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曾节明文集
·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资本主义=/=自由民主人权,中共最恨社民主义
·中共的“一项基本原则”及愚民新法术
·美国搞垮中华民国,究竟是糊涂,还是战略故意?
· 美国成全中共上台,是否出于误判?兼透视贸易战
·今明两年是王岐山效法司马懿的最佳时期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商、周不同源,汉人是周人/古埃及人的后代
·由秦速亡的原因看中共国的寿命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风云际会的时刻即将来临
·新桂系呼之欲出
·习近平秦二世面目毕现,风云际会的时刻快到
·曾节明讲历史的穿越性对应
·习共与末秦的惊人对应
·曾节明谈特朗普:哪有美国优先?只有川痞优先!倒共岂能靠奸商?
· 特疯子为打击竞选对手不惜叛国,香港、台湾危矣!
·如何以相术判断政治人物——是独裁者还是开明派?
·观相论时局:曾庆红、薄熙来、李克强等能人贤者的不得志,标志着红朝气数已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派应“守法”、及学习瓦文萨的谬论
·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
·“六四”之后,中共新手法有效地防范了社会化反抗合力的形成
·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中结束?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及其难测的巨大风险
·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居美华人生存兵法:中国反对派在美择业的策略
·谁是中共红朝的诸葛亮?
·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不应否定,中共鼓吹的“爱国主义”,实质是爱共产党主义
· 中共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皆假货,实质是爱共主义
·彭明的墓碑,照出了王希哲的亮节
·中共煽点地理伪民族主义意欲何为?
·人生哲理:为什么人应该工作?为什么自杀是大罪?兼驳尹胜
·文明的主体是人而非土地,中共推播地理伪民族主义,恰如满清慈禧推播义和团
·习近平会接受港人五大诉求吗?习近平立胡春华为接班人的传闻是真是假?
·习近平调军进京胁迫党内成常态,埋下了军事政变之根
·习近平调军入京解决党内分歧反映出的重大信息
·纵容色情,是中共腐蚀抗争者意志的重要手法
·九鼎证明夏朝有文字,且是证明中华文明起源何地的关键证物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退步的怪象,满、蒙的征服,既是结果,也是原因
·中国近代以前技术不断倒退的原因
·纵欲不可取,禁欲不可行,兼驳尹胜
·透视十九届四中全会:习近平元气未损,今后倒退将变本加厉
·四中全会的倒退风向标:“逃顶大师”清仓撤逃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曾节明:四中全会拐向何方/美英对港问题/未来领袖在田间
·“秦”始“清”终的玄学思考
·中共国物价全面暴涨的背后/习近平在学朝鲜,打造有中国特色的“主体思想”
·中医具有西医不具有的优势,拜科学教的态度不可取
·中国大陆接连发生的银行挤兑事件,反映出来的重大信息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危
·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习近平搞砸大陆,毁掉香港,台海战争的浩劫临近
·香港问题中共图穷匕见,台海战争已近在咫尺!
·港民再不上街声援“勇武派”,香港自由将被赶下海
·这个对比证伪了华人低劣论,也是大陆人三十年来只能维权、没有民运的根本原
·为什么太监和女人当权,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为什么当了权的太监和女人,往往比暴君更残暴?
·香港高院和美国参院沉重地打击了习近平的权威,加剧了中南海的分歧
·香港法案的影响,及川痞将会如何选择
·秦朝的技术之迷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以周易预测香港人争普选的前景
·刘备为什么成不了刘邦第二?兼论习近平
·为什么老革命不如新革命,新革命不如反革命?
· 习近平红卫兵治港、制台双惨败,武统台湾浮出水面
·香港区议会选举证伪了胡平,下一步中共会对香港下什么毒?
·普选是硬道理——港人的五项诉求可凝缩为一项诉求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维权访民现象:一件不知是可笑还是可悲的真事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中共对弹劾指控的反应,照出了川痞通共的鬼脸
·大陆川粉的文化基因缺陷:漠视程序正义
·川普的逍遥法外暴露出美国的体制缺陷
·也谈中共武统台湾时间节点、及兵力使用分析 ——兼与姚诚先生商榷
·川普的经济成就与中共一样是短期行为:在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中文语境不是中国人不正常的原因,汉语之先进远超世人想象
·川痞以经保政短期行为与中共酷似,对世界前景的另类预测
·特朗普的反社会主义,与马克思的反资本主义一样偏缪
·中国没有左祸、右祸,只有专制独裁之祸
·什么是左派、右派?中国存在未来极右派专政的高危
·伪民族主义和反“白左”:中共保专制、防清算的两剂毒药
·经济极右派同样反人权
·高唱“四大自由”的富兰克林. 罗斯福其实是一个法西斯分子
·儿子大事不糊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信誉破产的中共政权即将垮台
       (郭国汀律师天易网首发)
   
    我一说这个题目,许多人就摇头说:从“六四”后开始,你们唱中共垮台已经唱了二十三年了,有完没完?有公开场合反共慷慨激昂的民运朋友私下里对我说:中共垮台,你我这辈子恐怕都看不到了,唉......
   


