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熊飞骏的博客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民主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把“真话”当“偏激”的特色理论
·先政治后经济的日本体制改革模式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毛泽东的真正功绩是什么?
·毛泽东的天下被贪官毁了吗?
·中国人的英雄情结和清官情结
·钓鱼岛的“命门”在哪里?
·“中国国情”已沦为对抗文明进步的遮羞布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钓鱼岛还未开打,我们先乱了?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没有任何“公平”的中国司法
·韩德强是中国式教授的形象大使吗?
·谁才是真正的“汉奸”?
·“中国式制度”为腐败大开方便之门
·中华民主几个常见的认识误区
·美国宪法为何保护人民持枪的自由?
·民主政治的十大要素
·“我那里没听说饿死一个人”的毛左逻辑
·  抗美援朝我们取得了哪几个伟大胜利?
·中国体制变革的“破冰”之旅
·我国“集团性腐败”的制度成因
·从“好人总统”的犯错看“司法独立”的重要性
·民主的境界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国家现代化的本质就是“民进官退”
·  毛中国的权色交易
·华盛顿总统的领导作风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3)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2)
·盘点走邪路美国的邪乎罪证(1)
·《中国在这里反思》内容简介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皇权中国基层社会的民主因素
   ——熊飞骏
   现代民主政治有两大要件:
   一是“三权分立”;
   二是“地方自治”。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已经认识到“三权分立”尤其是“司法独立”的重要性;但认识到“地方自治”重要性的国民并不多,误认为“地方自治”会导致国家分裂的国民大有人在。
   没有“地方自治”的准民主国家一样买官卖官腐败丛生。中央政府首脑是人民一人一票直选出来的,最高层面选官少有腐败现象,但地方政府首脑的任免升降权掌握在中央政府手里而不是人民手里,官场跑关系和买官卖官现象就不可避免。
   凡是腐败不成熟的民主国家都是没有“地方自治”传统或“地方自治”不完善。
   普京掌控下的俄罗斯之所以出现民主政治大倒退,官场腐败与日俱增,就是因为普京打击地方自治,把地方行政首脑的任免权收回中央政府造成的。
   中国人认为“地方自治”会造成国家分裂是一个极大的认识误区。世界上凡是地方自治完善的国家,没一个发生分裂现象或分裂趋向。
   “地方自治”最充分的国家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这几个国家玩“分裂”没有?
   美国的“地方自治”权中国人是无法想象的。总统奥巴马去某州视察,不但费用全部由自己掏包买单,州政府官员还不能陪同?州政府官员是本州人民选举出来的,他们的工作只对本州的选民负责,总统升不了他们的官也降不了他们的官。放下手头的工作去陪总统这个不速之客,等于是脱子放屁——多此一举,还有得罪本州选民的风险。
   …………
   这些年常听见国民抱怨,当今中国官场完全搞的是封建社会那一套?
   其实今天的中国官场连封建社会都不如。
   就拿国民最为痛恨的买官卖官来说吧,皇权中国就比现在好上百倍!
   皇权中国必须通过严格公平的科举考试才能进入官场。你如果没考上举人进士,就算把漂亮女儿老婆孝敬给上司“享用”也是白搭。你只要考中了进士,你就算不通人情世故,不拜年、不送礼、不串门甚至一句好话也不说,组织部门最低也得任命你一个县委书记。
   所以皇权中国“当官”只凭能力不凭关系!进入官场后想升官才开始跑关系。
   皇权中国官场跑关系也是有界限的。宋明两朝明文规定,不是进士出身不能担任部长级以上的高官。不是进士出身的人想当部长,你就算把本家本族的漂亮女儿全孝敬上去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部长依旧没你份!
