要
·《2012》观后感
·傍晚的雷声
·不确定的自由
·不散的雾
·初五
·初夏的风
·除夕
·窗前的梧桐树
·春分
·春天的第一场雨
·大暴雨
·大暑
·第二个芒种
·第二夜
·二十三年后的今天
·分不清的夜
·风的城市
·风声
·风中的焰火
·谷雨
·后退
·黄昏的薄雾
·黄昏的访客
·黄昏的忧郁
·黄昏的雨
·黄昏中的游泳
·历史的夜晚
·两次到来的夏至
·另一个黄昏
·满月的夜晚
·
·梦与梦的交错
·梦中的毕业
·陌生的夜晚
·你的面孔
·你好,晴天
·偶遇
·疲惫的夜晚
·平衡
·期待已久的雨
·清明
·情人节
·人群中的闪光——为春早先生而作
·如果
·如果我失败了
·失望
·时光
·世界另一端的星空
·树梢上的月亮
·水中的乌鸦和解梦者说
·睡眠
·太阳
·逃于文字的雨
·天空里的黄金
·温泉之行——流水帐之旅
·我失去了你
·无计可施的夜晚
·无尽的雨
·雾,或城市之梦
·消失的面孔
·小暑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展卷得佳句——《题扇》小注
   
   《题扇》诗收到,文字清凉如风且妙趣天成,我愿意为此诗做一个小小注脚。我以为此诗与自己也还有一些小小联系。最近几年的夏天,我很少用空调,也不吹电扇,在单位每天都坐在冷气弥漫的房间中,感觉身体处在人造低温中的别扭,竟然不如天台上自然的曝晒,人果然还是在自然之中才觉得惬意。不过,有时在夜晚,我打开窗户邀请夜色和白天的炎热到自己的房间时,也需要空气和灵感流动起来在体外和灵台搅动一场局部的风暴,在无缘吹万的时候,就唯有指望一把扇子来摆渡这一艰巨的任务了。
   前年收到奶奶相赠的扇子,一面题诗两首,一首为张籍的:“紫芽连白蕊,初向岭头生。自看家人摘,寻常触露行。”一首为储光羲的“新林二月孤舟还,水满清江花满山。借问故园隐君子,时时来去住人间。”是奶奶擅长的小行书,圆润中尽显锋芒,是珍贵的墨宝。只是一个技术问题为奶奶的手迹带来一些尴尬,墨汁的质量影响了使用时的嗅觉,好在我用熏香和时间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去年秋天,一边读庾信的集子,一边构思文字,思绪就被《小园赋》中的一句绊住,想象文字变成行书在纸扇上飘动的风采,于是就拜托奶奶题扇。

   有趣的是,我用一个冬天来写序,你用同样久的时间画画裁诗,而奶奶用这段时间写诗、作文,还在构思这幅扇面,夏天到来的时候,这把扇子此时就在我手边,对我来说,这是一份意义非常,且无比宝贵的礼物!
   全诗的首联和二联,写的是“制扇”。首联“沥金铺素纸,削竹润紫芝。”在工整对仗间,将一把折扇的扇面和扇骨放置在了读者面前;而二联“裁折遵古制,清和正此时。”一句将扇面和扇骨按照古法组装在了一起,而一句“清和正此时”点明了季节和用途。诗到这里,一把完好的扇子已经送到了读者手中,不过,对于题目而言,诗刚好完成了一半。因为扇子已经有了,却还缺一个“题”的动作和结果。
   三联可谓一个私人典故,若不为外人道,恐怕读者是难解其中真味的。因为,这一句的注解不在文字里,而是折叠展开在我手中的扇子上,“桐间露落,柳下风来”语出庾信《小园赋》,我当时就觉得,这两句若是题在扇子上可谓恰到好处。诗中的三联:“露垂桐间叶,风过柳梢枝。”可谓借《小园》原句之意,重新炼句。其实这种跨文体借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理论上说,诗可以改词、词可以改曲、曲可以改成歌谣……每况愈下,“落差写作”是也;但是不能逆向挪移,不能曲改词、词改诗。我们所谓的“落差”实际指的是“顺差”,具体到文体上而言,“顺差”需要从优势文体向次优文体落差,如我们所知,诗、词、曲三种文体间存在一种等而下之的落差,你在完成《再见童年》时也有实践中的感悟。若是反其道行之,就是文体的“逆差”,虽然也是“落差写作”,不过其含义可谓南辕北辙,恐怕我们也见过类似的例子吧。
   至于从文到诗的挪移,限于我的浅薄很少见到,文章与诗的不同,最突出的是,文章的好坏需要整体评价,打个比方,若是一篇文章有一句脍炙人口,就可以承认,这篇文章是失败之作,例如《滕王阁序》中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句子是好句,可惜,恰恰说明文章失败了。有趣的是,这一句王勃竟然是挪移庾信的“杏花与芝盖同飞,杨柳共春旗一色”一句。
   但是,诗不同于文,就在于诗要求对每个字中注入的才情密度和力度远远超过文章,诗的特点在于精华的浓缩,因此,诗要有好句子,假如一首诗没有好句子,可以说这首诗是失败之作。
   那么文与诗的文体相对高度怎么判断呢?这是个难题,因为文章多为四字,这一点与《诗经》有些相似;但是诗从四言发展到五言,可以说将这种文体推到了一个波澜壮阔的海口,从此掀开诗的新篇章,就此看来,五言比四言占优。那么在表达同样的内容时,五言就比四言拥有了更广阔的发挥空间。
   “露垂桐间叶,风过柳梢枝。”一联,虽然借用了原句的意象,但是在原句的基础上有所升华,要比原句更富有动态感,场景向纵深推移,让感觉进入文字当中,感觉清晨初生的光线正穿过摇曳的梧桐叶,夜露在枝桠上的凝华含着一缕黎明的闪光正欲从枝条坠下;此时有清风掠过,吹拂簌簌作响的柳条,将一瞬的神韵和风姿拓写在被时间遗忘的书页中以及我手中折扇的一面。
   诗到这里“题”的动作完成了,但是只是具体动作的完成,还有“题”的结果没有揭晓。
   末联“展卷得佳句,珍重赖题诗。”完成扇子正面与背面,文字内部和外部的升华。“题”的内容需是“佳句”,才使一把题过的扇子变成值得收藏的珍玩。这应该是一把扇子的升华,也是扇子的最终形态和最高光荣。同时,对这首诗而言,也通过末联完成升华。
   所谓“无有佳作,何申雅怀?”今夏陪伴我的不仅有奶奶的礼物,还有作者柳下风来的佳作,快哉快哉!是以记之。
   
   
   
   写于2010年6月23日 夜
(2012/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