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北京周末诗会
·贺埃及/杨彬
·中国倒数第一/张晓平
·民主之风会从阿拉伯刮向中国/法国王小华
·发生在波尔多车站的一件小事/王小华
·今天我们是埃及人/奥巴马/卧梅译
·任由权力世袭成功中国人将世代为奴/王小华
·致力虹/张晓平
·中国埃及异同论/萧远
·民主要靠中国人自己/王小华
·将“毛主席纪念堂”改名为“中华先贤纪念堂”的建议/胡星斗/萧远供稿
·灭村运动/张晓平
·中国为什么一定要通胀/端宏斌博文
·太子党必须有否定和超越前辈的勇气和眼光才有出路/王小华
·抗议网上流氓攻击本会网页,无耻骚扰本会成员/北京周末诗会
·金龙鱼,一条祸国殃民的鱼!/加拿大通信
·华国锋89年托人劝广场绝食的学生不要绝水
·中美即将开战,我要保卫祖国/网文,萧远供稿
·致党的朋友、大清帝国跪族爱新觉罗先生的信/王小华
·向博讯献一束茉莉花
·踏青谣/沙砾
·十马歌/网闻
·真正的贵族担当天下,视道义为生命/王小华
·中国网民歌/沙砾
·茉莉新歌/丁朗父、萧远
·227梅花雅集作品/全体会员
·物价飞涨时去散步/张晓平、王林海、茉莉花X
·让我们唱着悦耳的茉莉花一起散步/孙大圣
·中共仍然相信枪杆子可以保住政权/王小华
·再论中国老百姓为什么这样穷——我们散步的理由/朱忠康
·两会纪实/张晓平
·吃转基因食品会断子绝孙吗?/友人来信
·一党民主小调/张晓平
·公民三字经/苏中杰
·致把所有人当成敌人的人/丁朗父
·韶关证券大骗局/朱忠康
·关于北京周末诗会
·掩耳盗铃/张晓平\顶浪
·中国政府必须改变其野蛮政治思维/王小华
·中国人必须选择做人还是做猴子/王小华
·普京/丁品
·姜瑜请你给我们中国女人留点面子/王小华
·中国人的穷根/张晓平
·梦藤彪/陈青林
·绥靖是西方人的性格特点/王小华
·告诉世界谁害死人家的儿子又迫害他的父亲!/王小华
·富贵歌/(元)陈草庵
·“五不搞”就等着搞茉莉花吧!/王小华
·留下黑暗满中华/张晓平
·中国通货膨胀的惊天秘密/经济学家笑谈
·民主是百姓的最主要诉求/张晓平
·官说百姓仇官是百姓不对/王小华
·国民在党之上是文明人类基本伦理/王小华(公民通讯)
·学习习仲勋/辛子陵(公民参考)
·火山谣/张晓平
·渐变,不变,突变!/王小华
·[卖花声] 四季 /丁朗父
·党要走正路/张晓平
·我所讨厌的人/苏中杰
·政治改革没希望经济就没有希望/丁朗父
·对武装到牙齿的政权我做不到温和/王小华、张三一言
·关于中国人"转弯抹角”的说话艺术(公民通信)/王小华、张三一言
·低下的是国家素质而不是国民素质/王小华、麻省理工博士
·独裁者为什么没有内政/丁朗父
·告别“零频道”/道友
·读海鸥之歌/张晓平
·最可爱的花儿/民主邮件、王小华
·中国知识分子的整体性堕落/姜莱(往事微痕)
·打倒卡扎非/张晓平
·应对现行退休养老双轨制进行违宪审查/刘卫敏
·《茉莉花》小传/徐沛
·我们的脑袋与党的手电筒/陈丹青(网文)
·阿拉伯革命为什么没有在中国出现/王小华
·裂.变!(三首)/张晓平
·政治是什么?/王小华
·丁朗父题画诗七首
·我为中国的国家利益担忧/丁朗父
·中共不改变现有思维方式中国永无宁日/王小华
·中国人最缺少的是道德勇气/王小华
·维权就是政治/王小华
·悲哀的中国(三首)/陆祀
·“永不作恶”是人的起码道德要求/朗父
·卫视不用再转播新闻联播啦!/wangxinlei(天涯网文)
·清明三记/陆祀
·墙内人士政治改革谈/王占阳等
·“李刚门”“钱云会”“药家鑫”三起交通事故剑指司法腐败/寒气北来网文
·读宋宫人词有感/丁朗父
·运往柏林的糖果/冷战纪事
·"特立独行罪"是国家恐怖主义/王小华
·青年中国颂(四首)/陆祀
·《五十年恐怖岁月》/朱忠康
·声援我们中国人的硬骨头---艾未未/王小华(现居法国 退休主妇)
·致李志友先生/王小华
·当今之北大只培养奴才/法国王小华
·胡锡进要给你的子孙留条后路/王小华
·日本人就是帮了中共大忙/嘲风咏月网文
·题扇(六首)/丁朗父
·勿忘六四/忠康
·不是民选的干部,不会真心实意爱人民/肖一禾(墙内文摘)
·为什么中国到处是精神病? /肖龙元
·一党专制之下人民不会说真话/王小华(公民通讯)
·“革命警惕性”就是神经病/朱学渊、王小华(公民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丁朗父诗集推荐评点/胡石根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推荐阅读(附评点)
   
