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平中要
[主页]->[百家争鸣]->[平中要]->[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平中要
·
·夜风
·夜晚
·夜雨或雪
·一瞬间
·意义
·拥抱
·雨后的夜
·雨后的夜晚
·欲望交织的夜
·欲望如风
·档案
·人兽之间——《畜界,人界》读后感
·拜梁任公墓小记
·从遥远时代失落的普世价值
·从柚子引发的联想
·错过的文字
·电影里的城市
·读《极权主义的起源》
·韩寒的真假
·何时出头日
·记忆对权力的战争——纪念“六•四”二十三周年
·纪念“五•四”运动九十三周年
·艰难的谦卑
·猫洞与狗洞
·民主之后,道德之前
·末法时代的汉语写作
·你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批判话语的重建
·骑虎难下——读《雕花马鞍》
·启蒙的困惑
·潜伏在语词下的恐惧
·人心的力量
·似曾相识的面孔
·四年三月
·王国维的选择
·微斯博,吾谁与归?
·为余杰而作
·未来的主人翁
·未完成的革命
·未完成的革命
·文化的先声——记“‘鉴知山馆’文化基金”成立
·我观我写作
·我们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鲜血的成本
·香烟的迷思
·写与读的最小交集
·选择与自由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成为一个人
·学习勇敢——电影《Gone》观后感
·以梦为马?
·英雄般的运动员和小丑儿般的市长
·雨的遐思
·在暴力与谎言之外
·在背道而驰的路上,服膺天命
·中国舌头
·中国知识分子与制度建设
·自由人狂想曲
·做为汉语的思想
·汉语写作的文体责任
·六十三年的人生
·文学与中国
·这下扯平了——莫言获奖有感
·作为资源分配手段的阶级与变革
·微茫的希望——看《微光城市》
·澳洲散记
·盒子
·澳洲散记二
·澳洲散记三
·澳洲散记四
·澳洲游记
·澳洲散记五
·争取人权是推动民主的动力
·柳如烟之夕阳山庄
·柳如烟之血染菊池
·新世界的第一天
·柳如烟之追梦人
·澳洲游记二
·徐过风之圆月游龙
·斗虎
·徐过风之“无忧宫”
·澳洲散记六
·徐过风(外一篇)
·澳洲散记七
·昨日重现
·降临之夜
·1935
·时停
·澳洲游记三
·澳洲游记四
·澳洲游记五
·澳洲散记八
·澳洲散记九
·梨花开
·蓝莲花
·澳洲散记十
·澳洲游记六
·黎明游戏
·情无可恕
·24小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唯有心依旧——“治印”诗读后感
   
   新诗接到,像平常那样酝酿思绪,想将阅读后的感受成形为稀薄的文字,在这个夏天的夜晚,却感觉时间踮起韵脚悄悄溜走,这时我才感觉时间对于众生的平等,回望过去的十年间,许多人和事情都在离我远去,我曾经喜欢的音乐、文字、图像,我曾经在它们身上倾注的情感和心力,被吹拂的夜风无声带走,却不曾留下一言半句,成为日后我循此上溯的书签或标记,它们已经折叠进岁月的年轮之中,成为某一段记忆的注脚,往往在那发黄的书页或尘封已久的CD上,一个词或一组色彩将我和过往时空中的某种情绪对接起来,我才发现记忆已经走远。不光是那些面孔和故事已经无从穿缀起来,就连那些信念和理想也在现实的语法下一再更改本来的面目,一些新的认知开始成为日常经验的主流;一些经年积累的判断慢慢失效终于从手中落地,而一些则改头换面以变本加厉的姿态宣布对精神层面的占领,一些记忆连同旧报纸、旧杂志一起打包,期待收废品的摇铃声光顾;而一些崭新的事物正在迅速填补记忆空缺下来的位置,连同附着其上的时间也一并接纳,使得我在叙述它们的时候,自动获得了一种沧海桑田的语气,而实际上那些所指也许昨天才刚刚进入脑海,成为我打量世界的一扇窗口。一种行为一旦成为习惯,就很快成为生活的一个中心,其引力足以将周围的进程和时间吸纳到自身的领域之中,如果这种习惯和生活中绝大部分时间挂钩,就有理由认为,他将沿着惯性永远漂浮下去,直至无以为继,除非突然的外力改变运行的方向,将所有的重力打破,再一次构建环绕的中心。在上班以后,我时常在光阴的流转中体认到这一不争的事实。