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藏人主张
·西藏原始宗教雍仲本教推选出第三十四任领袖
·每當中國國台辦回應「無稽之談」時、、、、.
·台灣最主要的危機來自台灣自己內部
·驚天爆報!袁紅冰新書發表會演講勁爆內容大曝光!
·小英總統應該了解美國對台灣的善意是台灣本身的價值所決定的
·中共向來好話說盡,壞事做絕
·任由中國制定遊戲規則,無異造就世界災難,台灣首當其衝
·任由中國制定遊戲規則,無異造就世界災難,台灣首當其衝
·袁教授论台海最新局势
·中國共產黨目前靠的是硬實力和脅迫
·國際政治趨勢正前所未有地有利於自由台灣
·「郭文貴現象」折射出中共強權的極端脆弱
·溫家寶為兒子向習近平跪地求情寫悔過書為何無效?
·中共全面操控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政治戰略
·台北金石堂城中店袁紅冰教授《刀鋒上的台灣》新書發表會
·國民黨成為過去式,中國的新歡是郭跟柯?袁紅冰說法一出讓2020總統大選出現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刀鋒上的台灣》第二場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中共对西藏寺院控制手段翻新
·中共即將掀起中國內部血雨腥風大動盪、大變局
·【豈能讓十世班禪的大慈悲願力被「國家恐怖主義」與「集體沉默的平庸之惡」
·袁紅冰vs.蘇紫雲:美國重返亞太的戰略
·在自由的台灣需要的時候,我們的血絕對不會流在台灣人民後面
·台灣對中國的戰略
·袁教授在台湾新书发布会上的演讲开场部分
·如果台灣也淪為中共統治下一個所謂行政特區
·人們關於自由有很多的探索,我的感覺是:自由就是幸福
·我絕不會看著自由台灣被中共強權征服而無動於衷
·有什麼能證明習近平將會在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道路上裸奔呢?
·當代的共產皇帝理論基礎如何奠定
·中共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將下台,為何接任的會是劉結一
·國台辦劉結一:國民黨已經是一個日薄西山的政黨
·郭文貴爆料的「中共藍金黃計畫」不是空穴來風,「從傳媒、出版到其他領域,
·一個嚴峻的國家危機和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並存;催生失敗主義將使台灣沒有希
·國台辦劉結一:對國民黨絕望,對民進黨失望,台灣民意的出路在哪裡?
·西藏獨立日
·台灣如何才能活在真實中?如何才能活在國格尊嚴中?
·「鋭實力」利用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無聲滲透,恐共媚共的效應將會發揮到極致
·前所未有有利於台灣的歷史機遇是什麼?
·失去了獨立國格的意志,自由臺灣將失去一切
·美海軍太平洋司令:忽視中國成為全球領導者的野心,自己要承擔後果
·台灣只要叫中華民國中共就不會打過來?
·正視《刀鋒上的台灣》中的「一帶一路」
·為何台灣獨立於中共強權的存在就是當代世界和平的定海神針
·要關注自由台灣的命運,就要關注中國的命運
·“文字狱”在西藏实施味着什么?
·有什麼證據說「文化大革命」將回歸的預兆
·《中國二十五年國際發展戰略綱要》最重要的「關鍵要點」現形!
·袁紅冰公開駁斥部分台湾名嘴
·用紅色能量摧毀台灣的國家意志
·回歸文化大革命體制來拯救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危機
·美國或者自由世界的敵人不是什麼國際恐怖組織而是、、、、
·習近平經濟學
·中共絕對不敢武力犯台
·自由民主和極權專制之間水火不能相容,怎麼可能統一?
·中共強權要斬殺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以祭全球極權擴張之旗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
·袁紅冰談中國國運和“爆料革命
·【袁紅冰視角看中共修憲】逐字稿之一
·中共太子黨如何拯救共產黨
·中國的政治前途和當代民主革命
·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袁紅冰訪談:自由臺灣的前途和中國命運
·观看袁红冰VS夏业良世纪辩论的一点感想
·為什 麼自由台灣的獨立存在有利於中國人民根本的政治利益
·袁紅冰、夏業良: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袁紅冰教授才最有資格拿諾貝爾「文學獎」和「和平獎」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 第一輪〈逐字稿〉
·今天過後,《年代追追追》以及陳
·自由台灣的國家正名革命 與 2018年的台灣機遇
·「319槍擊案」真相大白了嗎?】
·以國家至上的和極端狹隘的民族利己主義做為價值中心而形成的超級納粹主義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二輪〈逐字稿〉
·袁紅冰對《新聞追追追》名嘴們的回應
·我為什麼關注自由台灣
·〈關於「郭文貴現象」的辯論〉第三輪〈逐字稿〉兩千餘字一次刊完】
·自由台灣如何避免做大國交易籌碼的命運
·從郭柯配到朱劉會
·《神州悲歌》作者蔣繼先谈《殺佛》
·美政府報告首次曝光中共網絡間諜頭子
·鄭南榕是點燃在時間之巔的自由之光,他將永遠祐護台灣的命運
·习近平高登“皇位”之后对西藏的影响
·郭文貴警告台灣:台灣的內賊是她最大的敵人,就是被「藍金黃」的這些人
·BBC中文本周推荐:你不容错过的五个故事
·只要鄭南榕精神還沒有被台灣人完全遺忘,台灣的自由之魂就不死
·蔡英文應正視「賴清德現象」引起的關注
·《刀鋒上的台灣》預言的現在進行式
·中共元老102歲的李銳證實了袁紅冰對習近平文化程度的評價
·「棋手說」、「棋子說」、「籌碼說」,美、中大國交易「牌局」中,台灣的隱
·「台灣宿命地成為當代國際政治最敏感之點!」
·台海大動盪 ── 組建保衛自由台灣國際志願軍的必要性
·北京對台再發警告,中國「進一步採取行動」=對台動武?
·四月26日袁紅冰教授日本
·習近平:「達賴現在窮得只剩下轉世焱@個『寶貝』了
·2018“中国爆料革命”政治意志宣示
·台灣自己不能讓國際社會忘卻台灣的獨立國格,不能讓世界忽視自由台灣事實上
·你們撤得了旗幟,撤不了我身為台灣人的決心
·中國在蔡英文總統520就職二周年前夕獻出賀禮
·柯文哲現象對蔡總統、民進黨及台灣的警示
·習近平對「中華民國」的命運早已蓋棺定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刚炯•德东朗杰 来源:《看中国》
   