    当然也有少数乐观类型的人说:中共即将垮台,我N年前都预测到了,还用得着你小子马后炮?草庵居士就是这类人的代表。草庵居士确实在2006年就预言:中共国2008年经济崩溃,中共2010年亡党!去年老草见预言没应验,就躲起来了。当时有人穷追不舍地质问说:嗨,米斯特草,你不是说中共2010年亡党的吗?现在都2011年了呀。草兄怒曰:难道中共不已经名存实亡了吗?闻者愕然。最近为十八大争权夺利,中南海斗成一锅粥、习近平“失踪”近半月、钓鱼岛事态急剧恶化、国内反日游行失控...草庵见形势大好,急忙出来改口说:我早就预言中共2012年垮台,大家看看,形势不正朝我预言的方向发展吗?
   
     刘路实在看不下去,遂帮草庵归纳一把说:你预言什么,什么就不会发生。但我觉得,刘路的归纳也有些绝对,因为瞎猫也有撞中死耗子的时候,老草改口中共今年垮台,没准还真有可能成真(虽然成真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如果中南海真的在今年年底散了伙,草庵预言也可以彪炳史册了(很接近很强大)。
   
     言归正传,为什么今年中共真有可能亡党呢?因为中共政府的信誉整个地破产了。今年北京水灾灾后募捐,收获的一片“捐你妹”的骂声,就充分地反映了这一点。最近胡锦涛势力大力煽动反日愤青运动,企图借机抓权恋栈,但反日游行却日益失控,“反日”变味处处,好些民众在游行中乘机“造反”,或者保薄、或者反腐、甚至反专制要民主...矛头直指中南海当权派,这是前所未有的现象,它反映出中共中央的威信差到何种程度!
   
     有些民运异议人士,把借反日之机乘机“造反”的民众,连同愚民愤青暴民一起否定,理由是这些人都是受中共操纵的,这种观点是片面的:的确,中共当局确实企图严密操控反日,但办得到吗?现在的胡共还有毛共和邓共的权威吗?难道那些借反日之名,行反专制之实的“变味”,也是当局操纵的结果?
   
     “运动群众”的能力前所未有的衰弱,反映出这个专制政府信誉的奄奄一息。今天的中共政府,说什么、做什么,都遭到广泛的质疑和“恶搞”,原因就是政府信誉的破产。
   
     政府信誉的破产,必然导致政权的崩溃,因为随着信誉的破产,统治机器各部件必将失灵、失控。罗马尼亚共产党政权为什么迅速崩溃?因为齐奥塞斯库一伙对高级将领的滥杀,导致他们的信誉不仅在民间、甚至在统治集团中都彻底破了产,所以官员一齐背叛、军人集体倒戈;
   
     前苏联亚纳耶夫政变集团为什么迅速失败?原因不单是叶利钦关键时刻的豪勇一搏,也因为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运动的影响下,苏共顽固派在官民中的信誉早就破了产,难怪“819”政变一起,苏联空军就威胁要轰炸政变集团大本营......
   
     民国蒋介石政府为什么抗战胜利后仅三年时间就丢失了大陆?原因不单是因为“三大战役”的失败,而是因为军事失利、经济崩溃、毛共超限战渗透等多重打击下,蒋介石一伙在大陆的信誉破了产,以致解放军渡江之时,各路将领争相投共,国民政府已呈不战而自行瓦解之状;倘若当时国军有激战日寇之一半士气,毛泽东一伙进军江南,至少得打十几年,就象当年满清征服江南、岭南那样啃骨头。蒋介石输得这样快,恐怕老毛在窑洞中高潮时都没有这般乐观。
   
     中共当局信誉的彻底破产,是胡锦涛十年极权倒退高压“维稳”统治的最大“政绩”。十年来,胡锦涛连邓式半吊子经改都不愿推进,反搞“国进民退”,高举毛泽东,“管理社会学朝鲜”...以与现实反差巨大的荒唐倒退政策,赤裸裸地展现出中共中央的虚伪和邪恶;而对待社会矛盾,胡锦涛有的只是横蛮无耻的残酷镇压——拉萨经验治国,连江泽民那点笼络手段都不要。
   
    胡十年一样“新产品”都没有,唯有重树马列高举毛泽东睁着眼睛说瞎话,赤裸裸地依靠特务和军警施行不讲道理的“维稳”统治,中共政府剩余的那点信誉不彻底流失才怪。
   
     有人问:中共的意识形态早在“六四屠杀”后就破产了,你怎么说中共当局的意识形态在胡锦涛时期才破产?你曾节明不要什么都推给胡锦涛!
   
