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 零九 至一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汝谐的第四次政治预言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峻如寒冬,令人忆及1929年世界经济大危机以及因之得势的轴心国法西斯同盟;笔者甘冒大不韪,鼓喉一呼:"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自鸦片战争以降,中国社会每隔五、六十年,便发生一次由最高统治者支持的大规模排外I运动-----
    二十世纪初,爆发了由慈禧太后支持的义和团排外运动;二十世纪中期,爆发了由毛泽东支持的红卫兵排外运动;前者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后者火烧英国代办处,如出一辙!


    而今,时序又已接近关键节点,中国社会已积蓄了足够的破坏性能量;那么,将有怎样的最高统治者和怎样的排外I运动应时顺势而生呢?
    1965年十一前夕,陈毅元帅在中外记者会上突然发难,声言要与美帝决一死战,还说:"也许我看不到这一天了,但是我的儿子能够看到这一天,他们也会打下去!"
    几十年过去了,陈毅的几位子婿并无太大出息;然而,属于陈毅子侄辈的习近平(五十年前,其父习仲勋与陈毅同为国务院十二位副总理之一)已然成为储君,等候接班;在其标准化的温良微笑后面,隐藏着怎样的利齿锐牙?
    改革初期,鄧小平欽定"韜光養晦"為國策;中國崛起后又如何?他沒有說,也不必說;回顧中共由弱變強的煌煌歷程,答案昭然若揭!
    中共建黨之初,原是共産國際豢養的遠東支部;奉莫斯科之命,裂土創立國中之国苏维埃;然执政十年后,自恃羽翼已丰,以反修为名与莫斯科争夺国际共运的领导权,甚至一度爆发边界战争!
    又,抗战之初,中共宣布服膺国民政府领导,工农红军易帜为国民革命军之一翼,受官索饷;然坐大后即取而代之,赤化大陆。
    由此可见,中共习以为常的行为模式是:弱小时依附于某一强大实体,吸吮养分以自壮;成熟后即时斩断脐带,反噬其主!
    十年前,中國申请加入世贸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卑词称"美国是世贸组织的党委书记";而今时移世易,中國得到西方的资金、技术、管理方式后,理应挥刀斩向"党委书记"了!
    一俊遮百丑----經濟高速成长掩蓋了中國的黑暗面: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政治权利仅仅停留在纸面上;官民势同冰炭(一句骄狂的稚言"我爸是李刚",竟然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中国贫富差别之大,名列世界前茅(基尼系数为5,突破了危险线)!社会不公,彰明较著----只有力量的法律,而无法律的力量!群体抗议事件无日无之、房地产泡沫化、产业结构失衡、经济畸形发展等等。
    中国以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起飞,自不可能摆脱资本主义经济荣衰规律的支配,不可能永远保持高速成长的势头,也不可能在一体化的世界经济中独善其身,经济大国兼人权侏儒的怪异形象难以持久!
    中国经济停滞(更不必说危机了)之日,即是中国社会沉积的各种矛盾爆发之时!
    然而,專制制度不具備民主制度應對經濟衰退的柔韌性和泄洪渠道;只能以不斷加大力度的鐵腕付之!
    以史为鉴:1929年,资本主义世界爆发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衰退是从美国发源的!);1933年,世界经济会议于伦敦举行,不欢而散;德、意、日三国在其后的关税大战中居于下风;纳粹党借机而起,希特勒要求德国人民以整体利益为重,先国家后个人,民族的团结加上社会主义;使德国走上军国主义道路,迅速崛起!日本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后,于1938年实现充分就业;而后,日本出现了由外汇管制、价格管制、政府分配资源组成的不平衡体系;1937年,意大利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后,成立"经济独立最高委员会";至此,轴心国全部脱离了世界经济体系,德、日、意高度控制货币、物价及资本流动,不再对世界经济体系的货币、物价及资本流动变化作出反应。
    改革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进程,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三十年來,中國於物質層面采取徹底的拿來主義,"與國際接軌"成爲最時髦的口號;但是,在政治層面,依然采用老祖宗的牧民之策,以中国特色为由否定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经济发展要求政治改革,无良性的政治改革,就难免产生恶性的政治癌变!
    重军抑民、国防优先的军国主义,具有其他万般主义无法相比的魅力和实用性;当今中国缠如乱麻的内政外交死结,可用军国主义的快刀加以解决!
    法西斯主义和共産主義,原本同是產自德意志大地的極端學說,淵源甚深(纳粹党NSDAP名称中的"S"即社会主义),殊惡同歸;二次大战期间,法西斯主义与共产主义始而亲密勾结、继而血腥火并,给世界造成极大灾难!
    法西斯主义和共産主義,均善于誘發人類獸性的一面------針對特定種族的排猶運動和針對特定政治群體的文化革命,即是最好的例證!
    特別要指出的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惊世成就,是以不斷否定原有意識形態為依托的。鄧小平率先提出"不要談姓社姓資"一举,否定了共産黨的階級屬性;鄧小平的接班人則拉資本家入黨,荒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之大唐!
