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姜维平文集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薄熙来赃款应归还大连人民
·习近平打老虎,左右开弓
·韩正应对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负责
·新华社找到了回“家”的路?
·平反冤假错案,重在追究责任人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姜维平
   
   10月3日早6点34分,我接到一个恐吓电话,对方操沈阳口音,在确定我的身份之后说,你要再攻击薄熙来,我就对你不客气,懂不?我正要反问他是何人,他慌乱地挂断了电话。这是自2009年初我移居加拿大之后,接到的第一个恐吓电话;第二个电话是10点零3分,有一个南方口音的人打电话给我,先说自己经常读我的文章,然后质问我说,你和薄熙来是怎么回事?他的口气强硬,明显不怀好意,故我婉言谢绝了进一步交谈;第三个人自称是我的粉丝,态度非常客气,他希望马上与我会面,但我忙于工作,确实没有时间与其聊天,就谢绝了他的善意。
   自从薄熙来倒台之后,我经常接听一些读者的电话,但明确恐吓我的,还是第一次,我没有报警,因为我知道有关方面对我这样的人,不可能不保护,这种信息一定在他们的控制之内,哪个国家不是这样呢?以前,负责我所居住区域的一个警察,曾到访过我家,他说,加拿大是一个民主法制国家,你的事早就知道了,不必担心。当晚,一个本地媒体记者来电话,询问给我拍摄纪录片的人联系方式,此前几天,我接到一个三年多没见的商人电话,他约我面谈,被我拒绝,我知道他们的背景,有一个共同点,是英国某所大学毕业的,今晨又接香港某媒体记者的电邮,也找纪录片的导演,我是傻子也应当明白了,有人不想让有关薄熙来的新闻纪录片问世,要恐吓或收买制片人,指使了上述这些人的紧急行动,当然,没有充足的证据显示是薄瓜瓜所为,但他刊发的一篇英文版的声明,则是对中国政府软中带硬的的警告,我可以不在意有人对我的威胁,但对这一声明却不能不认真解读。


   
   薄瓜瓜在TUMBLR网站发表的一则简短声明中写道,就个人而言,我很难相信官方公布的对我父亲的指控,因为这些指控和我一直以来对父亲的所有认识都是矛盾的。尽管我父亲推行的一些政策有待商榷,但根据我的了解,我父亲信仰正直、忠于职守。声明还写道,他总是教导我独立自主、心怀超越自身利益的伟大事业。我一直在努力遵循他的教诲。此时此刻,我希望司法能遵循正常程序,与此同时,我会静待最后的结果。薄瓜瓜在电子邮件中证实了声明的真实性,但却拒绝发表进一步的评论。
   
   此外,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中国问题专家李成说,如果看上去薄熙来受到的惩罚可能非常严重,那么,薄瓜瓜可能打破沉默,然后,他可能会制造一些噪音,他可能写书,他可能在美国的全国性电视台上露面,而这些言论很快就会被翻译过来并传回到中国的社交媒体。这等于延伸了薄瓜瓜的威胁,薄熙来一旦判处死刑,薄瓜瓜将暴料,而且很猛,过去我有点信,现在我不信了,为什么?假如真有猛料,胡温习李不会团结一致大张旗鼓地声称,要以法处理薄熙来,说胡锦涛无所作为,但他的家人都在国内工作;说习近平平庸,但人家在地方没搞过“文字狱”,彭丽媛没办公司;说李克强无能,但人家在辽宁省任职多年,没有一点贪腐丑闻;说温家宝的妇子敛财,但如实的证据在哪?温深入灾区,吃苦耐劳,有目共睹,而薄熙来呢,除了贪腐,就是枉法,他忠于什么职守,守得是财和色,大连每年一届国际服装节,他大搞权色交易,玩了多少影星,歌星,模特?每年为什么要给金石滩服装模特学校600万?还不是为了博得于小姐一笑,难怪大连人骂他“勃起来”,这就是他的所谓“信仰正直”吗?
   
