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的军方“鹰派”]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三问中共“十七大”
·致法国朋友蔡崇国先生的慰问函
·牟传珩:文化自由、宽容与批判
·牟传珩:季羡林“抬孔”与国学热炒
·牟传珩:“华文传媒论坛”的焦虑何在——大国崛起还是弱势心态?
·牟传珩:中共意识形态与执政方式的演变
· 牟传珩 ; 等待春天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牟传珩 :诗眼里含着的脚印
·牟传珩:牢狱负枷读胡风
·牟传珩:如何面对血汗月饼-- 中国农民工现状堪忧
·牟传珩:胡锦涛是否为“文革”平反——温家宝的同学爆料批邓反江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民权保障同盟”容不得异见——宋庆龄、鲁迅为何开除胡适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前风起云涌——又一份“极左万言书”出笼
·牟传珩:“主权至上”与“人权干预”
·牟传珩:人权观念的普世化脚步
·牟传珩:人权与特权的社会冲突
·牟传珩:克林顿的回答:人权与官权谁大
·牟传珩:《文明冲突论》忽略了什么
·牟传珩:十月的北京没有悬念——透视中共十七大政治走势
·牟传珩:如何面对“大国责任”——中共媒体新动向
·牟传珩:“全民医保”争论——质疑中共“执政为民”
·牟传珩:调研中国分配不公原因
·牟传珩:睡在主席台上的象征——中共“十七大”幕后解读
·牟传珩 :回望那样的时代
·牟传珩:令人“振奋”的时代远未到来 ——“表达权”并非“十七大”报告新提法
·牟传珩:中国急于应对“印度牌”——没有硝烟的新德里争夺战
·牟传珩:重阳节咏怀——再把希望拉成一张满弓
·牟传珩:美国为何举行中国血汗工厂听证会
·牟传珩:《律师法》修改设陷阱——中国法制遭遇大倒退
·牟传珩:谁在导演红色版的《大国崛起》——走进《复兴之路》背后
·牟传珩:祭送包遵信
·牟传珩:中国倡议"奥林匹克休战"应从推倒"意识形态监狱"开始
·牟传珩:灌输“红色记忆”与“恶搞”红色经典
·牟传珩:“向不可能挑战”——孙文广教授独立参选联想
·牟传珩:聚焦《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新官场任人秘籍——中国接班人“九唯标准”
·牟传珩:中国媒体腐败的“累粪运动”
·牟传珩:两种“软实力”较量——中共反击“价值观外交”
·牟传珩:来自中南海的“文化软实力”战役
·牟传珩:在记忆中连接
·牟传珩:现代中国两种“自由观”的对立-- 毛泽东与殷海光言论对比
·牟传珩:今日世界政治新主题——谴责共产极权与清算秘密警察
·牟传珩:我们已经没有了冬天
·牟传珩:中国官府腐败与“举报困境”
·牟传珩:中共的政党功能变异与资源流失
·牟传珩:经验政府政治黑名单——谁在阻挠台海两岸学术交流?
·牟传珩:人权是国家存在的基石——纪念“12、10”国际人权日而作
·牟传珩:“北京发展模式”的环境死局
·牟传珩:政府面对通货膨胀掩耳盗铃
·牟传珩:中共“十七大”后的外交困境
·牟传珩:全球最昂贵的政府——盘点中共执政成本
· 牟传珩: 普京恋权借助“中国道路”
·牟传珩:“全球公民社会”时代的到来
·牟传珩:“新中国”提前宣告成立幕后——斯大林的指示与中共建国
·牟传珩:全球“非暴力政权更迭”浪潮
·牟传珩:两个全球化:资本经济与人权政治
·牟传珩:中国需要一场揭露性的舆论风暴
·牟传珩:致死去的流亡的——我的博客日记(外二首)
·牟传珩: 中国变革的内在冲动-- 现代化整合濒临城下
·牟传珩:年关聚焦农民工“堵车讨薪事件”
·牟传珩: 中国的“顶戴文化”与“大盖帽”统治——“打出城管威风”联想
·牟传珩:写给铁窗前的胡佳
·牟传珩:2008年开局让“人民满意”的三件事
·牟传珩:网络时代的中国农民宣言——“我的土地我做主”
·牟传珩:奥运前北京发起人权反批评
·牟传珩:“街头政治”与公民参与——《解放日报》社论联想
·牟传珩:昂贵仲裁的制度陷阱——中国劳工依法维权困境
·牟传珩:中国别与世界现代化整合主流叫板
·牟传珩:胡锦涛再三忧患为那般?
·牟传珩:透视新“解放思想”谜局 —— 高扬“批判兴国”的风帆
·牟传珩:现代化盘整进程与中国知识分子成长
·牟传珩:我的儿提时代
·牟传珩:党的宣传部长泄愤网络媒体
·牟传珩:难搏被捕事件再启示──兼评中共“三个代表”论
·牟传珩:突破“三八线”的朝韩高峰会晤──力主和解是后对抗时代政治领袖的首要使命
·牟传珩:多佛港移民惨案的警悟
·牟传珩:关于当前我们最需要做是什么的八点建议
·牟传珩:美式民主比中式「民主」更虚伪吗——写在美国第四十五届总统大选难产之时
·牟传珩:只有放弃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也为中共建党八十周年“献礼”——
· 牟传珩:等待春天
·牟传珩:中国新闻监督纸上谈兵
·牟传珩:今年两会“大部制”议题前瞻——中国行政机构
·牟传珩:点击北京奥运前的农民工命运
·牟传珩:胡耀邦未及平反的政治冤案——透视毛泽东早期残酷肃清异己
·牟传珩:中国太子党猖獗的地方缩影 ——谁导演了这桩离奇的诬告陷害案
·牟传珩:点击中南海的信息特权——舆论监督挑战“内参制度”
·牟传珩:政绩工程造假何时休?——也为《中国法治建设》白皮书“喝彩”
·牟传珩:“三手代表”形象与“橡皮图章”命运——聚焦中国人大制度五大弊端
·牟传珩:给今年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出议题
·牟传珩:今年北京两会舆论冲击波 —— 人大代表三吁“阳光法案”
·牟传珩头顶"红色记忆"、脚踏"中国特色"-- 谁让"太子集团"享受特权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全球化大震荡
·牟传珩:聚焦西藏暴力事件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温家宝大言"三不足"引发的联想
·牟传珩:两岸统一的障碍在中南海 —— 台湾新一届总统大选联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的军方“鹰派”

