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秦永敏文集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 二 十 章 激情迸发凤凰于飞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一章 为了招工恶性竞争
·中国社会转型有多种路径,乌坎事件昭示“拖延就意味着全民起义”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二章 尘海恶浊香消玉殒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三章 天涯孤女幸有至亲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四章 河东河西亲人仇人
·陈卫已经被起诉
·广西异议人士端启宪以及张维在四川遂宁中级法院门口被国宝带走
·国际人权日黑龙江赵景洲陈慧娟夫妇和上千访民被扣九敬庄
·浙江省桐庐县当局残酷迫害核污染受害者
·核爆炸”的结果 血与泪的举报
·廖祖笙变通上网方式受阻,自感新的迫害前奏已经开始
·我们应该如何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
·孙文广教授遭到抓捕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1)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2)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4)
·无锡地方政府强拆致大量人员死伤简报(4——3)
·中国向何处去?理应和平转型 !
·2011年中国人权状况简说
·中国人权状况严重恶化,年终好歹探底回升
· 邹建华中南海举牌报案被抓回无锡下落不明
·邹建华中南海抗议后抓回无锡关进法制学习班喊救命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第二十五章 市场巾帼慷慨悲情
·新年拷问 百年拷问 ——2012年元旦献词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第二十六章 逝者已矣来者厚生(尾声)
·乌坎事件的历史性意义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 (二)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的
·从民主人权运动角度看当代中国系列(三)当代中国政治反对派的经验教训和不
·无锡访民代表吴世明/朱世清在北京被当地劫回并被威胁送“法制学习班”
·《“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与中国民主转型”征文》之一世界第四波民主化浪潮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2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3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4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5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6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7
·略论当代专制政权的中国特色
·声援乌坎的广州网民欧荣贵“反搬家”取得胜利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8
·逆行双曲线(长篇小说)9(完)
·病重的张林被安徽警方传唤
·金堂监狱将陈卫退回遂宁看守所,王晓燕和公婆等人今天前往会见
·共产党人徐义顺腾讯微博被查封
·侈谈革命不如切实推进转型——评韩寒谈“革命”
·邹巍:传唤归来话稳健——关于王有才先生突然转向激进的访谈录
·张小玉等访民邮寄参加《2012年至2015年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申请书
·李敦勇律师会见朱虞夫
·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
·年关时期的政治犯动态(8)
·关于荣获《北京之春》自由先锋奖的答谢词
·中国民主化的模式辨析
·更正和道歉
·致郑酋午
·和平转型建言(总论)
·中国民主化的路径探讨
·在狱的振华会创始人曹海波妻张念喜生贵子 需要帮助
·陈西关在兴义监狱,妻女朋友艰难探监
· 坐牢专业户第四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twitter辞
·郭洲坝发生上万名退休工人大示威
·中国反腐联盟发起人-楼主马维权被拘已有十天一直下落不明
·中国民主化阶段论
·乌坎改变中国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持续四天
·和平转型建言之2 和平转型的体制内希望
·葛洲坝退休工人大示威在高压下停止
·异议人士石玉林在武汉受骚扰驱赶
·异议人士石玉林被宜昌国宝约谈 宜昌异议人士被广泛微妙警告
·宜昌在汉异议人士石玉林连接三天被约谈
·刘晓波是中国理性反对派的光辉旗帜
·坐牢专业户第五次申报吉尼斯世界纪录
·王有才题字:看那秦永敏多混蛋(电邮三封)
·稳定社会的当务之急——土地私有化
·传奇女士野靖环
·通报
·秦永敏紧急声明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一)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一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二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三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四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五号)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上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中篇)
