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秦永敏文集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7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刘本琦妻子刘英8.4凌晨00:25分来电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8
·秦永敏的汉藏对话
·秦永敏拒绝接受武汉当局要求本人不要赴朋友们举办的六十寿辰晚宴的 声明
·奉和陈俊贤贺花甲,调寄清平乐
·秦永敏六十寿辰小记
·公民议事规则与构建公民社会之道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为被人冒名传播疑似病毒文件和把陈维建27日文章以本人名义在博讯上重发二事
·秦永敏关于道德问题的发言记录
· 对话一则
·道德问题交流预备稿
·秦永敏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
·正式宣布曹顺利失踪
·刘晓芳等十余人在曹顺利家门口等候
·刘晓芳公布——北新桥派出所:“曹顺利28号刑拘”
·秦永敏的贺词
·为女儿秦聃軻获得加拿大庇护致谢信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一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二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三
·纪念《和平宪章》二十周年专辑之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秦永敏剥夺政治权利期满的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 秦永敏 赵素利结婚通报
·秦永敏 赵素利的道歉和感谢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29——32批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六重申和平宪章宗旨 促成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受权发布:紧急敦促海西州中院宣判刘本琦无罪的联名
·长期被非法监禁在家的钟亚芳女士逃出当地
·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第一号)
·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启动注册程序的 内部文告
·秦永敏第四十次横遭抓捕出狱声明
·致公安部、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分局的
·西安一大学女老师冯红莲正在被传唤
·维权女工柳小华被无理行政拘留十天
·非法拘留的柳小华被提前释放后正在追究当局的责任
·武汉市汉阳当局无理将柳小华、郭宏伟押送东北
·关于许志永受审的声明
·尹卫和父亲的求助信
·秦永敏声明:凡是以我的名义在网上借钱的都是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秦永敏: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公开信
   秦永敏王喜凤结婚情况通报(第22号)
   
   
   自从2012.429王喜凤女士从山西来到武汉和作为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的我秦永敏结婚以来,中国当局就采取了一系列外人无法想象的阴谋诡计来拆散我们,不仅依仗对政权的控制半年来不给我们办理结婚证,而且试图把王喜凤绑架回山西,

   为此,王喜凤曾于2012.8.13给联合国发出公开信(见附件),在其结尾,王喜凤说:“我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我——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的妻子——所遭受的非法迫害进行彻查,要求中国政府当局依法为我们办理结婚证,并且保障我们的基本人权!!”
   万没想到,中共当局对我们的迫害,尤其是对王喜凤女士的迫害,居然发展到通过她的儿子(13岁)对她进行精神绑架和软性折磨,企图要她这个本来是巾帼英豪的女人彻底就范的目的!
   由于当局杜绝了我们拿结婚证的一切可能性,又以我处于剥夺政治权利期间为由不允许我离开武汉,指出的唯一出路是让王喜凤返回山西开具“户籍证明”,这样,在王喜凤出门半年思子心切的情况下,我们终于落进了当局的圈套,让王喜凤独自返回山西看儿子的同时办理户籍证明出国护照等各项证件。然而,王喜凤一返回山西,当局就把她控制在本地,她去办理证件,当局任何证件都不给办。见此情况,9.17我们放弃拿到任何证件的奢望,安排她返回武汉,当局则在这天中午指令王喜凤前夫不惜一切手段把王喜凤扣留在当地,并且动用王喜凤全部亲人来对她施加压力,最后利用其年幼的儿子把她从精神上击垮以后,就抢走了她的全部证件,以及对外联系的手机,并且断了她的互联网。为此,我只好以王喜凤是我的契约妻子为由向山西方面报案,9.19,山西当局被迫让王喜凤本人给我打电话,说她已经决定不回来了,要我不要再为她的事情公开发话。这样,为了尊重他本人的意见,我只好噤声。
   几天以后,王喜凤能够通过网络和我做一点联系了,语气无端变得生硬起来,无论我怎么唤醒她的爱心,她似乎都已经不再和从前一样,终于,绝望的我只好于2012.9.26发出废除我们之间的结婚契约的通报,没想到这对完全依赖我们的爱情维持最后的信念的王喜凤是致命的打击,于是她接连给我发来三份电邮:
   
