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郭国汀律师专栏
·暴力革命与和平演变的前提与条件
·关于暴力革命答深山质疑
·勇敢地参政议政吧!中国律师们!/郭国汀
·语言风格——关于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的争论
·就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与申先生的论战/郭国汀
·英雄人格哲学—袁红冰《自由在落日中》读后
·划时代的政论——简评袁红冰《改良,还是革命?》
·为什么袁红冰之《改良,还是革命?》是划时代的政论?
·再论政治案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严重危害性
·再论政治案件低调消音妥协辩护论的危害性引起争论
·政治案辩护律师的最佳策略
·驳政治肮脏论
·文字狱与极权专制体制
·暴政与人种的优劣/新南郭
·虚伪是极权专制的必然付产品
·极权专制政体与思想家
·最暴虐无道的政府!/南郭
·郭国汀:歌功颂德或批评批判?
·判断一个政权合法性的公认标准
·判断政府合法性的普世公认标准 郭国汀
·中国律师理所应当关心政治 郭国汀
·政治体制的根本问题
·中国的前途在于专制改良还是政治民主革命?
·西方现代政治民主的基本要件
·郭国汀: 政府无权杀人!
·政府绝对无权武力镇压(屠杀)和平集会示威游行或罢工的公民
·国民有权推翻暴力镇压(屠杀)和平抗议民众的任何政府
·中国历史上不存在极权
·民主政治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答尼采黄昏君的质疑/南郭
·极权专制独裁者与知识分子
·与网友谈论民主政治与政权合法性
·政府不得滥杀和平请愿公民的最新国际公约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祸国殃民绝对乏善可陈
·郭律师评价中国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40)宪政研究
·什么是宪政?
·什么是共和?
·宪政的实质
·分權制衡理論的历史淵源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宪政研究
·The Arguments For and Against the Notwithstanding Clause
·Freedom is not free but it is costly
·宪法改革的设想 南郭提要
·联邦共和民主宪政体制是美国经久强盛不衰的原因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立宪时代的法政哲学思考提要
·有限政府与法治宪政
·联邦主义要旨
·It’s Not Patriotic to Violate the Constitution
·An Imperial Presidency Based on Constitutional Quicksand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疯狂迫害宗教信仰者
   
   郭国汀
   
   哲学家米格尔(Miguel de Unamuno)1920年写道:“唯物主义,如果你喜欢……仅是一种宗教,无神论毫无疑问仅是一种宗教。”[1]杰出的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1924年访苏联后写道:“我有信心下结论,如果共产主义取得一定的成功,它不是由于某种改进的经济理论,而是作为一种宗教。基督教作为一种人类精神的竞争对手,是苏维埃共产主义的天然敌人”[2]。现化最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指出:“共产主义体制的一个优势在于它具有某些煽动起宗教的强烈情感的宗教性质”[3]。1864年罗马教皇比乌斯四世发表一份通谕(Sythbus Errorum),列举了80种现代化和自由主义的错误,他公开强烈谴责所有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他认为对合法君主的反叛是不可接受的。[4]1937年初罗马教皇比乌斯六世在其训谕(Divini Redemptoris)中公开谴责共产主义实质上是人类公敌。[5]1938年11月日在纳粹摧毁数百个犹太教堂和犹太人的商店后,比乌斯六世教皇公开谴责纳粹暴行,并指示红衣大主教Michael Fallhaber亦公开谴责纳粹,写下Humani Generis Unitas通谕:号召人类友爱,谴责纳粹迫害犹太人和种族主义[6],比乌斯十二世教皇早在1923年11月24日即谴责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运动,他在1917年至1929年作为凡蒂岗的代表发表44次有关德国的讲话中,有40次谴责纳粹的内容。[7]整个1930年代纳粹媒体称他为爱犹太佬的红衣主教,因为作为凡蒂岗国务卿他先后55次向纳粹政府送交抗议迫害犹太人的公开函。他称纳粹是假先知,指责纳粹是种族血统迷信膨胀;希特勒完全是自我膨胀;希特勒是破坏者,能令僵尸惊跳起的人,基督教与纳粹水火不相容无法调和。[8]1937年3月8日比乌斯十二世会见美国大使时私下称希特勒是个不可信赖的流氓,而且是邪恶的人。1938年他给美国驻英国大使的函中解释他为何反纳粹政权,原因之一是纳粹的反宗教自由,完全缺乏诚信,与纳粹完全不可能进行政治妥协或达成协议。[9]1939年9月8日在其第一份通谕(SummiPontificalus)中,比乌斯十二世教皇明确谴责纳粹主义,明确反对纳粹的反犹太主义,呼吁和平。在整个二战期间教皇一直为犹太人呼吁,当得知纳粹在波兰屠杀犹太人后,他敦促欧洲的主教们尽一切能力拯救犹太人和其他受害者;1940年1月19日在凡蒂岗电台和报纸上教皇撰文称纳粹是野蛮的暴政。在1940年复活节比乌斯十二世教皇公开谴责纳粹轰炸不设防的平民;1940年5月11日公开谴责纳粹侵犯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1942年6月日他公开反对在纳粹法国占领区群体驱逐犹太人,并下令法国,意大利和俄国的天主教主教们帮助犹太人。[10]1941年和1942年教皇圣诞演说重申了这些主题。纳粹高官海德里希(ReinhardHeydrich)1943年春对部下说:“我们不应当忘记,从长远看罗马教皇是国家社会主义比丘吉尔或罗斯福更大的敌人。[11]对共产党政府而言,教会是消灭或控制公民社会机构的最大障碍。天主教会是受凡蒂岗指导的组织,成为莫斯科为首的国际共产主义信仰的最大竞争对手。莫斯科精心策略即是切断罗马天主教会和统一教会与凡蒂岗之间的联系,使之成为独立权力的国家教会。为了减小消除教会的影响,将其置于国家官僚机构控制下,改造成共产党的政策工具,共产党综合采用了迫害、引诱腐败和全面渗透各层教会组织的手段。档案显示捷克斯洛伐克有数百名神父,甚至不少大主教与秘密警察合作。
   
