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北京周末诗会
·端午节狱中作/郭少坤
·赵常青哺儿图
·山东女访民临产身无分文困北京医院/现场
·守望者群像之陈子明/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沙裕光/丁朗父
·网传胡德华发言的三个要点/文明底
·守望者群像之周舵/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郑酋午
·致有病没钱垂头丧气的闵琦/丁朗父
·读辛亥史兼怀南方友人/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一,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老婆孩子们(二,周末版)/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一筐萝卜/丁朗父
·听海哭的声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胡石根/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李海/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严正学/丁朗父
·大陆军迷设计的新国旗
·守望者群像之叶氏兄弟/丁朗父
·周舵应当得和平奖/丁朗父
·股市新歌/闵琦搜集整理
·梅花与半亩草堂/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闵琦/丁朗父
·致某邻居的公开信/北京中原教会朱红
·断水江河图之永定河/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基督徒/丁朗父
·在草原/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一/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二/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三/丁朗父
·六扇(一、二)/丁朗父
·刘跃的洗礼/祝中原
·六扇(三、四)/丁朗父
·六扇(五、六)/丁朗父
·北京半壁客舍画廊作品之四/丁朗父
·致“批评家”成非/丁朗父先生
·被出卖的人和他的朋友/丁朗父
·马桩与秋桦/丁朗父
·湖啊,湖啊,深秋/彭燕郊、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丁朗父
·逃出秀水河子人民公社/丁朗父
·秀水河子记忆速写/丁朗父
·克一河,年轻时的一首流浪的歌/丁朗父
·等爸爸妈妈回家的孩子/丁朗父
·当年诗——当下意/沙裕光
·卖梨瓜的人/彭燕郊
·致即将远去的宋庄祭文/丁朗父
·几个宋庄独立艺术家/丁朗父
·向自由艺术致敬/丁朗父
·甘旗卡道中/丁朗父
·到漠河找女儿的女人/丁朗父
·加格达奇夜雨/丁朗父
·沈阳的八姑/丁朗父
·远方的太平川/丁朗父
·七夕劝世歌/老秦人
·仿洪二哥(洪秀全)劝世歌/老秦人
·克一河图纪/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火车一响/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贮木场/丁朗父
·克一河图纪之老房子新房子/丁朗父
·我们关心患难朋友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不许不关心薄熙来!/老民
·《九号院的年轻人》笔记/丁朗父
·热衷于仰望太子屁股的皇民心态/丁朗父
·我冬季要去蒙古草原/欧阳懿
·旧作牵出新思维/沙裕光
·梅花扇/丁朗父
·遍地英雄唱梅花/丁朗父等
·严正学铁玫瑰园前的“窄门”
·寻求合作与支持
·夕阳之歌(多图)/丁朗父
·造谣大V狱中对话/周拉兹
·你舞十八兵我画一扇子/丁朗父
·兴安岭上一片飘来的落叶/丁朗父
·北京守望者之萧远/丁朗父
·李天一案背后到底是谁?
·中秋/老秦人
·年轻人绝望是体制最大失败/丁朗父
·守望者群像之宋旭民/丁朗父
·六四一代今日送别宋大哥/明霞、袁跃、元新、林青、智英、朗父
·燕赵男儿宋旭民/李智英
·雨夜抒怀/李启光
·试问千古月,何日映长江/何非
·无月多雨的中秋/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听王心心唱唐诗时书法/丁朗父
·哀沈阳/塞鸿秋
·献给为生存权牺牲的夏俊峰/丁朗父
·再哀沈阳/塞鸿秋
·将适塞北/欧阳懿
·击鼓/丁朗父
·在这没有星光的长夜/丁朗父
·校长要打油/欧阳懿
·寒夜、猪场生涯/丁朗父
·我所经历的文革(一)/梁北岳
·重阳/老秦人
·我所经历的文革(二)/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三)/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四)/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五)/梁北岳
·我所经历的文革(六)/梁北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住这些右派们/五七之友


   
   
   
   下列各位列名者,均在1957年被打成右派。为了我们共同的关切和纪念,感谢搜罗相关资料的未具名人士!

