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张成觉文集
·我说故我在/我做故我在——有感于齐家贞悼父文
·黎智英的男儿泪
·要求自由民主是中共优良传统吗?
·“所有的狗都应当吠”——有感于对康生遗孀曹轶欧的访谈
·“你懂历史吗?是谁给你粮食?”——致来港愤青
·谁是马克思主义者?——戳穿毛言必称马克思的骗局
·徒有虚名的“马列主义”——剖析一个虚假的理论
·57反右是毛走向独裁的分水岭?——与章立凡先生商榷
·“这鸭头不是那丫头”——80年前的中国共产党一瞥
·“慨当初,依飞何重,后来何酷。”——《大公报》名记者范长江的命运
·请勿中伤胡耀邦
·康生为何先毛而得“善终”?
·责无旁贷与逆耳忠言——对四川大地震的思考
·摒弃“阴谋论” 人命大于天——有感于对四川地震的评论
·“这是为什么?”——六问温家宝总理
·错过时机 前景堪虞——胡温救灾的失误与隐忧
·救灾岂容有空白?——汶川大地震的一个盲点
·“人们,我是爱你们的,。。。”——写在全国哀悼日
·就是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驳孙力舟似是而非的谬论
·北京当局应给灾民一个“说法”——汶川地震预报与震级的疑问
·信任之余 毋忘监督——谈港人对北京当局态度的变化
·救灾采访不设限是可喜的突破
·“猫论”指导好得很——“群策群防”“土洋结合”防地震
·“非重灾区”、“豆腐渣”及其他——对救灾的几点思考
·多难未必兴邦 自强方为首务——谈对灾区学童的心理辅导
·不宜“借军方监控重建”——再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对灾区少年请慎言——与崔少明先生商榷
·交流信息 人命关天——唐山地震“漏报”的思考
·中共内部的健康力量——从冉广岐说开去
·以生命的名义要求什么?——看四川抗震救灾文艺晚会有感
·是生命凯歌,不是自我中心——两位幸存者的启示
·她不是祥林嫂——有感于孙国芬寻儿
·刘小桦为何不能与父母团聚?——再谈“以生命的名义”
·应急预案急需改革——谈大陆救灾体制的弊端
·灾区煤矿何以罕有伤亡报导?——解开短临预报之谜
·“人民军队忠于党?”——六四与地震随想
·吁请媒体关注陕甘及四川非重灾区
·震后四个“念念不忘”
·范美忠应予开除吗?——兼谈地震中的人性
·余秋雨居心叵测
·余秋雨“泪”从何来?
·如此“理性真诚”的“大局观”
·余震仍在继续 岂可轻言“胜利”
·谈“胜利”与求“稳定”的背后——“5.12”地震一月感言
·和余秋雨结伴做鬼去吧!——斥无良文人王兆山
·无可救药的余秋雨
·余秋雨的“人性”——再评《感谢灾区朋友》
·余秋雨岂可与郭沫若相提并论?
·勇气可嘉 论点成疑——评《我挺余秋雨》
·《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紧急通知》(拟《中共中央文件》)
·假传“圣旨”与圣火传递——解读《拟〈中共中央文件〉》
·“警姑”反哺面面观
·不能让范美忠“好好活下去”吗?
·西藏的骚乱和毛的哲学
·悼念陆铿先生
·“国家插手”处理豆腐渣校舍问题合适吗?
·韩战“胜利”是毛“光辉的顶峰”?
·自命“伟光正” 岂能“不崇高”——有感于王旭明言论
·愚不可及 赌徒心理——评毛的韩战决策
·灾区政府应立即停止宴客
·“祝你俩手拉手白头到老!”---致吴雪女士(范美忠妻子)的公开信
·从各方新闻看瓮安事件
·请勿苛责与教训瓮安民众
·瓮安事件定性藏玄机
·“西南的春雷”、“全国之最”及其他
·草木皆兵却为何
·奥运金牌就是一切?---从中国体育“三座丰碑”说起
·何须为此费唇舌?——有感于梁国雄被拒发回乡证
·拒绝对话是为何?
·大陆同胞失去义愤了吗?
·“小惠未遍,民弗从也”——有感于习近平访港
·从“停止”到“不支持”——评北京的西藏问题政策
·鲜为人知的“高尔基”—痛苦
·旷代文豪的“生荣死哀”——再谈高尔基
·斯毛反智异同论——读《历史的喘息》有感
·软实力与文化素质---从哈金的创作心得说起
·沈从文的EQ
·剪不断,理还乱——漫议半个多世纪的苏俄文学情意结
·“5.12”死难学生家长亟待持续声援
·“史无前例”的北京奥运
·穿上龙袍还是不像太子——有感于“史上最牛翻译”
·杨佳、不平、《水浒传》
·戈培尔式的“阴”伎俩——---评大陆国家地震局的“假语村言”
·“警姑”、“军叔”及其他
·官了,民不了——有感于“地震抢险告一段落”
·实事求是地看待大陆中国——有感于德国学者的中国观
·金牌第一又如何?
·上帝请谁吃糖果——作家诗人高下辨
·是可忍 孰不可忍——评港记者遭大陆公安殴打扣查
·有“个人”才有真文学——听哈金讲演有感
·丹青妙笔写心声——名画家陈丹青演讲侧记
·你为谁写作?
·也谈“排队”
·罗瑞卿因何失宠?
·中国特色的“采访自由”
·最古老与最时新的职业
·笑容可掬的胡锦涛
·采访自由亟需落实
·姿态诚可嘉 关键在落实
·观京奥开幕式有感
·以卵击石的背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深刻认识中国社会 积极探索民主途径(之一)

