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张掖游记(下)/闵琦]
北京周末诗会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艾未未、茉莉花、星火(三首)/陆祀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王小华
·《五十年恐怖岁月》第二部分/朱忠康
·百度作恶成全民公敌/南方周末网文
·人前人后中国人/王小华(周末话题)
·中国,不能让鱼长大的池子/旁观者昏(周末话题)
·“国进民退”现象分析/孟元新(网文转载)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掖游记(下)/闵琦


   
   (选自闵琦先生的邮件,鸣谢!)
   
   (续前)

   
    6、古城之链(6月5日上午)
   酒泉,西汉所建河西四郡之一,因骠骑将军霍去病将武帝所赐之酒撒入泉中与全军将士共饮而得名;后为隋唐肃州,甘肃之“肃”字即取于此。
   古代丝绸之路的明显坐标是敦煌至武威间的一串古城址。西汉将河西走廊“凿通”之后,在此设郡四、县三十五,其中酒泉郡辖县九,分别为福禄、表是、乐涫、天衣(“衣”字应有左耳朵)、玉门、会水、池头、绥弥、乾齐。九县之中,禄福、绥弥、会水、乐涫、表是五县与张掖辖下的昭武、觻得二县列于酒泉与张掖之间,构成一条完整的古城链,如今许多城址仍在且保存完好。
   一大早,踏上了东南方向的古城探访之路,今日上午要去探访乐涫、表是两县以及两县之间的许三湾古城和魏晋壁画砖墓。
   驶出酒泉,先走了一段标号为G30的高速公路,行至清水下道,沿312国道前行,过屯升乡后即进入张掖所属高台县境内。西汉乐涫与表是两县一在今肃南县明花区,因紧靠明海子而称作“明海古城”;一在今高台县西约20多公里的戈壁滩上,称“骆驼城”;此二城到了唐代仍在沿用,只是名称变成了“福禄县”与“建康军”。(查顺治十四年《甘镇志》载:“高台所,汉为乐涫县,属酒泉郡,晋因之;东晋以后,前凉张氏置建康郡,故城在今城西南十里,即汉乐涫县地也。北凉段业建都于此,寻为元魏所有,唐嗣圣初置建康军,属张掖郡。”此说似将乐涫、表是两县混为一地。)
   肃南县有两块远离县域本土的飞地,明花区即是其一(另一是皇城区),它东北与高台县毗邻,西南与酒泉市接壤,这里住着讲“尧熬尔语”(即古突厥语)的原亚拉格家部落的西部裕固族。
   明花区有三个乡:前滩、明海、莲花,“明花”即取明海与莲花两乡首尾二字而成;明海古城——汉乐涫县位于明海乡境内。
   车在元山子北转走上223县道,左右皆是平坦和荒凉的戈壁滩;过陇海铁路后是明花乡,过明花乡再向北约15公里看到路左的戈壁滩上一座孤零零的古城屹立在沙丘环绕的明海湖西岸。
   明海境内地下水位较高,地表多有内陆湖泊及沼泽分布,明海子是最大的一个。这里沙丘密布,植被稀疏,湖边多为芨芨及沙竹等沙生植物。车在起伏不平的戈壁上颠簸着西行约1公里来到巍峨的墙垣跟前,此城历2000余年仍保存完好,或许得益于干旱和人烟稀少。
   顺马道攀上城垣四望,明海子完整地展现在眼前,不大且平静;苍茫的戈壁笼罩在阴沉的天空下,使人的心境也变得苍凉。西望沙丘延绵不绝,那边还有两座古城,分别被今人呼之“草沟古城”(在明花乡境内)和“高老庄古城”(在明海乡南沟村草沟井),不知哪个是(或许都不是)酒泉郡辖下的绥弥县?没有亲历,不敢妄断。
   明海城呈正方形,四边各长约155米,门开在东面,正对明海子;城墙高10米,底宽10米,顶宽3米,四角突出成扇形,可能曾建有角楼;东墙有瓮城,城门宽6米,瓮城三面周长76米,与内城相接;内城城门宽约10米。城内地面为厚厚的沙土覆盖,但仍能见到不少汉砖和陶片。