    2012年9月27日 下午3:17
   收件人:秦永敏
   回复 | 回复所有人 | 转发 | 打印 | 删除 | 显示原始邮件
   
   我在这边是痛苦,去你那边也是痛苦,反正我的一生就是悲剧的,与其如此,不如早早结束我奇耻大辱的一生吧,我是个废人,我死了,你们就都不用有怨言了。我对于这个社会也是多余的。
   现在这样的结果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与你们任何人无关,你们都比我伟大,比我高尚,唯独我卑鄙无耻小人一个。无论我再如何解释,只要我不回去,你都会认为我是一本卑鄙无耻的小人,而我一旦回去更无法面对儿子对我和你在一起的恨和折磨。所以我无论去留,我的这一生都是悲剧的一生,都是痛苦的一生。别人指责我也就罢了,你要知道我为了儿子留下来已经在精神上是个木乃伊了。而你尖酸刻薄的语言无疑是火上浇油。所以,我只能以死谢罪,方可对得起所有对我寄予期望的人们。你放心好了,你不想让我活着,我也就没有再活着的必要了。
   
    我死了,你们就就都不用再骂我了!我不是什么女侠,我只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是这个社会上最多余的人!
   
    2012年9月27日 下午6:18
   收件人:秦永敏
   回复 | 回复所有人 | 转发 | 打印 | 删除 | 显示原始邮件
   
   敏!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永远爱你!我的心永远是你的......请你原谅我对你曾经言不由衷说过的那些话,那些话本不是我的真心话,我只是想要你断了对我的感情而我违心说的,希望你能够理解。
    2012年9月27日 下午7:34
   收件人:秦永敏
   回复 | 回复所有人 | 转发 | 打印 | 删除 | 显示原始邮件
   
   你想的太简单了,今天这边当局已经告诉我了,要我尽快和孙复婚和合户口,还有其他一系列的首手续要办理。你想到的他们都能够想得到。就先这样吧,不要再发什么东西了,有没有别人的安慰我都无所谓,我只是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彼此伤害对方了。只要我们还彼此还有真爱,就是再大的压力我也能够承受,你明白吗?
   
   看到这些电邮,我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才明白当局对她的精神迫害到了什么地步!现在,我的爱成了她活下去的唯一精神支柱,她对儿子的爱则成了当局绑架她心身的致命手段!
   为了儿子不让她离开当地,她必须去赚钱养活儿子,这样就必须恢复在陕西省浑源县中学教书的工作,当局就抓住这一点,以王喜凤必须和前夫复婚、办理合户手续为条件进行要挟,同时还提出了各种侮辱她人格、对她进行精神控制的条件,包括要她和我断绝一切来往!
   
   为此,秦永敏要说明:
   第一•:王喜凤已经说明先前对秦永敏的埋怨是言不由衷,并且表示“只要我们还彼此还有真爱,就是再大的压力我也能够承受”,因此,昨天宣布暂时中止的结婚契约和婚礼誓言都重新启动,继续有效。
   第二:王喜凤只是因为儿子拖累才不得不暂时在浑源留下,并且需要重新恢复工作,在这种情况下,浑源当局以强迫王喜凤和其前夫复婚和合户口为条件要挟想重新上班的王喜凤,这是当今世界闻所未闻的暴行!并且还提出了一系列她不敢向我说明的非法要求。对此我表示极大的义愤和最最强烈的谴责!
   第三,为了王喜凤对我的爱,我答应她在儿子能理解她的离开之前留在那里,与此同时,我会要求当局让我尽快去山西和她办理结婚证,最迟在明年12月剥权期满之时。
   夜八点三十,王喜凤在和我讨论、知道我的打算后,去与前夫商量解决办法。
   不料,本来说尊重王喜凤的选择的前夫孙文龙知道我允许王喜凤为抚养儿子继续住在那里,并且会尽早和王喜凤办理结婚证时,他居然说她没有选择,要么为儿子和我断绝关系,要么立即离开那个其实是王喜凤赚钱买下的房屋(孙本人的收入只有王喜凤的三分之一)。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王喜凤是个宁愿为儿子牺牲一切的母亲,所以,面对这种情况,她居然一再表示可能不得不就范,并且又因为无法接受这种胁迫而打算自杀!因为否则她只能为儿子选择放弃我,从而完全按当局的意图去和她所不爱的孙文龙复婚、合户口从而换取恢复工作以养活自己和儿子!为此,她还必须按照当局的要求做各种与她意愿相违背的事情,一步步被当局彻底剥夺心灵自由、人格尊严、独立意志!
   
