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经国日记(11)]
拈花时评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日记(11))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风湿病复发,右腿发麻。昨一夜未睡,为准备对俄三次会谈资料,直至深夜二时方休。
   
   今午与××研究谈话内容,与余所准备者大体相同,遂注意复审重要问题之译文,因一字差
   
   误,可以影响整个交涉之精神也。下午一时会见马林斯基,彼对重要问题,皆不作正面之确
   
   定答复,即关于葫芦岛我军登陆一事,俄方亦不愿作安全之保证。且彼对我行营,公开表示
   
   不满。经过此次谈话,益信所谓顺利二字,已不复存在于东北接收中矣,但亦不必着急也。
   
   杜聿明总司令四时抵长春,七时余复陪其见马,商谈我军登陆有关诸事项。
   
   十月三十日
   
   ×××以为一切有办法,此险象也。年轻人做大事,自己对自己又无把握,害人且害事
   
   矣。中午在机场等候飞行员约一小时,与俄国司机谈话数则,亦解闷之一法。午后见中央社
   
   记者,说明余处理东北问题之意见,必须有一定不变之态度与方针,既不可因交涉好转而得
   
   意忘形,亦不可因恶转而遽即悲观,更不可脱离中心之立场,要在大胆细心,踏实去做而
   
   已。意气用事,有害而无益也。晚与×谈我军登陆问题。
   
   今晨早起,见窗外小雀,在阳光之下,东西飞跃,凝视良久,转为此小雀可怜。明日为
   
   领袖诞辰,全国同申庆祝之日也。行营本欲作盛大庆祝,举行大宴会及游艺,余则认为不
   
   必。盖此时此地所需要者,端在埋头苦干与任劳任怨之事实表现。亦唯如此,方能安慰领袖
   
   之心也。
   
   十月三十一日
   
   晨起作家书,禀告父母以近来心得:一为有决心始能沉着应变,有信心始能见危不退;
   
