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 林培瑞:北京的危险游戏 ]
万润南
·听黑鸭子唱《三百六十五里路》
《清华岁月》
·《清华岁月》(1) 赵大大
·《清华岁月》(2)《蝶恋花》
·《清华岁月》(3) 花样年华
·《清华岁月》(4) 婚配概率
·《清华岁月》(5) 谁捅了我的窗户纸?
·《清华岁月》(6) 偏向绝处飞
·《清华岁月》(7) 疯狂年代的荒诞故事
·《清华岁月》(8) 屁声像山炮那么响
·《清华岁月》(9)老海归的生命空白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培瑞:北京的危险游戏

   y y y林培瑞:北京的危险游戏
   
   过去几天,愤怒的人群在中国30多个城市捣毁日本商店,掀翻日系轿车,呼喊"打倒日本"的口号,打出横幅宣示中国对东海无人居住的钓鱼岛的主权。日本也宣称拥有这些小岛的主权,它称之为尖阁列岛。中国的抗议已经达到了一个有些怪异的程度。一家名叫帕塔(Pattad)的中国服装店为每个进到店里并高喊"钓鱼岛属于中国"的人提供15%的折扣(如果你呼喊"日本属于中国",可以得到20%的折扣)。一个在街头接受采访的男孩说:"等我长大了,我要造坦克去消灭日本。"
   
   很多人将抗议之激烈归因于日本80年前犯下的罪行所深植的反日情绪。但这没有什么证据支持。在北京的最高领导层陷入混乱的时候,抗议更像是与中国当前统治者的利益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中国官方媒体说,中国人民对日本1931年入侵中国记忆犹新,1937年日本军队对首都南京城实施了野蛮的屠杀。他们说,我们今天看到的,是长期以来存在的"国家耻辱"的回响。但在今日中国,并没有多少人有1930年代的个人记忆。家族中这些年代久远的事件传承下来的回忆并不强烈,而且必须与介于其间的毛泽东时代的可怕记忆相竞争。我们今天在街头看到的反日宣泄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其他地方。
   
   1950年代,日本的战争暴行在中国人脑海中记忆犹新的时候,毛泽东政府不允许公开讨论这个问题。报纸、学校和博物馆都没有提及。"抗美援朝"、"反右"、"大跃进"是那时的主题。历史学家推测,毛泽东之所以让南京大屠杀秘而不宣,原因之一是因为南京是蒋介石国民党的首都,他不想对他的对手给予同情,后者毕竟还活跃在台湾。毛泽东从未访问过南京去慰问受害者。1961年,他对到访的日本政治家黑田寿男说,真的应该感谢"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因为他们入侵中国,为他战胜国民党创造了条件。这些言辞严重损害了毛泽东无私的革命家的形象,以至于人们会怀疑是不是搞错了,可能是记录错误,或者至少是罗姆尼式的"言辞贫乏"。非也!毛泽东在此后的3年中至少两次重复表达了这样的讯息,一次是对日本企业家,还有一次是对新西兰共产党的领导人。对于一个真实的毛泽东,个人的权威始终是最重要的事情。今天举着毛泽东彩色头像的抗议者们把他当成抗日斗士,是不了解他的历史。
   
   毛泽东死了9年之后,1985年,一座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在南京开馆。中国的教科书和媒体也开始提到大屠杀,政府开始用这个事情作为激发民族主义和获得支持的手段。今天我们在街头看到的反日标语更多地来自1980年代以来的这种"教育",而非来自1930年代的记忆。1998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日本,要求日本就入侵中国作出书面道歉。从那时起,反日的公众示威时不时发生,经常是在受到政府刺激之后,但始终是在政府的监管控制之下。
   
   一切迹象表明,近期爆发的抗议也是如此。20多个城市的抗议几乎同时展开,可以看到许多批量制作的横幅和毛泽东的头像,说明参加的人们得到了官方的预先帮助。中国的博客主们发表带有照片的文章,写他们看到便衣警察是如何鼓动和引导抗议活动的。(在一张照片中,一个男性穿着普通人的T恤,但底下似乎有一件警察的防弹背心。)中国浏览量最大的博客主韩寒写道:"至于打砸抢,一定要有法律惩罚,否则我也许会怀疑这背后有官方动作。"加利福尼亚的中国学生受到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的鼓动,在当地的示威中展示他们的"爱国主义"。
   