    近日,英国路透社发文称,中国的“鹰派”开始抬头,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攻势立场。俄罗斯媒体也说,中国的“鹰派”试图对日打“冲绳牌”。一时,当今中国,军中“鹰派”竟也成了流行词,不少官方主流媒体,开始采访炫耀中国军方代表“鹰派”人物。一些媒体和网上舆论还煞有介事地呼喊:“让中国之鹰飞得更高些、更自由些吧!”
   
    官方舆论在刻意利用、炒作“鹰派”
   
    “鹰派”(War Hawk)一词源于美国,直译为“好战分子”。后被用来形容那些敢于坚持己见,主张采取强势外交手段或鼓动军事扩张的人士、团体或势力。2010年底,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教授大卫·莱,在《世界报》上撰文称:“‘鹰派’是中国崛起的自然结果。许多‘鹰派’人士是解放军高级军官或刚退役的解放军军官,还有许多是中国知名大学和智囊机构的国际事务教授和研究人员。”而美国中央情报局又将中国军方“鹰派”分代为:第一代以曾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李际均中将为代表;第二代代表人物是以《超限战》引人侧目的乔良、王湘穗;罗援、朱成虎、金一南等学者型将军被归为第三代。这些判断的偏差在于,都着眼于美国文化的视角,而忽略了中国特色政治生态这个关键性要素。


   
    最近以来,官方舆论在刻意借机利用、炒作军中所谓“鹰派”言论。2012年8月31日 ,人民日报海外版专此刊发《罗援:“军人都应该是鹰派”》文章,对中国军方“鹰派”人物大加吹捧,国内主流报刊纷纷转载。文章称赞,罗援将军高调表示“欣然接受中国军中‘鹰派’这个称号”。该文写道:“罗援说:对‘泛和平主义’要进行批判,和平崛起不等于挂上了免战牌,不能一味地让‘和风吹得游人醉’。军人不言战,谁再言战?”。而环球新军事网甚至刊发了《中国太需要一场战争了!鹰派将军回击周边国家挑衅》的刺人眼球文章。记得早在2009年4月16日CCTV《新闻1+1》播出《航母离中国有多远?》节目,这个节目被冠以《中国“鹰派”张召忠将军:中国要建万吨排水量以上大型战舰》标题在网上广为发表。由此可见,中国军方“鹰派”之说是中国官方媒体刻意“进口”,并推波助澜出来的。然而,当人们仔细观察分析这一现象就不难发现,其实中国所谓的军方“鹰派”代言人,多是官方高调聘用的“媒体评论员”,即专为中共控制和引导舆论,在特定时期操纵利用“爱国主义”情绪,以维护其统治合法性的舆论工具。所以民间俗称他们为官家“五毛”。最近,国内主流媒体一哄而上,开始不断吹捧罗援、张召忠这些军中“特约评论员”就是最好的例证。
   
    中国没有不“与中央保持一致”的军中鹰派
   
    其实中共统治集团,基于其代代传承的斗争哲学与对抗性意识形态,一向就有强硬、好战的历史传统。如果说中国有“鹰派”,那么中国的当政集团应被视为集体鹰派。他们在包括联合国在内的所有世界舞台上,均与普世价值主流交锋,始终都强硬地站在伊朗、朝鲜、叙利亚这一边,没有任何敢不与中央“保持一致”的军中独立派别会被允许发声。在如此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中,谁表现得最“革命”、最“武力”、最强硬,谁就会被视为立场坚定,政治可靠而进官加爵,获得利益最大化。这也是中共党内历代投机钻营者深谙的“左保险、右危险”的政治秘籍。在中国,军中“鹰派”其实都是“唱支山歌给党听”,最胆小怕事、俯首听命,寻求政治上百分之百安全的那些人。因为他们深知,真敢坚持己见,发出质疑、批评的阳刚声音者,却常常要遭到废贬、清洗,被无情淘汰出局。即使在邓小平的“防左时期”,党内被清洗掉的依然是反对内外炫耀武力的胡赵及自由派知识分子。由此可见,中共统治意识形态所传导出来的价值判断,一向是“左为先锋,右为敌人”。在“绝对服从党的领导”的军队生态中,“宁左勿右”,一直都是当今中国红色将军们的“优良传统”。
   
