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姜维平文集
·吴文康是薄熙来的软肋
·有关谷开来涉及命案的传言
·薄熙来和成都军区何以闹翻?
·海伍德是什么时候与薄瓜瓜认识的?
·王立军倒了,余党还在抢钱
·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中国改革
·张德江拉开平反冤假错案的架式
·富彦斌案,又一个解开的薄家钱袋子?
·英国商人海伍德是怎么死的?
·胡锦涛力阻薄熙来意义重大
·薄熙来会判刑吗?
·重庆曾智强是“黑老二”吗?
·陈德惠律师怒斥薄熙来
·薄熙来像冰雕正在融化
·应当叫陈光诚任中国残联主席
·谷开来精神有问题吗?
·赵长青再为李修武喊冤
·重庆罗淙进京聘律师申冤
·日本媒体刊发假消息目的何在?
·狱中书信揭秘重庆打黑091
·汪洋是中国棋局的一枚棋子
·张德江,在等什么?
·习近平,准备好了吗?
·李俊回家,会判刑吗?
·处理薄熙来,不能心慈手软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姜维平
   近日,因在“8,26”延安特大车祸现场开口一笑,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备受关注。他在不同场合佩戴的十一块名表也受到聚焦,被称为“手表局长”,目前,陕西省纪委已开始对杨达才及其深陷的“名表门”事件展开调查。显然,读者不用急,他的微笑一定是最后一次微笑,因为他的笑伤透了老百姓的心,也嘲讽了“延安精神”,至少他没做到艰苦奋斗,却在公务场合显眼斗富,在当前贫富两极分化严重,社会上仇官仇富心理躁动的形势下,他的上级部门不会放过他,深查下去故事不会少的。
   微笑是表明心情愉悦的亮点,但并非一切场合可以展示,8,26延安车祸现场,有那么多的人不幸伤亡,假如死者是杨局长的亲友,他会哭还是笑呢,一定是哭,而他反而微笑,说明不在乎他人的死活,何况他是安监局长啊,在人们的想象中,面对突然发生的车祸,他自然而然流露的应当是悲伤和内疚,安全监察是做什么的?虽然省局领导未必有直接的责任,但间接的责任总该有吧,他第一时间赶到事故现场,说明他很重视这件事,但为什么笑得如此不合时宜,我认为不能责怪拍摄者,这是突发事件,不论对记者,还是对领导,一瞬间所展示的是本能,良知,是发之内心的情感,毫无疑问,杨局长的微笑流露出心底的自私与冷漠,正如他的啤酒肚显示了应酬过多和养尊处优一样。
   所以,手上名表是读者对其审视和疑虑的延伸,从一块名表到十一块,确实太多了,假如只有一块,他有这个兴趣,也不妨戴戴,但如此之多,如此之贵,就挑战读者的常识了,要知道象杨局长这样重要岗位上的干部,大权在握,缺乏监督和制约,是很容易受贿的,给某些受托人办点事,收点礼也是官场常态,而送上名表也有可能,既然上级偏爱名表,下级投其所好也不足为怪,大概这样的交易不少,但恰恰是杨局长被曝光,就成了民众的聚焦点,下一步,杨局长的上级领导一定是好面子的,所以,杨局长很快该哭了。
   


   其实,对政府官员来说,哭比笑好,有点忧患意识没错,问题是,是什么东西使杨局长的哭笑表情错位的?他该哭时却在笑,笑错了还振振有词,看来还是目前的干部制度,出了大问题,杨局长不是民选的,他当然不会把民众的疾苦放在心上,也不会在车祸时念及他人的感受,他不需要民众监督和制约他,当然也就不在乎穷人目击名表的心理失衡,杨局长关心的只是,把上级关系搞好了,就能荣华富贵,升官发财,他想,有的上级也斗富摆阔,我凭什么不戴名表?所以,当网络围观质疑他时,他觉得自己不是周久耕,他坦言自己是用合法收入买的。这下子麻烦更大了,有心人又提出新的问题:局长合法收入是多少?
   国内媒体报道说,昨晚,一名大学生叫刘艳峰,其称,既然杨局长一直声称那些块手表都是利用其合法收入所购买,那么杨局长就应该勇敢公布自己的工资收入,来打破那些质疑杨局长买表能力的传言,相关部门更应该主动公开其工资,以消除网络流言对政府机关的抹黑。
   在决定申请局长工资公开前,刘艳峰查阅了我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我看到其中明确规定,凡涉及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切身利益的,需要社会公众广泛知晓或者参与的政府相关信息都应该公开。官员工资取之于民,与每个公民都有着密切利益联系,所以我认为官员工资应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畴。”
   刘同学的建议没错,但现有的干部体制是上级任命,同级攀比,下级评议,而这个下级不包括普通老百姓,一切都在党内进行,组织部走过场而已,也就是干部表现如何,全靠个人品质和自律,有的人相对好点,有的就恶劣,象杨局长不合时宜地微笑一下,在官场算啥?问题的关键是现有的僵化的体制与日新月异的网络传输手段发生了意想不到的碰撞,8,26碰出了火花啊,不要说车祸频繁与杨局长的微笑无关,假定他酷爱名表与贪腐有关,象他这样过于追逐物质享受和表面浮华的人,怎么能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作上?假如某下属部门安全生产没有达标,却知道他爱表,就送上一块,他忘了延安精神,一不留神予以笑纳,这就导致了安全隐患的累积,久而久之,事故就增多了,正如他手腕上的名表增多一样。
   我的想法是,能不能在“微笑”之前,就建立一种不产生杨局长式微笑丑剧的制度,使我们的领导干部有点人味,看到伤亡和弱者能够发之内心地颤栗,而拒绝冷漠和蔑视,不是等到官员的举动触发了众怒,掀翻了警车,遭遇了围观,或暴露了腐败,再去亡羊补牢;而是有点提前量,早一点拯救体制内的官员及其家属,象南京的周久耕那样的,坐牢前人们议论纷纷,而进局子后呢,再就无声无息了,可以想见十一年的大牢不好熬啊,他没做官前是什么样的,难道不是体制造成的吗?大部分人只恨贪官,不忧心制度,好像杀了贪官就一劳永逸,如今,“手表局长”又步其后尘,那么大岁数了,因一笑而身败名裂,苦度铁窗,多么可惜啊,人生之路很长,不可能都是微笑,最后一笑更是耐人寻味:还是俞可平说得好:民主是个好东西。它可以提前量地挽救干部。
   2012年9月3日于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姜维平狱中回忆录《活人墓》即将出版,已汇款的读者请耐心等待,尚未汇款的不要再汇,等新的销售方式确定再议,作者联系方式,邮箱:
   Jiang Wei Ping
   5576 Yonge Street
   PO BOX 10024 Yonge & Finch PO
   North York ON m2n 0B6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647---763---6898
   自由亚洲电台2012年9月4日首发
   

此文于2013年04月0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