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石三生
·致诺贝尔奖评委的公开信
·党没有思想不是人民的错
·人们为何都热爱骗子
·颜昌海骑驴找驴不知自己是汉奸
·陈平福罪有应得 颜昌海徒有虚名
·顾晓军主义哲学中的“封建”思想
·左右都是一家人颜昌海窝斗孔孙
·Open letter to jury Nobel Prize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二封信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三封信
·Caused the third letter of the Nobel Peace Prize Jury
·可怜颜粉百多万更无一个是男儿
·保钓与爱国及转基因与女特工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韩寒与狗及艾未未与李承鹏
·顾晓军归隐 焦国标登场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的公开信
·诺贝尔奖及其它
·致诺贝尔奖评委会的第四封信
·致山东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诺贝尔与文学及其他
·让我们一起对着世界喊:噢...公正!
·感谢韩寒;一个不够!
·从李庄漏罪案到诺贝尔奖得主
·为什么公正是第一价值观
·中国人猜中了莫言获诺贝尔奖
·致瑞典国王的公开信
·致瑞典国王的第二封信
·Open letter to the King of Sweden
·致瑞典国王的第三封信
·莫言与顾晓军的差距
·瑞典国王的特使回访石三生
·致瑞典国王的第四封信
·论《打倒诺贝尔奖》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陈瞎子明修栈道 莫言偷袭诺贝尔
·诺奖丑闻缠身 莫言臭名远扬
·致瑞典国王的第五封信
·感谢顾晓军先生及热爱公正的人们
·公正始来 漫天雪飞
·马悦然为何爆料山东文化干部行贿
·致《外交政策》:顾晓军才是当之无愧的思想家
·马悦然与瑞典文学院很可能涉嫌诈骗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领先全球
·致外交政策:思想家需要前瞻更须影响力
·莫言获奖橙子虚 顾晓军拒不领情
·To “Foreign Policy”: Gu Xiaojun is worthy and Fully deserve thinkers
·致外交政策:“公正是第一价值观”是普世价值
·To Foreign Policy: “the public impartiality is the first values” is
·马悦然唯利是图 文学奖难免龌龊
·致外交政策:请全球思想家激辩"普世价值"
·为何马悦然与诺评委主席嘴中尽是谎言
·To Foreign Policy: Please caused global thinkers heated debate "univer
·石三生与潍坊市政府争讼案之终结篇--国家赔偿
·致外交政策:草泥马是国骂是垃圾不是思想
·权外交政策莫学纽约时报继续出洋相
·马悦然何不劝莫言扮山东文化干部?
·问外交政策:思想是什么?
·马悦然曲线求饶 张一一甘做伪使
·Asked "foreign policy": What is the Thought?
·问外交政策:你们真关心中国人的命运吗?
·Asked Foreign Policy: Do you really care about the fate of the Chines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懂得忏悔吗?
·Asked Foreign Policy:谁敢指导十八大?
·Who dares to guide 18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
·Asked Foreign Policy: You know Gu dough?
·Foreign Policy's Choice - pretended blind or pretended the fool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Foreign Policy yes or no rational legitimate?
·Asked Foreign Policy:你们知道顾粉团吗?
·Foreign Policy的抉择—装瞎或装傻
·to TIME :数中国风云人物,勿忘顾晓军
·Foreign Policy 是否正当?
·to TIME A number of influential man in China, do not forget Gu Xiaojun
·问时代周刊:为何没有中国的思想家?
·Asked TIME: Why no Chinese thinker?
·时代周刊与阴部整容
·TIME magazine and the genital organs to face-lift
·罗姆尼是落水狗 时代周刊很像猪
·瑞典国也学会了反炒
·时代周刊与罗姆尼气疯了
·The TIME magazine and Romney angry Go berserk
·问时代周刊骗子的肉香吗?
·AskedTIME liar meaty fragrant?
·TIME 的三大骗
·特务与时局
·TIME's three big cheat
·装瞎的奥巴马与TIME
·问TIME你混得怎么样?
·Spies and the current political situation
·Disguised as blind Obama and TIME
·Asked TIME: How well do you unspoken rules?
·TIME为Obama挖了一个坑
·TIME dug a pit for Obama
·TIME正全力狙击顾晓军
·TIME is full to snipe Gu Xiaojun
·TIME是在贩卖艺术还是在贩毒?
·TIME的良知与下场
·TIME conscience and the final outcome
·Asked TIME:尔等意欲何为?
·Asked TIME: What are those of you who want to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诺贝尔文学奖的堕落与和平奖的无奈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一百一十五
   
