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谢选骏文集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纽约上州有一处地方:美国第三十二届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的故居——Home of Franklin D. Roosevelt National Historic Site。总统故居坐落在海德公园(Hyde Park)内,包括他的住宅(Springwood)、总统图书馆和博物馆(FDR Presidential Library & Museum)、总统墓地(Rose Garden)以及一些附属建筑如马厩等。故居面朝大草坪,后倚哈德逊河,比北京的那些王府更有王侯气势。
   
   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年1月30日-1945年4月12日,其姓名缩写FDR),第三十二任美国总统,也叫“小罗斯福”。这是一位改变了美国历史的人物,虽然残疾,却野心勃勃,从1933年至1945年间,连续出任四届美国总统,成为唯一连任超过两届的美国总统,破了连任总统的纪录,比国父华盛顿还“伟大”。为了防止类似于篡国的荒唐事件重演,在小罗斯福之后,美国的法律规定总统不得连任三次。
   


   同时,小罗斯福的野心也冲破了他的躯壳,把美国投入世界大战的熊熊烈火之中。他一步一步地精心策划,悄悄通过租借法案,使美国陷入战争。通过血腥的世界大战,把美国从一个区域大国精心打造成为世界霸权。
   
   为了纪念这个转变所包含的“全球政府”的意义,我特意在礼品部买了一个美国鹰的铜雕,用来象征全球政府的权柄:这个雄鹰不是展翅飞翔,而是俯冲抓捕,它的圆形基座很像一个考究的印章,虽然不是古代中国的方形“玉玺”,却很像现代世界的通用“公章”。况且,古代中国也有圆形的玉玺,而波斯的国王印玺也多是圆形的。我喜欢这个美国鹰攫取了世界公共权力的象征,因此决定买下它来。
   
   几年以后,一次不慎,我碰到这个美国鹰雕像,使它掉到了地板上。没有想到,雄鹰的翅膀却被就此折断了。这时我才发现,原来这个雕像是用一种玻璃做的,外面镀了一层铜皮:现在玻璃折了,铜皮也就断了。可惜美国鹰,也像小罗斯福总统一样成为残疾的了。但是,美国鹰的铜雕做得太逼真了,细致入微,就像真的一样,如果早知道这个铜雕是一个“赝品”,我当初是不会买下来的。
   
   玻璃的雕像能做王者的印玺吗?
   
   这使我想起了一个故事:小罗斯福五岁时,跟随其父去见当时的总统克利夫兰,总统曾给他一个奇怪的祝愿:“祈求上帝永远不要让你当美国总统。”
   
   玻璃的雕像能做王者的印玺吗?
   
   也许能的。中国古代的皇帝印玺不都是玉做的吗?
   
   但凡是玉,就会碎的。所以才有话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但是对待玉玺一定要小心呵护,因为它不像金属的印章那样经得起摔打。
   
   但愿美国有一天能够出现一位超越了小罗斯福的大总统。
   
   但愿他能实现古代圣贤的“超越国界、天下一体”的大同思想。
(2012/09/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