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匣子说话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内容提要】总之一句话,n亿大陆中国人,即n亿红色中国亡国奴,自打遭受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即毛扒皮+毛绝种+毛抽筋的毛式共产魔教主义抢劫之后,基本生存权的权力便打了水漂,生杀予夺悉听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者流便,以至于顶多或顶好也只不过是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者流豕交兽畜的对象即马牛羊鸡犬豕之类的动物罢了;而与此同时,反过来,毛共匪帮首领毛泽东者流却又将其豕交兽畜般地养活n亿红色中国亡国奴,维护n亿红色中国亡国奴的基本生存权的权利,竟然权且充做其丰功伟绩、历史使命、核心价值或基本人权观等,不遗余力地到处宣扬,大事鼓吹,以粉饰太平和维持稳定也。那么,这也就是西魔马克思发明且由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的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的邪恶及厉害的真正所在了!那么,这也便是2009年2月11日,代表着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出访墨西哥的无赖子习近平,结束墨西哥行程之前会见当地华人代表,他在发表讲话时所说“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的真正出处了!

   

   
    斥无赖子习近平(四)

    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的副主席习近平,他“吃饱了”却不拉屎,但满嘴喷粪,臭气熏天,污秽难当,人皆掩鼻,甚而催人干哕,乃至忍俊不禁!谓予不信?则请且听且看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detailpage&v=0or81ElYTHM
    2009年2月11日,代表着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出访墨西哥的习近平,结束墨西哥行程之前会见当地华人代表,他在发表讲话时指出:“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并说:“有些(这)个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呐,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我们(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身为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副主席的习近平,好一幅赖皮相,好一嘴赖词儿,真不失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无赖子也。
   

   
    (四)

