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惬意的一天╱散文]
王先强著作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一张床铺/散文
·中共巨头的心慌
·对门一少年/散文
·对校车惨剧的沉思
·反对独裁,还我人权
·中共的秋后算账
·心系乌坎村
·哑巴吃黄莲/散文
·假与真/散文
·诚实做人/散文
·从王立军事件看共产党
·当今中国有个清亷的大官
·他人之妻/散文
·聊聊贪反贪
·香港唐英年的眼泪
·香港梁振英的忠贞与狡诈
·这也惹祸上身
·何来政改
·特殊党员
·备受欺压,顽强抗争
·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的政治
·百姓撰著春秋
·香港人纪念「六四」
·香港人的良知
·天上地下
·香港人面对的是中共
·香港的梁振英与其班子
·偷情╱散文
·借种╱散文
·香港所谓的国民教育
·如今香港官场漆黑一片
·对连场好戏的浮想
·令人惊讶的周克华
·香港保钓该告一段落
·惬意的一天╱散文
·对钓鱼台还有啥招数
·哪来铁骨,以作铮铮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一个倔强的女人╱散文
·中共应指令莫言拒绝接受诺奖
·香港人就是怕共产党
·坚决捍卫香港的一国两制
·香港人抗争路上的一大缺憾
·香港当仁不让的也会独立
·挂羊头,卖狗肉
·香港特首梁振英大屋的僭建事件
·香港特首梁振英必须「坦白、认罪」
·莫言带共产党形态到瑞典
·兄妹俩╱散文
·无知,不识羞,还是日暮途穷
·醉╱散文
·习近平走的路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重中之重
·香港的大危局
·狹窄難走的香港民主路
·香港中联办主任亮出老底
·谁在颠覆中共
·香港人也宣讲爱国爱港
·这样的老司机╱散文
·瘟疫大温床
·邓小平独孙从美国回中国做官
·习近平在重庆那边吹的风
·怎么正衣冠,如何治治病
·逃生无门
·方向盘上的一滴泪/散文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官课搬上天,民童入学难
·香港人在走曼德拉等人的路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一、富人家庭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二、寻常百姓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三、社会变更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四、错综复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五、一塌糊涂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六、各走各路
·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七、重大事件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八、游行示威
·中篇小说《从头开步》九、美好在前
·香港的乱
·烧香拜毛泽东神龛
·害人杀人又遭害遭杀
·中国梦与美国梦通不来
·中共在审判中共
·台钟╱散文
·香港怎么动乱
·占中冲击中共
·习近平的头很痛
·百姓的冤,知多少
·一棵小草╱散文
·一棵小草╱散文
·遍地皆「獨」
·習近平要打仗
·習近平在找死
·金正恩的「殘暴」和殘虐「」
·新疆的恐襲與香港的暴徒
·中共怎反安倍晋三參拜靖國神社
·製毒村與製毒國
·孤獨老人/散文
·中共于歲暮的特別關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惬意的一天╱散文

    这一天是假期,郭明焕和陈秋玲夫妇都休息在家。他们要将一个大衣柜丢掉,但找不出一个妥善的丢掉方法,很感烦恼……
   
   依照大厦里的规定,凡是不要了的、大件的家俬杂物,不能弃置在后梯,阻塞走火信道,业户必须自行负责搬到外面的垃圾站去,或是雇请人清理运走……
   
   如果是自己搬到外面的垃圾站去,那就是不仅花时间,还要放下尊严流汗花力气;如果是雇请人清理运走,就算是请大厦里的清洁工吧,那也总得花三、五十元;这两样都不是他们所愿意的。


   
   郭明焕终于作出决定了:不理三七二十一,就弃置在后梯!
   
   陈秋玲却表示反对:那还不是招管理员上门来查询,自找麻烦?
   
   郭明焕满有道理:我们不承认,就搪塞过去了;过去不就是这样干的?
   
   陈秋玲沉吟半晌,反对之中却提出了意见:这样吧,搬下两层楼去丢,神不知鬼不觉,任谁也怀疑不上我们了。
   
   郭明焕听罢,一拍大腿:好办法,妙!妙妙!
   
