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一代大师]
郭国汀律师专栏
·华盛顿邮报详细报导陈光诚案判决情况
·中国是国际网络表达自由的头号敌人
·华盛顿邮报陈光诚案庭审报导Chinese Rights Activist Stands Trial After Police Detain Defense Team
·新闻检查最严厉的十个国家胡锦涛称要向北朝鲜和古巴学习政治!
·国际人权观察就赵长青狱中受虐致胡温公开函
·中国驻美使馆拒收立即释放师涛的国际呼吁书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哀悼吴湘湖记者
·BBC 英语新闻报导《冰点》被封事件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关注声援杨天水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谴责中共迫害记者李长青
·国际保护记者委员会呼吁立即无条件释放杨天水
·CPJ URGER MR.HU RELEASE JOURNALISTS IN CHINA
·Overcoming Violence Abroad and at Home
·Lawyers Sentence Tests IOCs Ability to Enforce Olympic Promises
·Free China Rally in Canberra,
·Open Letter to President Hu Jintao and Prime Minister Wen Jiabao from the Coalition to Investigate the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in China (CIPFG)
·非洲的复兴(African Renaissance)
***(56)大学日记
·错误是我犯的,但数十年后亲自纠错我还不伟大吗?!
·郭国汀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质疑
·国家是民族矛盾不可调和的产物而非阶级斗争的产物/郭国汀
·阶级斗争的思考/郭国汀
·论干部制度/郭国汀
·无产阶级领袖有感/郭国汀
·学习与开放/郭国汀
·如何理解劳动?──有感于中国1956─1959年之“三大改造/郭国汀”
·时空畅想/郭国汀
·文革教训原因考/郭国汀
·对物质的思考/郭国汀
·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郭国汀
·内因与外因关系的沉思
·外因是决定事物运动变化发展的根本原因
·开放党禁与多党联合政治
·论质、量互变关系
·如何理解劳动?——有感于中国1956—1959年之“三大改造”
·人类与自然环境
·共产主义是违背自然规律的妄想
***(57)网友评价评论与批评郭国汀
·一代大师
·良好的名誉是人们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安身立命之本
·各界人士对郭国汀律师高度评价
·浦志强、张思之大律师评价郭国汀
·清水君(黄金秋):我要特别感谢郭国汀大律师
·上海美女评价郭国汀律师
·欧阳小戎忆郭国汀律师
·不要迫害中国的脊梁 ──郭国汀
·良心律师,人权大侠!
·为国为民 侠之大者——郭国汀
·被缚的普罗米修司----
·感谢郭国汀律师
·让英雄的血流在光天化日之下
·声援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强烈反对中共利用司法机器釜底抽薪镇压维权运动征集签名书
·谁是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
·答浦志强对郭国汀的批评
·警惕:中共对郭国汀律师的迫害并没有中止
·从郭国汀案看中国法制的崩毁
·值得大学生与爱国愤青一读的戏剧
·大中学生及爱国愤青的娱乐读物
·刘路与郭国汀之间的友情
·刘路(李建强)共特真相大暴露
·为什么说李建强(刘路)是共特?
·欢迎李建强公开辩污论战
·我与刘晓波先生的恩怨
·我与英雄警官之间的友谊
·律师为英雄辩护的最佳策略
·敬请张耀杰先生公开向郭国汀大律师赔礼道歉的公开函
·郭国汀训斥张耀杰
·怒斥张耀杰----南郭系当之无愧的大律师!
·痛斥張耀傑----予汝真诚道欠的最后通谍!
·郭国汀痛斥假冒伪劣人格低下的[学者]張耀傑
***周游列国 漂泊四海
·我的哥本哈根之旅
·梦幻湖畔之春晖
·加国白雪公主之宫
·雪中加国风情
·圣诞日维多利亚雪宫
·我的总统跑道
·我的超五星级总统跑道之二
·迷人的维多利亚风光
·维多利亚人间仙境
·海上明珠维多利亚精景
·世上最美的往往是大自然
·郭国汀在渥太华和世外桃源
·郭国汀律师在温哥华
·冬吟白雪诗
·山青水秀地灵人杰
·与传统观念彻底决裂?!
·文明与传统
·轻松愉快的国庆节游行
·我的巴黎之旅
·浪际天涯孤独客
·郭国汀律师在纽伦堡
·余之法朗克福之行
·吾之法朗克福之游
·感受纽伦堡
·观光德国古城堡
·纽伦古城堡风光依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代大师