   21世纪的今天,在今日中国居然还有这么可怕的由政府出面破坏私人婚姻恋爱的卑劣事件,而且发生在中国人权观察主席和他的恋人之间,不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衮衮诸公有何感想?
   由于当局通过其子进行精神绑架,本来在中国最有民主人权意识的女生王喜凤也被迫一步步屈服,现在已经不愿意我再公布当局对她进行迫害的内情,以免遭到进一步迫害了!
   但是,在我看来,第一,爱是最高法则,既然王喜凤仍然对我无限深情,那么,我们的结婚契约就继续有效,永远有效,第二我们作为强权高压下的公民,在受到当局打压时,唯一的力量就是公开事实,呼唤舆论的关注,所以,我不能对此保持沉默。第三,浑源当局和其前夫对她以复婚、合户口换取复职的要求是典型的精神绑架行为,这是我们绝对不可以接受的!
   这样,在我们的爱情受到中国当局的野蛮践踏濒临毁灭的关键时刻,我不能不继王喜凤之后再次致信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强烈要求你们迅速行动起来,对我——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和我的契约妻子王喜凤——所遭受的非法迫害进行彻查,要求中国政府当局立即停止对我们、主要是对王喜凤的各种迫害,特别是停止用儿子对她进行要挟强迫她接受各种违反她意志的要求,依法恢复王喜凤的工作,为我们办理结婚证,并且保障我们的基本人权!!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秦永敏
    2012.9.28 6:00于武汉
   
   
   附:
   
   
   
   
   
   王喜凤: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公开信
   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
   而且企图把本人绑架回原籍一事
   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公开信
   王喜凤
   
   (参与2012年8月13日讯)我是今年5月13日和中国知名学者、杰出的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老师结婚的。
   从和秦老师结婚到现在,我们不仅每天受到中国政府当局的严密监控,不仅被以不给结婚证的方式迫使我们“非法同居“,而且,现在已经有证据证明,当局正企图不择手段的把我绑架回山西老家!
   在这个公权力不受任何约束和监督的国家里,作为公民,我们的权利和自由不仅得不到任何保障,而且时时被侵犯、被践踏、被蹂躏,作为民主人权活动家和他的妻子,我们每天所遭受的磨难,实在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今年4月份我第一次拜访秦老师,在回大同的火车上就被当做嫌疑犯强行搜身,并对我的身份证进行多次拍照。
   4月30日我来武汉准备和秦老师结婚,5月7日就遭到非法抓捕:在武汉市的一家银行前秦老师和我被区国宝和新沟桥派出所无辜抓走,当局没有提出任何理由,真实原因无非就是我要和秦老师结婚。派出所的警员和国宝对我到还“客气”,盘查了我以前的家庭情况和qq号以及亲属的联系方式,可是,对秦老师却极尽侮辱漫骂之能事,居然要求他交代和我恋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5月13日我们举行了婚礼婚宴,当局的处理居然如临大敌,不仅有数百友人被阻拦在当地,而且场面酷似刑场,不仅有人被打,而且至少有上百名来客在附近被团团包围酒楼的警员抓到附近的几处派出所,针对我和秦老师的这场婚宴所设置的重重障碍和施加的各种打压不一而足,实在令人愤懑和不齿。
   6月1日到6月26日,是我来武汉后秦老师第四次、我第二次因为被“非法同居“横遭抓捕,从而以“办法制学习班“的名义在蜜月期间被“73”。
   8月8号,国宝又找上门来要把我强行带走!
   不仅如此,自从我来武汉和秦老师结婚,在我们条件齐备手续俱全的情况下,当局寻找种种理由不给我们办理结婚证,甚至设置了种种障碍不让我们去办理结婚证。我们在武汉办理,当局说户口差首页;我们要去山西办理,当局绝对不允许秦老师离开武汉;我们按当局指出的路径去办理,湖北山西各个部门不仅互相推诿,而且有的公然说不会给我们办理任何手续!
   试问,古今中外究竟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会如此对待其辖下的人民的结婚事宜采取如此卑劣的手段加以阻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