   本届“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在“第四波”民主浪潮尾声中举行,特别令人感慨。其中,缅甸最近的变化,连同越南早前已经开始的政治改革,都使大陆中国相形见绌。更不要说海峡彼岸的台湾民主转型的榜样了。
   
   同属亚洲人,甚至均为炎黄子孙,為什麼他们办得到,而神州大地13亿同胞做不到?或者可以归纳为“国情”之别。这里把“中华民国”跟“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为两个“国”,并无“台独”意味。谨此申明。
   
   一 大陆社会性质特别


   
   现时北京当局治下的“中国”社会,到底姓“资”姓“社”?这个问题是谈“民主化”之前首先要明确的。
   
   对此,前不久著名政治学者严家祺在一次访谈中称:“,邓小平南巡后,…..中国完全变成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1),在下不敢苟同。
   
   参照“百度百科”关于“资本主义”的定义:“资本主义是资本为主体的社会制度,这种以资本为主体的制度是尊重资本和财产为私人所有,任何人都不得非法侵占,这就是私有制的含义,私有制是资本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内容,没有私有制就不能叫资本主义。”
   
   以之观照此刻的中国大陆,显然不相符合。因为大陆中国是中共权力垄断一切的社会制度,毫不尊重资本和财产为私人所有,“党和政府”随时可以非法侵占任何国民的资本和财产,并且将被侵占者投入监狱治罪。上了“福布斯”财富榜的“大款”一个个落得类似的下场,沈阳的仰融如此,新疆的热比娅如此。真是地无分东西,人无分汉、维,亦无分男女。当局要收拾你的话,只要是百姓就毫不手软,“人人平等”。仅薄熙来和薄谷开来一族例外。
   
   国有制或公有制是“中国模式”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最重要最主要的内容”,近年“国进民退”趋势愈演愈烈,不可遏止。据天则所报告称:与民企相比,2001到2008年间,国企少缴付的利息共计2.85万亿元,地租3.09万亿元,资源租5,000多亿元,亏损补贴 1,198亿元。合计起来国企少付的成本是6.48万亿元,国企享有的上述利益,远大于同时期国企账面显示的4.92万亿元累积利润总额。所长盛洪说:“国有企业已被内部人控制了”。这在资本主义国家会发生吗?
   
   再者,对于“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百度百科”之表述为:
   
   “经济上,以私营经济为主,没有政府干预或者政府干预很少。政治上,资产阶级政党掌权,或实行资本主义的民主政治制度。
   
   “根据马克思所说,资本主义是以资本家占有生产资料和剥削雇佣劳动为基础的社会制度。”
   
   无庸赘述,大陆现时并非私营经济为主。何况北京当局近年以GDP增长“保八”为目标,宏观调控从不放松。至于政治上,更由号称“无产阶级政党”的“伟光正”掌权,实行一党专政即独裁的政治制度。这算哪门子的“资本主义”?
   