    嗯!——“在当前国际金融海啸中,中国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已是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
    而这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很显然,在这里,无赖子习近平则不啻抵赖的问题,而简直就是混账了。
    首先,如前所述,这“当前国际金融海啸”,摆明是毛共匪帮趁经济全球化、贸易自由化的世界性经济市场化大潮流之机,昏头昏脑地对外开放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统治即流氓无产阶级全面专政体制下的毛式血腥独占经济,亦即毛式流氓无赖强盗经济,所产生的严重后果,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怎么到无赖子习近平嘴里竟稀里哗啦一下子就成了“对全人类最伟大的贡献”呢?这不是混账,又能是什么呢?
    再者,更严重的是,无赖子习近平嘴里所说的我们(毛共匪帮)“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其无疑是说,当前中国大陆十三亿人是靠我们(毛共匪帮)养活的,这不仅是混账逻辑,而且是对中国大陆十三亿人莫大的侮辱,是对人类尊严莫大的侮辱,是对整个人类莫大的犯罪!
    本来,在有人类居住的这个星球上,在人类社会,“究竟谁养活谁?”这么一个问题,应该说是早就有了不可移易的结论了的。
    譬如,古代先民便有语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含哺而熙,鼓腹而游,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帝何力于我哉?”——他们难道还用得着独裁专制主义者来养活嘛!
    又譬如,“尔奉尔禄,民脂民膏。”——此乃一千多年以前的君主专制主义者都已经懂得了的,并作为警句与格言铭诸府衙大门屏风之上的人类社会之社会学常识也。
    并且,与此同时,还应该看到,在有人类居住的这个星球上,在人类社会,“究竟谁养活谁?”这么一个人类社会之社会学常识问题的明确解决,也正是近、现代民主自由主义之世界潮流方兴未艾,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一个前提条件矣。
    然而很可惜,可能谁也没有能够想到的是,自从西魔马克思发明且由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的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一出来,便又将此“究竟谁养活谁?”的问题完全搅浑了,甚而至于地覆天翻似的给彻底颠覆了,以至于在这个星球上,时至今日竟然还有毛共匪帮这样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亦即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主义者,在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乃至于处于垂死挣扎与苟延残喘中的毛共匪帮“红色政权”即流氓无产者阶级“暴力专政机器”的副主席无赖子习近平,时至今日居然还敢在国际大庭广众之中公开满嘴喷粪似的喷出我们(毛共匪帮)“能解决十三亿人的吃饭问题”之类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来也。
    黑匣子主义认为,独裁专制主义乃是民主自由主义的死敌。独裁专制主义是罪恶的渊薮,是愚昧、贫穷、落后、饥馑、黑暗、腐败、野蛮、邪恶、血腥、暴力、恐怖、战争等等的总根源;反之,愚昧、贫穷、落后、饥馑、黑暗、腐败、野蛮、邪恶、血腥、暴力、恐怖、战争等,则又是独裁专制主义赖以生存的土壤。这正是因为,古往今来,凡有独裁专制主义者,几乎无不是混账王八蛋。正是因为,古往今来的独裁专制主义者,几乎无不是以征服人、镇压人、支配人、奴役人、愚弄人、忽悠人、折腾人、屠杀人……说到底,以侵犯和剥夺他人人权、自由及尊严为最大乐趣、最高享受及最终目的的政治流氓。并且,也正是这些个政治流氓,为达此目的,为建立和维系其独裁专制主义统治地位,苦心积虑地编造并演绎出一系列独裁专制主义混账逻辑。即如,他(们)首先自外于人类,把自己神化成天外来客,或真龙天子,或真命天子,或天之骄子,或怪力乱神什么的;然后将本为公权力的国家权力窃为一己一家所私,建立家天下,朕即国家,朕即法律,朕即社会,使家常伦理国家化、政治化、法律化、纲常化,以至于“国”与“家”浑然一体,“君”与“父”混为一谈,“国”便是他的“家”,“家”也就是他的“国”,君王乃称“孤”道“寡”,处九五之位;然后居高临下,不把他人当“人”,或目中根本无“人”,且以领主自任,普天率土,甚至以牧主自命,把苦苦挣扎生存于其家天下可以予取予夺的子民即奴隶,当作马牛羊鸡犬豕之类的动物,当作豕交兽畜的对象,加以饲养,加以保护,加以驯化,加以奴役,加以玩弄,加以利用,乃至宰杀烹食,总之生杀予夺悉听尊便,所谓“治大国若烹小鲜”者,就是其所要达到的这种理想境界;然后反过来,他又将这一切说成为君临天下,救世济民,普度众生,皇恩浩荡,君权神授云云。那么,这便是古往今来的独裁专制主义者苦心积虑地编造并演绎出的一系列独裁专制主义混账逻辑中的一个,当然是最主要的一个。而这种独裁专制主义混账逻辑,说到底,实际上也就是流氓无赖强盗逻辑矣。所以说啊!——“凡帝王者,皆贼也。”(黄宗羲语)
    至于毛共匪帮首领毛始帝东魔毛泽东,则就更不用说了!
    毛共匪帮首领毛始帝东魔毛泽东,乃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他实施的乃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统治,即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政,所以,他是天字第一号政治流氓,天字第一号无赖汉,天字第一号土匪强盗窃贼,自然也就是天字第一号混账王八蛋。
    诚然,毛魔也是以征服人、镇压人、剥夺人、支配人、奴役人、玩弄人、忽悠人、折腾人、屠杀人……说到底,以侵犯和剥夺他人人格尊严为最大乐趣、最高享受及最终目的者。其“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啊!杀反革命分子,比下一场透雨还要痛快。”“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可以牺牲三亿中国人。”以及“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云云,正是毛魔对其自身价值地位的精妙而高度之概括,而这乐趣,这享受,这快感,这风流,这“慨而慷”之激情与豪情,非常人所能感受于万一的,自然也不是常人所能享受得到的,惟有毛魔这样的自外于人类、人性畸形、理性缺失、愚不可及、冥顽不灵、寡廉鲜耻的政治流氓,在成为独裁专制主义者尤其是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的时候才能最大限度地感受且享受到的。
    并且,也正是因为他所建立的是中外古今绝无仅有的一种独裁专制主义,即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或曰流氓无产者阶级全面专制主义,以至于他为着建立并维持其统治地位,苦心积虑地编造并演绎出的独裁专制主义混账逻辑,其数量之多,则多如牛毛,不胜枚举,而其危害之大之烈之深,实在是罄竹难书的啊!
    君不见,正是西魔马克思发明且由东魔毛泽东发展到顶峰的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才使毛共匪帮将那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的《国际歌》与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大救星”的《东方红》居然并列为当朝首屈一指的最红最红最红的“红歌”,年年月月天天夜夜时时刻刻地到处唱,一前一后地唱,莫名其妙地唱,没完没了地唱,昏头昏脑地唱,昏天黑地地唱,唱遍了大陆中国,还要唱遍整个世界乃至整个太空,直唱得那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直唱得那头昏脑胀、毛骨悚然、汗不敢出、气不敢喘,直唱得那天字第一号流氓无赖强盗混账王八蛋,俨然成了“救世主”,成了“神仙皇帝”,成了“永远不落的红太阳”!
    天字第一号流氓无赖强盗混账王八蛋东魔毛泽东,也正是汲汲于为着使自己成为“救世主”,成为“神仙皇帝”,成为“永远不落的红太阳”,不惜腥风血雨地引狼入室、认敌为友、认贼作父、卖身投靠、卖国求荣及丧权辱国,亦即在苏俄新沙皇列宁、斯大林推行共产沙文主义,实施共产帝国主义,驱使有沙俄特色的共产魔教主义幽灵,打着“国际共产”或曰“世界革命”的旗号,为实现其称霸整个世界和奴役整个人类之目的而疯狂地进行侵略、扩张、渗透和颠覆战略与战争的全过程中,毛魔则“一边倒”地投入苏俄新沙皇的怀抱,与新沙皇里应外合,踵武苏俄,为虎作伥,助纣为虐,卖身投靠,卖国求荣,丧权辱国,篡权窃国,祸国殃民,而至于成为与苏俄新沙皇配合默契之最得力、最关键、最核心的代理者,成为集中华民族“红色内奸”与第三国际“红色间谍”于一身的人类社会有史以来天字第一号卖国奸宄。可是,天字第一号卖国奸宄1949年6月30日在踌躇满志洋洋得意紧锣密鼓地准备进京“登基”当苏俄新沙皇的儿皇帝之际,撰写《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竟然恬不知耻地公然正式宣布其引狼入室、认敌为友、认贼作父、卖身投靠、卖国求荣及丧权辱国的“一边倒”的逻辑或曰理由,说什么:“‘你们一边倒。’正是这样。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经验和共产党的二十八年经验教给我们的,深知欲达到胜利和巩固胜利,必须一边倒。积四十年和二十八年的经验,中国人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骑墙是不行的,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我们反对倒向帝国主义一边的蒋介石反动派,我们也反对第三条道路的幻想。”(注:居然将孙中山先生也拉出来为其陪绑)并说“我们在国际上是属于以苏联为首的反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的,真正的友谊的援助只能向这一方面去找,而不能向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去找。”还说什么:“中国人找到马克思主义,是经过俄国人介绍的。在十月革命以前,中国人不但不知道列宁、斯大林,也不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还说什么:“苏联共产党就是我们的最好的先生,我们必须向他们学习。”诸如此类的毛式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在毛魔那里可真有一连串和一大堆的呢!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