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不許中國干涉黨內事務”]
悠悠南山下
·邊緣、野性、蠻荒的歷史
·越南式過馬路——心中無車!
·越南人真的咒罵法國嗎?
·您也許未知關於越南的一些事和物
·印尼文化與越文化痕跡(圖)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
·2013《 越女圖 》藝術攝影(二)
·法國巴黎《越南電影全景》影展
·罕見越南古籍中國地圖集
·法國巴黎越南皇家藝術文物展(圖)
·巴黎舉辦越南宣傳畫畫展(圖)
·多倫多電影節之越南影片:《在空中搏翼》
·越裔畫家黎譜作品拍賣創新高
·讀《南越國史》有感
·法國畫家安桂貝提之越南畫選
·越南人過年的粽文化
·南越淪陷前:外國記者鏡頭中的西貢婦女
·越裔畫家黎譜之裸體畫拍賣破新紀錄
【 華僑華人 】
·黄花崗起義與越南華僑
·黃埔軍校之越南華僑學員
·淺談越南華人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一)
·廿世纪初越南華人珍貴圖片(二)
·没有祖国的人们
·中國預批準“越南華僑”成為“中國人”
·一個越南華裔的聲音
·越南难民的中国命运
·憶西貢唐人區
·东南亞華文文學的發展與前景展望 / zt
·新加坡華人是什麽樣的華人?
·身上流著中越兩種血液 :我們是甚麼人?
·奔向自由 --- 從越南經中國至加拿大
·越南西貢粵劇回顧
·越戰時期的北越華僑
·北越之華僑華人(1954年至1975年)
·《北越之華僑華人》更正和註釋
·法國華人新書:《印支華人滄桑歲月》
·越南難民短片:《被遺忘的故事》
·李光耀、新加坡與香港
·最後一個強人
·李光耀的恐懼Legacy
·李光耀---蓋棺定論
· 李氏皇朝能撐多久? ---從歷史政治學找答案
·李光耀:12次「老朋友」和94次「傀儡」
·中國僑務政策的「需求側」反思
·西貢華人:歲月留痕(圖)
·法國攝影師:昔日西貢-堤岸
【 東南亞點滴 】
·印尼1965年事件至今仍然是個謎
·緬甸軍人政府遷都至森林堡壘
·中國的影響將籠罩在吉隆坡峰會
·析評吉隆坡峰會
·印度對ASEAN發展貿易經濟的新展望
·2005年12月 數日法國報紙擇要匯集
·中國對东盟的影響
·美國發現並檢控“寮國政變陰謀”
·亞洲經濟危機十年後的东南亞與中國
·“凝視”下的圖像——中國現代作家筆下的南洋
·中緬雙方“沒有愛情的婚姻”
·緬甸軍人政府為何迎合美國的好意 ?
·寮國佛像和黃衣僧侶(攝影)
·泰國曼谷帕克隆花市(攝影)
·新加坡在走鋼索
·維基解密:李光耀評論緬越寮柬
·泰柬帕威夏寺衝突的根源
·約六十年後美國對寮國“垂青”
·东亞的戰略棋局
·金邊會議後东盟須承受的苦果
·印尼在南中國海爭端上的中立觀點
·中國“已作出錯误的决定”
·柬埔寨又激怒菲律賓
·东盟:金边因亲近北京成为众矢之的
·印尼向东盟傳閱南海行為準則草案
·被美中争斗捆住手脚的东盟
·曼谷的越南佛祠(圖輯)
·印度尼西亞:獨立、多黨制和貪腐
·中國意料之外:緬甸對美國開放
·泰國和寮國危機(1960-62年)
·英媒:中國與盟友緬甸日趨漸冷的關係
·中国用外贸开道强化在东南亚的竞争
·日媒:奧巴馬缺席令中國成峰會贏家
·泰國政治平靜的外衣下激流洶湧
·馬航MH370事件:大馬開始反擊中國的批評
·緬甸,這幅圖畫正在褪色?
·中緬重大工程下馬背後:都是民主惹的禍?
·可改變亞太經濟與戰略格局的泰國考克拉地峽
·印尼新總統面對的難題:南中國海
·中國的經濟誘惑使东南亞國家陷於兩難
·印尼媒體關注當局扣押中國漁船
·印尼討論50年前的屠殺 反華仍是敏感話題
·中國人為什麼不喜歡新加坡
·人工國家新加坡的建國之路
·印尼看中國,半信半疑
·緬甸和平大會未取得實
·李光耀、周恩來、高瑜
【 柬埔寨透視 】
·柬埔寨悲劇的歷史淵源
·美軍艦對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作訪的意義分析
·红色高棉大屠戮/ zt
·柬埔寨和北韓關係析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事務”

   
   
“不許中國干涉黨內事務”

   
   
   越共正舉行重要的中央會議,中國是否干涉呢?