   本文原署名沙砾,为胡石根的笔名之一。近日,当局向胡石根宣布他的剥夺政治权利期结束,恢复他的公民权。胡石根, 江西南昌人,1979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原北京语言大学教师,曾以反革命罪被判处20年徒刑,是一次判刑时间最长的中国政治异议人士。
   

   
   
   
    一、 致今夜飘荡的英灵
   
   
    黎明时我走过蒸发的大街,
    昨夜的街头我看到了历史,
    闪动的光锋扫过燃烧的眼睛,
    喷发的液体穿透路边的顽石。
    那么多色彩只留下灰烟,
    那么多声音只留下沉寂。
    人们大群地站在路边,
    看着那朵鲜花转眼成泥,
    我在路上拼命寻找,
    我留在路边的那辆旧自行车哪里去了,
    我的朋友留在广场的那只书包哪里去了。
    黎明的嘴唇青紫又殷红,
    晨雾如包裹这城市的青帐。
    母亲在城头呼唤孩子,
    我的心我的心飘上天际。
    (2009/06/03)
    胡石根评点:这是一首悼念八九六四亡灵的诗。诗人说的“今夜”和“昨夜”让我们恍惚又回到那个惨烈的“大街”上。
   
   
   
    二、 站在街角的孩子
   (这是茉莉花时写给古川的孩子们的)
   
    寒风扫过大街
    汽车呼啸而过
    街角,沙尘弥漫
    瑟瑟灯影中
    站着一个孩子
   
    43天前的深夜
    一群警察闯入她小而温暖的家
    抓走了她的爸爸
    今天,她的妈妈带着她年幼的弟弟
    到警察局去绝食
    要向这个国家要回她的爸爸
   
    街角的孩子,又饿又冷
    但是她不回去
    他要在这里等她的爸爸
    等她的妈妈和弟弟
   
    下班的人们都已经回家
    旁边的窗口中传来饭菜的香气
    远处晃动着几个流氓
    白天,他们过来说,
    如果不是看她还小
    就把她和爸爸一起抓走
   
    天越来越黑
    她又饿又冷
    但是她不回去
    她要在这里等她的爸爸
    等她的妈妈和弟弟
    2011年寒春中的北京
    (2011/04/18 )
   
    胡石根评点:爸爸被警察抓走了,妈妈带着弟弟“到警察局去绝食”,几个流氓威胁要把小女孩“和爸爸一起抓走”。但小女孩不惧威胁、天黑、饥饿和寒冷,坚持站在大街等着,因为“她要在这里等她的爸爸,等她的妈妈和弟弟”!有这样一种顽强不屈的精神,天再黑又能奈我如何!
   
