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北京周末诗会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我当了三次‘右派’/张英敏
·应当重视内地劳工维权/王小华
·寂寥帐下谁谈兵/戴旭(午夜新诗)
·旧作戏答年轻网友/丁朗父
·都想当将军谁来当士兵?/ 王小华(公民通讯)
·民运需要各种工作/王小华(通讯)
·新皇帝的新衣/陆祀
·一个哈萨克学者眼中的中国/М. ШАХАНОВ(网文)
·归来吧(四首)/吴倩
·饶恕和爱的期盼中的2011/楚钟道
·论争要有君子风度/王小华
·痛悼维权英雄薛锦波/费良勇
·与其关注理论不如关注维权/查建国、王小华
·中国如何沦为一穷二白国家/信力健
·油价飞涨人民想念赖昌星/九州不欢乐
·愤怒的土地/丁朗父
·伟大的作家必须讲真话/朱玲
·天堂里的中国孩子/玛丽(法国)
·茉茉娜的故事/玛丽(法国)
·迎新唱和/曹思源、王小华
·乌坎村与海陆丰/德德
·中国一党专制是世界最大悲剧/侯工
·王小华女士致江泽民先生的信
·别让那些发言人出来丢人了/天津周
·唐山大地震真相不容掩埋/老闵
·四十周年后学者同议“9.13”/萧远整理
·清亡于八旗中共亡于国企/金满楼
·民主的花瓶是美丽的/文明底
·现代高丽王驾崩/萧远 开汉卿
·一个俄国警察对示威者说
·我们的民主理想与基督信仰/楚钟道访谈之三
·一部《古拉格群岛》式的巨著/孔令平
·人人都赤条条来赤条条走/王小华
·2011的怀念与2012的期盼/曹思源、王小华、萧远、老闵、楚钟道、丁朗父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平安夜三愿/郭少坤
·硬汉潘光旦是如何被摧毁的/戴建业
·《血紀》告訴你什麼/孔令平
·论卖国要有资格及卖国家/犀利公
·地位越高道德越低的中国社会/王小华
·志士陈卫求仁得仁/陆祀
·民主是我想要的作为人的感觉/楚钟道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红族富族/人大许先生
·UFO浓缩时空结构中的自由航天/司马阳春
·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贵族/杨显慧(一)
·已经确认的转基因危害/一笑了之
·2011梅花诗歌奖推荐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2011梅花诗歌奖导言/北京周末诗会
·题山水二首/丁朗父
·寒风凛冽又一年/于浩成
·感谢博讯!感谢google!/北京周末诗会
·民国已历百年中国何日民主/孟元新
·2012,陈卫陈西刘贤斌/陆祀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及说明/北京周末诗会
·2011自由花诗歌奖获奖作品/北京周末诗会
·湖南永州以煽动罪判一母亲死刑/一点五
·无情子女给了顾准最后一击/诗源
·忆父诗/(北京)丁朗父
·乌坎的理性/张三一言
·向印度美国学习怎样维护统一国家/犀利公
·一个人人都在篡改历史的国家/朱忠康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好东西?/周舵
·全民革命其实很容易/刘正华
·唯祈革命卷旋风/巴河、卢先生
·龙种和跳蚤/鲁湘
·神州起事正大风/史先生、杜先生
·再造东方桃花源/任先生
·有一个林辉先生/朱忠康
·我们连孙中山一角也不如/王小华、韩武、查建国
·说说中共历届总书记的结局/林辉
·陈独秀女儿绑汽油桶逃离中国/林辉
·迷雾中的2012/丁朗父
·蔡元培、陈独秀缘何走向反共之路?/林辉
·今夜,没有选票的人泪流满面/民国几年
·“马日事变”与夏明翰被杀缘于中共暴行
·彭湃杀人如麻后代文革遭报复/林辉
·中共为何掩饰苏军东北暴行/林辉
·胡风冤案缘起反对党文化/林辉
·祭六十年来遇难同胞文/毛清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朗父诗集序言/胡石根

   
    行吟与散板:行者之诗与诗者之行
    ——读《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
   
   


   说明:本文原署名沙砾,为胡石根的笔名之一。近日,当局向胡石根宣布他的剥夺政治权利期结束,恢复他的公民权。胡石根, 江西南昌人,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原北京语言大学教师,曾以反革命罪被判处20年徒刑,是一次判刑时间最长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
   