   于是,郭明焕和陈秋玲短衣短裤,立即动手搬起那个大衣柜来,左移右挪,推出大门口,再沿后楼梯,一级一级的向下移动,直下了两层楼,便弃置在楼梯口了;随,他俩彷佛作贼心虚般的,急急的依原路跑上两层楼,跑回家中,才松了一口气。这时,他俩都汗流浃背的了,但比起搬去外面垃圾站来,还是轻松得多的,是值得的。至于大衣柜弃置在底下两层楼的楼梯口,那将给大厦添置了怎样的麻烦,甚至因为阻塞了走火通道而又恰逢火灾,因而烧死了人,等等,他俩都不会去管了。
   
   傍晚,夫妇要出街。郭明焕穿上毕挺西,名牌皮鞋,再梳亮头发,一丝不苟的打扮了一番;陈秋玲就更不用说了,除了全身上下的穿戴都十分讲究之外,还在脸上略施薄粉,点了口红,装扮得几乎是完美无瑕的;这是他们的习惯,只要是外出,无论是工作或逛街,都是如此的外表示人。显然,他们必须保持他们的一种雍容华贵的形象。
   
   夫妇搭升降机下到地下大堂。经过管理处时,郭明焕斜眼瞅了一下那个正襟危坐的管理员;管理员点点头,客气的打了个招呼,便是完事了;郭明焕有点放心了,因为看来管理员确实没有疑心低两层楼的那个大衣柜是他们弃置的。这时,郭明焕看了看妻子陈秋玲,钦佩她的聪明。
   
   打开了大堂铁闸,夫妇走到大门外,正要到停车场去取私家车──他们有自己的房车代步──却天公不作美,突然的下起倾盆大雨来;郭明焕只得挽了陈秋玲,停在屋檐下避雨了。
   
   狂风暴雨,到处都是水,真的烦人!
   
   突然,一把雨伞递到郭明焕的、那只垂的手里来,同时还有两个胶袋。他回过头来一看,是那个管理员毕恭毕敬地站在那里;大厦里备有些雨伞,供住户应急之用,用完后再还回来;至于那两个胶袋,是管理员特意提供给他,以套脚上的皮鞋好走路的。他笑了笑,接过那把雨伞和两个胶袋,对那个管理员表示谢意。
   
   郭明焕用胶袋套好了皮鞋,独自的打雨伞,冒雨的到停车场去把私家车开过来,接了陈秋玲上车,然后向街外开去。那把雨伞安然的放在车上,与好几把同样的雨伞凑在一起……
   
   半夜,夫妇开车回来;雨过天晴,万里无云。郭明焕和陈秋玲欢愉的手挽手走进大堂,准备搭升降机上楼回家去……
   
   大堂里的灯光明亮而柔和……
   
   管理处里的管理员,站起来对郭明焕夫妇,客气的笑了笑……
   
   郭明焕顿了顿,心里一颤:他知道那个大衣柜是我弃置的了,追查来了……他该是要我还那把雨伞给他的吧……
   
   管理员开口了:郭先生,您的管理费欠上四个月了,请交一个月的管理费吧,免得大厦告您……
   
   大厦有规定:业户的管理费必须每月缴清,不得拖欠;凡欠上四个月管理费者,管理处必提诉讼,除追回所欠的管理费外,还加追回利息、律师费和手续费……
   
   这规定有个灰色地带:欠上三个月管理费,仍不致以被检控。
   
    郭明煥就充份的利用了這個灰色地帶:長期以來欠三個月的管理費做垫底,至第四个月的最后几天,才交前面的第一个月的管理费,如此循环不已。
   
   每个月的管理费八百元,郭明焕总共长期拖欠管理费二千四百元。
   
   这早已成了惯例,但仍需管理员提醒,郭明焕于第四个月时才会比较及时的缴交第一个月的管理费;不然,他还有借口说管理处为甚么不向他催交?
   
   管理员得了许多的教训,只得小心翼翼的应付这对有楼有车、高贵无比的郭明焕夫妇。
   
   郭明焕的心定了:原来不是大衣柜的事,也不是雨伞的事……
   
   陈秋玲看郭明焕那个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前后想的是甚么了,不免小声的嗔怪道:看你还办得成甚么大事?
   
   郭明焕转过身,走到管理处前,对那个管理员说:谢谢,过两天我就会交,请给垃圾袋我。
   
   大厦有规定:每个月给每一个业户发一包垃圾袋,内有垃圾袋三十个,以方便业户处理住家垃圾。
   
   管理员登记了,给了郭明焕一包垃圾袋。
   
   郭明焕道:不是给两包吗?我家的垃圾特多的,两包才够用。
   
   每个月,郭明焕都破例的要多一包的垃圾袋。
   
   无可奈何,管理员只好又取出一包垃圾袋来给与这位郭明焕先生。
   
   回到家里来,郭明焕将两包垃圾袋放到厨房的储物柜里去;那里的一格,早已塞了满满的不知多少包的垃圾袋了……
   
   陈秋玲看了,不免与郭明焕相对,双双的发出了会心的一笑……
   
   他们又过了惬意的一天!
   
(2012/09/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