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熊飞骏的博客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从政务官的职能看中美官员的差别
·妥协和共识是通向阳光未来的阶梯
·腐败容忍——一种可怕的时代瘟疫
·为腐败开脱之风不可长
·奥运光环笼罩的不和谐插曲
·我国基层政权的信任缺失到了何种地步?
·我国的现行基层人事体制还不如封建科举制
·中国应该说“不”的对象不是美国而是金家王朝!
·从瑞士的幼儿园制度看民族胸怀
·能够避免的“血淋淋原始积累”
·中国足球到底输在哪里?
·给中国富豪的忠告
·县官文化忧思录
·县官文化忧思录(一、二)
·标准答案扼杀学生独立思维(中国教育问题之一)
·“洗脑”与“启蒙”的主要区别在哪里?
· 教科书充斥太多的谎言和次品(中国教育问题之二)
· “官僚主义”败坏校园风气(中国教育问题之三)
·民主战败者的智慧与胸怀(美国独立战争启示之三)
·中国教育问题之四(公民教育缺失)
· 中国教育问题之五(轻视“社会科学”)
·一个人的黑暗走向一群人的黑暗
· 我们的教育如何腐蚀“共和国的朝阳”
· 教育改革提案
·买路钱+跑关系体制
·“通钢事件”令不想说的话如梗在喉
·“国家成为冤大头”式的“腐败改革”
·现代化中国的切肤之痛——制度性说谎与造假
·机关综合症
·更改历史教科书就一定爱国吗?
·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刘亚洲——当代中国的郭嵩涛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普京,别以为俄罗斯没你不行!
·中华文明体系中的垃圾桶基因
·从日本明治维新看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从晋王朝的奢华看今天的高消费
·寂寞的秋瑾与炙手可热的武则天
·民族危机意识
·为何是长江大学质疑《挟尸要价》新闻照获奖???
·关于朝鲜战机深入中国领空事件的反思
·金钱扭曲下的民族精神
·乔姆斯基与中国的裸官
·近代史上力量悬殊的“体制战争”
·大汉民族近千年的对外战争
·我们要提防“民主幼稚病”
·历史悲剧中的末路英雄
·从洋务运动看航空母舰的梦想
·我们的心灵不能被先人为主的“概念”绑架
·乾隆武则天——中华文明的“软伤”和“硬伤”
·中国人的冷战思维
·三、中国人的仇外情结
·中国人的“帮派”思维
·中国人认识上的四大误区
·从日本民族的崛起看中国人的民族视角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熊飞骏

   凡是喜欢看历史剧和古装剧的中华大国民,对那些在皇家政务大厅上为民请命当众对皇帝说不,并因此招来牢狱之灾杀身之祸甚至满门抄斩的忠臣良将一定印象深刻。

   中国历史上最为腐败残暴的隋炀帝,也就是那个好玩“公款旅游”结果把大好江山玩丢了的杨广老儿,在政务大厅上扬扬得意发表最高指示时,台下冷不防就会跳出一个部下打断皇帝的最高指示,指责皇帝哪句话说错了。好面子好虚荣的杨广可没有李世民那样的智慧和雅量,盛怒之下喝令武士推出咔嚓砍头;上一个人头还没落地,台下又跳出一个不识时务者指责皇帝不该无节制玩“公款旅游”劳民伤财,一气之下又喝令砍头;以为这下不会再有人多嘴管闲事了,没想到台下又跳出一个不懂事者怒责皇帝滥杀无辜?这个还没等到杨广发雷霆之怒,就自个一头撞在大厅的柱子上脑浆开花……

   连最为腐败的王朝都不缺乏勇于对“一把手”说不的忠臣良将,就更不用说那些比隋炀帝好得多的王朝了。

   古装剧影视观众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回过头来一看也一定会心里犯嘀咕:

   历史上那些为民请命直言敢谏的忠臣良将为何在我朝连影也见不到一个呢?

   一打开电视新闻就是“高度一致”;一开会就是“紧密团结在一把手周围”;一讨论就是认真学习领会大人们的“思想”、“理论”……

   朝野上下都是高度一致的“拥护”和“团结”?哪个领袖和“一把手”不犯错误啊?连“错误”都无原则“拥护”的政府还能不闹出大乱子吗?

