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张成觉文集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缶阵的质疑
·锦上添花的“靓女”
·金牌就是一切?
·异军突起“话鲁迅”——读《笑谈大先生》
·不会再有鲁迅了
·荒谬绝伦的指鹿为马——评毛对鲁迅诗句的解读
·“鲁迅是谁?”
·《鲁迅全集》注释应与时俱进
·“受骗”的是谁?——有感于《重读鲁迅》
·“最可爱的人”与“最可怜的人”---魏巍去世有感
·浅议胡耀邦与华国锋
·勿把冯京作马凉——阅读时文有感
·正视历史 分寸得宜——评《华国锋同志生平》
·华国锋“无才、无能和无胆”吗?——与刘逸明先生商榷
·五星红旗的背后——读万之《谁认同五星红旗?》有感
·华国锋亲自下令杀人?
·请公允评价华国锋——与陈奎德先生商榷
·请还华国锋一个公道——与吴康民先生商榷
·貌合神离话“左联”——读朱正《鲁迅传》有感
·“伟、光、正”的“内债”——由华国锋说起
·假作真时真亦假——卓娅故事的真相
·我们身边的英雄
·上上下下话高强
·持平中肯 发人深省-读《神舟vs.毒奶:中國起飛的天上和人間》
·“神七”升天能使川震难童瞑目吗?
·三聚氰胺与“开除球籍”
·中毒夭折的婴儿怎么补偿?
·时事三题
·温家宝的“遗产”
·改革开放首功应属谁
·什么藤结什么瓜——太空人三题
·凶手没有隐形
·刘云山,给我闭嘴!
·胡适、鲁迅异同论
·中国会跟美国“一拍两散”吗?
·望七抒怀
·答非所问与只听不说
·两害相权取其轻---与李大立先生商榷
·图未穷而匕已见——评沪公安称“只有一国,没有两制”
·美国人心思变,中国呢?——奥巴马当选的思考
·不把人当人的狗官
·莫把华府作燕京---《城头变幻大王旗》的背后
·“大王”并非在彼岸——再谈《城头变幻大王旗》
·57右派没有“明白人”?——与张耀杰先生商榷
·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漫议学术大师与中国
·国家对你做了什么?——有感于《追寻流失的全民财富》
·法学权威的高论与杨佳案的现实
·杨佳案了犹未了
·特区高官如此不堪?
·经济学大师的悲哀
·特区政府亟需认真“查找不足”
·旷世昏君与一代英才——读《才子邓拓》有感
·高官问责岂容官官相护?
·“神七三雄”与农民工两亿
·从李鸿章想到“一二·九”
·关于改革开放的几点思考
·从牛兰案看苏联间谍在华活动
·多行不义必自毙 看你横行到几时
·陪都重庆理应宣扬
·文革是这样的吗?与XXX先生商榷
·国师的锦囊妙计
·“劳改”-中共暴政的标志,读《劳改手册2007-2008》有感
·历史岂容随意篡改?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怎么回事?——与陈破空先生商榷
·李鸿章的“四个第一”和“三个代表”
·“医者父母心”何在?
·“不折腾”徒托空言
·“垂垂老已”话荧屏(岁末三题)
·竭泽而渔 难乎为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四)

E•有无健全发展的政党体系:
   
   李酉潭教授指出:“许多民主国家未能巩固的原因,问题不在于政党数目的多寡,而是政党制度化的程度。Mainwaring提出有关制度化的四个条件是:1•制度化的政党具有稳定性,而且政党间的竞争有规则可循;2•制度化的政党植基于社会中,政党与公民间的联结是稳定的;3•政治行动者赋予政党正当性,并将它视为民主政治的必需品;4•政党组织是独立的,不屈服于少数野心勃勃的领导者。”(28)
   
   a•中国。作为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中共于九十一年前诞生时毫无独立性可言。随后在打天下的过程中,逐步“屈服于一个野心勃勃的领导者”,其间把“民主”作为幌子欺骗民众,诱使文化人和贫苦农民皈依旗下为之卖命。至其总舵主入主紫禁城,“伟光正”一党擅权,唯我独尊,甚至连“党”字也垄断了,宛若“朕”专属帝王自称一样。八个“民主党派”彻底地沦为花瓶,只有服服帖帖地充当由彼豢养的驯服玩物,遑论任何与之“竞争”的“规则”?更离谱者,“文革”期间毛独夫凌驾于全党之上,二号人物亦不能保证自己的性命安全。邓承继太祖衣钵一言九鼎,罢黜总书记率性而为,什么“党章”、“宪法”,在彼皆一纸空文而已;对“自由化”尤其深恶痛绝。时至今日,孤家寡人俱往矣,几个“大佬”共掌门。8200万党员只有和中央保持一致的义务,而绝无思想自由、精神独立之权利。与奥威尔描写的《动物农庄》里的景象“何其相似乃尔!

