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熊飞骏的博客
·加强学校治安能制止刺向儿童的尖刀吗?
·中国教育问题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国民劣根性是特权专制体质结出的恶之花
·“文革式大民主”的实质是红太阳为人民做主。
·我们为何要旗帜鲜明“否定”民主?
·别给子孙后代留下一个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做大蛋糕靠经济建设,切好蛋糕靠民主法治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熊飞骏

   “毛泽东的天下让贪官给毁了”是毛粉常挂在口头上的一句话。

   言下之意今天的贪官都是反毛,是和毛泽东思想对着干的?

   下面我们用事实来把毛泽东和今天的大贪官作一比较,看看毛和今天的大贪官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今天的大贪官究竟是反毛还是忠于毛?是毛泽东的叛逆者还是毛的好学生?

   特色中国大贪官最为触犯众怒的贪贿事迹:

   1、 巨额存款;

   2、 多处豪宅;

   3、 包二奶N奶;

   4、 特供食品;

   5、 文物豪藏;

   6、 官二代垄断官位;

   …………

   下面我们看看毛泽东在上述六个方面做得怎么样?

   一、巨额存款:毛泽东在全国人均存款不到2.5元人民币,一个青壮农民无节假日起早贪黑辛苦劳作一年总收入才100元左右的贫弱情势下,个人拥有近亿远巨额存款,为新中国第一首富。

   也许有人说毛的巨额存款主要是稿费收入?那么此人可能忘记了这样一个历史事实:毛的稿费主要是文革期间积累起来的,而文革时期毛内阁以“稿费是资产阶级流毒”为名,取消了所有文化人的稿费待遇。毛泽东违背政府“取消稿费待遇”规定,一人享有巨额稿酬,稍微懂点常识的人也应该知道那是“非法收入”吧?更何况毛泽东著作是我党集体智慧的结晶,他一人独占著作权,也是对我党合法权益的赤裸裸侵害吧?

   所以毛泽东的过亿元巨额存款多是“非法收入”,和今天的贪官没什么两样。

   毛泽东为新中国第一首富。今天的大贪官排在首富位置上的只有一个,其余大贪官和毛泽东都没得比,都是小巫。

   二、多处豪宅:毛泽东在全国拥有61座天价豪华行宫,每座行宫的造价都是今天的贪官豪宅无法攀比的。

   毛泽东一进城就选择了帝王住所中南海。从58年开始各省市开始为毛造行宫,一些中等城市如包头、鞍山等也竞相效尤。上海西郊宾馆圈地1133亩,是上海最大的花园别墅式国宾馆,始建于1960年9月。园林、花木、房屋修建,连同女服务员,100多人长年为它服务。20年间毛泽东总共没住过几天,而100多人的工资外加维修费用,恐怕一年不下百万。湖南省委在长沙为毛泽东建的蓉园一号也仅在1959年住过一次。要是将各省为毛泽东建的房子合在一处,其规模大概也可以和紫禁城一比高低。要是拿前国民党政府总统蒋介石的别墅同毛泽东“房子”相比那就寒酸了。仅庐山一处,“芦林一号”的建筑面积就是蒋介石那座美庐的5倍,而美庐也归毛泽东使用。济南南郊宾馆建于六十年代初,占地面积1160亩,建筑面积115800平方米,素有“山东钓鱼台”之称。毛泽东喜欢杭州的西湖行宫和武汉的东湖行宫,广州就要为他特别修建南湖行宫。绝大多数行宫常年空着,但也要众多工作人员为空荡荡的行宫服务,浪费掉的民脂民膏难以计数。

   众所周知的韶山滴水洞工程建于大饥荒年代,从1960年下半年开工到1962年,一、二、三号主体工程完工,建筑面积共3638.62平方米。连同韶山冲至滴水洞的公路也同时竣工。整个工程造价高达上亿元。在此期间全国几千万人死于饥饿,创人类历史和平时期死亡记录。与滴水洞同时建造的领袖别墅还有:江西芦林一号别墅、八二八宾馆,湖南蓉园,四川金牛坝宾馆,湖北东湖梅龄别墅、东湖宾馆,广东南湖行宫,江苏紫金山宾馆,山东南郊宾馆,杭州西湖行宫、刘庄宾馆和汪庄宾馆,上海西郊宾馆,北京密云水库别墅等61处奢华行宫,其中滴水洞使用率最低,滴水洞从1962年竣工到80年代末期开放,毛泽东仅于1966年6月18日至28日在此居住过11天,真是一日千万金。1986年滴水洞终于水滴石穿对外开放,已经变成韶山的著名旅游景点。

   韶山滴水洞造价过亿,当时一青壮农民年总收入才100元,也就是相当于调动100万个青壮农民辛劳一年建成。今天有哪个贪官的豪宅有此气派?