   真是“近左者红,近公正者有灵犀”。昨晚才敲下题目《从莫言获奖看诺贝尔文学的堕落》,今晨、就看到顾晓军先生的《2012年诺贝尔奖的功过》。遂决定将后续关于“和平奖”的文一并挪到此文来写。
   

   毫无疑问,诺贝尔文学奖是堕落了。其堕落不仅体现在结果上,连西方自由世界最喜欢讲的程序上的正义也已经面目全非:无论是诺贝尔先生的遗嘱是授予“最近一年来”、“在文学方面创作出具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的人”,还是经瑞典国王批准的章程之授予“近年来创作的或近年来才显示出其意义的”作品。至高官厚禄的中国作协副主席莫言获奖,全都成了子虚乌有。
   
   诺贝尔文学奖的程序正义都无从谈起。就只能如顾晓军先生所倡议:到了该“打倒诺贝尔奖”的时候了。
   
   当然了,说诺贝尔文学奖堕落,从结果看,也是一目了然:不但百度百科吓得不敢再欺骗中国人说莫言是籍《蛙》获奖。就连莫言自己,也只好承认很可能是因为《生死疲劳》了。如此一来,就更荒唐,那《生死疲劳》在国内近年来都毫无影响力。翻译成瑞典文,更是只有区区一两万的发行量。能影响到几个人呢?
   
   尤为可笑的,是人民网连诺评委的颁奖词都造假,在2012年10月12日07:21分的人民网《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评审赞“当代第一流作家”》中,是这么说的:““通过幻想与现实、历史视角与社会视角的混合,莫言结合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与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作品中的因素,创造了一种世界性怀旧,与此同时,也找到了旧式中国文学与语言传统的新出发点。”瑞典文学院评委会称,他的作品是“幻觉现 实主义融合民俗传奇、历史与当代性。”
   
   可搜索诺评委的颁奖词才知道,那前面一段话,是人民网捏造的(也可能是诺评委偷着泄漏给人民网的)。诺评委的颁奖词其实只有后面廖廖一句话:“幻觉现 实主义融合民俗传奇、历史与当代性。”(据人民网的消息来源,说是《环球网》。或许:这一次、胡锡进总编是拍莫拍到了马蹄子上---弄巧成拙了)。
   
   才不过几天而已,吓得莫言自己连这一句颁奖词也承受不了了。找出个川外的副教授替自己辟谣,说:“颁奖词的翻译并不准确。诺贝尔颁奖词中有这样一个词汇“Hallucinatory realism”,新闻媒体报道出来的译文都是魔幻现实主义。“但是魔幻现实主义另有单词为magic realism。””还说:“要说魔幻现实主义的话,大家很容易想起作家马尔克斯,中国作家虽然会受到西方作家一定的影响,但是要说风格的话,晏红觉得,莫言的风格不完全是魔幻 现实主义,更有他个人的特色。他认为“奇倔而独特的想象”才是诺奖对莫言风格的界定。”
   
   可问题是,你川外的副教授英文水平再高,还能高过人家诺评委马悦然的中文水平?马悦然都没对人民网的颁奖词提出异议,你算那棵葱呢?就《生死疲劳》,只看介绍就完全是抄袭了中国古人的志怪题材。有什么独特的?章回体奇崛吗?六道轮回独特在那里?这样的书,除了宣传愚昧。对社会进步有什么意义?
   
   看来,诺贝尔文学奖真的是骑虎难下了。如果连莫言本人都不认可颁奖词的评价,又如何去说服世人相信诺奖没有堕落呢?
   
