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北京周末诗会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陈光诚遭毒打细节/吴雨
·没有对专制的恨就没有对民主的爱/王小华
·浙江民营实体经济完了/丁朗父
·织里镇抗税冲突实时录/国亭
·人民冷漠因为不是自己的政府/王小华
·国企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加最坏的资本主义/甄理
·我孤独地写诗的老师/丁朗父
·国企人事腐败严重堪称邪恶/啄木鸟
·为什么“抱着定时炸弹击鼓传花”/子明
·以色列是个好国家/周孝正
·关于中国的常识/网友讨论会
·穿过这寒雾我的兄弟们/丁朗父
·不会做蛋糕的左派如何分蛋糕?/wutu(网民讨论会)
·血统论沉渣泛起只因政治倒行逆施/wutu(网民讨论会)
·关于“血统论”的严肃讨论/网民讨论会
·时代先声张少杰——访谈王自强/楚延庆
·社科院奉献本年贺岁大片/网民拉拉队
·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才女——给胥继红/丁朗父(朱红)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一)
·最后机遇?/冯楚军、楚钟道(二)
·就才女——给胥继红一诗致新浪的说明/丁朗父(朱红)
·与毛左谈毛时代农民生活/长津英豪
·青年了解毛时代的线索/网民讨论会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80年代的中国/陆祀
·恶魔扮天使的共党面临三大危险/张三一言
·看见地狱后中国网民的反应/网民讨论会
·去他妈的“中国模式”/胡赛萌(qiangnei)
·我为什么给艾未未捐款/王小华
·没有人性的党性会是什么东西/王小华(公民通讯)
·中国绝不能和美国对抗/丁朗父
·我保卫祖国谁保卫我父亲?/寒江月(网文)
·冬夜守望旷野/丁朗父
·人权大于政权/张三一言
·孩子被撞死大人被稳控网友怒了!/挖粪涂墙、它要完蛋了等
·中国家庭必备转基因食品清单/业内良心人士
·特警对付兰州悼念人群之后/集结号
·不争民主我们猪狗不如,孩子/王小华等
·星星一样的眼泪/丁朗父
·孩子,我们向你保证/网友讨论会
·守望者的旷野/楚延庆
·专制是社会矛盾的根/陆祀
·我关于民主的系统观点/王希哲
·司马南大败于90后有感/独自看电影
·一个工程师的社会理想/侯工
·这是大凉山的孩子(图)
·中共"特供"揭秘/张宝昌
·众媒体揭华西村老底重庆怒了/中华网等
·让你乐得打喷嚏的反三俗段子/cct、李启光等
·习近平将开始党内民主竞争时代/王希哲
·寒月依稀/丁朗父
·怀念三唱/丁朗父
·大清国皇家电视台新闻联播/loving life 李启光推荐
·国家不是任人抢夺的商品/王小华
·毛左语言特点/老大人
·“共产主义”与“民主”/王希哲
·民主就是一人一票!/ 守拙就赢(网文)
·争一人一票从今天开始!/守拙就赢等
·各民族联合推进民主化/费良勇
·凯迪删主张一人一票民主热贴/网友讨论会
·民权天赋不是任何人的私产/王小华
·人权高于主权和民族权/费良勇
·自由属于人民—我的法国生活/王小华
·华国锋陵墓建成有感/张洞生等
·军中右派炼钢记/陈挺(郭堡回忆录)
·李逵的板斧与希哲的共产/崔晟
·司马南马甲出游当头一片板转/网友讨论会
·杨支柱微博短评/朗父先生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如此国家如何稳定!/楚钟道
·法国的爱心食堂和爱心旅店/思源、王小华
·香山红叶凄然落/高源
·牵挂(四首)/丁朗父
·毛泽东: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深圳大学独立候选人自我介绍/庞璀驰、凌嘉一
·拉土车为啥有草菅人命权/朗父哥们
·一人一票选举可维护中国利益/丁朗父
·致有良知的三年大饥荒幸存者/塞鸿秋
·党内民主派的三大特点/显扬
·“战争叫嚣”和民族主义/显扬
·西方领先五百年的六种秘密武器/雅尼克
·打江山坐江山是原始社会法则/王小华
·为什么我们只能看不能干?/丁朗父
·黑五类之家的大饥荒/ 依娃
·翻墙史——东德28年/东野长峥([email protected])
·东德翻墙28年史/东野长峥
·途径大运河(四首)/吴倩
·被两岸抛弃的抗日英雄黄绍甫
·富人忙移民穷人忙过冬我心凉透/winstonwang
·自由的歌/丁朗父
·世界人权日遭软禁有感/沙砾
·最新出炉名人名言录/喷嚏文摘
·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王小华(公民通讯)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中国视界)
·黑道是怎样炼成的/博客渔人
·评王小华“没有担当算什么知识分子”/丁朗父(公民通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后的斗争,最后的牺牲!/武宜三