    最近,王歧山副总理干脆将中共六十年与康熙王朝相提并论;闻斯言也,与其说他是共产党人,莫如说他是王公大臣!
    依理可知,当局为摆脱困境,否定人類文明的基本準則,走德日軍國主義道路,又何足怪哉?
    所谓六四,无非是当局在垮台与大规模杀人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一旦经济形势有变,当局在垮台与绑架十三亿人民走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之间,依然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
    就短期效应而言,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对中国有诸利而无一弊------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当局可以快刀斩乱麻地解决经济停滞乃至经济危机造成的社会危机,抢占道义制高点,唤起民众的祖国自豪感,要求民众以小我服从大我;当局可以援德日军国主义之例,把民众迅速动员起来,将民众简单地划分为爱国者和卖国者;褒扬前者,镇压后者,维持铁板一块的政治局面。以日本为例:1918年,日本爆发大规模"米骚动",上千万人卷入,列岛鼎沸;走上军国主义道路,即使战争后期民众含辛茹苦,以野菜为食,也未见此类骚动。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当局可以发挥专制制度的高效行政职能,放弃一般法,执行紧急状态法,恐怖的对内镇压和积极的对外扩张并举,利用民众政治上的天真,以内魔应对外魔,将民怨民愤引向国境之外!可以使充斥于中国社会的暴戾之气,堂哉皇哉地升华为爱国护国的伟大情操,从而规避弑君、内战的传统内耗!
    走軍國主義道路,當局可以用"社會主義祖国在危險中"(列寧語)代替"穩定壓倒一切",最大限度地剝奪民衆的基本人權;二戰期間,日本民衆的人身自由受到嚴格限制,離家百里需要警察局的證明文件,而民衆自覺遵守,沒有怨言.
    走軍國主義道路,當局可以最大限度地凝聚黨心民心黨員之心,賜予民衆最廣泛的參政權,每個人都可能從默默無聞的市井之辈躍為家喻戶曉的民族英雄!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可以弥合国内势不两立的阶级矛盾,一致对外;七七事变后,东京钢厂十万工人集会,愤怒抗议支那暴行;其调门比资本家更高亢!
    可以想知:当中南海子弟与贫民区子弟共同攘臂高呼:"打倒XX帝国主义!"的时候,他们虽然不是兄弟,却也胜似兄弟!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将大大提升整个中华民族的精神层次,使之从形而下的拜金主义升华为形而上的"爱国主义"!
    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可以给中国锋头正健的的现役将军提供用武之地;他们原是文革时的红卫兵、红小兵;文革于他们并非恶梦,而是盛大的节日;他们急于重温青少年时期的"解放全人类"的梦想,"超限战"、"金融原子弹"等好战言论层出不已!
    由于法西斯主義極富魅惑力及傳染性,能够使全民如醉如狂;中外作家紛紛以"魔法"(托馬斯.曼著小說"馬里奧与魔術師")、"鼠疫"(加謬著小說"鼠疫")、"細菌"(夏衍著劇本"法西斯細菌")喻之!
    也许,有人说,中国人爱和平,不可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对此,1957年,毛泽东于莫斯科说过:"有人说中国人爱和平;不对,中国人爱战争,两千年来,战争不断。"他进而发表不惜在核战争中牺牲一半人口的宏议高论。
    三十年來,當局自覺地以愛國主義大旗取代共産主義大旗,舉凡中國歷史上稍有亮色的帝王將相,無不得到着力吹捧;太平時節,尚不失為健康的國家意識,危急時刻,隨時都可以轉化為軍國主義的精神源泉-----一如日本偷袭珍珠港成功后,全国电台播出贝多芬“命运交响曲”,以激励法西斯士气!
   >> 屈指數算,中國走軍國主義道路的條件已基本齊備:经济停滞的达摩克利斯剑高悬于头顶、舆论钳制、指令性选举、一批现代赵括式的鹰派将领、日益强盛的自成体系、不受监控的国防力量;百年屈辱历史综合症、"兵營"式的等級(哥巴契夫語)、急待發泄政治熱情的民衆、美國時而綏靖時而緊逼的搖擺政策、約束中國的不盡合理的國際游戲規則.......
    所缺者有二:一,一位具有非凡個人魅力的偏執型的"元首";二,一個標志性的突發事件。
    然而,以中共囊括中國社會政治精英之徹底,一個黃皮膚黑頭髮的希特勒隨時可能脫颖而出,主掌中南海;以中國与美日台及周邊國家關係之複雜,突發事件隨時可能發生!
    值其时,天安门广场上,高冠博带的孔夫子曾经站立的地方,将出现赤裸上身的岳武穆,其背后"精忠报国"四字,将召唤千百万中华儿女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愛國主義是怎麽理解都可以的概念!世多少罪惡,假"愛國主義"之名而行!
    千年易逝....拥有十三亿人口和核大棒的中华军国主义罪孽难消!
   
    附记:毕汝谐曾对文革、六四、美国航空母舰亮相黄海作出三次政治预言,无一
   不中!白纸黑字,铁证如山!
(2012/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