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藏人主张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不要与全体藏人为敌
   
   李江琳
   
   


   “你们正在与藏民族全体为敌”,这是我走过了西藏自治区周边四省藏区后,最想向中国政府指出的事实。最近一年多时间里,藏人接二连三地自焚抗议,中国政府明显感觉到了压力,但是那一系列的涉藏机构和庞大的藏区维稳队伍,却都无法向中央最高领导解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藏人不惜牺牲性命来抗议。不管他们是真的不明白,还是他们明白了不敢说,事实是,中国的最高领导层自己把西藏问题定成了一种最“敏感”的禁忌,于是下面就没有一个人敢跟中国最高领导说穿:现在中国政府的“治藏策略”是在与全体藏人为敌,藏人对中国的统治者很不开心,一切问题皆源于此。
   
   
   
   为什么说中国政府在与藏民族全体为敌呢?事情的根由其实非常简单。中国政府长期来吃错了一副叫做“阶级分析和阶级斗争”的药,成了“拜斗争教徒”,看不到一个最简单不过的事实:藏民族是一个虔信佛教的民族,达赖喇嘛是藏民族全体敬仰的宗教精神领袖。中国政府蛮横地把达赖喇嘛定为敌人,以达赖喇嘛为敌,等于与全体藏人为敌。
   
   
   
   有位藏地商人跟我讲过这样一件事。身为成功商人,生意迫使他和中国政府官员保持良好关系,因而长期以来养成了在“敏感问题”上高度谨慎的习惯。他是一个在藏区常见的,公开表态拥护政府的藏人。他告诉我说,在一次酒宴上,一位汉族官员一口一个“达赖、达赖”,他终于按奈不住拍案而起:“达赖是你叫得的吗?你算什么,竟敢这样叫!”这位官员正迷惑不解,他又教训说:“你至少应该尊称达赖喇嘛!”
   
   
   
   这位藏族商人所说的话,应该是中国政府治藏政策的第一课:不尊重达赖喇嘛,藏人不可能感觉开心。中国政府的所有涉藏官员都应该学一学这初级课程,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都必须尊称达赖喇嘛,在使用外语的时候,不要忘记在达赖喇嘛这一称呼前加上“His Holiness”的敬语。
   
   
   
   藏文化对人际关系和相应的称呼有很发达而复杂的规范。藏人自己对达赖喇嘛还有别的称呼方式。如今在藏区,达赖喇嘛是人们公开交往中的一个禁忌,陌生人之间是不敢讲心里话的。我在藏区旅行的时候,却经常用藏人自己对达赖喇嘛的尊称,让素不相识的僧俗藏人在一瞬间就认我为“自己人”,向我坦呈他们的秘密,诉说他们的冤屈和痛苦。
   
   
   
   在西藏周边四省的藏区,政府对寺院的监控非常严厉,有些公安派出所就设在寺院大门边,甚至设在寺院内。但是,我在几乎所有寺院里都找到了达赖喇嘛的照片。有时候,这是一张很小的相片,悄悄供奉在某个不引人注目的佛龛上。在一些偏远的寺院里,达赖喇嘛的大幅照片公开地供奉在醒目的地方。在有些寺院里,我使用了藏人自己的询问法,僧人就主动为我打开不对外开放的殿堂铁锁,向我展示隆重供奉其中的达赖喇嘛大幅照片。
   
   
   
   在牧民的家里,我看到达赖喇嘛的大幅佛像供奉在正中位置。虔诚的藏人,在看见任何达赖喇嘛照片的时候,都会庄重地双手合十,表示崇敬。任何有达赖喇嘛形象的物件,拿到手里后都要碰触头顶,以示对至高无上的达赖喇嘛的恭敬。
   
   
   
   藏人日常生活和行为中尊崇达赖喇嘛的现象细节,中国政府的涉藏官员是看不到的,或者他们看到了也不敢向上报告,或者他们认为这只是藏人的愚昧和落后。中国政府用自己的高压政策堵住了自己的信息通道,成了瞎子和聋子。于是,他们那么多年来看不到自己在西藏问题上犯下的最不可原谅的错误:与达赖喇嘛为敌。
   
   
   
   我和各种各样的藏人交谈,从现任政府公务员,到在城里打工的失地农民,我都会问他们,他们对藏民族的现状怎么看。所有交谈者,不管他们个人现在生活得怎样,都一致告诉我,情况很紧张,“压力很大很大”。几乎没有人对现在中国政府的政策抱有希望,因为“他们不懂我们的心”。
   
   
   
   那么,藏民族中有没有如中国政府领导那样,坚决以达赖喇嘛为敌的人呢?我在中国政府的涉藏干部和宣传干部中听到过一种说法,说达赖喇嘛回归拉萨的最大阻力是一些现在在位子上的藏族干部,因为他们是既得利益者,他们不希望解决西藏问题。为此,我特地请教了一位僧人,他是一个仁波切,汉人所说的活佛。
   
   
   
   他轻松地笑着说,“这样的人不会很多”。
   
   
   
   “为什么”?我追问。
   
   
   
   他笑笑,很平静地说:“首先,因为我们都是藏人。”他说,藏民族和汉民族不同,藏民族生活中不能没有信仰,达赖喇嘛是整个藏民族共同的信仰。汉人必须理解这一点,否则你们不会懂藏人的心。他说,藏人也有各种各样的人,他们中有坏人,也有道德低下的人,但是那些公开颂扬现状,公开表示拥护中国政府现行西藏政策的藏人,却大多并不是真的抛弃了藏人的共同信仰。藏人中有些所谓“积极分子”,为了取得中国政府的信任,对同胞表现得很恶劣,甚至比汉人公安军警还坏,但是大多数藏人干部,他们也多少了解过去五十年的历史,他们也在反思五十年代“宗教改革”时期藏人中“积极分子”的所作所为。他们现在表面上的沉默和表态,只是出于现实生活的趋利避害。只要形势宽松一点,他们就会表现出他们的真实内心,那时就会表现得比谁都更拥护达赖喇嘛。其实中国政府也猜到了这一点,在中国政府体制内,藏族干部得不到真正的信任,就是一个反证。
   
   
   
   如今,占中国领土四分之一的藏区,形势非常紧张,中国政府不惜一切代价维持着高压下的平静,却都知道藏区随时随地会出事。中国政府自己都骗不了自己的一个事实是,六百万藏人在他们统治下精神上很不开心。为什么?因为中国政府以达赖喇嘛为敌,就是与藏民族全体为敌。不改变这一点,西藏问题无解。改变这一点,一切都会向良性方向发展。事情就这么简单。
   
   
   
   
   
    《动向》2012年第9期
(2012/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