   
   b•台湾。李酉潭教授写道:“在民主转型的准备阶段中,台湾明显的自由化历程始于1987年以来的解严、解禁。戒严令的解除,被视为专制政权宣告修改原有的政治法则,以开放更大的空间,供给个人与团体,行使公民与政治的权利。在威权统治时期的台湾,国民党政府虽强调压制反对势力及个人自由,但并未以激进的手段来消除国家与市民的分界。由于威权主义容忍经济、宗教及其他自由的发展,因此,在自由化开始后,台湾向来的文化、社会与经济发展的基础,能够做为政党体系有效运作的凭借。民主进步党在2000年赢得总统选举,不仅被视为民意终于得以自由、民主地表现出来的结果,亦是一党专政冗长溃败的过程的终结。”(29)
   
   c•俄罗斯。“在极权统治时期的俄罗斯,共产党的政治支配是无所不包的,并透过全面支配社会与个人生活的方式,将各个面向予以政治化,以达到掌握全部权利的目的。由于极权主义强烈限制市民社会的发展,故在自由化开始后,俄罗斯长期的文化、社会与经济发展的脆弱基础,不仅无法有效维持政党体系的运作,更是造成政党体系功能不彰的主要原因。甚至在叶里钦担任总统期间,他始终不愿意将自己与任何政治派别联系在一起,并认为总统这一职位应高出于肮脏的政党政治,致使政党在俄罗斯的发展中确实带来很多混乱,也给许多政党政治的支持者带来了不小的困难。因此,目前俄罗斯宪法所揭示的多党政治,仅是以多党的面貌来装饰其‘一党优势’的实质。其实政党乃是建立民主政治的必要基础,甚至有助于维持国家的凝聚力。真正的政党政治可以促进稳固的统治,如果在民主制度之下拥有一个竞争性的政党体系,加上经常举办的自由与公平的选举,将有助于普钦把俄罗斯治理成更安全的国家,而非进一步向威权主义的方向倒退。”(30)
   
   d•越南。从4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越南社会党和越南民主党以参加共产党领导的统一阵线政治(先是“越南独立同盟”,后是“越南祖国阵线”)的形式,参与国家、社会事务的管理,发挥政党参政议政的作用。这一阶段越南的政党制度是共产党(劳动党)领导下的多党制。1988年10月越南民主党和越南社会党宣布停止活动,至此,越南共产党便成为越南唯一的政党了,形成一党制的政党体制。(31)
   
   e•缅甸。1988年9月18日,缅甸军队接管国家政权,宣布废除一党制,实行多党民主制。1990年5月27日举行首次多党制大选,有93个政党参加竞选,后大批政党自行解散或被取缔,现有10个政党。其中全国民主联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成立于1988年9月29日,系缅甸最大政党和最有影响的反对党。在1990年5月27日的大选中获得485个议席中的396个席位。主席吴昂瑞(U Aung Shwe),总书记昂山素季(Aung San Su Kyi)。民族团结党(National Unity Party)由原执政的缅甸社会主义纲领党于1988年9月24日改组而成,系缅第二大政党。
   论者称:“对于刚刚踏上民主化道路的转型国家,很少有国家能够像缅甸一样拥有生机勃勃、支持民主的反对派组织,且这一组织在预选时就被证明赢得了广泛的国内支持;还存在一位深受爱戴的国家领袖,无论国内还是国际的合法性都无可置疑,并具备一定程度的组织能力。(32)”
   
   乙
   
   其次是外部因素。在全球化的时代潮流中,作为地球村一员的每个国家,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外来的影响甚至压力。这对于民主转型关系重大。
   
   a•中国。三十余年来的改革开放,特别是2001年11月10日被批准加入世贸组织后,经济上更与其他130多个成员国休戚相关。政治改革长期滞后的局面势必需要改变。但从金融海啸后中国经济一枝独秀的情况看来,西方大国的政治筹码大不如前。“中国崛起”的神话给保守派注射了一支强心针。GDP跃居世界第二令民族主义狂热升温,对民主转型产生了巨大的负面效果。
   
   b•台湾。李酉潭教授认为“台湾主要是受到强权国家在政策上转变的压力。1986年9月,民主进步党在戒严的情况下成立。美国参、众议员曾要求蒋经国尽速‘解除戒严令,允许创立政党,并且全面改选国会’,同时还要求国民党政府不可打压民进党的创立。由于美国的施压,因此,民进党顺利创党,台湾的民主化也从此正式展开。”(33)
   
