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曹思源:薄熙来的要害是极左政治]
万润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一首好听的励志歌曲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四通秘辛(1)
·一个灾难时代的优雅和精致
·四通秘辛(2)
·四通秘辛(3)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转贴】周恩来的临终忏悔
·四通秘辛(4)
·从老魏的生日谈起
《四通故事》
·四通故事(01)沈国钧
·四通故事(02)陈三智
·四通故事(03)日本行
·四通故事(04)三门课
·四通故事(05)小万上
·四通故事(06)燕京会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思源:薄熙来的要害是极左政治

   
曹思源:薄熙来的要害是极左政治

   
   曹思源:薄熙来的要害是极左政治

   
   据报载,薄熙来一共有七宗罪,其中对中国人威胁最大的莫过于他的极左政治,集中表现就是在重庆开展并欲推至全国的唱红打黑。


   “唱红”的核心是讴歌极左路线、讴歌阶级斗争和专制独裁、讴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鼓吹个人崇拜、鼓吹暴力崇拜、鼓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鼓吹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打黑”实际上是黑打,在营造大规模的疾风暴雨式阶级斗争的恐怖气氛之下,剥夺公民人权、践踏国家法制、私设公堂、滥施刑罚、大搞逼供信。酷刑所致,断送了数十条生命;制造了千百起冤案。剥夺了私营企业家亿万资产。这些合法的私有财产成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战利品,经薄熙来、王立军之手“充公”,相当一部分由其自肥,剩余一部分由其任意支配用于笼络人心、沽名钓誉、欺骗民意,严重破坏了市场经济秩序。
   
   薄熙来、王立军治下的重庆,几年之中搞了一场十年文革复辟的预演。他们的失败,并不是被外力击破,而是内讧的结果。主子给奴才的那一记响亮的耳光,意外地打翻了自己的船。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老天有眼、百姓有福,避免了薄熙来“入常”篡位、再乱中华的一场大劫。
   
   西南党魁栽了跟斗,实际上是出于偶然性;而当年他往上爬、大展拳脚、为所欲为时,并未受到体制性的约束。这是何等危险啊!国人千万不可太过侥幸而自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录:
   
   王希哲:曹思源们拥狐瘟中央倒薄的要害是极右政治
   
   右翼精英过去的一切赖以占据“道义高地”的政治资本,这回在拥狐瘟中央倒薄的反向“文革”政治清算运动中,全部现出了原型。从此,他们失去了道义的资本。
   
   曹思源问,“薄熙来的要害”是什么?
   
   无论薄熙来的“要害”是什么,无论你和你们的狐瘟中央欲加之罪的“要害”是什么,一切,要由人民自己来民主地选择,而不是可以由你的党中央来“一举粉碎”,强加于人民,再由你曹思源们来向着“党中央”欢呼:“老天有眼、百姓有福,避免了薄熙来“入常”篡位、再乱中华的一场大劫”。
   
   难道这就是曹思源们右翼精英一贯高唱的“民主法制”、“宪政制约”?
   
   整个狐瘟中央倒薄案,有一点“民主法制”的影子吗?
   
   有一点“司法独立”的影子吗?
   
   有一点“程序正义”的影子吗?
   
   有一点“无罪推定”的影子吗?
   
   有一点“党政分开,限制党权”的影子吗?
   
   有一点人民自由舆论监督的影子吗?(除了封网封口!这就是曹思源的“新闻畅”!)
   
   现在,曹思源们以“胜利”者的骄傲,跟着你们的“党中央”定下了“薄熙来一共有七宗罪”或多少宗罪,自今,你们曾听到过被告人薄熙来一句自我辩护的声音吗?对照曹思源、贺卫方们一贯的主张,你们还有一点点道德感和羞耻感吗?!
   
   就算跟着你们的党中央为薄熙来定罪,狐瘟中央为薄熙来定的第一条罪是“滥用职权”。曹思源,请你告诉我,你们党中央究竟是怎样告诉你,薄熙来对王立军谷开来所谓“杀人案”,是怎样具体地“滥用职权”,可以吗?薄熙来的“滥用职权”,究竟是在包庇王立军还是在追查王立军?你告诉我,好吗!
   
   曹思源们拥狐瘟中央倒薄的要害是极右政治。我们把曹思源对薄单方向血口喷人文章反过来解读,一样,我们看到:
   
   狐瘟中央倒薄,“核心是讴歌极右路线、讴歌反方向阶级斗争和专制独裁、讴歌反方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鼓吹狐瘟个人崇拜、鼓吹暴力崇拜、鼓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鼓吹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倒薄“打黑”实际上是黑打,在营造大规模的疾风暴雨式阶级斗争的恐怖气氛之下,剥夺公民人权、践踏国家法制、私设公堂、滥施刑罚、大搞逼供信。”....
   
   难道不是吗?你们这些紧跟狐瘟“革命”,破坏民主法制栽赃陷害获得“胜利”的“胜利者”不是已经在呼喊清查、整肃“薄熙来死党”、“拥薄余孽”了吗 ?你们和你们的党中央“倒薄”哪一步不是你们咒骂的文革的好戏?
   
   “西南党魁栽了跟斗”?你就肯定狐瘟甚至习们,明天就不“栽了跟斗”了吗?天道好还,哪一天你们跟着狐瘟中央这场“反方向文革复辟的预演”“失败”,难道就不会是“内讧的结果”?就不会是“主子给奴才(曹思源们右翼精英)的那一记响亮的耳光”?就不会是“意外地打翻了自己的船”?“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老天有眼、百姓有福,避免了狐瘟习篡位、再乱中华的一场大劫。”?而那时,曹思源右翼精英们难道不会向新主子取悦说“而当年他狐瘟往上爬、大展拳脚、(倒薄)为所欲为时,并未受到体制性的约束。这是何等危险啊!”呢?
   
   所以,曹思源们右翼精英拥狐瘟中央倒薄的要害是极右政治,是极右派专政。曹思源贺卫方们一贯在骗人,他们还在欺骗。他们今日欢呼“写诗”拥戴他们的狐瘟中央不受“体制性的约束”倒薄的无限权力,就揭露和证明了他们的欺骗!。他们根本不是要“民主宪政”,他们要的是依附大资本权贵的右翼及其走狗精英对左翼民众的专政。
   
   
   @
   

此文于2012年10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