   二为做事可用不同之方法,待人可持灵活之态度,但一离中心立场,必归失败。正午参加庆
   
   祝领袖寿诞之宴会,聚而祝者三百人,此时此地庆祝领袖华诞,实具有特殊意义。×饮甚
   
   豪,谓俄方既应我军登陆葫芦岛及营口,交涉定可由此而得顺利之结果。当时余思×之年龄
   
   匪轻,阅历亦多,何尚幼稚乃尔,或亦因其未尝吃过苦头之故欤。
   
   奉政府指示,应以登陆葫芦岛及打通北宁路为交涉重心。傍晚,同华白散步街头,谈及
   
   天僇、世杰之事,深感友情之重。晚宴各省主席。
   
   今日曾游日本街。见男女日人行走街头,状似乞丐,亦有摆地摊卖旧货者;此正侵略者
   
   之结果也。吾人虽恨日本侵略,但对日本一般平民,应以人道待之,尤其骤见日本小孩之
   
   苦,同情之心,油然而生;惟转念先母亡于倭机之轰炸,又觉得不必同情矣,然旋思此亦国
   
   仇而非私仇也。
   
   十一月一日
   
   日人统制东北时,国人食白米者辄处死刑;现在一般平民亦少有能吃白米饭者,此皆为
   
   日本侵略与压迫之结果,我老百姓之痛苦深矣。今后吾人对东北,必先以全力求其安定,再
   
   求人民生活之改良。尤其对于东北新生之力,必培养而扶持之。余所居之屋壁,悬有甚多格
   
   言,如“离边处中”,“思想纯洁,生活简朴,行动实践”等等。而此乃为大汉奸之书房,
   
   可知天下之事,不贵于知而贵于行也。
   
   上午在行营与××共商有关交涉事项。×于夜晚得一消息,谓长春城内共军活动积极,
   
   公安局亦将扩大,因又焦急万分,深夜约余往商。
   
   十一月二日
   
   近日心中有二事,终始不能忘者:一为先母罹难,此为余一生所最痛心之事,且六年以
   
   来,迄未安葬;为人子者既不能为先母立德业,又不能早日办妥安葬大事,其何以慰先母之
   
   心于九泉之下也!深夜自省,饮泪自痛。二为赣南事业,尚未结束交代,心中总觉牵挂。午
   
   前街上散步,购图画一幅于“三中井”。下午阅渝报,知共军一面以谈判巩固地位,一面以
   
   武力攻击国军,此正走向末路之开始也。
   
   早起写信并拟电稿,晚间补写日记,又作家书数封。后独坐书室,寂寥苦闷。连日左眼
   
   跳而不息,但望一切化难为易,化凶为吉耳。气候日益寒冷,贫民之苦可知也。
   
   十一月三日
   
   人生于世,必须正直大方,服务人群,不可使人厌恶。做人如此,立国亦然。余更对俄
   
   方代表声明:“我们自己承认是一个弱国,但国家决策及待人态度,一是以正义为本。我们
   
   决不做不可告人之事,事事要放在桌上明谈。”昨夜思及此事,未能安睡;半夜忽醒,又即
   
   想到交涉之困难。目前除办理军队登陆外,似应集中力量,空运部队抵长,如长春不能控
   
   制,他处均将波动矣。
   
   今日俄方通知:(1)我空运部队可于俄军撤退前四日在长春降落。(2)我行政人员可
   
   即莅任。(3)电灯电报电信于俄军撤后办交代。我方认为:第一点,四日限期太短,要求
   
   改为二星期,否则将借用美机运输;第二点,可即研究具体接收办法;第三点,邮电必须先
   
   行接收,电灯则可稍缓。俄方对此各点,今日尚未作复。
   
   行营接军委会电报,谓有美军部代表,由美经日、韩前来东北,行营应设法招待。行营
   
   为慎重起见,将此事通知俄方,而俄方则误会,以为行营要求准美机来长,下午即提抗议,
   
   经解释后始无问题。即此小事,亦可知美俄关系之恶劣矣。
   
   午后四时,约请各省主席、市长,商讨接任有关事项,并指出对俄应处之态度。傍晚赴
   
   行营见×,商谈党务工作。
   
   十一月四日
   
   十时至×××处,商谈处理蒙古问题。余主张应保存蒙人原有之行政系统,并选蒙人为
   
   该区之行政负责人员,而可以汉人副之,但未获结论。
   
   午前曾约华白、世杰在街上散步,天气甚暖,行人颇多,而日人多面带笑容,此乃极可
   
   注意之笑也。昨有一理发者告余:“过去日本人不许我中国人吃白米饭,现在日本人却向我
   
   们讨饭。”余询以日本人讨饭时,是否给予,则日:“看他们可怜,当然给他们。”此乃为
   
   中国之道德观念也。
   
   下午三时遇巴某,讨论接收行政有关问题后,彼向余声明:“(一)国民党有秘密武装
   
   人员,埋伏各地,破坏俄军,希行营注意,不可在俄军撤退前组织地方团队。(二)营口发
   
   现十八集团军部队,目前该处情况不明。”念行营来此之后,极愿与俄建立关系,而俄方则
   
   处处为难,诚属可忧,但此忧亦非令日之始也。
   
   奉领袖谕,益知国际情势之严重,及东北问题之复杂,但吾人唯有竭尽能力,为国家努
   
   力到底耳。现日日注意变化,而似变向不吉之处为多。爰将今日与俄方谈话经过报告政府。
   
   复为×拟明见马林斯基讲话内容,计分三点:(一)编部队事,(二)营口登陆事,(三)
   
   维持东北治安之责任问题。
   
   近来余对偶发问题,尝不能以极镇定之态度处理之,此应回反自责者也。因念共军之挑
   
   战,实与苏俄在东北布置有关;吾人对各问题看法,实不可丝毫大意。夜与世杰、茂榛长
   
   谈,对东北之可能演变,意见不一,最后彼等各自入睡矣。
   
   十一月五日
   
   昨夜未能安睡,门外枪声、车声不绝于耳,此东北不安之象也。东方发白,余于床上综
   
   忆交涉经过,计十三项:
   