   辞别明海古城,顺来路回转,至路标19-20公里处下了223县道,左转走上一条标号为Y378的小路。路虽不宽,却是柏油铺就,很好走。此路不长,很快就变成了土路,尽管左拐右拐不断,但我始终盯着榆木山,有它为坐标,我才不致迷失方向。一路东南行,来到一座高大的夯土墙下,这里就是许三湾的汉唐古城。
   许三湾古城因一部名为《双旗镇刀客》的电影而为世人尽知。尽管许多观众并不清楚它的具体位置和来历,但是只要看到正对城门的梯形马道,就能认出它(电影中那里插有高大的旗杆)。此城不大,长方形的墙体高约8米,南北长约84米,东西宽仅66米,夯层约12厘米;南垣正中辟门并筑有方形的瓮城,四角是方形的角墩。步入城内,见地面散布灰、红色陶片,这里曾出土大量“五铢”、“货泉”、“开元通宝”,还有铜箭头、铜带钩等,还发掘出汉晋铜印3方,刻有“部曲督印”、“赵猛”等字样。城内南北垣均有马道。顺马道登上墙头,遥见西南一公里外的戈壁滩上是密密麻麻的墓葬群,这里出土地文物多为汉晋时期,现藏高台县博物馆内。当地文史部门据此推测此城是西汉表是县,也有人认为它只是骆驼城的前哨阵地。
   有城必有人,有人则有墓,所有的古城外围都能找到同时代的墓葬,许三湾古城也不例外。在城头上所见西南方的墓群足有4.5平方公里,全是汉、晋、五凉时期的。彼时风俗事死如事生,人死皆厚葬,我们在一座魏晋壁画砖墓中见到了这一幕。
   这是一座巨大的方形夯土台式墓,位于许三湾古城与骆驼城之间的西滩村。在其附近有一座抢救性发掘后整体搬迁重建的魏晋壁画砖室墓,从斜坡墓道进入前、中、后三个墓室,见大量彩绘画像砖照原样嵌在各个墓室的墙壁上。砖上的画像栩栩如生地反映了魏晋时期河西地区的世俗社会生活:居住的毡帐、装衣的衣箱和服装、二牛抬杠的犁地方式、架鹰狩猎的猎人、驾车出行和屠牛的场景、馒头和羊肉串(双串的)等食品、刀枪剑戟等武器以及华夏始祖——伏羲与女娲的画像……,真是应有尽有!站在壁画砖前,好像穿越了时空,回到了近2000年前那个年代。
   骆驼城在许三湾城东方偏南约5公里外,仍然是以榆木山为方位坐标,仍然是在戈壁滩上穿行,很快就到达骆驼城跟前。按照谭其骧《历史地图集》所标位置,这里才是表是县。只不过此处县址是东汉灵帝光和二年(公元180年)新建的,因为西汉表是县被地震所毁,不得不迁到这处新址。
   到达骆驼城时已近午,火辣辣的太阳已将早晨的阴霾荡尽,几日来的照射,已使额头的表皮爆起脱落,以手触摸嫩皮有些沙沙的痛,但是在这座巨大且完整的汉唐古城面前我难以掩饰内心的兴奋。
   这里是河西走廊最早的县址之一,前凉建兴二十四年(公元336年)升格为建康郡,公元397年,北凉段业叛吕氏后凉在此建国,改年号为“神玺”;公元397——400年,这里是北凉都城,后来段业为部将卢水胡(匈奴别部,因住在卢水,即今黑河,而名卢水胡)沮渠蒙逊所杀,北凉都城迁往张掖,骆驼城遂废;建康郡建置撤于隋代,唐代武后证圣年间(公元695年),武威道总管王孝杰在此重置建康军,驻军5300人,战马500匹,由甘州镇节制;唐大历元年(公元766年)陷于吐蕃,此城便从史书中消失了。
   骆驼城是国内现存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汉唐古城之一,此城分内外,总面积达30万平方米;墙基厚有6米,残高7米,辟有4门(外3内1)并有瓮城,除东北角外,其他三个城角都筑有长方形角墩。
   
   7、龙城故道(6月5日下午)
   午饭是在高台县城内吃的,饭后看博物馆,又沿龙城故道经明镇夷千户所故城寻访黑河三峡和石门,晚溯黑河北岸一路回到张掖,完成第一阶段的考察。
