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永敏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永敏文集]->[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秦永敏文集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系列之五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答陈树庆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二、“是顽砾,还是真金”?
·为对话时代到来铺路搭桥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三、新思潮中的老学者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初步反馈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第二部分
·对《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的反馈第三部分
·《开展政治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反馈四
·为官民对话征求意见(征求意见稿)
·耄耋前驱——奇人汤戈旦的辉煌晚年(连载四)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五
·神州将成垃圾场,宪政民主救中国(上)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二 成立宪法法院,确保司法独立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六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七
·今日中国与民主政治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八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五、哭笑不得的“知音”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九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十
·群聊记录晨览书愤三首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六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2
·强烈谴责某强力机构非法断网的卑劣行径
·秦永敏呼吁习近平释放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公民
·强烈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刘英
·刘本琦在狱中坚贞不屈,断然拒绝律师帮助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七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二版,429人次签名——汇总有重复)
·人权简讯(2013.4.23)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3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八批签署人名录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430——537名录)
·《展开朝野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九批签署人名录(第157——211位)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4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538——689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六、锻炼周纳有传人
·中国电信非法断网情况通报
·祭林昭文
·赏玉照三首献给云端雪梅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 七、神州何处有青天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三 转型期国家元首的首要职责是保护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690——772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连载八)公道自在人心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批签署人名录(第212——227)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6
· 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第773——955名录)
· 关于苏州中学潘露老师被送精神病院情况的通报(2)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一批签署人名录(230——255)
· 致潘露亲人的一封公开信
· 千年名校团委书记,春风得意中共党员 一朝自由思想即为“精神病”,难道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中国第十二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7
· 潘露老师归来,将发表理性声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8
·郑江华因签署《开展政治对话》“被喝茶”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19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三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四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0
·秦永敏致美国神韵艺术团的一封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1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五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九、浩气文章千古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老去英雄斗室立
·【民主墙人物长篇特写】耄耋前驱十一(完)、留取丹心照汗青
·关于眼下的同城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系列之四重新评价“六四” 开启转型进程
· 民主斗士刘本琦已经于6.5开庭
·再次紧急敦促格尔木当局释放刘本琦的联名信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2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六批签署人名录
·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 第十七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3
·民主墙时代非暴力抗争原则的确立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4
· 致姚小光
·答姚晓光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十八批签署人名录
·公民的街头政治诉求会以更大的规模再次兴起
·支持曹顺利团队参与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的庄严声明
·答问几则
· 骂倒与骂不倒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5
·强烈谴责云南省昆明市嵩明县国家安全保卫局 无理强夺干明杨qq
·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
·Cdp人士对《对话》的反应
·无稽之谈,立此存照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批签署人名录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反馈26
·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上)
·《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第二十一批签署人名录
·民主转型中的团队活动(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喜凤文之九: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而且企图把本人

   就中国当局不仅不依法为秦永敏和我办理结婚证
   而且企图把本人绑架回原籍一事
   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公开信
   王喜凤
   

   (参与2012年8月13日讯)我是今年5月13日和中国知名学者、杰出的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老师结婚的。
   从和秦老师结婚到现在,我们不仅每天受到中国政府当局的严密监控,不仅被以不给结婚证的方式迫使我们“非法同居“,而且,现在已经有证据证明,当局正企图不择手段的把我绑架回山西老家!
   在这个公权力不受任何约束和监督的国家里,作为公民,我们的权利和自由不仅得不到任何保障,而且时时被侵犯、被践踏、被蹂躏,作为民主人权活动家和他的妻子,我们每天所遭受的磨难,实在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
   今年4月份我第一次拜访秦老师,在回大同的火车上就被当做嫌疑犯强行搜身,并对我的身份证进行多次拍照。
   4月30日我来武汉准备和秦老师结婚,5月7日就遭到非法抓捕:在武汉市的一家银行前秦老师和我被区国宝和新沟桥派出所无辜抓走,当局没有提出任何理由,真实原因无非就是我要和秦老师结婚。派出所的警员和国宝对我到还“客气”,盘查了我以前的家庭情况和qq号以及亲属的联系方式,可是,对秦老师却极尽侮辱漫骂之能事,居然要求他交代和我恋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5月13日我们举行了婚礼婚宴,当局的处理居然如临大敌,不仅有数百友人被阻拦在当地,而且场面酷似刑场,不仅有人被打,而且至少有上百名来客在附近被团团包围酒楼的警员抓到附近的几处派出所,针对我和秦老师的这场婚宴所设置的重重障碍和施加的各种打压不一而足,实在令人愤懑和不齿。
   6月1日到6月26日,是我来武汉后秦老师第四次、我第二次因为被“非法同居“横遭抓捕,从而以“办法制学习班“的名义在蜜月期间被“73”。
   8月8号,国宝又找上门来要把我强行带走!