   一、俄方反对我军在大连登陆,并已正式提出声明。
   
   二、俄方虽允许我军在葫芦岛、营口登陆,但既不愿对葫芦岛登陆国军负安全之责,又
   
   忽称营口发现共军,意亦在于不负安全责任。
   
   三、俄方本允修理北宁路,以便我军运输,后又谓自锦州至山海关一段,因有共军而情
   
   况不明,彼不愿作任何处置。
   
   四、俄方本允修理沈阳至古北口之铁路,并设法使其通车,后又谓该地发生匪患,不能
   
   负铁路运输安全之责。
   
   五、行营要求编组地方部队,业被俄方拒绝。
   
   六、俄方本已允诺:除大连外,行营视察员可赴各地视察,后又藉口地方不安,撤销允
   
   诺。即我方往热河购军用皮衣者,俄方亦不准通行。
   
   七、俄方本谓电报邮政,我方可派员接收整理,后复遭拒绝。
   
   八、我方请俄方在营口、锦州等地准备火车,以作运兵之用,亦遭拒绝。
   
   九、我方要求空运部队能在俄军撤退一星期前降落,俄方只允在四天之前;即此有无变
   
   化,尚待注意。
   
   十、俄方对我行政人员分赴各地接事,表面允可,实际上则不协助交通工具。
   
   十一、我方向俄方借用汽车、轮船、飞机,皆遭拒绝。
   
   十二、因飞机之飞行手续未清,俄方已向我方抗议二次。
   
   十三、俄方谓各地反俄言论,皆在行营到后发生,提出无理警告;后复谓行营对中国国
   
   民党反俄言行,应负责任。
   
   东北变化,虽云受国际及国内局势影响,但吾人未能竭尽能力之处,定亦有之。似此一
   
   无所成,余将何以对领袖,将何以对国民之期望乎?思之思之,我忧曷亟!
   
   上午与××会商与马林斯基谈话内容。×因得共军在长春活动之情报,兼以受其他刺
   
   激,决意与俄方会谈,抱有必要时可以破裂之态度;×则认为局势如再恶化,则行营可向中
   
   央提出撤退之建议;余则认为情况虽属紧张,尚非破裂时候,吾人决不可轻易放弃东北;最
   
   后决定以营口可否登陆为会谈中心。下午一时会见马林斯基,彼正式通知营口已为“十八集
   
   团军”占领,俄方不能负我军登陆该处之安全责任。此外复谈及空运行政问题,但皆未允与
   
   我方以应得之方便。此实为险象之开始,尤其俄方不负营口登陆安全之责,更为其不愿我方
   
   军运东北之证明。×在谈话中,曾提及东北问题不能顺利解决,应由俄方负责,俄方当即提
   
   出抗议,几成僵局。余则从中转弯,缓和空气,因外交会谈,要“态度方而正,语气圆而
   
   和”也。会谈达三小时之久,最感困难者,即对方开始承认,旋复否认,确难解决问题。但
   
   苏俄真面目本来如此,故亦不足为奇。余意此时中央应从外交、内政作整个之筹划,而在东
   
   北方面,仍应竭力布置,尽心交涉,以解决接收及运兵诸大问题也。
   
   回寓后,即将谈话经过,报告政府,夜间复作详细报告,申述解决东北问题之意见,夜
   
   二时信始写成。今日日本暗杀团在余住宅旁街,殴毙我警察一名,伤一名,又在他处以利斧
   
   砍我工人二名。长春日有变化,日向不安处演变,一切均在酝酿剧变之中。但吾人总希望变
   
   好,故努力更不可一时懈也。二日来左眼复跳,其将有更恶化之事件发生乎?迷信不足信,
   
   此或是心理影响,余自信定能化凶为吉也。
   
   十一月六日
   
   市政府宣传处王君来访,数次未便,据云彼系同情中央之东北人也。前日彼复送花数盆
   
   给我,后闻其即以此而失踪。此种奇事,长春时有所闻,盖长春及各地已在大变之中矣。瑞
   
   源、魁书亦以此走告。共党已公开活动,到处张贴标语,反抗中央。俄方则以不干涉我内政
   
   为辞,熟视无睹,揆其真义,只欲藉此理由以为推倭责任之法宝,兼作占领东北之准备也。
   
   处变贵乎镇定,且定亦必由变而来。余自觉镇定功夫,已有进步,但心中仍不泰然;室中菊
   
   花盛开,室外阳光温暖,本属大好时光,而无意欣赏,此即修养不足之征象也。念东北沦陷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