   所以铁道部长刘志军玩的那套升官烂招也只有在本朝才管用;别说奉行民主宪政的英、美、加、澳等国不管用,连被我们打倒的皇权中国屁用也没一个。
   因为我朝玩的现代极权专制,是一种把权力腐败推到登峰造极的卖官体制;是一种连中世纪皇权专制都不如的落后体制。
   现代极权专制取代中世纪皇权专制是一种大倒退。
   我朝和百年前的皇权中国相比,不但吏治制度在大倒退,连现代政治推崇的“民主”含量也在大倒退。
   我朝的民主程度连2200年皇权中国都不如,主要体现在“地方自治”上。
   皇权中国的广大基层社会不是官僚治理,而是地方“精英自治”。
   相当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国民治理权不在各级官府手里,而是在“地方精英”手里。
   皇权中国的官僚政权只到县一级。
   那是一个县政府也就区区五七个吃财政饭的公务员,连管理县政府所在的那个城镇都显得力不从心,就更不用说去管理广大乡村了。
   那时多数地方没有公路,也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乡民进一次县城或县长玩下乡视察比过长征还难。所以一个县的绝大多数平民百姓一生也见不着一个真正的官。他们只能通过当地精英和官府打交道;县官也只能通过地方精英实现向草民征粮派役赈灾救灾任务。
   所以县长最怕得罪地方精英了,他们的统治若没有地方精英的配合寸步难行。就拿向草民征收公粮来说吧,如果地方精英拒绝代理,县政府那五七个公务员能步行去百里外的广大农村挨家挨户收粮?就算收到了他们还能背负到遥远的县城去?那时一个县政府的财政拔款可没有运公粮这项预算。
   “地方精英”会和官府狼狈为奸欺压良民百姓吗?
   这种现象也许有,但绝对是个别和局部现象,因为那是傻子疯子才玩的弱智勾当。
   一是地方精英并不是官府任命的,也不从官府领一分钱工资。他们的“权力”来自当地乡民的“认同”和“信服”,权力来源在民不在官。
   二是地方精英和他的家族终生不离乡里,不可能因攀附官府“上调”到外地去,得罪了乡里乡亲可没地方逃避。
   基于上述两项硬件,绝大多数地方精英不会鱼肉百姓迎合官府,极少数神经不正常心情不爽者是例外。
   什么是地方精英?地方精英是怎样产生的?他们的“权力”来自何处?如何行使他们管理基层社会的“权力”?
   地方精英通常是当地德高望重的乡绅。乡绅的主体不是有钱有势的“暴发户”和称霸一方的恶霸地头蛇,而是举人出身的知识分子。
   皇权中国考中“举人”的知识分子还不能进入官场当官,因官场在非科举年份(科举三年一考)突然出缺而“候补”的幸运儿只占极少数。
   皇权中国广大平民有崇拜知识分子的习惯,“举人”虽然不能当官,但却是当地众望所归的上等人,自然脱离生产劳动担负起治理地方的任务,由长民奉为没有财政编的族长、保长、里长。
   皇权中国的平民百姓之所以尊重知识分子,主要是那时的知识分子确然有值得尊重之处。因为多数知识分子勇于对“权力”说“不”。中央政府的知识分子官员大家知道,动不动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揭皇帝老儿的短泼高官显贵面皮,弄得皇帝老儿灰头土脸里外不好看。皇帝老儿被知识分子部下当众揭短虽然心里不自在,但也知道勇于对皇位“说不”的读书人都是爱国的,对他们玩“杀戮”和“暴力”等于是自毁江山,所以多奉行“敢言不罪”,还要赔上笑脸点头称是。少数智商不高心情不好的皇帝对当众“说不”的读书人发了威,事后也要当众认个错平反昭雪,甚至于下“罪己诏”跪谢天下。绝大多数地方知识分子也是以维护乡民的根本利益为己任,绝不会借官府之威为害乡里。
   那时的知识分子面对“权力”架子很大,李白稍不如意就对皇帝玩失踪,皇帝说尽好话也一样挂冠而去;但对平民百姓则平易近人,很少倚文作势的派头。