   
   张孝纯,河北省昌黎汇文中学
   黄叶生,中国新闻社
   李昌,中国新闻社
   林波,中国新闻社
   朱奇卓,中国新闻社
   朱奇卓,中国新闻社
   彭友真,中国新闻社
   方图,中国新闻社
   杨明,中国新闻社
   施伯,中国新闻社
   熊希龄,中国新闻社
   唐孝端,女,中国新闻社
   王树普外交部某某研究所
   罗荣梓,西南师范学院
   金江,男,浙江省温州第二中学
   林泽苍(1903—1961),男,中国摄影学会
   田建,某某某单位
   李元弟,沈阳师范学院外语系
   林缵春(1908--1986),男,广东省海南行署农林处
   程佩夔,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
   李立盛,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
   李晋华,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
   孙复初(1934--),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
   安库,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
   朱思义,水利电力部
   陆醒(1919--),男,江苏省《苏州日报》
   申葆青,女,国际关系学院
   王从周,甘肃省清水县邮电局
   喻翔生,男,云南人民出版社
   梁之厦,清华大学建筑系
   张保正,北京大学化学系
   傅荫迁(1935--),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系
   项子澄(1936--),清华大学动力机械系
   何铁声(1933--),男,家庭出身地主兼资本家,中国人民大学财政系
   刘世偕(1934--),清华大学
   宁志清,甘肃省临洮县中学
   梁致正,《吉林日报》文艺编辑
   王连恒,甘肃省会宁县商业局
   薛礼,甘肃省宁县
   薛天汉,同济大学
   张明霞,湖南师院中文系
   罗涵先,本名罗举贤,民盟中央委员
   李秉祥,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副区长
   苗海南(1904--1966),原名世循,山东省副省长
   李淑一,女,湖南省长沙市第十中学语文教师
   缪政(1933--),男,江苏省泰县张甸小学
   苟敬儒,甘肃省某某单位
   王孙尹(1937?—1977?),北京航空学院
   杨九成(1931--),湖北省汉阳县公安局
   杨必烈,湖北省汉阳县大岭中心小学
   贾明光(1930--),湖北省汉阳县公安局
   杨绩淑,女,湖北省汉阳县蔡甸小学校
   丁希天(?--1959),湖北省沔阳某单位
   陶懋欣(?--1997),清华大学学生
   舒元禄,江西抚州市金溪县
   张福基(1936--),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系
   张祖成,南开大学数学系
   周良彦,南开大学化学系
   张运昌,南开大学物理系
   王光益,南开大学生物系
   王清源,南开大学历史系
   王世昌,南开大学中文系
   郭其骧,南开大学物理系
   龚恢先,南开大学物理系
   黄诚龙,南开大学物理系
   雷耔耘,南开大学生物系
   刘正之,南开大学化学系
   艾绍英,南开大学历史系
   马凤歧,南开大学数学系
   王军庆,南开大学数学系
   吴祚宏,南开大学生物系
   王元顺,南开大学物理系
   邱文治,南开大学中文系
   冯娟,南开大学化学系
   陈远发,南开大学数学系
   赵忠壁(1936--),成都工学院
   张华昌(1936--),成都工学院
   张正國(1937--),成都工学院
   卫常德(1937--),四川大学物理系
   邓启予(1936--),北京地质学院
   杨世衡(1936--),成都工学院
   黄崇元(1936--),成都工学院
   刘德伟(1902--2006),女,上海市民政局社会处
   冯伯敏(1933--),林业部森林调查设计局第三森林经理大队
   马力生(1913-2003),云南省保山第一中学
   李荫祥,共青团云南省曲靖专区委员会书记
   赵汉科,云南省昆明市烟草公司
   王北碧,农业部
   徐克凡,浙江省金华市第四中学
   席宗祥,兰州市七里河区轻工业联社职工业余学校
   刘期荣,湖北河阳县城粮食局
   刘又辛(1913--),西南师范学院
   李言畏,西南师范学院中文系
   朱云隆,西南师范学院
   周义亨,西南师范学院
   陈东源,西南师范学院
   杨介五,西南师范学院
   (相关材料及其来源)
   张孝纯(1926—1992),男,名世继,以字行,河北省丰南县人,出身农民家庭,河北省昌黎汇文中学语文教师
   1945年,考入燕京大学文学院。
   1949年,参加教育工作,先执教于北戴河临抚师范,后入昌黎汇文中学。因学识渊博和教学有方,20几岁便蜚声唐山专区教育界,可谓年少得志。
   1958年,因给共产党提意见被打成右派分子,并发配团泊洼劳改。
   1992年,因肺癌在邢台逝世。献身教育事业40余年,创立了“大语文教育”思想体系。
   ——摘自SOSO百科:《张孝纯》
   