   2010年9月18日第238个反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
   
   一、苏联共产党极权暴政迫害东正教(基督教)
   
   1918年1月 苏共通过一个法律:每个公民有权信仰任何宗教,或不信仰任何宗教;同时禁止在所有的学校,学院或大学教授任何宗教。所有的教堂建筑均收归国有,没收全部教会土地,不予任何赔偿;不承认宗教婚姻和宗教离婚;神职人员被与资产阶级罪犯一道剥夺投票权和担任国家公职权;实践中,否定神职人员食品定额权和子女受教 育权;剥夺东正教的一切法律特权土地和经济收入。布尔什维克党一撑权,立即与东正教会的关系恶化。列宁下令逮捕了许多神父和主教。1918年2月5日,苏联政府颁布政教分离,教会与学校分离,没收教会财产的命令。1918年苏共展开对教会的内战,沙皇一家被谋杀。[12]
   
   1922年2月26日,苏联政府假救助饥民之名下令没收教会一切黄金,银器,钻石等珍宝。3月15日, 在契那亚(Chnya)红军向信众开枪,杀死12名信徒。3月19日,列宁在给政治局的一封信中写道:“要充分利用契那亚(Chnya)枪杀信徒事件,这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立即没收教会的几 十亿金芦布,唯有此时,大量农民已饿得不能再反抗,所有这些饿以待毙相互吃人的数百万饥民使整个国家陷于灾难。。。”[13]1922年3月,4月和5月连续三个月没收教会财产的运动普遍展开,直接引起1414起反抗事件,数千名神父,牧师,教士被捕,其中2691名神父, 1962名和尚及3447名修女被杀害。根据列宁的指令,参与契那亚暴动的神职领导人全部被处决。在彼得堡77名神父被捕,4人被杀;在莫斯科148名神父被捕,62人被处决;缔科宏(Tikhon)教堂被严密监控。[14]1923年便有1200名神父和牧师及28名主教被杀害。
   
   1929年4月8日苏共颁布了一项宗教协会法,禁止教会向儿童和年青人布道。教堂不许组织读书会,图书馆,远足,儿童游乐场,圣经读书会,不得从事赞助医疗卫生,不得在教堂以外任何场所活动,对宗教活动规定了新的限制;利用宗教……反苏联政府的处三年直至死刑。对东正教的迫害最早,但随后数千其他基督教牧师,洗礼派,耶和华见证人,天主教,穆斯林和犹太教拉比亦受迫害。[15]
   
   8-14岁儿童均成为无神青年团,然后共青团;对谴责父母宗教信仰的儿童予以奖励,大学设立无神论课程,在教堂设立反宗教博物馆,巡回电视表演信神者如何恶,如何愚昧,仅1/400教堂幸存。其馀要么被摧毁,或改做仓库,办公室,博物馆,莫斯科红衣主教大教堂被炸毁。在新工业城市,不允许建任何教堂。
   
   1930年10月苏共颁布命令没收教堂的钟。扰乱了广大有神论信仰者的宁静。 任何与教会关系密切者均加税,教会领导人被剥夺公民权、供应证和公共医疗,许多人被逮捕或驱逐,13000名神父被清洗强迫务农,许多教堂被迫关闭。1930年,14%的暴动是由于关闭教堂或没收教堂的钟引起。1930年1月,共6715个教堂被关闭或毁坏。随后数年以日常骚扰教堂和神父, 经济上剥夺的方式,迫使许多神父丧失收入。
   