   不仅如此,自从我来武汉和秦老师结婚,在我们条件齐备手续俱全的情况下,当局寻找种种理由不给我们办理结婚证,甚至设置了种种障碍不让我们去办理结婚证。我们在武汉办理,当局说户口差首页;我们要去山西办理,当局绝对不允许秦老师离开武汉;我们按当局指出的路径去办理,湖北山西各个部门不仅互相推诿,而且有的公然说不会给我们办理任何手续!
   试问,古今中外究竟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会如此对待其辖下的人民的结婚事宜采取如此卑劣的手段加以阻拦?
   试问,古今中外究竟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拥有不准国民结婚的权力?
   更为令人气愤而恐惧的是,自从我来到武汉和秦老师结婚,当局每天就对我们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监控,盯梢,跟踪。
   当局反复强调,决不允许秦老师离开武汉,否则一定会予以严惩;即使我们离开青山区,如果是乘公交车他们会跟着也罢了,乘私车他们居然要强行登车跟随;只要我们离开家门,他们就步行、电动车、小轿车随时跟上;每天我们晨跑时,他们不仅骑自行车紧跟,而且派小轿车在我们的必经之地守候;即使我们成天坐在家里,当局也要派大量人员守候在我们家周围,不仅对我们的来客任意抓捕,而且不时上门来骚扰!6月1日当局来对我们实施非法抓捕时,居然一下子就闯进几十个没有任何执法身份的社会闲杂人员来,以致我由此患上了恐惧症,从那以后只要有人敲门就心慌意乱手脚发软血压升高!
   凡此种种非法迫害,绝非平常人能够想象得到,更非平常人能够承受。
   原因何在?
   就因为我要做一个遵守《宪法》的中国公民;就因为我嫁给了一位优秀的民主人权活动家;就因为我向往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的普世价值。
   我所遭受的各种非难还不仅仅是这些,当局不仅利用政权的力量将我和秦老师领取结婚证的权利无故剥夺,迫使我面对中共严苛的计划生育政策不能不被迫人流,因为没有结婚证怀了孩子哪怕七八个月当局也会强行堕胎,最最可怕的是,甚至还打算把我强行绑架回山西!
   自从我来武汉和秦老师结婚,我在大同的亲属遭到多次盘查。
   不仅如此,大同公安国宝还找了我前夫四次。
   第一次是打电话给他,第二次是直接开车到他所在的小学——千佛岭小学调查,第三和第四次是直接和他本人谈话。
   这四次都是专门针对我本人进行调查的。调查的内容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点:
   第一,对我结婚前(第一次婚姻)的家庭情况进行核实,即我的父母亲,兄弟姐妹,甚至我死去了的父亲的五十年前的前妻的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第二,对我第一次婚姻的家庭情况,即我前夫的家庭情况,进行调查,以及调查他本人和我儿子各方面的情况。
   第三,对我所在单位的情况进行调查,调查我的种种思想动态,以及我和秦永敏老师结婚的原因和动机。
   令人无法容忍的是,国宝居然公开干涉我的婚姻,再三劝说我的前夫让我“回头”,说我只要回到大同不再和秦永敏在一起,什么事情都好办,不仅可以恢复我在浑源中学的工作,而且也不再追究我以前所有的“罪行”!
   尤其可笑的是,国宝还对他说,王喜凤的事情不仅仅是大同国宝、武汉国宝在监管,整个国家安全部门都在时时刻刻监控着我们,国宝甚至通过他威胁说,他们有的是办法对付我们,“只要她不回来,国家随时会对他们进行严厉惩处!“
   联系到同一时期发生的种种情况——按照武汉国宝的承诺把户口寄回去开户籍证明,山西浑源当局不仅不办而且还说“我们完全了解王喜凤的全部情况“,并且企图非法没收我的户口本,与此同时,武汉当局次日就专门上门来要我”去派出所谈话“,我不去秦老师要替我去当局又断然拒绝——显然,当局不仅是在动用政权的力量阻止我们拿到结婚证,而且是企图把我 逼回山西,甚至完全可能采取非法绑架的方式把我抓回山西!
   作为中国公民,我强烈谴责中国政府这种不讲人性、缺乏道德、罔顾法理的荒唐做法,强烈要求中国政府为我兑现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的婚姻自由权和人身自由权!
   为此,我呼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为我——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的妻子——所遭受的非法迫害进行彻查,要求中国政府当局依法为我们办理结婚证,并且保障我们的基本人权!!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阅读:400 次
(2012/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