   1957年, 80多人的中国新闻社有15%,即13人被打成右派分子。
   黄叶生,中国新闻社第一专稿部副主任
   李昌,中国新闻社干部
   林波,中国新闻社第一专稿部主任
   朱奇卓,中国新闻社摄影部主任
   彭友真,中国新闻社第□专稿部副主任
   方图,中国新闻社第□专稿部副主任
   杨明,中国新闻社广播部文教组长
   施伯,中国新闻社编辑
   熊希龄,中国新闻社编辑
   唐孝端,女,中国新闻社编辑
   ——摘自朱凤藻:《北大荒劳改纪实》
   
   王树普(1906--?),河北省定县人,外交部某某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送到北大荒850农场劳动教养。
   参加过国共内战、朝鲜战争。
   1960年,被摘去右派帽子,分配河北工作。
   ——摘自朱凤藻:《北大荒劳改纪实》
   
   罗荣梓,西南师范学院教师
   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
   ——摘自雷崇功:《我们那一网》
   
   金江,男,浙江省温州第二中学高中部班主任兼语文老师
   1941年,开始文学创作。
   1957年,因寓言创作而被划为右派分子。
   1979年,右派问题被纠正,创办儿童文学刊物《小花朵》,并担任主编。1992年,因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与省作家协会的建议,筹建“金江寓言文学奖”。
   ——摘自胡晓媚:《亦师亦友的春风桃李之情——记金江与张鹤鸣的师生情谊》等
   
   林泽苍(1903—1961),男,中国摄影学会会员
   1925年,创办中国摄影学会、《摄影画报》,并连续举办全国性的摄影比赛、摄影展览。
   1926年,编著《摄影良友》。
   1929年,与陈传霖等创办黑白影社。
   ;1948年,与郎静山等重组中国摄影学会。
   1951年,《摄影须知》编著《摄影须知》,及时弥补中国摄影出版物的不足,使许多摄影工作者受益,初版6,500册销售一空。
   1954年,修订版的《摄影须知》5,000册面世。
   1955年,《摄影须知》三版增订本共3,000册又投向市场。
   1957年,加入中国摄影学会,以中国摄影学会会员的身份,在中国摄影学会上海分会筹备会尚未成立的前提下,就我国摄影事业发展以及上海摄影分会的组成,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由于“不识时务”,忘记了自己还有两重脱不掉的身份,“一是旧中国摄影学术权威,二是旧上海摄影界代表性人物。”被打成右派分子,《摄影须知》也成为摄影界众矢之的。
   1958年,被上海政法部门以右派分子的罪名逮捕判刑。
   1961年,病逝于上海,年仅58岁。
   ——摘自赵俊毅:《都是〈摄影须知〉惹的祸》
   
   田建,某某某单位
   1957年,被打成右派分子。
   2011年,参加《要求新闻解禁和言论自由》签名。
   ——摘自李锐等:《要求新闻解禁和言论自由》
   
   李元弟,沈阳师范学院外语系学生
   1957年,向同学说:“你们可以不相信马列主义,可以信别的主义。我非常信仰上帝,我认为一切都是上帝安排的。”等等,被打成右派分子。
   ——摘自沈阳师范学院社会主义教育办公室:《右派言论选辑(社会主义教育参考资料之一,内部材料,仅供参考,1958.3)》
   