   
   越南某網站登載了一篇由阮仲永(Nguyễn Trọng Vĩnh)少將撰寫的文章,提示越南共產黨領導人,不許中國插手操縱黨內事務。
   
   文章題為《發揮獨立、自主的精神, 不允許外國干涉我國內部事務》。一些網站亦轉載了此文。
   
   阮仲永曾是越南駐北京大使,由此多年來他也關注和掌握兩國關係的內情。
   
   
   
   為了甚麽而會晤

   
   
   當BBC 越語組與阮仲永聯繫時,阮先生確認上述那篇文章是其本人所寫,籍黨中央第六次會議正舉行則想表達其個人的意見。
   
   他亦說文章並不寄給黨政治局或書記處的領導人而只發給網站登載。
   
   當問及為何他持有這些意見時,阮仲永答道,據他的經驗所知,很久以來“中國曾經已干涉諸事務的了。”
   
   此外,他也告知最近發生的事件令他疑狐:在參與廣西南寧的中國與東盟貿易會上,
   
   越南總理阮晉勇曾與未來主宰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副主席會晤一事。
   
   這次會晤發生在越南共產黨第六次中央會議舉行之前夕,據多個渠道傳出的消息所知,這次會議將審查和檢點阮晉勇所犯下的錯誤。
   
   阮仲永說 : “ 那個事情還未能確定,但只想提醒我們需要有獨立自主的精神, 是我們的事就必須做。他們(指中國)有意見也無需多理睬。”
   
   
   之前,在十月二日,即是中央六次會議開幕後,中國大使孔鉉佑曾拜會常務副總理兼政治局委員阮春福(Nguyễn Xuân Phúc)。越南報刊則從不曾報導此新聞的細節,甚至也不提及為何需要會晤。
   
   按慣例,各國大使在上任之前或滿任期後將作外交禮儀,拜會所在國的領導人。可是,中國大使孔鉉佑和阮春福副總理的會見並不屬上述的場合。
   
   在說及此問題時,阮仲永判斷:“可能是他(中國大使)將(中國)領導人的意見傳遞(給越南領導人)。”
   
   “當我就任駐中國大使時, 也曾是我提議見(中國)他們的領導人,傳遞我方的意見。”
   
   
   
   “ 想甚麽就得甚麽”

   
   
   阮仲永的文章提出了現時在越南的一個事實:“ 中國想幹甚麽都得逞,(越南)甚麽也須聽從中國的意見。”
   
   阮先生指出:“ 對於中國不悅的事,(越南)又不敢做, 這樣還可說甚麽獨立自主嗎?”
   
   他也為上述的問題提出一些證據。
   
   首先,1991年為兩國關係正常化,雙方在成都談判, 那時越南共產黨最高領導人代表團
   
   曾經接受中方提出要求“棄置( gạt bỏ )阮基石( Nguyễn Cơ Thạch )外長”和“不能提及1979年戰爭”。
   
   阮先生說阮基石外長在第六次黨代表大會後便被排出政局, 外長是“ 一位愛國外交家, 蠻有才能和對中國的霸權擴張極之警覺。”
   
   至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阮仲永指出當紀念日快要到之時,( 越南 )“不敢派代表團前往墓地為保衛祖國而犧牲的戰士和同胞們上香。”
   
   阮先生還不滿意的說,一次越方為設宴招待中國大使的日子需要提前紀念邊界戰爭三十週年的前一天。
   “我們並非是戰敗的一方,而在談判中須處於下風。” 阮仲永指責成都會議的結果。
   
   然而,據阮仲永所述, “自從農德猛( Nông Đức Mạnh )擔任總書記以來,” 中國日愈易於操縱越南的政壇。
   
   他列出了一些事如中國想開拓鋁礦(bauxíte )和滲透佔領戰略地位的高原地區,( 農德猛 )總書記在不徵求政治局的意見之前便立即答應。”
   
   “每次我政治局為下一期人事安排的預案時, 中國政治局委員便出現,前來我國訪問,暗探我方的人事安排之事。但需要時便 ‘巧妙’的示意。”在文章中,阮仲永提及到在黨第十次大會上,農德猛曾排除範平明( Phạm Bình Minh )在擔任外長的名單上,只因“ 中國不同意 ”。
   
   中國在東海挑起爭端行為如割斷越南氣油探勘船的纜索,導致各次示威遊行時, “我方又派出外交特派員前往中國示意求和 ”。“ 中國對各次示威表示不歡,當特派員回國後,示威遊行就被鎮壓了 ”。
   
   
   
   “不怕中國攻打”

   
   
   由此,阮仲永質問:今次黨六中會議在中國的壓力下退步與否呢?尤其是在“處理阮晉勇總理”的問題上。
   
   他寫道: “ 獲知最近關於補充委任政治局委員,有人提出名單中須包括有M同志(指範平明)在內,但馬上有意見說擔心‘ 與中國的關係緊張’。”
   
   “在阮晉勇事件中,習近平可否提出干涉 ( 越南內部事務 ) 的意見呢 ? 若有的話,那麼應當聽從習近平、中央委員會或民眾的意見呢 ? ” 阮仲永提出的問題後便斷然的認為,
   
   “我們內部的事務由我們自己解決,不須看人家的臉孔和跟隨人家。”
   
   他警告說:“ 若在現今時段不斷然地解決阮晉勇的問題,不在今次黨中央大會和十一月國會會議上立即處理,那就極為危險。”
   
   他毫不畏懼地說 “ 不應過分害怕中國攻打( 越南 ),因為戰爭的勝負主要靠天時地利人和的因素, 不由武器和設備而定”, 最好的證據是“ 元蒙和美國都曾在越南失敗”。
   
   此外,阮仲永認為,中國在外部和內部環境中“ 也有其強勢但亦有弱處, 內部的處境不利於中國挑起戰爭。”
   
   “ 若我( 越南 )過於軟弱, 那麼中國將可實行‘不戰而屈人之兵’”。
   
   
   
   
   嶺南遺民

   
   2012年10月11日
   
   
   資料來源:BBC 英國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2年12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