·论权利本位观念的社会哲学(下篇)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六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8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7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9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0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1号)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二)
·“美”的概念辨析(美学研究)
· 直面迫害,坚守神州
·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继续不给我们办结婚证
·论权利体系的成长(三
·秦永敏不自杀及委托律师的公开声明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3号)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14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喜凤文之三: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恐惧轮罩下的婚礼和蜜月
   王喜凤
   秦永敏老师是我的知心爱人,也是我最为敬佩的恩师,他文凭很低,却自学成才,知识渊博,谈吐风趣,胸襟豁达,不拘小节。和他在一起,作为大学生和有着十几年教龄的高中教师,在他面前我深感自己知识贫乏,对他提到的很多学问我都几乎一无所知,与此同时,他善解人意,始终注意尊重人家的感受,和他在一起我总是如沐春风,乐不思晋。
   可是,自从和永敏认识以来,我无时无刻不处于有形和无形的恐惧之中。
   从我4月份第一次来武汉拜访秦老师就发现,在我们的周围似乎总是有无数双眼睛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包括在我们婚礼举行的前前后后都是如此,尤其是婚后的情形尤为加重。

   如果仅仅是无形的压力也还罢了,问题是由那开始我几乎是百事不顺。
   在我拜访过永敏之后乘火车返回大同的途中,在火车上发生的一件事至今令我印象深刻,因为它使我感到异常恐惧、悲愤和纠结,当然也很刺激。火车启动不久后,国宝和乘警就开始对车厢上的乘客进行盘查,自然他们对别人只是例行公事,做个样子而已,来到我面前时,却立刻神经紧张,如临大敌,对我的每一件随身带的物品——甚至包括我的润唇膏,都要打开看个仔细明白,而且更令我恐惧的是,他们竟然把我的身份证进行了多次拍照。当时我就想,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拜访了秦永敏老师的缘故吗?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听说过他人拜访永敏的种种遭遇和非难了。
   由此开始,种种怪现象在我恐惧的心灵上打下了一道道不可磨灭的烙印。
   当我向单位辞职时,单位让我办停薪留职手续,当然,这也许是好意,但是,当我办理时,各个相关机构没有一家能让我进入程序,总是以种种理由搪塞,就在此时,我得知山西省某部门已经强力介入我的私事,调查与我相关的一切情况,甚至包括我死去的父亲五十余年前离婚的前妻的情况!于是,惊恐的我只好先飞到爱人身边,投向永敏的怀里寻求保护。
   然而,没想到,当我和他带着双方的户口、身份证、离婚证去办结婚证时,在完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却被拒绝受理,要求我额外让当地出具“户籍证明”。
   而我姐替我在当地开具“户籍证明”时,主管人员本已在办手续,旁边却来人插言“王喜凤的必须她本人到场”!
   由此开始,无穷无尽的额外刁难也罢了,问题是各种直接和间接的威胁没完没了!
   作为女人,总是希望能过上平静安宁的好日子,没想到,自从我来到永敏身边,就没完没了的受到到各种威胁和骚扰。
   我们从见面开始,就着手“燕子衔泥”。
   由此我也开始进入了恐惧的生活。
   办理结婚证的事件只是一个前奏,随后我遇到的种种离奇的经历更是我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
   从4月30日我们开始着手筹备婚礼,每天都要上街采购一些物品,而每次出门时,总有人远远的跟着。5月7日,我和永敏按预定计划于上午九点出门购买结婚用品,包括下午去公安局递交《婚宴告知书》时准备顺便送给国宝的喜糖。然而,这次我们一出门就被贴身跟踪,跟踪者毫不掩饰,寸步不离。当我们走到一家银行进去取钱时,跟踪者居然当着我们的面用手机汇报我们所在的地点。随后,我们刚取钱出来,就被三个秦永敏熟识的国宝包括多次对他进行死亡威胁的王辉当街强行拦住,那意思是要抓永敏去判刑了。
   在派出所,具体负责讯问永敏的刑警王辉果然以要对秦永敏进行“刑事犯罪调查”为名,要永敏全面交代他和我认识的每一个细节,声称永敏处于剥权期,他有权掌握永敏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和思想动态,如果不配合他们的调查就要面临严厉制裁!对此,秦永敏气愤的加以回绝 ,立刻把裤袋和钥匙交给我,说不会回答他们的任何问题,直接去坐牢算了!三四个小时后,王辉黔驴技穷,只好甩手而去,此后,市国宝负责人也找永敏谈了话,回避了王辉所涉及的一切问题,十分理性的提出了对我们举行婚礼的几项要求,包括尽量减少社会影响,控制来客数量,不得搞成政治集会,宴会后不得让来客到家中去等等。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到现在都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按照国际惯例只是被剥夺了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然而在中国大陆,却要连基本的生存和一切日常生活都要受到限制!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件的事情更是让我愤怒。
   
   结婚是人生大事,也是人之常情。由于种种原因,我们的结婚却与众不同,充满各种局外人无法想象的波澜起伏,也令我在恐惧和无奈的同时感到啼笑皆非。
    5.13这一天,我们按照和当局商定的时间,于上午十点准时来到预定的婚礼地点醉江月酒楼,迎接那些冲破了重重阻碍终于来到现场致贺的各方宾朋。
   众所周知,几天来,我们分布在全国各地的至少几百位亲朋好友都遭到了威胁、控制,上百位买好了车票,前往车站时却被堵截回来,几十位在来武汉的途中被追上拦截关押或者带回原籍,还有多位已经赶到武汉,也被住地当局追来坐飞机带回去(如山西吕梁的独光达、哈尔滨的陈慧娟)。在这种情况下,可想而知,每一个能赶到现场的嘉宾都曾克服了多少困难,冲破了多少围追堵截!