   
   
    三、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
   
   
    羊群在水一般的白雾中
    鱼一般的飘过来。
    半绿半黄的树叶,
    浸着寒气,一片一片落在地上。
    林中,村中,
    雾喧嚣翻滚。
    天地沉寂了,
    大群乌鸦叫喊也穿它不透。
   
    这北方的冬雾,
    浓得像黑色的石头,
    是比冰还冷的水,
    是比夜还黑的暗,
    就算是太阳穿过来了,
    也还是黑和冷。
   
    田野,广场,都是一片海,
    人们都在这海里漂游,
    寻找着深藏在这雾海中的路。
   
    寒雾弥漫,
    天地溟濛。
    我的寻找着温暖的兄弟们,
    一个个地
    漂游过来,
    到这弥漫溟濛的雾的尽头。
    那里有一个温暖的院子,
    那里枫叶殷红,
    那里银杏金黄,
    那里有一团比太阳更灿烂的火。
   
    胡石根评点:“田野,广场,都是一片海,人们都在这海里漂游,寻找着深藏在这雾海中的路。”诗人和他“寻找着温暖的兄弟们”,“一个个地漂流过来,到这弥漫溟濛的雾的尽头”,向着光明和希望,做着艰苦卓绝的寻求。
   
   
   
   
    四、 无雪的冬天
   
   
    无雪的冬天
    一片赤裸的枯萎
    空气干得像要裂开
    土地旱得让人心痛
    这是一个无雪的冬天。
    没有雪算什么冬天?
    可这个冬天就是没有雪。
   
    窗前小小的一丛竹子,
    风吹竹叶,瑟瑟沙沙,
    干涩,却绿。
    北方的又干又冷的风中,
    这顽强地绿着的竹啊!
   
    这是城市。
    没有森林,
    只有人群,
    人潮滚滚。
    广场不是旷野,
    人群不是森林,
    大堆的人挤在一起,
    也不是森林。
   
    深夜,
    北方之城北风嗥叫,
    无雪的广场空空如也。
    没有了飞扬的青春,
    没有了飘舞的旗帜,
    没有了激昂的歌声,
    没有了纷飞的眼泪,
    但那一夜,
    多年前那亿万人铭心刻骨的一夜,
    留在这无雪空寂的广场。
   
    那夜播下的种子,
    用千百万人的血来浇灌,
    长于人心中,
    成了参天巨树,
    在这城市的天空,
    无声无形屹立。
   
    我们历经曲折仍在努力,
    我们歌声低回仍在唱响,
    我们青春已去,心仍在飞扬,
    我们年轻时的伟大目标,
    永生不忘。
   
    我们仍在等待,
    等待一切结束,
    等待一切开始。
    沉在灵魂深处的激情,
    如滔滔江水
    永不停息。
    我们相信;
    我们,
    和我们的子孙,
    终将自豪地生活在,
    我们的自由国土上。
    2012/2/18
   
    胡石根评点:“多年前那亿万人铭心刻骨的一夜,留在这无雪空寂的广场。那夜播下的种子,用千百万人的血来浇灌,长于人心中,成了参天巨树,在这城市的天空,无声无形屹立。”作者发誓:那一夜将“永生不忘”!并且相信:“我们,和我们的子孙,终将自豪地生活在,我们的自由国土上。”这是自由的宣告!
   
   
   
   
    五、 卡扎非让世界想起了
   
   
    有一支军队,
    他的枪支,他的坦克、飞机和大炮,
    不是用来对抗侵略者,
    而是用来杀害自己国家的人民。
   
    这支军队的每一粒子弹,
    士兵军服上的每一粒纽扣,
    都是政府向被杀害的人民剥夺的。
    然而这支军队,
    用手中的枪杀死他的父母,
    用坦克碾压他的姐妹。
   
    其实,当兵的并不是为了自己,
    而是为了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
    有一天,统治者对人民说:
    不是我,这是那些当兵的干的!
    这件事谁也不准再提!
   