     的确,一般情况下,意识形态的崩溃,会引起共产党政权的崩溃:1987年戈尔巴乔夫放开舆论管制的铁闸,现实和历史真相的洪流,瞬间就冲垮了苏共的意识形态,因此会有“819”事件中,示威民众愤怒推倒砸烂捷尔任斯基铜像的一幕(相比之下,“六四”学生反而扭送余志坚等泼污毛像者,境界实在差得太远),而东欧多数国家的共产意识形态,早在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时就差不多垮了,这些国家的政权全靠苏军的威慑维持)。
   
     但中国是个特殊的国度:中国的文化向来比较虚伪,中国民众也比较适应虚伪。对东欧民族来说,既然马列党玩共产玩不通,就应当下台,或者更改党名,回归传统(如匈牙利共产党“改旗易帜”,回归“匈牙利传统”),“挂羊头卖狗肉”的邓式把戏,很难在一个基督教(东正教)传统的国度里行得通。
   
     但中国民族却没有这么较真,中国老百姓和精英人士只要能得实惠,就不太在乎举什么旗、叫什么名、三权是否分立...因此,邓小平之流大行其道。
   
     “六四屠杀”后,中共意识形态确实破了产,形势确实很危险:君不见屠杀后一两年间全国一片愤懑,屋漏之际,偏又遭逢“苏东”变天的连夜雨,江泽民、月月鸟一伙,一时间惊恐万状、手足无措。但邓小平这只狡猾的老猫,于1992年果断“南巡”,主动开启全面市场化经济闸门,政治上“不问姓资姓社”...这就把中共国带上一条不需要共产意识形态维持政权的新路。
   
     从1992年到胡锦涛上台之前,中共当权派推行全面市场化的同时,确实也淡化了意识形态控制,中国精英阶层整体上从市场中受益不菲,大部分民众也从市场化中得了实惠,因此,社会各界对邓、江伪共政权有了一种新的、实用主义的认同感。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当时确实在言行一致地践行着“不问姓资姓社”新路线,因此此时的中共政府,虽然意识形态破产,但信誉犹存,它虽然“挂羊头卖狗肉”,但其行为,符合历史大趋势和社会主流的期盼。
   
    虽则1997年朱镕基上台后,加强财税集权,大搞国企“改制”甩包袱,造成了突出的“下岗职工”问题,但朱的这种为推进市场化的经济集权,并未毁灭社会各界社会各界对中共当局“和平演变”的信任,因此并未毁掉中共政府的信誉。这是因为下岗工人并未构成社会主体,而且当时物价、房价低廉、稳定,强拆、强征(土地财政)尚未大规模肆虐,社会矛盾远为激化的缘故。
   
     1992年,邓小平的带领下,中共当局的主动变化,避免了意识形态崩溃引发的信誉,因此中共政府能够存在至今,二十年来中共国综合国力一度还大有起色。
   
     但这些个“走资”的信誉都在胡锦涛手里破了产。十年来,胡锦涛政治上学朝鲜、经济上“国进民退”,并且大肆纵容强拆征地...这种暴政,对中国社会各界的“教育”,远远超过了反共民运、异议人士的启蒙作用,就象“拳乱”之后满清一样,胡十年“维稳”下来,原本最温良的立宪派改良派招安派,统统变成了革命派。
   
     中共红朝到底什么时候垮塌?笔者不是算命先生,当然无从作答。但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比罗马尼亚“蕞尔小国”,中共国是一个大系统,大系统有很强的自我维护能力,它是大可能随着政府信誉崩溃立马应生而倒的;现在信誉破产、经济滑坡、民怨沸腾、四面树敌...中共政权,就象一架燃油耗尽的大飞机,巨大的惯性,也能使它滑翔一段时间,但是政治硬着路是肯定的。
   
     中共的确有可能在今年垮台,但在十年中覆亡的可能性更大。
   
   曾节明 写于2012年九月二十日秋凉夜于纽约州
(2012/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