   六、拉萨起义与博主义
   
   总结上述各论,我们可以把它概括为一个理论的东西,这就是博主义。那么,这种博主义的理论核心就是:博民族依据自身本有的历史与文化的本质特征,使自身独立自主地存在和自由全面地发展。围绕这一核心展开阐述的一切问题都是博主义理论的理论范围。同时,围绕这一核心而展开的一切现实的实际斗争就是博主义理论的实践过程。三十年前拉萨人民的英勇起义及其前后博民族人民的英勇斗争,其伟大的历史意义就在于:正是在这些实际斗争的实践中就已经宣布了博主义理论的实质。今天,我们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就是要从理论上鲜明地提出我们民族早在实践中宣告了的博主义,从而使博主义成为我们全民族鲜明自觉的理性力量,形成我们全体博民族一切行动的总体纲领。从而使我们博民族的正义事业进入一个更新更高层次的领域——从纲领路线到战略策略都以自觉的、完整的同时又与当代国际正义力量和人类进步趋势相一致的现代正义事业!
   
   很显然,以博民族依据自身本有的历史与文化的本质特征使自身独立自主地存在和自由全面地发展作为核心的博主义理论,其最基本的理论前提就是:每个民族的独立存在和全面发展,是一切民族的独立存在和全面发展的条件。这一理论前提所表达的就是整个人类能够相互尊重其独立存在权和自由发展权的人类平等的普遍原则。由此原则要求构建全人类相互容忍、相互尊重、和睦相处的国际大环境。这就是说,人类总是划分为不同的民族,构成不同的群体,这种不同民族的划分是由于各自形成的不同环境、不同历史构成的,相互间只有各自特色的不同,绝无尊卑贵贱之分,对世界本身来说都是平等的,各自的独立地存在和自由地发展,不能对另一些民族构成威胁和造成危害。任何一个民族,当它独立存在和自由发展时,自身也正是借助于别的民族的独立存在和自由发展作为条件的,因此,自身的独立存在和自由发展也在客观上应该为别的民族能够独立存在和自由发展提供条件。以这样的理论作为基本的理论前提的博主义理论,其根本的宗旨就是,也仅仅是使博民族自身恢复和重建博自身本有的独立和主权,争得博自身能够独立自主地存在和自由全面地发展的先决条件——博的外部自决,从而为内部自决提供基础条件。那么,作为这样一种正义事业的实际运动的理论纲领——博主义,对于世界上一切心底善良、没有邪念的民族和国家既不构成任何威胁,也不造成任何危害,倒是恰恰相反,博主义理论的实质是在客观上正是从博问题的领域维护和声张着全人类共同的普遍原则。因为,博主义理论深深地意识到博民族自身的独立自主地存在和自由全面地发展的根本要求,只有在世界一切民族和国家都能够以独立自主地存在和自由全面地发展为最高原则的国际大环境中才能得到真正的实现。
   