   一代大师

   

   吴杰[1]

   

   南郭按:本文是一位大陆法学硕士数年前对郭国汀律师的评价,其中虽不乏过誉之词,但多少亦有某种客观真实性;近年来,博讯郭国汀律师专栏以日均20万人次的阅读率总阅读率高达96亿人次?似乎表明郭律师的思想正在经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如何在这众神狂欢的年代,提供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为后来者在物欲横流的世界寻求精神家园和灵魂归宿时提供一道丰碑。如何在信仰的世界寻求到精神皈依?这是个问题,也是个难题。过于入世的举止最终往往会走向恶俗不堪的是非之地,余秋雨就是这方面的代表。曾几何时,《文化苦旅》一书风靡天下,余氏依仗其深厚的文史功底将散文推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可谓文采风流、英姿翩翩、从者如云、才名四播,可惜好景不长,他没有最终守住一个学者最本质的底线,堕落成一个抹着文化口红游荡于于江湖的文坛戏子。灯红酒绿的花花世界蛊惑了他,往后的日子纵然漫长,他的生花妙笔再也没能绽放出家家萧管、户户弦歌的气候,只能在喧嚣的岁月中不断的抛头露面,恬不知耻的充当御用文人。在四川大地震之后,写出了丧尽天良的旷世奇文《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以此维持他的知名度和世俗利益。过于出世的举止最终可能会使个体成为一座孤岛,湮没在荒凉的尘埃中,走完孤寂的一生。《红楼梦》中的妙玉,拥有如此超人的才华、如此孤高的个性,最终却游弋于繁花似锦的大观园外,度过余生。

   

   显然,郭国汀律师是一个以出世态度(他是主耶稣的子民)做入世事情的旷达之士,在自己构筑的精神殿堂中不断的自我反思和遐想,以求气场世界的升华。他书写自己艰难律师生涯的一系列文章为当之无愧的压卷之作,郭国汀律师出生于福建,在读书和执业生涯,他一直保持着对知识极度迷恋的学者气息。异与常人的思想加上后天的勤奋使得作者出类拔萃、鹤立鸡群于乌烟瘴气的中国律师界,达到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广度、深度和厚度。

   

   作为中国新一代海商法的领军人物,郭国汀律师的视野是勿庸置疑的。在相当长的时期,中国法学界的学者过于沉迷于某些晦涩经典,以苦行僧的姿态写着垃圾论文,没有在学术的视野之外以文学为依托,寻求一片蔚蓝的天空,那种云里雾里的混沌理论没有能够给他们的生命增添亮丽的色彩。某些墨守成规的守旧派反复论述着法学与文学的界线,这人为构造的篱笆只是一种固步自封的愚蠢之举,它们在郭国汀律师笔下,是可以被随脚出入的。法学不过是通过世俗的劳作来触摸神性的一种生活方式,没有一颗感性的心灵,仅有机器人般的严密和理性,是不可能酝酿出具有真正生命气息的法律条文。正如霍姆斯所言:“法律的生命在于经验,而不在于逻辑”。没有切身的感悟,法律无法成为血脉畅通、呼吸匀停的生命,最终只会风化为枯萎的标本。郭国汀律师在行万里路的实践中给出了一个响亮的答案,他在洞察到知识分子过于纸上谈兵的弊病后,身体力行的走出书斋,投身于律师行业,在美妙、神奇的自然界中不断的拜访名胜古迹,在朝圣的天路中亲近文化山水,在大洋彼岸的雪地划上一个闪亮的句号。

   