仿佛多年前我就感觉到时间对肉身和灵魂的默默改写,让我成为人海中的一张面孔,也许是我不愿意这样的安排,也许是来自青春期的余波,我在潮流到来的时候,面对它伸出的手臂,选择了转身。我从主流价值观出走,在背道而驰的路上寻觅、奔跑,直到今天,才发现自己依然落入时间的窠臼。我无喜无悲,只是看着那些场景在时光中慢慢解体零落,坠入记忆的深渊,成为无法打捞的闪光。我没有了十年前的热情和蛮劲,变得有耐心,开始与时间的节奏合拍,踏着这个节奏安排我的生活,甚至连本应充满激情的写作也渐渐变得理性化,将心中的汹涌的感情一点点地释放进文字中去。固然对文字的认知和掌握有着之前无法比拟的优势和心得,但是面对这一伴随十年之久的爱好,当我看到那些日夜陪伴过我的字词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和意义返回我的笔底,感到就连作为文字的我,也在时光中容颜更改,文字如镜,我反复在其中端详着眼中的变化,将那些留在往昔日子中的存照和今夜独坐暗室中的自己比较,日月如流,水流拍打、淘洗、清空我寄情于文字缝隙间的独白和秘密,我不得不随着文字的行进改变自己的思路和心态,这种始料未及的结果,如果说是写作带给我的体验,那么在这惊喜之中,又包含有多少遗憾,恐怕不是单纯的文字可以说清的吧?也许唯一可以感到幸运的是,至少我还依然在写,不必像那些曾经真诚地奋斗、全身心地投入,最后半途而废的先行者们,沉浮在生活中发着“如果当初坚持一下……”之类的感叹,这不只是个人取舍的问题,倒不如说在这种选择之间的思绪,正在无声逼近形而上的终极问题。王子发问:“生存还是毁灭?这,真是个难题……”实际上,这个难题留给了我们所有人。
   这也是我读了新作之后,首先跃升出脑海的一线幽光,当我们曾经用心血铺垫的高度,一旦因为天意或人为的缘故无声中断之后,哪怕是我们已经做好了十分的准备,完成这一顺乎情感资源的壮举后,我们是否就获得了一种从容评判过去得失的资格和高度?对此,我不敢做出结论,是因为那些没有回应的问题,已经被时间尘封,不是任何一个当事人可以盖棺定论的,包括我们自己。就这个意义而言,我们就像造物手中的石头,至尊用时间的刻刀在生命中镌镂下宿命的纹理和言路,业已成谶的就融入进灵魂的血脉,与那些顺逆起伏的境遇谱写成为生命之诗的篇章;而那些未来得及解读和去蔽的预兆,就成为面向未来时,前行或转身的依据和信念。
   上次聊天时听你说起89年后不再拉二胡儿的事情唏嘘不已,来自内心的矛盾与争斗,以艺术之弦的安静告终,我相信这个艰辛的过程,足以消耗尽一个人积淀的才情。这其中的原委自然不足为外人道也,但是,这种空白和自我放逐有时反而让一个人的灵感和才华蛰伏得更深,从而获得一种时间的锤炼和煅烧,很可惜,有限的知识资源和狭窄的视野很难让我们从一种来自域外的光照中完成精神的升华以及自我的启蒙。不得不说,整个九十年代的彷徨和苦闷,恐怕不是某部分人所独有,而是整个社会都在经历这一或快或慢的疗伤阶段,值得讽刺的是,当我们终于走出九十年代,迎面而来的并不是从创伤中激发出的免疫和生长,反而是对物欲营营的追逐和对现实疲惫的逃避,也许对于我们自己而言,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的后一半时间,我们迈出了自我启蒙的步伐,虽然这已经迟了,但是只要我们迈出第一步,那么这一切还不算晚,我们的付出获得了回报,当我们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不再感到孤立无依,惶惶不可终日。我们获得了一种内在的力量,它以思想的形式生长在我们的心底,有时形著于言语和笔端,它让我们以落差的方式审视自己和时代的过往,并以同样的认知和热情构建未来的蓝图,而此时此刻,我们正生活在当下,我很高兴看到你又开始拉二胡儿,而且,你不间断地写作至今,将诗歌的写作拔升到一个更为开阔的高度,这是人生中并不常见的喜悦,我很荣幸能成为这段经历的见证者,并一起分享你的经历和荣耀。

   新作(姑且称之为《治印》吧)虽然是写作者重出江湖治印之诗,但是这首五律中浓缩的时间却让这首诗拥有丰富的含义以及纵深的解读背景,这里仅以管中窥豹的方式展示一些感想。
   首联第一句就让读者置身于一个漫长的时间序列之中,“十载闲置中”,“十载”一出就为文字取得了一个话语的高度,其实不光是话语的高度,也是人生的高度,十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件事情面目全非,让一个人判若两人;十年的努力可以使人大彻大悟,十年的迷惘也可以让人穷途难返;十年寻梦,梦境难寻;十年也可以毫无察觉,无声无息地流过。
