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经国日记(三)]
拈花时评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最终(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8)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9)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1)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4)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5)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6)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7)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8)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19) 高华
·拈花一周微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0)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1)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2)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3)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4) 高华
·拈花一周微
·zt-(图)山东农民代表起义缴获内裤、警察证等战利品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5) 高华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延安整风的来龙去脉(26) 高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日记(三)

狄拿马电气厂
   
   
     (一九三一年二月八日)
   

     昨晚由工程夜校回家,已经是十二点钟了。面包店已经关门,没有领到面包。所以今天
   
     起来后,没有一点东西可以吃。
   
     今天六点钟就起身,要比平时早起一小时。因为肚饿得睡不着,同时想早起一点到面包
   
     店,或可领到今天的面包。六点钟的时候,天还没有明,当我到面包店的时候,店门外已经
   
     有十多个人等在那里了。店门还是关着。过了二十分钟,店内的职员出来对大家说:“今天
   
     没有面色。”大家听了都很平静的散开了。其中有一个女子,大概是新到莫斯科的,伊对职
   
     员说:“昨天我亦没有领到面包,请问你昨天和今天的面包票,明天还可用吗?”职员说:
   
     “面包只可当日用。”我住的寄宿所是在莫斯科城的中心,狄拿马工厂在城外,每天上工是
   
     乘电车去的。我在电车站等到十五分钟,才来了一辆电牢,可是车已经坐满,再亦挤不上
   
     去。天气非常寒冷,手足差不多冻到不能动了。过了五分钟,又来了一辆十六路电车,倘使
   
     再不上去,就不得按时到工厂了。这辆电车亦已客满,出入二门都已立满,当我要上去的时
   
     候,开车的人对我说:“电车不是橡皮做的呀!”但是我还是拼命的挤,结果挤上去了。在
   
     车中挤得动都不能动。有几个工人是和我同厂的,我们互谈起厂中的新闻。车到厂的时候已
   
     经七点四十五分钟了。我是第十八车间的工人,厂中共有一千八百工人,每人入厂时都要将
   
     自已证书交给管理处报到。第十八车间中共有七十工人,分为六组。每组有一组长。电车机
   
     件,是车间的主要产品。我是第四组的工人,组长是一个二十一岁的技师,我的号码八百六
   
     十五号。从前组长是由工人自己选举的,现在则改由工厂经理指派。过去工厂一切重要事
   
     件,都要经过工厂管理委员会解决,而现在则由工厂总经理独自解决,他的命令是要绝对服
   
     从的。这是苏联整个政策的转变,就是由民主管理法转为集中制度。
   
     每车间和每小组都有一定的生产计划,是制成十六个电车发动机,三十八个吸电架。我
   
     们每人的工作,每日早晨由组长分配。今日我和其他四个工友,要制发动机第八号。工人与
   
     工人,小组与小组,车间与车间,互相都订有社会主义竞赛条约。其内容如下:
   
     一、完成生产计划,在百分之百以上。
   
     二、生产品的质量都要得优等之奖证。
   
     三、减低生产品之资本费(节省电力、汽油等等)。
   
     四、积极参加社会工作。
   
     五、每月每个人至少要有一个生产合理化的建议。
   
     第十八号车间和第十四号车间竞赛,第四组与第二组竞赛,我个人是和工人比得洛夫竞
   
     赛。竞赛成绩每月公布一次。成绩优良的可得红旗及其他奖品,成绩恶劣的,则将其名挂于
   
     黑板之上,这要算最耻辱了。竞赛优劣归工厂生产会议委员会决定,这个委员会是在工人全
   
     体大会选举出来的。结束上月工作成绩的时候,我们的车间得到红旗。车间内部的成绩,亦
   
     以我们第四组为最优,每人奖皮鞋票一张(在那个时候没有皮鞋票,是买不到皮鞋的)。在
   
     社会主义竞赛空气之下,人人都不愿落后,所以都是非常努力,一分钟都不敢偷懒。十二点
   
     到十三点是休息的时候。还没有到十二点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很饿了,但是还是忍耐着。
   
