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北京周末诗会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朝代/学渊、小华、向阳
·与其争左右,不如左右争/民主社会主义论坛(一家之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王小华
·老太婆唱红歌/陆祀
·没有民主就没有新中国/辛言、砂砾、肖远、江辉、陆祀、朗父
·唱给自留地及中国农民的赞歌/丁朗父
·中国铁路杀人记/楚寒
·想念王荔蕻/艾晓明
·红歌老妖/陆祀
·建议向每个学龄儿童发放等值实名制“教育券”/肖远(公民通讯)
·教育券——现行教育体制不公平且违法/肖远
·复美国乌有乡民之骂/James Zhu 王小华
·不要对中共下跪!/王小华
·2011四季预言/丁朗父
·且谈中共的素质/王小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文学,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吴倩

   
   
    ------- 与峻玲的对话.
   
    


    笔者从未读过莫言的作品.但是看过张艺谋导演的<<红高梁>><<大红灯龙高高挂>>,我对张艺谋作品的空洞,猎奇,虚张声势是很感冒的.以后没再看他的电影.直到2008年的奥运会.对张艺谋可以说到了鄙视的地步.知道吗?中国为了奥运会花了430亿美元!
    当然,我是把莫言归到张艺谋非我一类的.所以听过,但从来没去看过.按理说是没有发言权的.昨天有朋友传来一篇莫言的获奖自述.我认真地读了.该文的题目是<<饥饿和孤独是我创作的动力>>我看了是挺感动的.随即把它上传到我们网站的滚动头条.但是,事后我心中总有一种不平安.后来我把它从头条上删除了.
   昨天我看了峻玲的文章(读莫言的《四十一炮》:诚实、道德让位于自私与欺骗)总觉得该说点什么,就又耐心地读了<<酒国>>的前半部份.我明白了.为什么我觉得哪里不对劲:就是那与本刊宗旨不对.我也一点没有感到一个大作家的那种关于灵魂的孤独感和形而上的艺术感觉.若他不是被尊崇到世界级大师的地步.我这话是苛刻了.他确实是一位优秀的小说家.
    莫言强调他从来没想过当"作家是灵魂的工程师,什么改造社会等等."这样的作家.可是,这个信条正是<<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最高指示.既然他根本不以这个标准为当作家的宗旨,那他为什么要在纪念<<讲话>>签名活动中签名,并且在获奖后仍然宣告不后悔签名呢?难道他不知道,<<讲话>>杀死了中国的文学艺术吗?的确,作家既不必做灵魂的工程师也做不了,也不要企图地改造社会---尤其是中国作家.
    但是几乎所有的被称为优秀的艺术作品都会围绕一个道义核心-也就是作者内心最深处的声音--这应该是文学艺术领域的不辩自明的准则--这个声音常常与作者自己的声音产生激烈的交织,矛盾--一个真正的作家最终还是服从自己内心最深处的声音.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比如著名的法国作家巴尔扎克,比如雨果,比如托尔斯泰,更不用说妥思托耶夫斯基了.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彻底抛弃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这个紧箍咒.因为我们内心深处 的声音告诉我们:艺术不是世俗社会的奴仆和权力斗争的打手.
    艺术是艺术自己.是艺术家对现状永不满足的饥渴.是艺术家对灵魂境界的探险和追求.这也就是为什么文学艺术和作家被尊崇的理由.也就是说,灵魂这个领域是作家的疆界.作家的疆界是灵魂领域.而不是人肉宴席.不错作家就是要面对现实,就是要勇于面对丑陋的.欲望的,肮脏的.包括作家自己的本相..但是作家和写家的根本的区别是,作家永远有高于现实,高于自己的另一双眼睛.
    凭地社会多黑暗,现实多肮脏,作家都能提炼,而不是"描红"不是"照搬".从这个角度讲,所谓魔幻,所谓抽象,所谓变形---这些艺术形式和手法是如此生发出来的.而不是为手段而手段,为形式而形式.
    中国的文学长期的凋零和堕落是众所周知的.其原因也是不必再在此重复了.最近,我读了一篇文章,通向奴役之路——作为推手的中国
   