    对于经典文集,郭国汀律师一直抱着敬畏的心态和朝拜的姿态,为此他还耗尽心血的翻译了无数法律专业著作。没有附庸风雅的滥情、没有矫揉造作的扭捏,有的是追慕魏晋遗风的旷达之心和洒脱情怀,郭国汀律师不止一次的在书中流露出对那些伟岸狂狷之士的仰慕。顺着他的足迹,我们穿越过历史的隧道,可以听到那遥远的呼唤,那确实是一个神话的年代,旷世天才嵇康没有屈服于权贵的淫威,孤高的个性和一尘不染的胸襟奏出了音乐史上的千古绝唱——《广陵散》。多年之后,郭国汀律师在不断的漫步中叩问着这个千年前的命题,为这个并不体面的律师界挽回了或多或少的颜面。他一直在努力的诠释着着完美主义的理想世界,在物欲横流的滔天浊浪中,他大声疾呼着高贵的真谛和良知的价值,保持着一个知识分子对故国家园的痴迷和眷恋情怀。多年来,中国一直处于暴政蹂躏的局势中,尤其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许多民众在传统意识形态崩溃之后,精神世界陷于流离失所的局面,忘记了“人”之所以为人的意义,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之中,皈依了“拜物教”。传统的价值体系中的精华被漠视,以至抛弃。香车宝马、觥筹交错的繁华都市使得许多来自乡村的异乡人不屑于土里土气的农村文化,对传统的节日,他们更是嗤之以鼻。对此,郭国汀律师展示了一个知识分子的底蕴和内涵。

   

   曾几何时,以梦为马、四海为家是他年少时的理想,大学毕业后,他有过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政治豪情。在体验了不同的人生际遇之后,他终于明白,他永远是大地的孩子,因此他毫不掩饰为理想而全力以赴的激情。每次遥望着故乡的山山水水,凝望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浩瀚星空,那永恒的异乡人便抛弃所有的忧伤和疑虑,去追逐无家的潮水,因为冥冥之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呼唤着他、感召着他,让他沿着这条路走来。

   

   郭国汀律师在博讯专栏上的作品是一系列方阵齐整、铿锵有力、雍容大气的文章群集,每篇文字的标题都显示了作者的别具匠心。当然这不是说,法学家的文学情怀起始于郭国汀律师。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江平先生在不同的文字题材上显示出惊人的功力,法学、翻译、哲学在他手里不过是宏观体系中的不同坐标罢了。然而,郭国汀律师依然是卓尔不群、玉树临风的。首先,他的文字已经突破了传统法学家“就法论法”的枯燥理性和单调文风,他以一个非职业作家的笔触去捕捉世界的微言大义、风俗人情,避开了前辈们画地为牢的险隘关口,这个全新的视觉使他的文字从一开始就攀登上了一个足以睥睨蝇营狗苟之辈的高度。

   

   

   其次,在对自身的反思之时,郭国汀律师是毫不留情面的,在每次与我这个不足挂齿的后辈互通书信时,他没有任何大律师的架子和傲慢。这不是每一个功成名就的学者都能做到的,而是对自我人格的一次挥洒。故先生之笑,必如金钟惊雷,响彻万里,群山为之起舞,苍天为之回声,疾风暴雨为之响应。故先生之悦,则阳光如金,长水似锦,白云宛玉,野花胜锦,流霞烂漫,轻风蓝雾之间,恰成千古一梦。(引用袁红冰的文字)只要我们读一读他的文字,就可以感受到一个高风亮节学者的人格之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儒家箴言一直在他的字里行间反复的回荡。郭国汀律师的才情和睿智把法学家的悟语之作放入文学典籍也毫不逊色的境界中来。他在吸取西方大师的文化精华时,没有忘却象形文字的艺术魅力,甚至有点偏执的痴狂,在他的人格框架中也蕴含着对西方文化源泉《圣经》的至深感悟和对基督教敲骨吸髓的体验。在这个层次上,郭国汀律师和刘小枫是殊途同归的。

   

   在这个英雄极度稀缺的年代,北岛曾悲愤的呐喊:“我不相信”。郭国汀律师的寻梦生涯却给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回答,他在努力的承担着知难而上的悲壮宿命,所以他和顾城是相通的,“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郭国汀律师在文史哲上的修养和法律方面的造诣,使他一步步的迈向珠穆朗玛峰之巅,他是中国法学界为数极少的能左手法律、右手文学的风雅之士,也是遥望彼岸圣土的一代大师。

   

   2008年8月

   

   

   [1] 北京大学法学士,法学硕士

(2012/09/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