   其实,新华社的电稿已透露了大致的薄案轮廓,就算他们夫妇只贪了2600万,比较一下文强吧,他才1211万,脑袋就是被瓜瓜的爹下令割掉了,既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说,这命怎么保?如果那时,薄瓜瓜奉劝父亲说,贪官可以杀,但一定要异地审理啊,你注意程序,该有多好,为什么把陈绍基放到重庆审判,就是汪洋证明自己依法办事嘛,而薄熙来呢,瓜瓜从小爱趴在地下与爹顶鼻子玩,但此时为何不顶一下?还有啊,李俊是黑社会吗?至今查了几年,连轻伤害都没有,这叫黑老大?黎强如果不是在2008年搞出租车司机维权运动,能成为第一个黑帮头子?彭治民要是不批评“唱红打黑”,他能被判无期徒刑?方迪写了几行小诗,就父子一同教养一年,你说冤不冤?那时,你薄瓜瓜在哪?
   
   薄瓜瓜说,他“独立自主”,但新华社的电稿称,他曾星夜急三火四地找王立军,找他大概是告知海伍德的行踪吧?这就是所谓的“独立自主”吗?“自主”还去找公安局长干嘛?再说,答应赔海伍德1200万英镑是怎么回事?利用父亲的权力捞钱是“独立自主”吗?还好意思讲“超越自身利益的伟大事业”呢。90年代初,你在金州宾馆拿走了珍贵的一个价值2000元的船模,给一分钱了吗?你在服装大奖赛的会场上倒地哭闹,吴文康把你强行抱了出去,全场人侧目;薄熙来下令殴打家居门前的上访者,你目不旁视;你把父母的巨额不义之财,转移到了英美;你在海外享尽富贵荣华,艳照亮眼,这都是在“超越自我”吗?别自欺欺人了,正如其父在“两会”上的绝唱,薄瓜瓜的声明实在是太厚颜无耻了。
   
   不过,这声明中有一点我赞成:希望司法能遵循正常程序,这是对的,相比较薄熙来的恶行,胡温对他相当守规矩了,第一,明明知道薄熙来罪恶滔天,但迟迟不点其名,为什么,党内程序没走完啊,他们不能说,坚持原则嘛,而对文强呢,还没起诉呢,《重庆日报》已是连篇累牍,全力妖魔化,还说巨款藏在深水鱼塘里,谢才萍有28个面首呢,这些破坏程序的故事发生时,你瓜瓜为何不呱呱?第二,谷开来受审,既不穿囚服,也不带手铐,整得电影明星似的,还最后陈述作报告呢,连她自己都承认了“三个尊重”,你瓜瓜有啥可说的?第三,樊奇航蒙冤而死,死前受尽了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而谷开来呢,是典型的预谋杀人,还操控“四大金刚“和王局掩盖,本应处死,立即执行,但重罪轻判,受审时还毫无悔意,振振有词,这叫正常程序吗?。。。。。。
   
   记住我的话吧,瓜瓜,我曾是你的邻居,如果当年你父母能听从我的批评,从善如流,适可而止,能有今天吗?如果你妈与你表现低调点,少贪点,对人包容点,别树敌太多,积怨太深,能有今天的下场吗?想一想吧,第一个在香港《明报》撰文报道你父亲当市长的记者是我,第一个揭露你家贪腐罪行的也是我,我有何个人恩怨?我是你们家最好的朋友,不是吗?薄熙来把朋友当敌人,被捧臭脚的人丢进了深渊,最终落得了身败名裂的下场,死了连八宝山都进不去,怨谁呢?我知道你有钱,会千万百计地干扰电视片问世,但凡是拿了你的黑钱,都和司马南和孔庆东一样后悔,你继续在犯错,处境更危险,要知道,一个人干了坏事,总会有文字纪载的,既使我不写,也会有人写的。但愿恐吓我的人不是你指使的,试想,象我这样的人,既使我自己不录音,加拿大有关方面能不监护?所以,我都年过半百了,还怕死?那种卑鄙的恐吓恶行只能埋葬自己,建议你学习张国焘的儿子吧,低调点,过平淡的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啊!
   
   2012年10月5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自由亚洲电台10月5日首发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