   用马克思的尺度衡量,就尤其洞若观火:现时中国一小撮不戴“资本家”帽子的权贵,实际占有关乎国计民生的主要生产资料,剥削宪法上载明为国家主人的广大工人农民,此现象不仅是原始资本主义所无,也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所未见。
   
   严家祺在上述访谈中说:“只要看一看中国现在有3000名亿万富豪,平均每人有6.7亿财产。不到百分之0.4的人,掌握了百分之七十以上的财富。”便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据。
   
   不过,他接着又称:“看一看今日中国比欧美还要严重的两极分化,就可以知道,今天的中国走的是资本主义道路。”此说法似有点不合逻辑。试问,难道两极分化树资本主义所特有?
   
   愚意以为,如果非要给“中国模式”戴上简洁的“主义”头衔,不妨考虑以“毛邓主义”名之。内容可概括成六个字:“公有制”、“党天下”。
   
   “公有制”者,区别于资本主义,也不同于封建庄园或奴隶制也。不过,要特别诠释此“公”乃中共高层及其少数鹰犬之小“公”,绝非《礼运•大同篇》所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那个大“公”。“党天下”者,储安平先生早有阐述,时维1957年6月1日,係在中共中央统战部召开的座谈会即庙堂之上应邀公开陈词,不是“策划于密室,点火于基层”的鬼蜮“阴谋”也。
   
   或曰: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已分别见于中共党章,岂可“合二而一”成为“主义”?诚然,此二位掌门各有主见。但其“同一性”亦不容忽视。要而言之:上台后始终坚持“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也。尽管两人都根本不懂马克思,不知“社会主义”为何物!
   
   但正如“马克思列宁主义”只是杂拌,实质子虚一样,毛邓也不妨炒作一碟。之所以说“马列主义”空有其名,是因为姓马的德国犹太人,跟姓列(应说姓乌—乌里扬诺夫)的俄籍德国间谍,这两个欧洲白人所创之“革命理论”,相异之处远多于相同之点。马大胡子高度重视“自由人的联合体”,列小秃子独尊“无产阶级专政”,便是例证。
   
   一言以蔽之,勾勒今天“中国”,毛邓主义、“公有制”、党天下:十个字足矣。
   
   二 所有制与私有财产
   
   如上所述,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是名正言顺的生产资料私有制,而且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也是非洲和中东茉莉花革命得以发生的关键性原因之一。而大陆中国自毛王朝建立伊始,私有财产早就横遭非法侵犯与剥夺,1955年之后更实现了《共产党宣言》中宣告的目标:消灭私有制。孟子说:“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大陆中国道德沦丧即与此分不开,同时又是文革之“伟大胜利”使然。
   
   最荒谬的是作为社会主义主要特点之生产资料公有制,据说包括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两种形式,实际上不伦不类,非驴非马。
   
   理论上,全民所有制应属全体国民所有。现时的所谓“国有企业”,诸如中石油丶中石化以及“国有银行”如中国工商银行丶中国人民银行等,13亿中国人含港丶澳丶台湾同胞,无分男女老幼,人人有份。故经济学家陈志武教授一再提出,应将国企天文数字的利润平均派发给国人。无奈言者谆谆听者藐藐。这些经济大鳄派息分红,还不是只有最高管理层一小撮人占尽便宜?属下基层员工能拿到多少好处?即使后者加起来数以百万计,在13亿人口总数中也不过占千分之一而已!其余的九百九十九即你我在内的芸芸众生,连一个铜板也休想分到。
   
   集体所有制名义上由部分有关国民组成的集体,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土地丶森林及生产工具等),可是控制权落在掌权的党政官员手上。
   
   因此,无论全民或者集体所有制,一切经营成果都被“少数人所得而私”也。此种恶果,于今为烈。严家祺所指出的3000名亿万富豪,包括已转移60多亿美元资产到国外的薄熙来和薄谷开来,便属这“少数人”亦即权贵之列。
   
   一些学者将此社会说成“权贵资本主义”,此虽可沾点边,但毕竟不够准确。严家祺将今天的中国比拟作“历史上的早期资本主义,是专制主义和原始资本主义相结合的资本主义”,就更是风马牛不相及了。至于讲“中国完全变成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这简直匪夷所思!中共顽固坚持一党专政,寸权不让之余,高压有增无减,何来“完全”的“资本主义”?其理浅显不过,无需饶舌。
   
   倘若非要将眼下的中国与资本主义挂钩,恐怕只能改用文学语言,效法《共产党宣言》称当时欧洲的“共产主义“为“幽灵”或“怪影“,而以“资本主义怪胎”名之。
   (未完待续)
(2012/09/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