   博主义理论的这种最基本的理论前提,表明博主义理论还是建筑在牢固的国际法的法律基础之上的。因为,上述理论前提所表明的是人类的普遍原则,即作为人类存在、作为人类整体的要素而存在的实体所必须遵循的国际社会公德。因此,这种理论前提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国际法的理论表现,或者反过来说,国际法是上述理论前提的法律表现。正因为如此,博主义理论的理论前提的国际法律准则也就成为博主义理论的法律基础,这就不奇怪了。但是,问题仅仅说到这个层次还不够。国际法之所以成为博主义理论的法律基础,其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博主义理论所阐述的和在实践中所追求的博民族彻底的自决本身是与人权原则是完全一致的,因而其理论本身就是与《联合国宪章》、《世界人权宣言》、《遵照联合国宪章加强各国之间友好关系和合作的国际法原则宣言》(《友好关系宣言》联合国大会决议2625)、《联合国人权公约》以及与此有关的许多联合国决议规定的原则相一致的。因为上述这些由联合国大会规定并通过而确立起来的国际法2要法律文件中,把自决权作为国际法的重要内容而规定下来,赋予自决权以法律的权利和效力。与此相应,许多联合国大会决议已经确认,自决权的主体——争取自决的民族和人民拥有自卫权,也就是说当他们行驶自决权受到武力阻挠时,有权以武力进行斗争。同时承认,行驶自决权的民族、人民在这一斗争中有权要求或接受其它国家及国际机构提供的一切援助。在这一系列的国际法规定基础上,不少国家还利用各种机会不止一次地提出了这样的主张,即民族解放斗争不应当单纯看作是某一国的内战,而应当看作是与国际人道法所完全适用的国际武装冲突。在这样的国际呼声之下,于1977年在重申国际人道法的外交会议上通过的《关于保护国际武装冲突牺牲人员1949年日内瓦条约追加议定书》第一条第四款确认了民族解放战争(包括反对外国占领、反对种族歧视的斗争)就是属于这种性质的国际武装冲突。这样,民族自决权及其这一权利的具体实践形式——争取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斗争(包括武装斗争)都已由国际法确认的法律权利及其由此法律保障的实践形式。博主义的理论就是以这些国际法确认的法律权利作为自己的法律基础,受这一国际法保障的实践行动的指导纲领。
   
   博主义理论之所以与上述国际法确认的法律相一致,之所以使自身能够建筑在强有力的国际法基础之上,就因为,博主义对博民族本身自古以来作为独立和主权的政治、经济、军事、法律诸方面构成统一整体的国家实体的历史的理论概括,其本身就是国际法规定和确认的法律权利在博这一特定范围里的具体体现。也就是说,这是国际法在博问题上的具体运用。因此,由博问题在理论上概括为博主义及其由这一理论指导下的博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正义斗争绝不是什么“分裂”一个“统一的国家”,而只不过是恢复和重建自己本有的,被中国当局剥夺去的东西而已。博主义对中国也绝不造成任何危害,而只不过是按博中两国自古以来关系的真实面目重新各得其所,各归其位罢了。因此,依据国际法的基本法律和博本身的真实历史以及博中两国本来的真实的关系史来看,博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中国的“内政”,也不是什么“极少数分裂主义分子”要把问题国际化,而是事情本身本来就是一个国际化的问题,涉及到作为人类共同存在所关心的普遍原则的问题。正因为如此,博主义理论所倡导和追求的正是人类普遍的共同的基本原则,因而才得到国际法的法律保障。
   