    就现场情况而论,按照武汉当局和我们的约定进行的还算比较顺利,就是这样,中间也出现了一些令人很不愉快的环节。
   其一是发生在我们的好朋友石玉林身上的事。
   大约10点40分的时候,我们在酒楼大门外的台阶上接待宾客,突然发现几个彪形大汉在非常野蛮的把我们的好友、来自宜昌的石玉林往外拉扯,我们以及十几名来宾尤其是女客一看见这种情况马上围了上去,质问他们为什么毫无理由的带走嘉宾,愤怒谴责他们的无理做法,并且拉住石玉林不放。这时,负责和永敏沟通的武汉国宝有关负责人马上过去交涉,就这样,石玉林得以参加完婚礼过程。
   其二是发生在胡俊雄等人身上的事情。
   我们接待宾客正进行中,忽然接连接到来宾们的通报,说有胡俊雄、郑酋午、尹振安、赵宝珠、李宇等十余人在进入酒楼之前被守候在两侧大街上的国保抓到派出所去了!为此,永敏立即向负责和他沟通的武汉国宝有关负责人提出抗议,坚决要求当局释放所有来客,特别是预定要作为嘉宾代表发言的胡俊雄先生。在多次和国保交涉之后,他们才应允把胡俊雄释放出来,而被扣押的其他人则直到婚礼进行完毕几个小时之后才逐一释放出来。
   这种随意限制人身自由,肆意侵犯人权的现象又一次强烈的震撼了我的心灵。
    其三是发生在张宏海身上的事情。
   大约一点半的时候,醉江月酒楼开始要求清场,于是宴会结束。大家(约五六十人)来到酒楼门前,合影留念之后纷纷道别离去。
   整个婚礼进行到此,应该说是大圆不以小缺为伤,然而,就在宾朋纷纷离去,我们也准备离开时,一幕令人恐惧的情景出现了:十几个官方人员在距离我们三十米远的地方追打一个什么人,同时大喊“抓小偷”,那人被他们打翻在地围着拳打脚踢,我在想,就算是小偷,警察也没有权力当街把人打倒在地围着踢吧,这难道不是严重践踏人权的事情吗?
   我们离开了婚礼现场,然而那位被打的人的情形却久久缠绕在我和永敏的心头。不搞清楚这件事情的来由,我们怎么能够安心呢?后来通过向在场的十几个人和杭州北京的十几位朋友反复打听,约在两个小时后才确定,被打者原来正是坐在永敏左手边上,最后赶来的客人之一海子——张宏海。此外,后来我们见到的朋友中,其中的尹正安也曾因为拒不服从警察的无理要求而遭到了殴打!
   下午大约五点多的时候,我们陪同最后被释放出来的刘萍魏忠平和尹正安等四人会合,八人找到一家酒楼,为他们也补办了一桌喜酒。真是“劫后余生”,喜庆相逢,自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无论如何,我们的婚礼上,当局总算放进了六七十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好友,这是应该感谢的,但是,与此同时又有什么理由在全国范围内对我们的成百上千名朋友进行围追堵截呢?进一步说,难道多进来一二十几位客人,中国的稳定就受到威胁了吗?这种情况下,那些警察还要无理殴打张宏海尹正安,从而给一介草民的婚礼带来这么多节外生枝的不愉快事件!显然,这不是在维稳,而是在破坏社会稳定和谐,是给中国政府在国际上丢面子——这种做法是不是太不聪明了?
    5月18日的早上,我和永敏按照惯例,出门去跑步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更为荒唐的事情:有人竟然骑着摩托车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们。
    大约上午9点半的时候,两名区国宝又来到我们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的情况下,把永敏带走了。
   永敏被带走了,我的心也一下子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我想到了他们带走永敏的上千种理由和被讯问甚至被判刑的多种可能性,恐惧和愤怒的感觉交替袭上心头。面对当局在诸多方面完全不按照法治程序就对我们进行的种种人身限制和讯问,手无缚鸡之力的我们又能怎样呢?就等不归,人生地不熟的我只好打的前往派出所并且闯了进去,这才得知还是那个王辉居然不准永敏吃饭,甚至不准他上厕所,并且一再肆意辱骂他,威胁要把他千刀万剐!最后,却还是因为永敏没有犯法而不得不把他释放——这种情况实在叫我悲愤至极:难道派出所的警察有权对无辜的公民任意屠杀吗?这究竟是政府给他的权力,还是他本人在执法犯法?而我们作为一介草民,难道就只能任由王辉这样的警察宰割吗?
   最后要顺便指出,我们的结婚旅行还将按计划进行,何况由于武汉方面三证齐全不开结婚证,山西方面又不开户籍证明,我们还得去山西大同办理结婚证手续,这样,我们的结婚过程还远未完结,也不知随后还会为拿结婚证遭受多少磨难?
   
   2012.5.20
(2012/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