     汽笛一鸣之后,我们都很快的跑到饭堂去。每个工人在工厂饭堂中每日可买一客午饭,但是
   
     必须要有饭票,倘使没有饭票,就是有钱亦是买不到的。今日的午餐莱,第一盆是洋芋艿清
   
     汤,第二盆是炒洋芋艿,每客只可领黑面包一镑半。饭堂毫无秩序,谁先来就谁先吃。在饭
   
     堂中挂着二张口号:“忍耐,坚苦——为兴国之道。”“不劳动者,不得食。”午饭吃完之
   
     后,工人都集合于俱乐部,每日有半小时的政治谈话。今天是区苏维埃主席向工人报告:
   
     “实行经济化的结果。”现在到处提倡用品经济化。少用电力,少用纸张,节省交际,节省
   
     车马等等。区苏维埃主席过去亦是我们工厂的工人,去年选举中,被选为主席。工人群众都
   
     很信仰他。他的报告很短,很简单,很有意义。上月苏维埃各机关费用要比前月减少百分之
   
     三十。他的服装、举动与工人完全相同。每个月他必须向选举他的群众作一简单报告,每三
   
     个月作一详细工作报告,并加讨论。倘使群众认为他的工作不好,就可决议取消他的委员资
   
     格,另选他人,这是苏联的法律。听说这位主席是一个高等技术工人,在工厂作工时,每月
   
     平均可领二百五十卢布,而现在主席的月薪不过一百八十卢布,而他亦很满意。这种现象的
   
     确只在苏联才有的。自十三点钟到十七点钟继续作工。在四点二十分的时候,我们就将发电
   
     机制成了,留下来的四十分钟,我们就开始准备明天的工作。一般工人的工资,是按照他每
   
     日工作的数量与质量而规定的,并不是按照时间而平均分配的。但是我是学徒,无论工作成
   
     绩如何,每月只能领得四五十卢布。不过现在就是有钱亦没有多大用处,因为一切用品、食
   
     品有国家所发的票子才能买的。我脚上的皮鞋已经破得不能穿了,同时没有第二双可以更
   
     换,上月虽然得了一张皮鞋票,但是没有钱去买,结果还是将皮鞋票送给别人。
   
     今天散工之后,开全体工人大会讨论“第一次五年经济计划”。报告人就是工厂总经理
   
     新可夫,,他说:“国内战争以后,全国经济都被破坏,到处饥荒,工农业可说已经完全破
   
     产。为了要继续作战,不得不实行军事共产制度,就是将农民的农产品,用强迫手段充公。
   
     但这不是根本办法,革命军胜利后,马上改变政策,实行租税制度。后来又实行新经济政
   
     策,吸引私人资本来恢复国民经济。现在经济已经恢复,但决不可中断于此,非前进不能完
   
     成革命。但经济发展有两条路:第一条道路是允许私人资本的继续发展,那末仍旧恢复资本
   
     主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第二条道路是消灭私有资本,开始经营国家工业,一切归
   
     于国有。我们当然走第二条道路。我国经济别于资本经济制度,在于我国是有计划的进行,
   
     资本国家是无计划的生产。为要推进经济建设,所以我国最高经济委员会定了一个五年计
   
     划。革命以前的俄国是农业国,工业品占国民经济五分之二。农业品占五分之三。现在我们
   
     要把苏维埃的俄国变为工业国。倘使我国的经济和从前一样的落后,可以不可以建设社会主
   
     义呢?不可以的,因为社会主义必须以新的技术,及大工业为建筑的基础。“同时,倘使我
   
     国经济还是和从前一样落后,那末必不能脱离资本主义国家的力量,必不能独立。倘使需要
   
     纺织机、耕种机、制造机,都要用金子到外国去买,那末我们的国家就不得不听资本世界的
   
     命令。倘使本国工业不发达,农业亦是一定不能发展的。“国家工业不发达,就不能有强大
   