   就在瑞典文学院的诺贝尔文学奖的评委们闭门造怪胎的同时,受命于挪威国会的诺贝尔和平奖的评委们也是左右为难。只看其将2012年度和平奖破天荒地授予“欧盟”,惹起全世界包括欧盟内部嘘声一片,就知道评委们的抉择有多困难。
   
   有了2010年和平奖颁给刘晓波的教训(见《以顾晓军获奖获挪威前首相签证》)。挪威议会本来是铁了心要缓和一下尴尬气氛,给中国一个甜枣吃的。大陆有关方更是不遗余力,组建的艾未未、陈光诚、高智晟外加一个备品李天天的夺奖团伙,阵容也足够奢华、庞大。该团伙不但获得德国之声、美国《外交政策》等世界性大媒体的鼎力支持,更有欧议会、美国国会等“婊子养的(马克•吐温语)”政府机构为其撑腰,真真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如果没有顾晓军先生率先质疑,揭穿艾未未募捐抗税的骗局、戳穿陈瞎子的三假以及高智晟伪造被刑虐的假象。不用说,和平奖会再次顺着美国政府的误导,以及挪威政府急于解套的愿望,颁给陈艾高等人。
   
   陈瞎子翻墙逃亡一局,连顾晓军先生都直赞:“多漂亮!”相信有关方如果不是做的太过分,大概连顾先生都不忍心拆招了吧?如果顾先生不拆招,又何至于弄得挪威政府解套不能,颁给欧盟奖还惹得嘘声一片呢。
   
   石三生我甚至怀疑诺贝尔和平奖是最后一刻才变的卦。很显然,不可能有什么组织或国家会荒唐到提名“欧盟”这样一个机构角逐和平奖。捷克总统就认为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欧盟是“悲剧性错误”。他在评论诺贝尔委员会的决定时表示,“我开始时真的以为是记者们的骗局,是个‘笑话’。我甚至做梦也想象不到,有谁会认真对待它”。
   
   其实,诺贝尔和平奖的无奈与荒唐,自己在《致诺贝尔奖的第四封信》中,已经预料到了:“若诺奖评委们也学陈光诚装瞎,又不想授后人以笑柄。那么,就很可能模仿德国之声的“中文博客大奖”,将和平奖既不颁给陈、高、艾;也不会让顾晓军先生获奖。而是颁给一个第三人。若当真如此,诺奖恐怕还是会成为世人的笑柄了。”
   
   德国之声当年是因理论上无法解释“石三生才是博客中国影响最大者”。只好把奖颁给了一个毫无意义的西文中译的博客。同样,诺贝尔奖颁给欧盟也是如同把奖颁给人类一样毫无意义。如果真如颁奖词所说,要奖励欧盟60年来的做出的努力,岂不是证明已经百年的和平奖以前都是个睁眼瞎:竟然没看到欧盟这么一个典型,一误再误、误了整整了59年吗!
   
   然而,正如顾晓军先生在《2012年诺贝尔奖的功过》中所说:“如此加分,诺评委还是没有把和平奖给骗子,而奖给了欧盟。这说明:诺评委采信了我顾晓军对艾未未的揭露与顾、石对陈光诚的质疑。这,不能不说是诺贝尔奖的功、对中国真民主派的支持。”
   
   顾先生秉持“公正”之心,如此评价和平奖的功劳也在情理之中。众所周知,瑞典国是一战、二战的中立国。中立未必就能代表公正。但不选择助纣为虐也同样需要极大的勇气。而把和平奖颁给一个毫无意义的欧盟,也足见评委们的苦心:颁给顾晓军先生,无疑会造成另一个“刘晓波”,以后莫说是挪威前首相了,很可能现首相都会被拒绝进入中国。若颁给陈高艾等,又难免完全失守了诺贝尔奖中唯一包含道德价值的和平奖的底限。左右皆不能,就只好自嘲式地将大奖颁给欧盟这样一个不伦不类,得之不喜、不得也无关痛痒的组织了。
   
   【石三生 2012年10月19日星期五 08:46 中国】
(2012/10/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