   二联“钝铁浮深锈,泥印褪朱红。”保持了作者在写作技巧上一贯的精度,在对仗工整之外。从锈迹侵蚀的刀锋,到风霜褪色的印泥,作者将时间无形的流逝成型、锁定在器物的老去上,可谓匠心独具,才情超绝。
   三联“青田石渐老,刀锋刃游穷。”承接上联,升华抒情。“青田石渐老”,佳句!诗人云“天若有情天亦老”,堪称千古佳句;我就有理由断定,“石渐老”可以比肩前贤毫不逊色!这其中不光是将无生命的石头人格化的想象,也不是一个“老”字的精妙,令人倾倒的是一个“渐”字。时间的流逝是在动态之中形成恒常的静止,其内部是动静合一的整体,因此,“老”可以视作时间的静止表现;但一个“渐”字却将时间的动态表现的淋漓尽致,在动静相合的平衡中,也让文字流动起来,获得一种相对静止中的动态之美。就立意而言,较之古人单纯用“老”字,有过之而无不及。
   “刀锋刃游穷”一句用《庄子•养生主》“庖丁解牛”一典,将庄子对于生命的态度化用作了刻刀行走于石头皮肤上的姿态,但作者反用此典,意欲突出的不是“游刃有余”的从容,而是用一个“穷”字,来烘托出经年未提刀笔的窘迫。而从更深远的层面来看,这一句依旧是在写时间,对于平常百姓而言,生存的海拔已经没有为“养生”的向往留有丝毫余地,不仅我们的个人爱好,就连我们的个人时间也是被衣食的压力盘剥殆尽,我们无暇照看肉身的冷暖,更没有富裕的心力来扫除心灵的荒芜。我从80后的身上看到一种奇异的现象,这一代人开始怀旧了!真是令人匪夷所思,这一代人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好像是历尽沧桑似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年华就已经老去了,我想这个时代具有一种“催老”的力量,证之在我们一代身上,可以确定无疑。
   末联“唯有心依旧,镌古字端平。”完成升华,实际上从前面开列的向度来看,这个最后的“落差”相当有难度,前面的叙事展开都是在负面意义上的累进,而最后诗意的完整需要思想和情感的平衡,因此,这就面临一个问题,如何将这种消极叙事用一种正面的能量抵消并获得积极的增益?这时,作者从内心中寻找到了用力的支点,称之为精神的力量并不夸张。
   无论是私人爱好,还是公共事件;也无论我们被什么样的兴趣或情感吸引到事物当中,真正让我们游刃有余或者神乎其技的,并不是在技术层面上的登峰造极,因为可以称之为“大师”或“巨匠”的只有一二人而已,那么难道这一二人之外,都是重要参与“外行看热闹”吗?未必然,一旦我们对某种事物注入时间之后,无论主观愿望如何,都会在客观上产生难以察觉的影响,这种变化起自于我们的内心,这样一个专注或者说“入魅”的过程,是体认生命不可获缺的内容,很遗憾,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体验,因为从表面上看这种追求无异于自讨苦吃,但是生命若不经过这样的历程,其他领域我不敢置喙,呈现为文字,就会出现我们常说的“思想密度的虚以及内力的软”,凌空蹈虚、高起高打、咋咋呼呼、风声大作,这样的文字既无法升华自我,也无法打动他人的心灵,最后沦为文字的消遣和垃圾,大概和一次性餐具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俗话说“下功夫”我往往理解为“入魅”的同义词,它表现为对某种事物的钻探和深究,仅拿“治印”来说,作者在其中花费的心力和时间,就足以达到“入魅”的层级,而回报并非仅仅体现在那些得意之作上,在那些锋刃犁出的沟回和印泥站立的线条上,对于心灵的开掘和镌刻也在同时进行,一方面是时间的付出与刻画,另一方面,也在收获时间的硕果,并使得精神层面拥有了更为细致的造型和可塑的空间。而这些收获,是可以从具体的行为中挪移出来,成为生命中宝贵的经验和财富,若是应用到为广泛的领域,也就是在为更多的人造福,而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魅”。
   我相信“唯有心依旧”是你对从“入魅”到“出魅”的自觉领悟,不管曾经如何,过去一年中你对“裁诗”的热情和执着,已经完成了这样一个形下到形上的轮回,从中得到的经验和感悟,将对未来产生更为深远的影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