   高台因城西有台子寺而得名,明景泰七年在此设守御千户所。1937年1月,西路军红五军与六倍于红军的马步芳部队激战于此,军长董振堂及全军将士3800人全部阵亡。如今,高台城东设有高台烈士陵园,立董振堂与杨克明雕像并建有纪念堂。
   今日之高台位于西汉昭武与表是两县之间,黑河自城北流过,由东南向西北经正义、赵家、阎家三峡出合黎山进入巴丹吉林沙漠直到居延海。两千年前的居延海还是一片繁茂的绿洲,古代民族盱衍人居住于此,“居延”就是“盱衍”的谐音。
   古时的黑河(弱水)沿线是蒙古高原游牧民族往来于河西的重要通道,因其从居延向北越浚稽山(今蒙古杭爱山东端)直达匈奴的龙城(今鄂尔浑河上游哈拉和林附近),所以叫“龙城故道”,又因其始自甘州直入沙漠而被呼作“甘漠道”。 西汉时霍去病执行了两次河西战役,其中第二次就是绕道居延,走这条道进入河西的。
   匈奴退出河西走廊后,汉朝在居延设居延塞并沿黑河两岸建造遮虏障以卫护龙城故道,如今古道沿线仍存汉代肩水金关等遗址。
   西汉天汉二年(公元前99年),汉军以李陵为将,出居延塞北攻匈奴,当时李陵率步兵五千北行至浚稽山,遭遇匈奴大单于亲率的三万骑兵围攻,汉军循龙城故道向居延塞且战且退,结果在在塞北百多里处溃没。李陵无奈投降,汉武帝怒杀其全家,司马迁鸣了几句不平也被处以宫刑。
   据《新唐书》记载,武后垂拱二年(686),刘敬同北征铁勒,走的也是龙城故路。十三世纪蒙古灭西夏,循此路先破西夏的黑城(居延塞西南),再沿弱水进入河西走廊攻下瓜、沙、肃、甘诸州;而明初宋国公冯胜平定河西、攻取北元重地亦集乃(即今日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的黑水城。“亦集乃”是党项语,黑水之意,西夏曾在此设一大军区——黑水镇燕军司。“额济纳”就是亦集乃的谐音)则是反向走过此路。 ......
   甘漠大道的重要战略地位由此可见!如今有了酒泉经金塔去居延(内蒙额济纳一带)的公路(214国道),龙城故道已经被人们遗忘。
   由高台顺黑河北岸西去,经七坝、八坝、九坝、十坝、胭脂堡,直到天城,一路墙、墩和堡寨不断,路就夹在河、墙之间。
   天城正当黑河三峡最南端镇夷峡峡口,是龙城故道北去的唯一孔道。今日之天城就是明代镇夷守御千户所所城,夯土筑的城垣不高却完整,洪武年间这里曾驻兵1500人。
   黑河峡谷无路,龙城故道从峡旁的石门山中穿过。公元前70年,汉将赵通出镇夷峡,在石门山击败匈奴,杀匈奴右贤王就是这里。
   “石门”是古人以火烧水激法劈开石墙开出的一条路,虽不宽却平坦得可以通车马。步行进入沟内,路旁石壁上有“煅石开路”的崖刻,是清道光年间留下的。
   阳光正炽,地面细沙洁白、反射得人睁不开眼睛。阒无一人的古道上,连一个足印也见不到。静谧无过于此,让人怀疑身在月球上。若不是远处山头上巨大的烽火台,难以想象这里曾是车辚辚、马萧萧的古道,刀枪耀眼、旌旗蔽日的战场。
   返回天城的路上顺河而下又去寻访了阎相师的墓碑。
   黑河峡中古迹名胜不少:旧有黑河古渡、苏台云香、紫塞平沙、赵墓烟冥、石峡晚翠、红崖早霞、东山峭壁、西岭生烟等景,还有击毙匈奴右贤王的赵通于此屯田时开挖的“赵公井”、纪念霍去病的霍王庙以及清雍乾年间官居甘肃提督、死后加赠“太子太保”的名将阎相师的墓碑。
   峡谷中段生长着大片枝干乣曲的胡杨林,可惜未到秋天,树叶还未变黄。
   返回甘州途中,在两座水库稍事停留,一来观察湿地,二来吃顿晚饭。天黑后,经合黎、蓼泉、鸭暖、临泽回到张掖。鸭暖乡有昭武村,是西汉昭武县所在,此城极古,曾为月氏昭武城。晋代为避司马昭讳更名“临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