   皇权中国的知识分子不会象郭沫若一样撰文高呼“毛主席你就是我的亲爷爷”,也不会为了“黑良心红包”把造成巨大生命灾难的汶川豆腐渣校舍鉴定为“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更不会玩“含泪劝告灾民”之类的不长进勾当……
   如果皇权中国知识分子的品质保持到今天,一样会赢得绝大多数国民的尊敬,绝不会戏称“专家”为“砖家”;“教授”为“叫兽”。
   举人不但名重乡里,县官也得把他们当师长侍候。无官无财政编的举人造访县府,县长得降阶相迎,拿自己的薪水好吃好喝侍奉着。
   举人的自然“权力”不是来自官府的任命,而是来自乡民中的“威望”,威望越高权力越大。
   来自政权“任命”的权力是刚性的,以权谋私也无奈我何;来自“威望”的权力是软性的,一旦营私弄权就会损失威望,权力也就自然减损或丧失。
   “威望”需要“自律”和“公正”来维护。
   所以举人们相当看重自己的“威望”,绝不会放纵私欲,办理调解乡里纠纷尽可能“公正”不偏私,不到不得已情势下不会威福弄权。
   除了举人外,挂冠而去回乡赋闲的知识分子官员也是自然的地方精英。那时的知识分子不象我朝这样迷恋官位,不愿同流合污挂冠归隐者大有人在。
   举人和归隐官员之类的地方精英虽然不是乡民一人一票直选出来的,但他们多是众望所归的人物。如果举行民主选举,他们也一样铁定当选。
   所以举人和归隐官员成为地方精英是“准民主”的产物。
   没有举人或归隐官员的地方,当地德高望重的长辈则被乡民推举出来行使管理职能,多数也是秀才类的低级知识分子出身。
   既无举人归隐官员,又无德高望重长辈的落后地区,乡民则直接在宗族祠堂“一人一票”选举产生族长,每隔几年重选一次。
   所以皇权中国治理广大基层社会的地方精英多是“准民主”的产物,相对于官僚权力无孔不入的我朝来说,地方权力更民主更公正更健康。
   皇权中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中国人民享受的“民主”养分比今天高得多,被官吏欺压的概率则比今天低得多。
   地方精英的管理“权力”不是国法赋予的,而是约定俗成的。
   在官僚权力鞭长莫及的广大乡村地区,约定俗成的权力有时也相当大,官府对这一权力也持“默认”态度。
   首先地方精英可以整合当地民众力量对抗官府横征暴敛滥用权力。地方精英领导下的集团抗争能制造足够的压力,只要不过份官府多会选择对民权让步。
   其次地方精英维护地方治安的权力很大,对于宗族内部的“恶棍”和搞乱一锅粥的“败家子”则拥有惩罚生杀大权。
   地方精英在宗族内部行使惩罚生杀大权不能搞我朝常玩的“暗箱作业”,触犯众怒的恶棍必须在祠堂当着所有族人的面公开审讯,罪犯得当众认罪,不得象打黑英雄王立军一样在私室玩刑讯逼供,所以冤假错案相当罕见,绝大多数受罚者都罪有应得。相比于我朝的“反右运动”弄出99.99%的冤案率(511万右派除96人外全部平反),皇权中国地方精英主导下的宗族私刑完全称得上是明镜高悬。
   皇权中国广大基层社会基本上没有横行乡里的地痞恶棍车匪路霸,精英自治功不可没。
   地方精英主导下的宗族刑罚是有强大制约的,除了族内公众监督外,受刑人或其家属如果认为受罚不公,就可向官府上诉。如果官府调查出那是冤假错案,地方精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地方精英通常都会慎用这一权力,和文革期间各地成立的“贫下中农法庭”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
   皇权中国的精英自治内涵就是一本厚厚的书也无法完全解析清楚,这里只拣重要的说几点。各位用良心和智慧比较一下,相对于我朝来说,皇权中国的基层社会是不是要公平民主得多?
   
   现代极权专制取代中世纪皇权专制是历史的倒退。
   
   
   二0一二年九月七日
(2012/09/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