   c•俄罗斯。“俄罗斯主要受到与西方国家冷战失败的影响。冷战的一项重要特征是:不断投入巨资的军备竞赛。由于苏联并不像东欧国家一般大量地依赖对外贸易,加上在冷战时期,苏联自行与国际货币体系隔离,无法与其他20国货币进行兑换,故使苏联成为一个封闭的经济体。然而,面对1980年代后期苏联经济成长的持续停滞,使政治菁英不得不正视内部经济改革的问题。在这样的内部环境下,为了取得西方国家的协助,使戈巴契夫在限武谈判做出单方面的让步,以及默许东欧国家脱离苏联的控制。接着,我们可以说:西方国家获得了冷战的胜利。因为苏联经济改革的结果使它正当的削减国防预算,并且愿意接受民主,结束与西方国家的对立。因此,综上所述,早在苏联解体之前,东欧各国共产主义阵营的崩溃就已经无法扭转。而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独立,正是第三波民主化浪潮扩散的结果之一,且随着苏联帝国的瓦解,俄罗斯也开始了民主化的进程。”(34)
   
   d•越南。“胡志明在1945年8月发布的《越南独立宣言》深受美国《独立宣言》和法国《人权宣言》的影响,开篇第一句就直接引用了美国《独立宣言》中‘人人生而平等’的那一大段话,而且其结构和《独立宣言》《人权宣言》是平行的,措辞也十分相似。这是不能仅用胡志明当时想和美国发展关系的策略考虑来解释的。今天的越南宪法仍然把林肯的名言‘民有民治民享’(是直接从英文翻译过来的),放在第一条,可谓其来有自。”(35)
   “越南现行宪法第一部分的内容和中国宪法类似,是关于国家基本政治制度和人民权利的。其中第一条只规定越南是独立的主权国家,没有强调任何“主义”,这和绝大多数国家类似。(宪法)第二条还规定,越南国家权力划分为立法、行政和司法三个部分,隐含了三种权力相互制衡的意思。第三条规定国家保障并不断发展人民作为国家主人在各个方面的权利,实现‘丰裕民生,强盛国家’的目的,建立‘平等,民主和文明的社会’。”
   借用中国官方语言,越南宪法堪称“与国际接轨”。因而其政改步伐远超北京,二者相差简直不可以道里计。
   
   e•缅甸。毋庸讳言,缅甸军政府半个多世纪的极权统治,备受西方世界抨击。故一直面临相当巨大的压力。但在亚洲,还有拉美和非洲,类似的专制政权比比皆是。其国内追求民主的进步力量过于单薄,美、英、法等不可能越俎代庖。
   
   五 政权更迭流血难免
   
   戊戌志士谭嗣同在被捕前夕,曾对请其进入日本驻华大使馆避难的官员慷慨陈词曰:“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114年过去,烈士义薄云天之遗言仍然振聋发聩,扣人心弦。
   
   亨廷顿在《第三波》一书中,“把第三波转向民主化的威权政权分为3种,即一党体制、军人政权和个人独裁。然后根据第三波民主化政权中执政集团与在野或反对集团的互动关系,概括出这样三类变迁过程:一是变革(transformation),即威权政权实现自我改造,由执政精英推动走向民主化,这样的政权最多,有16个;一是置换(replacement) ,即威权政权垮台或被推翻,这样的政权有6个;二是转移( transplacement) ,即执政集团与反对集团成妥协,采取联合行动走向民主化,这样的政权有11个。此外,他也提到了一个例外模式,即像格林纳达和巴拿马那样由外部势力干预而带来的民主化。”(37)
   
   以此对号入座,大陆中国属于一党体制,而又异于俄罗斯和越南。俄、越均“由执政精英推动走向民主化”,盖无论党的领导人及知识界中,思想开明者不乏其人。中共既无戈巴契夫、叶里钦;知识界亦无萨哈罗夫、索尔仁尼琴。故“变革”难期,唯有“置换”一途,将现政权推倒“另起炉灶”。搞得好或者可以避免血流成河,但“腥风血雨”大概免不了。毛驾崩前即对此有所预见,彼于“国情”认识至深,不可因人废言。
   
   台湾是幸运的,转型前虽是一党体制,但继承“国父遗教”的国民党,毕竟对宪政有过承诺,政权并非列宁式专制,蒋经国审时度势,顺应潮流,为国家民族立下大功。而台湾人民坚守普世价值持续奋斗不懈亦令人敬佩。
   
   缅甸乃军人政权。此次突然改弦易辙,实在给世人意外惊喜。
   论者称:“缅甸采取的是自上而下的改革模式。改革的发起者是政权中的温和派,他们出于对军政府执政合法性的担忧,试图进行政治和经济领域的双重改革。
   缅甸现行政府中的改革派拥有一些可靠的人物,其中以吴登盛总统本人为代表。……即使缅甸的民主化进程,不为它的一些邻国喜闻乐见,但是美国、欧洲和亚洲民主政府等重要的国际行为体,都随时准备提供帮助。”(3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