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北京周末诗会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民族问题是共党造出来

   
   ——一个华裔日本大学教授的看法
   
    文明底按:除苏联系统社会主义国家以外,一国之民只分为本国民和非本国民。国民又分族的,除了已完蛋的苏联帝国,如今只有中国。所以,中国的民族问题,完全是中共按照苏共老子党的样子邯郸学步造成的,是一种落后的、自找麻烦的、人人不满意的、人为制造分裂的、违背人类文明方向和基本价值的狭隘意识形态和愚蠢政策的结果。
   


    “在日本,曾有琉球族,现在只被俗称“冲绳人”,决不称其为民族。在日本,有很多中国人、朝鲜人等加入日本国籍。他们必须改成日本名;并且入籍之后,绝对不会被叫做汉族、朝鲜族什么的,也别想被当作少数民族,你只有一个名字,即“日本人”。 日本还用一个“为了避免民族歧视”的堂皇理由,在“住民票”、“户籍簿”,即各种身份证和履历书中都不设“民族”栏。不出三代,人们就不知道自己的民族了,都变成纯粹的日本人了。 在日本,当然没有为少数民族的选举名额,也没有公务员录用、大学升学时的民族名额。因为这样就“不平等”了。在社会主义中国,这些当然都有。中国有各种各样的民族优惠政策,积极鼓励着民族认同的发展、强化。 发达国家一直是在努力消灭境内的民族。他们的堂而皇之的旗帜是,国民统合,国家认同;是人人平等,防止民族歧视。他们的最有效的手段是市场经济机制。市场经济意味着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人钱物自由流动。其结果是竞争力强大的大民族强去少数民族区域的经营、劳动等各种机会。其结果是自然而然地使大批移民进入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为了生存也必须学习大民族,已融入主流社会。 而那个苏联,还有南斯拉夫,其国家已经在各民族的认同中瓦解了,没有了。”
   
   
   日本的民族政策/赵宏伟:
   
      我是读《钢铁是怎么炼成的》长大的那辈人,总忘不了这个句型,被日本人问道新疆的事,自然而然地从嘴中蹦出了“要看看维吾尔族是怎样炼成的”这么一句话。   
    首先,没有共. 产. 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新中国就没有维吾尔族。   
   孙中山和中. 华. 民. 国一直讲“五族共和”。所谓五族指的是汉、满、回、蒙、藏,从来就没有维吾尔。现在,在台湾的中. 华. 民. 国的法令政令中也没有维吾尔族这一法定称谓。维吾尔人属于回族。回族实际上是把伊. 斯. 兰信众统称为回族。中国共. 产. 党五十年代,批判国民党漠视民族问题,学习苏联的社会主义民族政策,搞了一个民族识别的大运动,一口气认定了五十五个少数民族,创造了五十五法定的民族名称。共. 产. 党没有漠视民族,非常重视民族,从此五十五个民族认同诞生、成长、激进起来了。
      有研究指出:“维吾尔”或者说维族的认同,实际上并非自古以来既有的概念。“维吾尔”的意思指的就是“联合”、“同盟”,维吾尔族认同形成以前,新疆逐草而居的游牧部落是松散的,并没有民族概念或者民族认同。他们大多信伊. 斯. 兰教,互称“MSL”。MSL之意为“兄弟”,即四海之内皆兄弟。伊. 斯. 兰教是不承认民族的。现今的伊. 斯. 兰教国家是西方殖民时代被瓜分的,以后独立为国家,产生了伊朗人、伊拉克人、科威特人等称谓和认同。但是其所指也不是民族,而是国民,所以并不用“族”字。
    可见,维吾尔族为大救星中国共. 产. 党所创造!
    今天的新疆的事,我们就应该吃不了兜着走,实在无法怨天尤人,我们是在自作自受。
      中. 华. 民. 国时期,自成民族的满、蒙、藏,包括“汉”,也都只用满人、蒙人、藏人、汉人这些称谓,而不用“族”字。因此可以说,满族、蒙族、藏族、汉族也都是中国共. 产. 党创造的。
      无独有偶,我们放眼一下世界,又会发现,现今的发达国家都只用“人”而不用“族”。比如在美国,有黑人、白人、华裔、亚裔、西班牙裔等名词,绝不用“族”字。在美国决不会把华裔叫做汉族,绝不会把奥巴马归类为肯尼亚族。
      在日本,曾有琉球族,现在只被俗称“冲绳人”,决不称其为民族。在日本,有很多中国人、朝鲜人等加入日本国籍。他们必须改成日本名;并且入籍之后,绝对不会被叫做汉族、朝鲜族什么的,也别想被当作少数民族,你只有一个名字,即“日本人”。
      日本还用一个“为了避免民族歧视”的堂皇理由,在“住民票”、“户籍簿”,即各种身份证和履历书中都不设“民族”栏。不出三代,人们就不知道自己的民族了,都变成纯粹的日本人了。
    而我们中国呢?户口本、身份证、履历书,什么地方都有“民族”栏。目的就是保护民族认同,使之经久不衰。
   因为有“民族栏”这一机制,中国的民族数量还在急剧增加。中国除了有五十五个公认民族之外,还有无数的非公认民族。假如中国国籍的日本人,在民族栏里就要填上“日本”,美国人就要填上“美国”。日本报纸曾报道过,一位在上海的美国人想了一想,在公司的职员登记表里填上了“犹太”。他非常高兴得说:“在美国时我就是一个美国人,在中国才感觉到了我的犹太人认同。同事们平时向外人介绍我的时候,也都说:他是犹太人。”
      在日本,绝对不容许民族学校的存在。日本有几所惨淡经营“中华学校”、“朝鲜学校”,但是日本Z.F法律规定不承认其学历。目的就是要消灭民族语言。语言没有了,文化当然也就没有了,民族也就没有了。在中国民族学校是必须的,都是公立的,国立的,一直到大学都有。而且强制性的把少数民族的孩子一定要分配到民族学校,想上汉族学校也不让你上,从小就要培养民族意识。
      在日本,当然没有为少数民族的选举名额,也没有公务员录用、大学升学时的民族名额。因为这样就“不平等”了。在社会主义中国,这些当然都有。中国有各种各样的民族优惠政策,积极鼓励着民族认同的发展、强化。
      发达国家一直是在努力消灭境内的民族。他们的堂而皇之的旗帜是,国民统合,国家认同;是人人平等,防止民族歧视。他们的最有效的手段是市场经济机制。市场经济意味着机会面前人人平等,人钱物自由流动。其结果是竞争力强大的大民族强去少数民族区域的经营、劳动等各种机会。其结果是自然而然地使大批移民进入少数民族地区,少数民族为了生存也必须学习大民族,已融入主流社会。
      可见,国民统合、人人平等和市场经济是发达国家同化、消灭民族的两把刀子。一把是政治刀子,一把屎经济刀子,而且都以正义的面孔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发达国家掌握着话语权。
      我在日本,有上述内容的日文书、日文论文。日本学者又找我辩论新疆问题、西藏问题的。我曾反问他们说,外资企业在新疆也尽量不顾维吾尔人,日资企业也一样。为什么呢?企业当然要雇能力相对高的人,而语言能力也是能力,协调能力也是能力,维吾尔人当然选不上。
      中国学的不是这种发达国家的民族政策,是社会主义苏联的美好理想。可那个苏联,还有南斯拉夫,其国家已经在各民族的认同中瓦解了,没有了。
      而已经胜利的消灭了民族的发达国家们在说教中国应该克制,应该承认民族独立的权利云云。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 赵宏伟 (转自凯迪网猫眼看人社区)
(2012/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