   林缵春(1908--1986),男,海南省琼海市九曲江乡石头村人,广东省海南行署农林处科长
   1922 年,由马来亚回国读书,少年随伯父到马来亚谋生。
   1931年,考入中山大学农学院。学习期间,发起成立中山大学农业研究会,资助出版《琼崖月刊》,专题研究海南农业发展问题,并深入各县考察,撰写《琼崖农村调查》一书,受到专家、学者好评。毕业论文荣获农学院唯一的“金质奖章”。
   1925年,毕业后,留校任教多年。
   1946年,重返马来亚、新加坡,发动华侨捐资办学。在琼裔政要与华侨的大力支持下,先后参与创办私立海南大学、海南农业专科学校、丘海中学,并出任海南大学筹备处农业专修班主任及海南农业专科学校校长。
   1950年,再次赴马来亚探亲,谢绝亲朋好友的挽留,毅然回到祖国。
   1950—1958年,先后出任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海南行政公署农林处科长。1958年,被打成右派分子、反革命,蹲过监牢,清洗回家务农,仍矢志不移继续研究农业技术。
   1970年,亲自培育出“庆南”,“科长”水稻高产品种,在家乡推广,受到当地群众赞扬。
   1979年,被“甄别平反”,恢复职称,调海南农学院任教。虽逾古稀,但壮志不减当年,用心指导教学,深入调查研究,走遍全岛搜集资料,为开发建设海南撰写论文,著书立说。1986年,于病中编著《水稻高产栽培技术》一书,尚未脱稿,便与世长辞。
   编著有:《海南岛之产业》、《开发海南与发展粮食生产》、《开发海南与开办海南大学》、《海南大农业建设的新设想》、《水稻的生长发育与栽培技术》等。
   ——摘自刘衡:《心里烧着一团火——记海南大学林缵春教授》等 
   程佩夔,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学员
   1957年,说:“世界上无所谓真理,什么是真理,掌握政权者就是真理,如不掌握政权说出话来不顶个屁。斯大林在世说一句顶一句,死后连他的左膀右臂的马林科夫等人也垮了。阎王(指斯大林)死了,小鬼(指现在苏共中央的领导者)造反。教干校反右派分子刘西舟不是真理,李校长是真理。我对提意见和批评有怀疑,批评只能用于中央,对下级干部不适用,提意见也只是能缓和一时的矛盾。”等等,被打成右派分子。
   ——摘自中共山西省委整风办公室:《“鸣”、“放”选集(四)》(1957.11)
   
   李立盛,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学员
   1957年,说:“苏联是帝国主义,侵略我国蒙古。”“苏联和中国开办石油公司,不公平。为什么在中国开釆石油,才给中国一半?”“苏联驻军旅大,是侵略行为。”“苏联党处理马林科夫叛党集团是争权夺利,闹宗派。”“共产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四分五裂。共产主义已到了崩溃的前夕。”“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苏联和中国出产的钢鉄,加起来都没有美国的多,中国要想富强,必须依靠美国。”“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建设社会主义,是八牛枉费千斤力。”等等,被打成右派分子。
   ——摘自中共山西省委整风办公室:《“鸣”、“放”选集(四)》(1957.11)
   
   李晋华,山西省教育干部学校学员、共青团员
   1957年,说:“中苏是不团结的。蒋、阎不团结是因为主张不同。而中苏不团结是因为对斯大林的功过估计看法不一。”“鉄托的演说动摇了我的一边倒(倒向苏联)的立场。鉄托的演说好,第三条路线能走通。”“马林科夫反党集团,是苏共中央内部之间闹矛盾互相排斥,和蒋介石内部闹矛盾是一样的。”“共产党提出与群众同甘共苦的口号,是空的。大干部出门坐的是小汽车,住的是楼房,而农民却很苦。过去阎锡山也说‘同甘苦共患难’实际上越是大头儿,生活越好,越往下越难活。”“共产党是本着‘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接受别人的批评。过去阎匪军说:‘有了问题,交代问题,交代了问题,没有问题。’结果交代了问题还是捆打。共产党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可是整风开始让人提意见,但人家提了意见,又把人家当右派来搞。难道这些话,在整风运动中就无效了吗?我就不愿听别人说‘党的领导’这样的话。”等等,被打成右派分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