   与上述博主义理论的基本理论前提、国际法法律基础和博自身的历史前提相一致,博主义理论的最根本的支点就是人道主义哲学。所谓人道主义哲学,也就是人的哲学,其理论的主旨就是:引导人对人自身本质及其价值的自我意识,并由此谋求人的解放。这样,人作为人,真正回归到人的本质,不断地唤醒自身应有的人的本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就是充满人的关系,人性的关系。可见,人道主义哲学既作为世界观、历史观,又作为方法论,是使整个人类唤醒沉睡或泯灭的人的本性,并按照人的本性来处理人与人的关系和人与世界的关系的最一般的哲学。博主义理论就是建筑在人道主义哲学的人道进步的最一般的理论基础之上的。因此,博主义理论就是人道主义哲学在博问题领域内的具体体现和运用。因为,人道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具体地运用到现实中时,它所直接接触到的则不仅是一个一个具体的现实活动着的人,而且这些现实活动着的人们在其现实活动过程中总是结成不同的民族共同体,以一定的整体人格的方式存在着。在现存的被扭曲了的社会心理中,一些民族的整体人格高于、优于另一些民族的整体人格,于是在民族关系中的观念里和方法上总是以强制和暴力使一些民族的整体人格服从于另一些民族的整体人格,一些民族的整体人格的建立和存在总是以另一些民族的整体人格的破坏、扼杀、奴役作为代价,从而使民族关系中丧失了人的关系,而成了狼和羊的关系。那么,这种关系难道不正是人道主义哲学所要涤除和消灭的异化关系吗?!对于具体的现实活动着的人的个体来说,人道主义哲学就是引导他们对人的本质和人的价值的自我意识;对于一定的现实活动着的人们结成的民族共同体来说,人道主义哲学就是引导他们对自身整体人格和整体价值的自我意识。因此,对于人道主义哲学来说,凡是尚处于被压迫、被奴役、被扼杀的民族,首先要使自身摆脱现存的异化了的地位,谋求政治解放,使自身上升成为政治的主体,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同时使人的个体本身也获得作为人的解放。就总的逻辑规律来说,只有当整体人格作为一定政治社会形态的独立主体而存在的时候,才有可能具体地关心和追求每一个具体成员在这一社会形态下的整体的独立主体中的个体价值、地位和作用。由此可见,人道主义哲学与人权原则是如此的一致。因此,可以这样说,人权原则是人道主义哲学的法律化,而人道主义哲学就是人权原则法律的哲学化。它们所要完成的历史使命却是并行不悖的,这就是人的解放。
   从以上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到,博主义理论有着四大坚实的基石,这就是:基本的理论前提、国际法的法律基础、博自身的历史和现实以及人道主义哲学。仅从这四大基石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博主义理论既不是空洞的,也不是狭隘的,而是基于博民族自身本有的历史和现实,依据人类当代进步的普遍原则而建构起来的理论大厦。这四大基石中,最根本的就是博自身的历史和现实。因为,正是由于博自身几千年发展的历史本身告诉我们,她是以一个博的独立的政治国家实体和拥有主权的民族存在于整个人类的历任之中,而她的现实却被另一个国家强行宣布为它的“领土”,从而强行占领,博自己的中央政府却被迫流亡,因而才有了诉诸国际法的问题,才有了民族自决权问题;正是由于博的现实严酷地告诉我们,她正在经历着“革命”口号和“社会主义”外衣掩盖下的民族同化、民族压迫的现实,经历着博作为博自身存在和发展的一切现实可能性被强行剥夺,这才涉及到国际普遍的人权原则,涉及到“每个民族的独立存在和自由发展是一切民族独立存在和自由发展的条件”这一基本的理论前提。可见,博自身本有的历史和现实的地位,现实的遭遇,才是博主义理论产生的内在的生命冲力之所在。
   
   因此,博主义理论是博自身本有的历史和现实与人类普遍的正义原则相结合的产物,是通过这两者的结合对三十年来博人民反抗中国占领,争取独立和解放的斗争实践的深刻反思中建筑起来的理性大厦。所以,博主义理论并不是某一个人的思想,也不是某一个党派、政派、教派的理论,而是全体博民族整体的思想理论。因为,博主义理论绝不是只代表某一个人、某一个党派、政派、教派的利益,而是代表全体博民族整体的利益,把博民族的整体人格做为最高尊严,把博民族的历史和文化按照博民族的本质特征来传承,把博民族独立自主地存在和自由全面地发展作为最高的、最根本的利益而凝结成的思想理论结晶。因此,博主义理论的主旨就是为整个博民族谋求独立和解放,重建自己本有的主权使自身作为独立的、整体人格的政治国家实体跻身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整个现实运动过程的指导纲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