     的武力。敌人能制造枪、炮、飞机、坦克车。而我们没有大的兵工厂,那末一定要被敌人消
   
     灭,我们就要变成亡国奴,俄国就要变成人家的殖民地。“所以我们的政府要很快地从事工
   
     业建设,很快地建造自己的工业,自己来开矿,来制造机器、飞机、大炮。这就是说,我们
   
     要建筑自己的重工业——并且以机器工业为中心。这亦就是我们共产党总路线的主要原
   
     则。”
   
     报告完了之后,有十二个工人发表意见,十一个人都赞成。
   
     报告的意见,只有一个工人反对,他说:“我并不反对五年经济计划,但是我不愿再饿
   
     肚子了。”
   
     他说话之后,有一个老女工上台说话:“天下人谁不愿吃好东西?难愿饿肚?难道我不
   
     想吃肉、吃鱼吗?外国人说:‘俄国比从前贫了,人民生活比过去苦了。’我们不否认自己
   
     的生活比从前苦,但是国家并不比过去穷。我们现在并不是没有面包、鱼肉、牛油,而将这
   
     许多食品运到外国去换工厂机件了。倘使现在我们无限的消费,那末国家一定不会强起来,
   
     明日要被敌人消灭,难道我们人民的血白流了吗?我的二个儿子都在战场上死了。“我们是
   
     为了明日的快乐而吃苦,在我们的苦中含有甜味。倘使你住的是草屋,要想造一所砖屋,那
   
     末平时就不能不吃苦。倘使每日将一日款用完,那末终不会有砖屋住,同时明天发大风的时
   
     候,你的茅屋就要被风吹倒……。”
   
     (这位老女工的讲演,深深的印在我的脑中,使我终身不忘。)散会之后,我和厂长共
   
     同步行出厂。他对我说:“今天事情非常忙,连吃饭都忘记了,愈忙愈有趣。”他约我到一
   
     个饭堂去吃饭。第一盆是盐汤,第二盒是洋芋艿。面包是要吃饭人自己带的,我今天没有领
   
     到面包,新可夫从他的皮包中拿出一块黑面包来,这是他一日的食粮,他将一半面包分给我
   
     吃,觉得滋味很好。
   
     吃完饭已经七点五十分了。与新可夫别后,赶快走到工业夜校去,本来可以乘一站电
   
     车,但是要化一毛钱,所以跑去。
   
     跑到学校已经八点钟了。今天第一课是数学,第二课是化学。
   
     由夜校回到寄宿所,已经十二点钟了。
   
     以劳工的生活,作自己的锻炼。没有经过劳动生活的,是很难了解社会的构造,劳动的
   
     价值,和人民的痛苦。
   
   
   石可夫农村
   
   
     (一九三二年十月二十日)
   
     昨日接到莫斯科来电,要我速即回去。农村中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表示一种不满意的
   
     态度。昨日我召集了集体农庄管理委员会,讨论三个问题:一、讨论三个农户要求加入集体
   
     农庄的声明书,二、决定冬耕计划,三、组织庆祝革命节筹备会。
   
     在讨论的时候,到会的委员都不十分积极。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样不积极?”
   
     开始没有一个人回答。后来有一个老农夫斯客洛平起来说:“我们因为不愿你回到莫斯科
   
     去!”
   
     这位老农夫过去是村中顽固派的领导者,在农民群众中极有影响。当我刚到村中的时
   
     候,他非常恨我,他曾对我说:“你们是只知道吃面包,而不能作工的人。”后来我和他们
   
     共同耕田,这位农夫又问我说:“耕田要比吃面包难吧?”后来我渐渐设法和这位农民接
   
     近,我知道要有群众的信仰,必须先和他们的领袖接近,要在群众中发生影响,必须先影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