   
    人们往往认为:青春是写诗的最好年龄,也是最大资本,因为血气方刚,激情勃发,抑制不住写诗的冲动;生活阅历的增加,思考范围的加大,在磨砺人的锐气同时也消磨萌动的诗兴。
    而诗人丁郎父,给我们展现了另一种情景:在人生的成熟和诗意的发挥上有着很好的平衡。这平衡的取得,在于诗人的不断行走,行走在探索未来、希望和光明的路上,行走在寻求真理、生命和永恒的路上。尽管这行走,最初是“盲流”、是“逃离”,是 “躲避”,但确实是叛逆,是义无反顾,是奋然前行。
    当年那个体制的叛逆者,如今也是诗韵的颠覆者。读《盲流记》一般人也许会感到不习惯。因为很少读到那种抑扬顿挫的、朗朗上口的、有节奏的……传统上被称之为韵诗的东西,甚至 “打油”也很稀罕!我们看到的是一排排未经雕琢的汉字仿佛一列列未经训练的士兵自由散漫地站在那里,读起来更像是散文,或者类似于元杂剧中的对白,但仔细一咂摸,还真别有那么一种特殊的韵味,参差错落,回味悠长。如《盲流记》之四:
   
    沿着长长的石阶,
    爬到了老重庆,
    石板路,长街,稀疏昏黄的街灯,
    寂静,无人,
    陈旧得让人伤感,
    黑暗得像个山村。
    长街那头,幽幽一声,
    “担担面——”
    传得很远,又不会惊扰人们的梦
    ——或许这就是梦了。
    这其中,隐约着诗的意境、诗的含蓄。又如《盲流记》之二:
    越走越黑,
    两面的山,
    像两堵大墙,铁路
    像是两堵墙中间的一道顽强的缝。
    变本加厉的黑,静,好像
    能听见一片草叶飘落的声音。
    我急促的脚步,
    像在黑幕中擂鼓。
   
    这一段晃动着的则是诗的简约、诗的跳跃了……这一小段诗里“黑”字出现三次,黑色的记忆如此深刻,如刀刻在诗人的心里。无论是过去的回忆,还是现在的景象,笼罩在诗篇中的总有一个字:黑、黑、黑!《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描写了“黑和冷”的北方冬雾:
    这北方的冬雾,
    浓得像黑色的石头,
    是比冰还冷的水,
    是比夜还黑的暗,
    就算是太阳穿过来了,
    也还是黑和冷。
    在另一首《抄家》中,诗人给这个“黑”字作了新的诠释:
   
    那帮家伙,可是真的动了脑筋——
    害人就害到底,
    干什么都得讲究个时辰,抄家
    就得半夜进行。
    黑怕什么?
    黑才有意思。
    黑才有气氛
    诗人用白描手法勾勒了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说明它在更在以前就已经是黑暗掌权了,“黑社会化” 其实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年代就开始了,诗人因此有《在最黑的黑夜祈祷》,那是向至高至大造物主谦卑的求告和深情的倾诉。
    诗言志。言,即言说、记录;志,即心志、史志。丁郎父诗集中的诗,不仅表达了诗人的生存困境(如《少年时的梦想》)和哀痛心情(如《星星一样的眼泪——给克拉玛依、汶川、正宁离去的孩子》),也记叙了更多的父老乡亲和老师朋友(如《忆父诗》、《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怀念彭燕郊师》、《才女——给胥继红》),全方位多角度地记录了一个苦难民族的历史境遇。一个人的苦难就是这个民族的灾难。一个家庭的冤屈就是这个国家的耻辱。《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用沉重中带有轻松、痛苦中带有戏谑的笔调揭露了专制体制下的荒诞和虚幻。其中《第一课》,就是“我下地第一天”老农叫我怎样糊弄除草的活儿, “把地皮蹭破了”就行了。作者奇怪草没铲掉怎么办,老农回答说:
    “傻呀?它爱长长去呗。
    反正一年就给咱三百斤口粮,
    多了全是老毛头的。
    还怕他没粮食吃呀!”
   
    “让人看出来怎么办?”
   
    “大热天,除了咱爷们,
    哪个当官的来受这个罪?
    再说了,法不责众,
    谁不是这么干的?
    当官的,沾亲带故的,二流子
    他们都凉快着呢。
    下地的,都是正经庄稼人,
    不带恁么缺德的。
    ——要不大眼王八当我们真傻呢。”
    《歇气儿》则用调侃的语气,歌颂了人们在自留地上的自救努力。《农民和老毛头》更是尖刻地指出,受过土改和公社化两次忽悠的农民再也不会被忽悠了!
    古语说得好:“行成于思而毁于随”。我们这里说的“行”,不仅是诗者之行,而且是战士之行,是穿越历史迷雾、到达光明山顶之行。“思”,是思虑、谋划;“随”,是随意、妄动。成功的一半是周密详细的谋划,另一半则是坚毅果敢的行动。《抓住关键点》用诡异的剧情、跳跃的画面和乱糟糟的景象,表达了诗人对“历史新戏”的期冀和探索。历史变革的关键点在哪里?关键人、关键事、关键时间?还有中国、美国、俄罗斯?扑朔迷离,纷至沓来……诗人没有给出答案,留下了有心人的思考空间。
(2012/09/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