   中国国力最强盛文明最辉煌的时代是大唐帝国李世民建立的贞观王朝。这个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基本上消灭了贪污的盛世王朝是“勇于对皇帝说不”玩出来的的,那个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揭皇帝的短喋喋不休数落皇帝这个不好那个错了的魏征各位懂的;而不是“高度一致”和“紧密团结在一把手周围”玩出来的。

   难道中国官僚真个像鲁迅笔下九斤老太的后辈一样一代不如一代?良心大大地坏了?

   今天的中国官僚并非天性邪恶不负责任,而是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扼杀了他们“说真话”和“对上说不”的空间。

   不是中国官僚的天性变坏了,而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体制大大倒退了。

   官僚政治只认“权力”不认“良心、正义”。官僚政治没有“道德”生存的空间,其触须延伸到哪里,那一个层级的的道德底线就会被“势利”突破。

   皇权中国的官僚政治只延伸到县一级,中国广大基层社会则是地方“精英自治”。

   官僚政治主要靠“行政决策”来管理社会;“精英自治”则主要依靠“是非仲裁”来治理社会。

   “精英自治”不是建立在“权力”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良心、正义、公道”基础上。

   地方自治领袖不是靠“官大压死人”来服众;而是主要依靠建立在“良心、正义、公道”基础上的“威望”来赢得民心,赢得得对处理社会事务的“话语权”和“仲裁权”。

   和“官僚政治”相比,“精英自治”的“道德”成份要高得多;“势利”成分则低得多。

   皇权中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平民百姓生活在基层,只要不打官司不上公堂,就感受不到官僚政治的“淫威”和“势利眼”;只能感受到“道德政治”和“是非公道”的力量。

   所以皇权中国多数时期无论官场多么腐败淫荡,广大民间还能守住道德底线,不致酿成全社会的溃败,成为官场腐败最有力的平衡力量。

   这也是皇权中国很多王朝有很长生命力,王朝中期那些昏庸腐败的皇帝仍能统治下去的主要原因。

   

   因为广大民间以“道德”和“是非”为准绳,就为勇于对“强权”说不的良心官宦提供了“避难所”。

   为民请命勇于对“一把手”说不的良心官宦虽然得罪了一把手,为官场所不容,但却被广大民间视为“忠臣”和“英雄”,受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礼敬。

   良心官宦在丢官革职后,个人利益自然会受到很大损失;但回到民间后看到周围那一张张肃然起敬的发光脸庞,内心也就会平衡许多。人一生不就是图个“利”和“名”吗?利益受损后名声大涨,良心官宦也感到自己的“好心”得到了补偿。

   很多因为“说真话”和“说不”的良心官宦被清洗出官场回到家乡后,立马被家乡人捧为管理地方社会的“自治领袖”,智慧和能力一样有了用武之地,不致因大权旁落而深深失落。

   那些因“说真话”招来杀身之祸的良心官宦,则被家乡或广大民间当成“大英雄”顶礼膜拜,纷纷为其立祠,定期召开纪念活动。家人也会受到广泛的关照,能够分享良心官宦舍身取义的福荫。良心官宦虽死犹荣,不致含冤九泉。

   …………

   现代极权专制是无孔不入的,官僚政治触须伸展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一村一户都被官僚政治严密监督和掌控。广大民间不存在任何“自主”空间,每个人都得和官场保持一样的品味和价值取向,以官场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以官场的是非为自己的是非,只有极少数清醒叛逆者例外。

   当官场恶性腐败道德底线失守之时,广大民间也不存在道德“避难所”,全社会官不像官民不像民,陷入全国性的道德溃败之中。

   因为民间的价值取向与官场同步,全社会深陷“媚权”和“势利眼”泥潭,因为“说真话”和“说不”而为官场所不容的良心官宦,也一样得不到广大民众的理解和认同。他们为民请命得到的回报通常是乡亲的“误解”、“嘲讽”和“落井下石”,在付出巨大的利益代价之后,名声也随着“权力的失落”而默默无闻甚至臭名昭著。

   在这种全社会一边倒仇视“良心”,全民普遍“势利眼”的绝望情势下,怎么可能出现为民请命勇于对“权力”说不的良心官宦呢?

   彭德怀的悲剧就是最好的脚注!他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平民百姓因为大跃进错误大批饿死,只是私下给伟大领袖写了一款措词谨慎的信表达了一下自己了解的真相,还没像历史上的忠臣良将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对领袖说不,就被领袖打为“反革命集团黑首”批倒批臭?广大民众也不识好歹争先恐后跑上去“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现代极权专制取代中世纪皇权专制是历史的倒退。

   

   

   

   

   二0一二年九月十三日

(2012/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