   1929-1930年苏共对教会进行了第二轮迫害。1925年苏共无神论协会主席承认,在一亿三千万总人口中,仅有不到一千万人实际上放弃了宗教信仰。[16]
   
   直至1937年,仍有70%的成年人认为自已有宗教信仰。但到1937年苏联仍有57%人口信教。1932年英国肖伯纳受邀访苏联回国后向伦敦时报确认,“俄国的宗教自由比英国还自由”。[17]
   
   1914年既存的54692个教堂到1929年仍有39000个继续提供服务;至1936年4月1日,全俄仅剩下15835个东正教堂,4830个清真寺(32%)和几十个天主教堂和清教继续存在;1936年仍服务的20000个教堂和清真寺,到1941年时仅剩下不到1000个;1914年有112696名神父和牧师到1928年仍有70000名神父和牧师,至1936年4月注册神父牧师仅剩下17857人,神职人员总数仍有24000人,1941年官方登记的神职人员降至5665人(半数是在新吞并地区)。1914年俄国有东正教大主教163人,51105名神父,到1939年前者仅四人自由地活着,后者仍在册者仅剩下几百人。
   
   1937年4月, 马兰科夫(Malenkov)建议利用此机会最后清除教会组织。数千名神父牧师及几乎所有的主教皆被关入集中营。这次绝大多数被处决。1957年,重新关闭数个战后恢复服务的教堂;1960-1970年代,克格勃严密监控三类人:宗教团体(天主教,浸礼会教友,清教徒,Adventists)、民族主义分子和异议知识分子。1973-1975年,116名浸礼会教徒被捕; 1981年,克格勃几乎可以肯定参与了谋杀三名天主教神父的阴谋。1984年,200名浸礼会教徒被捕。
   
   2、中共自1950年开始迫害各种宗教。
   
   罗章龙在回忆录中承认,“非宗教同盟”是五四运动的果实,而刚成立的中共乃是其幕后推手。在1920年至1921年间,一群北大哲学学会会员及北大马克思学术研究会会员开始探讨科学与宗教的问题,认为倡导科学就必须反对宗教,而在各种宗教当中,基督教是最应当被打倒的。作为中共外围组织的“非宗教同盟”,严格执行中共的政治、社会和宗教政策,并在人力和财力上提供支持,罗章龙写道:“北方区委对这件事很重视,认为在思想上是反对唯心主义,宣传唯我主义,在政治上是反对帝国主义,在教育上是反对文化侵略。当时党中央也很重视此事,认为北方区发动反宗教运动是意识形态的重要斗争,足使帝国主义、中国统治集团惶然不安!”
   
   1926-1927年国民革命军反复袭击教会财产,特别是攻击外国传教士,甚至杀害之。英国和美国新教(Anglo-American Protestant)受到重点攻击,而美国新教在中国教育办特别著名。1927年超过3000名外国传教士(主要是英、美、加拿大)被迫离开中国。[18]1927年3月,北伐军在九江武昌上海南京均发生攻击外国人及教堂事件。[19]1927年3月23日在陈诚指挥下第六和第二军团进抵南京市郊;次日早上革命军进入南京古城,约9点,一群身着国民革命军军服的士兵闯入英国领导事馆开始抢劫,洗劫和射杀,美国和日本领事馆亦受到洗劫和盗抢。两个英国人,一名美国传教士,一名法国天主教和一名意大利牧师被杀害,英国领事受伤[20];还发生了故意毁坏基督教院校建筑财产的事件,南京大学副校长威廉(J.E. Williams)博士被士兵杀害;[21]英国和美国停泊在长江上的战舰炮击南京城,打死24名士兵和15名平民,伤7名士兵和9名市民。[22]外国人对国民党的敌意,由于1927年3月23日国民革命军洗劫南京英国、美国和日本领事馆及攻击和抢劫南京和上海全市外国人的财产而加剧。[23]。1927年,朱、毛红军绑架了一个美国天主教神父爱德华(EdwardYoung)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爱德华逃走,但他的中国信徒被当做人质者被杀害。[24]1934年10月8日两名美国传教士夫妇(师达能(John Cornelius Stam)和史文明(Miss Betty Scott))被方志敏红军在安微旌德县绑架敲榨勒索2万美元未果而杀害。[25]国共合作运动期间亦是反基督教运动最兴盛之时,而1927年4-7月国共公开分裂后,反基督教运动也突然停止。[26]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