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熊飞骏的博客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大汉中国也曾象美国政府一样拯救大兵瑞恩
·真实的文革“造反派”和“五七右派”命运很相似?
·百年前后的中国悲剧史惊人相似?
·中国教育的“南辕北辙”
·风险中国需要勇气和大智慧
·中国的小知识分子多是资深吸毒犯
·民众一“游行”,西方就“阴谋”?
·职业道德与公民自由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韩寒连自由民主的内涵都没弄懂还谈什么革命?
·和尚尼姑也成郭美美了?
·专制国家的经济成就普遍好景不长
·三十年间那些不如我们的邻居为何都后来居上了?
·“韩寒远光灯”与民主是啥关系?
·官僚政客“掩盖真相”已达走火入魔地步
·马英九连任给大中国带来希望之光
·《点亮午夜的烛光》(《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五卷)目录
·熊飞骏思想启蒙论著《中国在这里反思》前 言
·中国人的“动机论”是反文明糟粕!
·  韩寒无辜!方舟子哗众取宠!
·  “反美唱红”英雄王立军去美国领事馆干吗?
·社会的进步是从“一个人的坚守”开始的
·叙利亚独裁者又要“全民公决”了?
·这是什么特色逻辑?
·关于真相、常识、逻辑的启示(1)
·中国民主改革的突破口在哪里?
·中俄联手能制止战争吗?
·还原毛泽东真相(一)(整理版)
·打黑、民生、反贪的另类解读
·还原毛泽东真相(二)(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三)(整理版)
·关于“毛主席两弹一星”的辩论
·还愿毛泽东真相(四)(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五)(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六)(整理版)
·还原毛泽东真相(七)(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一)(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二)(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三)(整理版)
·由临沂的灭狗运动想起的?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四)(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五)(整理版)
·官僚专制才是特色中国的万恶之源?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六)(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七)(整理版)
·关于“唱红打黑”的对话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八)(整理版)
·一帮家属都在美国的“汉奸爱国贼”们?
·大在华民主问题答疑(九)(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十)(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1)(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2)(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3)(整理版)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4)(整理版)
·目标高尚就能不择手段吗?
·骆家辉是中国人民的真朋友
·“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
·走火入魔的主流媒体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同样的专制为何一个常胜一个常败?
·拒绝政治变革才会导致国家分裂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5)
·“新闻自由”是中华民主变革第一步。
·特色中国谈“事业”真的很搞笑
·中国人只有“立场”没有“是非”
·大中华民主问题答疑(16)(整理版)
·“印第安式”与“日本式”爱国主义
·如果我们学习美国?
·美国把盟友当伙伴,俄国把盟友当奴才
·请别沦为子女成长的第一凶手
·真正推动社会进步的革命多是贵族革命
·从僵化的计生政策看中国的行业利益集团
·中国大国民为何期盼“无根之福”?
·中俄联手是弱智还是搞笑?
·我为什邡说句良心话
·一个爱好制造“假想敌”又敌友不分的民族?
·与炎黄春秋读友会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的问答
·印度是穷人说了算的国家
·母亲高呼“中国又得了一块金牌了!”
·捍卫南沙、钓鱼岛领土要剑走偏锋
·百年中国一直没有走出义和团阴影
·文革中国的影视文化
·别把红五类出身当成滥杀无辜的执照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狭隘民族主义”是民主宪政的大敌
·中国多文痞而少思想者
·“知名人士”莫要误撞“名声陷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现代中国为何不再有直言敢谏的良心官宦?

   ——熊飞骏

   凡是喜欢看历史剧和古装剧的中华大国民,对那些在皇家政务大厅上为民请命当众对皇帝说不,并因此招来牢狱之灾杀身之祸甚至满门抄斩的忠臣良将一定印象深刻。

   中国历史上最为腐败残暴的隋炀帝,也就是那个好玩“公款旅游”结果把大好江山玩丢了的杨广老儿,在政务大厅上扬扬得意发表最高指示时,台下冷不防就会跳出一个部下打断皇帝的最高指示,指责皇帝哪句话说错了。好面子好虚荣的杨广可没有李世民那样的智慧和雅量,盛怒之下喝令武士推出咔嚓砍头;上一个人头还没落地,台下又跳出一个不识时务者指责皇帝不该无节制玩“公款旅游”劳民伤财,一气之下又喝令砍头;以为这下不会再有人多嘴管闲事了,没想到台下又跳出一个不懂事者怒责皇帝滥杀无辜?这个还没等到杨广发雷霆之怒,就自个一头撞在大厅的柱子上脑浆开花……

   连最为腐败的王朝都不缺乏勇于对“一把手”说不的忠臣良将,就更不用说那些比隋炀帝好得多的王朝了。

   古装剧影视观众如果是一个正常人,回过头来一看也一定会心里犯嘀咕:

   历史上那些为民请命直言敢谏的忠臣良将为何在我朝连影也见不到一个呢?