   很显然,按照中国的标准来看,抗议者的数量不多。人群大约数百人,很少能超过千人。与此对照,1989年在天安门支持民主抗议者的人数最多时达到百万。什么原因产生如此大的吸引力是不言而喻的。今天亦然,从数量上来衡量,中国抗议者的抱怨压倒性地是由于更贴近自己家园的事情,而非无人居住的小岛:腐败、污染、土地兼并、特权、滥用权力,今天的对手一般不是日本,而是中国官员以及与他们有联系的富人们。中国警察平均每天需要处理200件或者更多的"群体事件",即示威、骚乱、堵塞道路以及类似事件。这种抗议常年不断,但很少得到报道。反日的抗议非常少见,但却大肆报道。
   
   从当局的角度来看,报道才是重点。鼓动抗议的目标是产生"大规模舆论"来为政治目的服务。让我从其他方面举一个尤其清晰的例子。2008年3月,在西藏拉萨,年轻藏人对汉族商店店主发动暴乱。一些人说有其中特工人员,也有人说没有。但不论哪种情况,双方都有可信赖的目击者说有几个小时的时间,中国警察袖手旁观,毫无作为。他们看着对商店的打砸抢,而官方媒体的记者们在录像。只是在录像结束的时候警察才介入进来,逮捕了数百人。随后,在接下来的72小时中,中国的电视——全国范围的——一再重复播放视频录像,说达赖喇嘛这头披着羊皮的狼一直在煽动破坏。20天后,当年轻的藏人涌上拉萨街头准备再次抗议的时候,警察立即镇压了他们。这次没有必要再录像了。
   
   今天,通过鼓动和宣传反日情绪,中国高层的人们想要得到什么?他们当然不会明言,人们只好猜测。但大致勾画的猜测并不困难。高层的人们习惯于保持光鲜的外表,他们现在有绝对的理由来转移对当前发生的权力交接混乱的注意力,权力交接的结果对于他们极为重要。其中涉及的不仅仅是权力,还有巨大的财富利益。北京权力斗争的结果将会影响整个国家,但高层的人们想让整个国家关注其他的方面。对王立军的审判于本周展开,与此同时反日运动骤然爆发。王立军是被贬谪的高级别政客薄熙来的警察局长,深深地卷入到尼尔・海伍德谋杀案中。该案件本应当引起轰动,但却没有:如果它得到合理的调查与报道,本可以揭露大量的腐败、特权、滥权、贫富不均以及所有那些中国人民经常会注意到的、加以抗议的问题。习近平预计将在今年秋季中共第十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取代胡锦涛担任最高职位,他最近神秘地从公众视野中消失,这也引起了很大问题,任何一位公民都想要问题的答案。如何将注意力从这些问题转移到荒凉的小岛上?民族主义!痛恨日本!
   
   除了简单的分散注意力,是否还有可能反日抗议受到某个最高领导人的煽动、作为对抗对手的手段?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有许多这样的猜测。是不是习近平想"表现强硬"来让其他人俯首听命?是不是薄熙来的人试图为薄的回归扫清道路?是不是退休的前政治局大佬曾庆红仍旧在与老对手胡锦涛明争暗斗?中国的领导层是一个黑箱,很难拒绝或者接受任何此类猜测。但两败俱伤的斗争显然有可能正在进行中。
   
   当然,任何挑起事端的人想要迅速抽身,都会面临风险。1919年五四运动抗议一战后将山东转交给日本,他们的怒火是倾注在中国政府身上,而不是日本。更糟糕的,如果反日主题渗透进那些目标直指中国官员自身的日常怨气之中,将会怎么样?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针对中国抗议者的分裂心理写了一篇文章。人们知道对什么样的问题他们被允许表达愤怒,什么样的问题不可以,并且据此来行事。但在他们的脑海中,埋藏着太多的愤怒,一旦其中分隔的墙壁倒塌,将会大规模地爆发出来。
   
   最高层的人们擅长于保持自己的地位,他们毫无疑问了解这个游戏的危险。对于他们而言,激发反日情绪、让媒体给予关注,是更进一步从心理上操纵中国公众的方式。他们知道存在风险。但让公众关注他们的权力交接,或者更深入地了解腐败和特权,对政权的潜在危害会更大。两害相权,他们可能最终断定:让我们行动吧!去保卫那些荒凉的岛屿!
(2012/10/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