   知识份子群体.深有感触
    如今中国知识份子群体已经成为老百姓嘲笑挖苦的对象,正是因为这个群体已经把自己整体地从灵魂这个疆界降低到饮食男女的人肉市场.我们不能因为解构了"文学艺术要为无产阶级专政而服务"而走向另一端虚无主义或是"我是流氓我怕谁."
    当然,莫言是共产党员也好,是作协副主席也好.那只是他的职业和信仰.都是外在的.如果是一位好作家就是好作家.希望他能脱离为吃饱饭的低俗的愿望而向上(精神领域)攀援.
   还有,我要在这里早就想讲的一点话,就是关于诺贝尔文学奖这件事,这是中国文学界一个很深很自卑又很放不下的一个情结.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中国文学为什么要由瑞典来评奖?几个汉学家能代表和评论中国文学吗?其它的奖项都有指数可依据.和平奖也几乎与语言无关.文学是语言艺术.瑞典语与我们完全不同语种.而我们的历史.文学远远不是他们所能企及的--那些汉学家,除非在当代中国长大--他们懂中国吗?
    文学作品关键在于正常出版发行,正常评论而不是吵作,推荐而不是评奖---尤其因为政治原因的评奖.-- 创作是见仁见智的事.也关乎读者群,读者层次等如果真值得由诺贝尔奖评选委员会评选,,而且真的评出配得上世界大师级的作品,那也应该由作家和翻译家一同当选.因为翻译作品已经 是再创作了.
    文学作品是要经过时间的考验的.如果诺贝尔评奖委员会觉得不给中国一个奖不好意思--大国崛起-得罪不起--那不如给金庸,金庸的作品早就在普罗大众中深入人心了.他的作品才是正宗的中国魔幻.而且他的作品有个最大的社会功能,就是精神会餐,让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因为受压迫压榨的草头百姓有个情绪宣泄的出口. 10/26/2012
   
   
   
   附:
   
   我刚读完莫言这部小说,写成这篇读后感与大家分享。
   读莫言的《四十一炮》:诚实、道德让位于自私与欺骗
   峻玲
   主人公是一个少年,因为酷爱吃肉及与村长的关系,被聘为屠宰厂车间主任。他想出一套发展肉产量的方法:在屠宰前给牛身上注水,增加重量。书中花了大量章节赞赏“我”的机智,和带领全村致富的贡献。而这种贡献中,包含造假技术带来的福利。
   对于“我”来说,只要发展产量和赚更多的钱,任何方式都可以用(只要不被查出来)。至于对他人的后果根本不在他考虑之中。我在想,假如我们的主人公想出来的不是屠宰前注水,而是在牛身上注药呢?我不禁不寒而栗。按照类似的逻辑,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中国有乙醇兑水,为什么三氯氰胺会进入牛奶,为什么有地沟油。
   但作者实际是歌颂农民的这种聪明才智的。其响当当的前提是:我要生存 (“要吃肉“)。那么道德呢?那么“贫贱不可移,富贵不可淫”的基本原则呢?难道中国文化中的“诗书礼仪”,“穷则独善其身”“孟母断机” 等都从来没有存在过吗?
   深深感到如今中国人的道德大倒退,而且是全民性的倒退。这种倒退以生存为借口,把人的境界划同于动物求生存的境界。动物是不会有道德的,也不会有廉耻的。
   小说主人公关心的不是对他人的危害,而是如何赚钱,而是如何瞒过检查。小说里,所有的检查员都是可以被收买的。那么检查的意义又何在?这样的整个社会的溃烂,真正是可怕的。
   去年得奥斯卡奖的伊朗电影《分居》 (2011年), 讲的是一个人是否诚实的故事。两个家庭打官司,围绕着男被告是否因推搡在他家里打工的保姆(一个已婚妇人,怀着身孕来打工)导致其流产。两方追求的都是真实,而可怜的保姆对着古兰经不敢发誓,因为她心中不确定(并不是真心欺骗),怕遭到上帝的惩罚,为此她宁可失去赔偿金(尽管她丈夫欠下高额债务)。看完这部电影,深深感到震动。这就是伊朗的诚实教育。因为有宗教信仰,一个人把诚实放在至高的位置。这样的社会虽然有妇女带头巾的压抑一面,但近看却有一股清新之气。
   在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中,一个失业的大学生穷困至极,为生计所迫杀死了放高利贷的房东老太婆和她无辜的妹妹。但是他承受不了良心的谴责,经历了一场内心痛苦的忏悔后,终于在基督徒索尼雅姑娘的规劝%C
(2012/10/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