   一打开电视新闻就是“高度一致”;一开会就是“紧密团结在一把手周围”;一讨论就是认真学习领会大人们的“思想”、“理论”……

   朝野上下都是高度一致的“拥护”和“团结”?哪个领袖和“一把手”不犯错误啊?连“错误”都无原则“拥护”的政府还能不闹出大乱子吗?

   中国国力最强盛文明最辉煌的时代是大唐帝国李世民建立的贞观王朝。这个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基本上消灭了贪污的盛世王朝是“勇于对皇帝说不”玩出来的的,那个常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揭皇帝的短喋喋不休数落皇帝这个不好那个错了的魏征各位懂的;而不是“高度一致”和“紧密团结在一把手周围”玩出来的。

   难道中国官僚真个像鲁迅笔下九斤老太的后辈一样一代不如一代?良心大大地坏了?

   今天的中国官僚并非天性邪恶不负责任,而是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扼杀了他们“说真话”和“对上说不”的空间。

   不是中国官僚的天性变坏了,而是中国的政治制度和社会体制大大倒退了。

   官僚政治只认“权力”不认“良心、正义”。官僚政治没有“道德”生存的空间,其触须延伸到哪里,那一个层级的的道德底线就会被“势利”突破。

   皇权中国的官僚政治只延伸到县一级,中国广大基层社会则是地方“精英自治”。

   官僚政治主要靠“行政决策”来管理社会;“精英自治”则主要依靠“是非仲裁”来治理社会。

   “精英自治”不是建立在“权力”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良心、正义、公道”基础上。

   地方自治领袖不是靠“官大压死人”来服众;而是主要依靠建立在“良心、正义、公道”基础上的“威望”来赢得民心,赢得得对处理社会事务的“话语权”和“仲裁权”。

   和“官僚政治”相比,“精英自治”的“道德”成份要高得多;“势利”成分则低得多。

   皇权中国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平民百姓生活在基层,只要不打官司不上公堂,就感受不到官僚政治的“淫威”和“势利眼”;只能感受到“道德政治”和“是非公道”的力量。

   所以皇权中国多数时期无论官场多么腐败淫荡,广大民间还能守住道德底线,不致酿成全社会的溃败,成为官场腐败最有力的平衡力量。

   这也是皇权中国很多王朝有很长生命力,王朝中期那些昏庸腐败的皇帝仍能统治下去的主要原因。

   

   因为广大民间以“道德”和“是非”为准绳,就为勇于对“强权”说不的良心官宦提供了“避难所”。

   为民请命勇于对“一把手”说不的良心官宦虽然得罪了一把手,为官场所不容,但却被广大民间视为“忠臣”和“英雄”,受到广大民众的极大礼敬。

   良心官宦在丢官革职后,个人利益自然会受到很大损失;但回到民间后看到周围那一张张肃然起敬的发光脸庞,内心也就会平衡许多。人一生不就是图个“利”和“名”吗?利益受损后名声大涨,良心官宦也感到自己的“好心”得到了补偿。

   很多因为“说真话”和“说不”的良心官宦被清洗出官场回到家乡后,立马被家乡人捧为管理地方社会的“自治领袖”,智慧和能力一样有了用武之地,不致因大权旁落而深深失落。

   那些因“说真话”招来杀身之祸的良心官宦,则被家乡或广大民间当成“大英雄”顶礼膜拜,纷纷为其立祠,定期召开纪念活动。家人也会受到广泛的关照,能够分享良心官宦舍身取义的福荫。良心官宦虽死犹荣,不致含冤九泉。

   …………

   现代极权专制是无孔不入的,官僚政治触须伸展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一村一户都被官僚政治严密监督和掌控。广大民间不存在任何“自主”空间,每个人都得和官场保持一样的品味和价值取向,以官场的意志为自己的意志,以官场的是非为自己的是非,只有极少数清醒叛逆者例外。

   当官场恶性腐败道德底线失守之时,广大民间也不存在道德“避难所”,全社会官不像官民不像民,陷入全国性的道德溃败之中。

   因为民间的价值取向与官场同步,全社会深陷“媚权”和“势利眼”泥潭,因为“说真话”和“说不”而为官场所不容的良心官宦,也一样得不到广大民众的理解和认同。他们为民请命得到的回报通常是乡亲的“误解”、“嘲讽”和“落井下石”,在付出巨大的利益代价之后,名声也随着“权力的失落”而默默无闻甚至臭名昭著。

   在这种全社会一边倒仇视“良心”,全民普遍“势利眼”的绝望情势下,怎么可能出现为民请命勇于对“权力”说不的良心官宦呢?

   彭德怀的悲剧就是最好的脚注!他不忍心眼睁睁看着平民百姓因为大跃进错误大批饿死,只是私下给伟大领袖写了一款措词谨慎的信表达了一下自己了解的真相,还没像历史上的忠臣良将那样在大庭广众之下当众对领袖说不,就被领袖打为“反革命集团黑首”批倒批臭?广大民众也不识好歹争先恐后跑上去“再踏上一只脚”,“叫他永世不得翻身”……

   所以现代极权专制取代中世纪皇权专制是历史的倒退。

   

   

   

   

   二0一二年九月十三日

(2012/09/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