    于是他被所有的人抛弃了——
    他已经没有了父母、姐妹和兄弟。
    统治着说是他杀的人,
    人民,说他是大逆不道的賊子。
   
    过了很久,
    人民的血迹已经干涸,
    罪行已经被忽视,
    记忆已经被时间无情地抹去。
   
    这时,我们看到了卡扎菲
    看看他在干什么——
    这个疯子!
    让我们也让世界想起了
   
    胡石根评点:卡扎菲这个疯子会让我们想起什么?当他大肆屠杀本国人民时,它曾用天安门大屠杀来为自己的罪行辩护。他以为他会逃过天道的惩罚。结果呢,他在极度羞辱中死去……
   
   
   
    六、 愤怒的土地
    ——给乌坎村的人们
   
   
    那个失去丈夫的妻子,
    无助地坐在海边,
    向着大海张望。
    她的丈夫,
    是为了村民的土地牺牲的。
   
    黄昏,
    乌云笼罩的村庄,
    隐没入越来越深的黑暗。
    大海苍茫,
    田野宁静肃穆,
    村庄悲痛又恐惧。
   
    通往村庄的路消失了。
    在村边的围墙后面,
    藏着那些夺去她丈夫的凶手和他们的同伙
    ——他们带着棍棒、枪支和手铐,
    凶狠地望着村里手无寸铁的人们,
    要夺去他们的土地。
   
    村中那座被摧毁的铁门后面,
    是窃贼盘踞的大屋子。
    那阴暗发霉的屋子,
    现在人去楼空,
    窃贼们被赶跑,带着从村中偷来的财物,
    去和躲在村外的凶手们会合,
    只有嗥叫的猫头鹰留在屋顶。
   
    枪声从树林中响起,
    弹痕划破夜空,
    强盗们拿着枪和手铐冲进了村子。
    保卫土地的人们迎着凶手倒下,
    鲜血如花迸发,
    生命如草在铁蹄下逝去。
   
    空荡荡的街道在血光中呻吟,
    善良被击打成碎片,
    村庄里上演着魔鬼的节日。
    灯火熄灭,
    寒风瑟瑟。
    土地,我们的土地,
    火烧马踏之后,
    被强盗抢走了,
   
    没有了土地的村庄成了废墟,
    孩子们在废墟上跑着,
    捡拾着燃烧后残留的财物。
    他们检到了一个皮夹,
    那里有一张全家福照片,
    一撮孩子的头发
    ——那是爸爸留下的。
   
    寂静如铁幕降临,
    但无法阻隔那大海的涛声。
    海风吹来,无声地抚摸着村庄
    和留在村庄里的人们。
   
    村中的人们,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
    仍然坚守在这里。
    尽管黑暗如同不能融化的冰层,
    生命的火仍然在地底运行。
    尽管黑暗如重重铁幕,
    阳光仍在这铁幕之外流动。
    我们的生命,有权利在我们的土地上生长,
    我们的土地,就是我们的命。
   
    咬紧牙齿,
    万众一心地等待。
    等待着无边夜色后面的阳光,
    等待着铁幕那一边吹来自由的风,
    等待着乌云上面的灿烂星空,
    等待着肆虐的严冬过后,
    我们的土地上
    长满庄稼,大海般青葱。
    2011/12/17
   
    胡石根评点:“那个失去丈夫的妻子,无助地坐在海边,向着大海张望。她的丈夫,是为了村民的土地牺牲的。”这使我们想起广东海边的乌坎村和维权烈士薛锦波。经过“咬紧牙齿”的坚守,他们取得了初步胜利。但“铁幕那一边”是否真会“吹来自由的风”, 还是要靠“万众一心”的坚守。
   
   
   
   
    七、迷雾中的2012
   
   
    1、田园
   
    逝去的我们曾经熟悉的村庄。
    夜晚的河流闪着波光,
    风吹过草地,树轻轻摇晃。
    叶上的露珠落下,
    无声渗落在地上。
   
    树林,和树林那边的房子一片寂静。
    星星闪耀,草虫唧唧。
    林间草地上的无名野果,
    绽放出野性的气息,
    鲜辣的芬芳,让人无可逃避。
   
    村前的土路闪着幽深的光芒。
    野花开满从前的弹坑和战壕,
    坟茔长满厚厚的艾蒿,
    如同冬天野狼的长毛。
   
   
    2、灾难
   
    原野,
    灰暗黄昏,
    鸟群南飞,
    寒凝大地,
    浓云密布,
    雪片飘飘。
   
    荒凉的土地,
    被灾难不停折磨的土地,
    过去的夏天,过去的春天,
    乌云,雷电,狂风,暴雨,
    结成笼罩整个大地的血网,
    灾难去而又来,来而又去。
   
    灾难中的男人气息奄奄,久未清理脸上的胡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