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东方安澜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偶尔在网上看见署名荣剑写的《奔向重庆的“学者”们》,用了八千五百字罗列了大量材料描述了“学者”们对重庆模式的论证。作者用很大力气来论证学者们的无耻,顺便也想挽回这些学者的良知。我读完之后不禁哑然失笑,在我看来说穿了,论证“重庆模式”是一桩生意,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如此而已。

   中国的知识人,从四九以后就集体阉了,不做太监就摘脑袋,毫无商量余地。做太监还能有名有利,所谓知识,纯粹是玩偶。文中列举的学者多多,我记得好像邓小平胞弟也去为薄站台背书。在于薄方面,恨不得把全世界都请过去帮他论证“重庆模式”,但洋人去的好像不多。

   薄主政重庆后,动作不断,声势浩大,引人眼球。至于老百姓得了多少实惠,也未必见得,老百姓支持,主要是打黑,帮老百姓发泄了对贫富差距的不满,而薄用所谓黑打的钱来帮自己公关,请学者论证“重庆模式”,就是重要一环。薄深谙兵马未动,理论先行的要旨。

   在一个没有良知底线的时代,有钱是硬道理。现在的学者个个是猴精,真有书呆子的学者,早就靠边站坐冷板凳了,当下主流媒体难觅其踪。上的台面咦哇乱叫的,都是混江湖的野郎中,真才实学没有多少,名头大的吓死人。司马南之流就是一例,为什么产生司马南的土壤,需要,这个社会需要吹鼓手,需要有人来论证62%的复兴奇迹,帮闲抬轿子当下特别流行,用经济学原理解释,“有需求才有供给”。

   当下那群热衷于帮闲的,大多五零六零后,经历过文革,他们是恢复高考一代的受益者,当下又掌握着话语权等各种社会权力,社会运转几乎就是靠这群人把持着。论年纪论出身,他们未必不知道“重庆模式”是一丸什么药,他们之所以不点破,无非一个钱字。如果荣剑先生有兴趣,去查一查这些学者的老婆孩子,我可以说,没有一个不移民的。他们是赚重庆的钱,做世界的人。

   薄倒台后,我要赞扬薄熙来。出手大方。大家知道“纸上谈兵”的赵括。赵括的父亲也是将军,要打仗,赵什么王把牛羊生牺金帛给赵括的父亲,赵父一个不留,全分给士兵,那些千户长百户长都有,轮到赵括,他老人家把赏赐品都往自己家里搬。如此,打仗谁服?一次就被秦国坑了十万人马,从此赵国一蹶不振。当然,我们的薄书记是大手笔,从来不吝啬钱,据现在微博披露,一次批给司马南五百万,批孔庆东多少多少,这两位还是江湖小跳骚,相信其他重量级的更多。

   出手大方,是干大事的料;但招摇张扬,为天下忌,这个曾国藩老师有经验,太平天国后把湘军权力交给淮军,这个比出手大方要更大的胸襟。扯远了,打住。如果不是为了钱,至于那个薄书记的“重庆模式”真正有几个学者感兴趣,天知道。哦,忘了说,重庆,还出美女耶。

                              中华民国101年10月13日

(2012/10/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