    在当今和平发展的时代背景下,中共当政者需要在圆滑的外交辞令之外,借助军中发出一些不便正面表达的弦外声音。正如当政集团对内要一面唱响“建设和谐社会”,一面要高压维稳一样;他们也需要对外一面声称“和平崛起”,一面让军方“五毛”发声“中国要建万吨排水量以上大型战舰”。这正可谓邓小平的“两手都要有,两手都要硬。”这就决定了中国军中的所谓鹰派,一向都是在体制内享有丰厚待遇与强势发声平台的。然而,民众心里都有一杆秤,那些享有特权,被培训过的官家“五毛”,不过都是“绝对领导权”豢养下的“令叫几声叫几声,要咬哪个咬哪个”而已。本文这个判断,最近不幸又被官方喉舌验证了。
   
    2012年8月21日,北京日报发表专访文章《张召忠:电视评论员应无条件与党中央保持一致》这位所谓的军中鹰派“特约评论员”说:“对于一个优秀的电视新闻评论员而言,知识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政治素质和道德品质。政治素质就是要求在政治上必须无条件地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当记者问及:“您觉得自己在观众心目中的形象是什么样的?”张说:“首先是一个军人的形象,军人是什么形象?就是讲政治。我是一个党员,是党培养出来的一个军人,是坚决服从党中央军委领导的这样一个人。”“我说的话和我们外交部和中央的决定必须是100%的一致的,99%不可能。”这就是这位趋炎附势的“鹰派”将军,声称自己没有靠山,却能在“中国特色”中脱颖而出的钻营谜底。他为此要劝告年轻人,绝对不能政治上犯错误。这种中国特色里的“鹰派”,绝不是美国文化所能赋予其独立表达内涵的。
   
    当代中国军人遭到政治阉割
   
    记得2005年8月17日,中共军队对《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作出新的“补充规定”,也即 “新30条”。 该“补充规定”禁止军内有下列活动: 私自参加团体组织,参与宗教活动,如基督教和法轮功活动;私藏、传播有所谓严重问题的政治资讯;发表反对党绝对领导的文章和讲话,要求“军队国家化”;参加社会上的游行示威,串联上访等等。”
   
    前年在中东北非“茉莉花革命”兴起时,埃及军方展示出了守卫国家使命的军队国家化作用时,中国却修订出台了《中国共产党军队委员会工作条例》。这份条例曾在2004年发布过试行版。该条例的核心就是,一定要坚持党对军队的领导,即“党指挥枪”。2011年3月29号,《解放军报》又以整版篇幅发表7篇系列文章,批判军队内部存在的“三化”,即:“军队非政治化”、“军队非党化”、“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潮。
   
   
   
    王、薄重庆事件发生后,中共党报、军报再次发起铺天盖地的批判“军队国家化”浪潮,军方不断发出对党魁胡锦涛效忠,要求 “确保一旦有事,能够迅即行动",强调坚持用马克思主义占领部队思想文化阵地,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观点,要确保“军队是党绝对领导下的军队,是执行党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这些连篇累牍发文强调“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亮剑,严重阉割了当代中国军人应有的中立立场与价值判断。在如此中国特色生态中,哪里会有与中央立场有异的所谓军中“鹰派”?
   
    中国军人有立命国家的阳刚之气吗?
   
    当今中国,所有所谓的 “鹰派”将军们,无不是“红色记忆”的受惠者;反对“三化”的急先锋;都是强调“绝对服从党领导”的纯粹“服从派”。眼下,这支“党的军队”,正在维稳的名义下,枪口开始名副其实地转向了内部。北京媒体人赵鹏曾针对“什邡事件”愤怒地骂道:“混蛋!我大使馆被轰炸,你抗议;美国向台出售武器,你又抗议;印度参与南海油田开采,你仍然抗议;日本拘留我船长,你再三抗议;菲律宾要强占我黄岩岛,你他妈还是抗议。当什邡人民对你扔了个矿泉水瓶子,你们终于拿起了武器。”
   
    军队本来就应当是国家的,是由全体中国人民的纳税钱供养的,而不是哪个政党的私家家丁。军队立命国家,维护缰土,严守政治中立,不受任何个人或集团操纵,不介入意识形态和派别斗争,是任何一个当代国家职业军人应有的阳刚之气。然而,中国军人有吗?当罗援类的将军们高调表示“欣然接受中国军中‘鹰派’这个称号时,不觉得自己先天就已经阳虚了吗?
(2012/09/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