   有人说毛泽东的61座豪华行宫现在都成了国家资产,这笔帐不能算在毛泽东身上?利比亚卡扎菲的豪华别墅现在也都成了利比亚的国家资产啊,但当初能不算在卡扎菲身上吗?今天的大贪官多处豪宅若干年后也许会归还给人民,但你能把购买多处豪宅这笔帐不算在大贪官身上吗?61座豪华行宫今天作为国有资产对外开放,但毛泽东在世时你能“开放”吗?别忘了韶山滴水洞直到1986年才对外开放,离毛逝世整整10年。

   三、包二奶N奶:这个不用多说了,各位懂的,就算惯于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人也无法否认毛泽东包二奶劣习。需要补充一点的是,据说毛泽东在临终前的遗嘱中把中国人民都知道的那个“品牌N奶”安排进政治局?如果属实,请问今天哪个色官有这样的“枭气”?但愿这是个小道消息是百分百的谣言。

   四、特供食品:当今中国的毒食品泛滥成灾,根源可以推到万民切齿的“特供食品”制度上。官员吃喝着安全无毒的特供食品,自然对大众食品的安全问题无较真热情。

   中国官场的“特供制度”并非当今官僚发明的,毛泽东才是“特供制度”的始作甬者,不同之处是毛中国时期只有省部级以上的高官才有资格享受“特供”,今天享受特供的范围则大大扩展了,某市一个小小的局级单位都建有食品特供基地。这也是“毛泽东思想”在特色中国发扬光大的一种表现形式。

   毛泽东享用的“特供”名目包罗万象,特供造价的奢华程度从毛泽东的特供雪茄可见一癍。

   我党第一代领导人中好烟者众,相当长时间内供烟任务由代号为“132”的特别小组完成。1964年夏天,德阳什邡卷烟厂在四川省轻工厅办公室接到授命:为中央首长卷制雪茄持供烟。

   什邡种烟历史近200年,以质地优良的什邡烟叶为原料制成的什邡雪茄,被誉为世界三大名牌雪茄之一。什邡卷烟厂于1918年创办。从50年代末期开始,贺龙元帅抽的雪茄烟就是该厂工人范国荣等人卷制。而由什邡烟厂给中央领导生产的特供烟,便是由贺龙元帅提议,经中央办公厅和四川省委书记李井泉研究以后决定下来的。

   特供烟全用手工卷制,单人日产仅为20至30枝。包装用白盒,编号封条,由专人送到成都军区政治部,一月一次。

   特供烟组的工人一天制作多少枝上面过问不严,可一旦发生质量问题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有次几枝燃不着的烟被国家卫生部封条盖章退回来,按照烟上的次号很快查出是谁做的,便立即将其撤出特供烟组。

   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中央办公厅决定将卷制组举迁北京。

   1971年11月,经过严格审查后的黄炳福、范国荣、姜耀秀等以及家人抵京,落户在南长街80号。对面便是门牌号为81号的中南海。

   给这样一个新产生的小单位定什么名称,当时颇费了一番思索。基于不搞正式对外牌号又便于内部称呼联络,按中央领导当初选定的雪茄配方编号,取名为“132”直截了当。

   “132”工作由中央办公厅直接领导,生产原料仍由四川提供,辅助材料在当地购买,特供烟月产15至20条。

   四川某地的200多亩沙地上成为生产和调制特供雪茄烟的土壤。取自于这里的特殊雪茄烟叶,经过一道道的“警戒线”、几百道加工工序、上千人默默无闻的奉献,将毛泽东吸食的颐年世纪雪茄烟送到他的手中。

   颐年世纪雪茄的原料,在自然环境中可以保存几十年,其品质及吸味不变,为毛泽东调制颐年世纪雪茄烟的原料必须经过2--3年的醇化期后才能够开始使用.

   …………

   五、文物豪藏:毛泽东爱好珍本字画,他在位期间利用个人享有的无限权力,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占有的珍本文物价值十多亿,绝对是新中国的首屈一指的文物豪藏者。

   文物豪藏没有错,关键是这些文物是不是通过合法的途径弄来的?如果是购买所得,钱是合法还是非法所得?

   在一穷二白的毛中国,一个理论工资只有几百元人民币,在取消文化人稿费情势下主要收入只能是“工薪”的公务员,价值十多亿的珍本文物收藏有可能是“合法所得”吗?

   六、官二代垄断官位:毛泽东有两个有名份的亲生儿子,长子毛岸英在朝鲜战场意外捐躯,次子精神有问题无法坐稳官位,但这并不妨碍毛泽东任人唯亲。

   毛泽东的侄儿毛远新是弟弟毛泽民的儿子,三十来岁就是辽宁省党政军一把手。女儿李讷是江青所生,二十来岁就是《解放军报》主编。毛夫人江青就不说了,在文革期间权倾天下。至于“品牌二奶”进政治局的遗嘱,但愿那是谣言,否则真让人受不了。

   …………

   看完上面的真相资料后,只要你是一个思维正常的人,那就请冷静比较一下,中国今天的大贪官是反毛违背毛泽东思想呢?还是忠心接受毛泽东留下的“光荣传统”,做毛泽东的好学生呢?

   如果大贪官们多是毛泽东的好学生,多是“毛泽东思想”的忠实拥护者,重拾毛主义能反贪反腐吗?能解决当今中国的疯狂腐败问题吗?中国还能大倒退回毛时代吗?

   

   

   二0一二年九月九日

(2012/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