   
   ——序叔平先生《秋望三部曲》
   〔香港五七学社〕武宜三
   
   (选自本会收到先生邮件)


   
   中国的《古拉格群岛》——《秋望三部曲》出版了!
   《秋望》作者叔平先生,当过共军,是中共党员,写过歌颂共产党的小说、诗歌,是一个一心一意跟着共产党跑的人,可是共产党却把他打成极右派分子。
   叔平先生有什么罪过呢?一,同意“党天下”说;二,反对“以党代政”;三,为流沙河、张贤亮、南京的“探求者”叶至善、陆文夫、高晓声及《延河》编辑部的余念(玉杲)、王愚等辩护;四,说了一些主张独立思考和民主自由的言论等。
   这些在全世界人看来,都不过是常识的东西,却被毛泽东、共产党看成洪水猛兽,于是被开除中共党籍、“开除公职”、送去马栏劳教农场和上畛子劳改农场“劳动教养”和“劳动改造”。
   《秋望》共三部,长达170万字,是一轴苦难的漫长画卷,它记叙了中国几代知识分子追求正义良知、民主自由的百年痛史,血泪斑斑,尸骸遍野,是毛泽东共产党统治下中国这个960万平方公里大监狱的缩影,是中国人民在毛泽东、共产党黑暗、血腥、惨无人道的半个世纪统治下的血泪帐;囿于资金,现在同读者见面的只是第二、第三部,这两部主要是写作者从1957年起被折磨、被迫害的20多年血泪记忆。
   《秋望》是中国的《古拉格群岛》。
   不同的只是,苏联只有一个古拉格,中国却有千千万万个古拉格。
   作者作为180—310万(其中55万于1979年被“纠正”)各种各样的右派分子中的一个,在中国西北的监狱里被关押了整整22年的囚徒,他的记录是真实的。作者文风质朴,像写日记一样,给历史和后代留下了血淋淋的记忆,也给将来审判作恶者准备了呈堂证据,毛泽东和共产党的一小撮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在这部纪实小说中,有一段描述耐人寻味:
   
   就在5•1国际劳动节即将到来之际,邵管教代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郑重地向我们宣布了一个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狮解放台湾的进攻战开始了!伟大领袖毛主席和中国共产党要剿灭盘踞在台湾的国民党残余势力,彻底解放台湾的决心付诸实施了!”几乎所有劳教人员,都不由自主地用自己的方式,振臂欢呼,指天划地,敲打身边一切可以敲打出声响的东西,是夜,我兴奋无比,彻夜激动亢奋!我甚至钦羡又崇敬地想象着我们正在海上浴血攻击,在漫天漫海的战火和枪林弹雨中,呐喊厮杀,瞬间负伤牺牲,仍一往无前的英雄群像,并深为自己未得亲自参与而羞惭……沸腾的思绪,喷涌的内心情感,使我情不由己,奋笔书写了一首欢呼台湾解放的诗。
   
   自己都被当作反动分子关在监狱中,正遭受着种种非人的待遇,却还在表明自己也有爱党爱国的“进步”。人们不禁要问:就这样的都是反动派,那海峡对岸的岂不是更加反动透顶,死无葬身之地了。这在现代人看来简直是匪夷所思,但这就是当时的荒谬现实。
   右派分子遭受非人的待遇,饥饿、劳累、肮脏、酷刑、毫无人的尊严,但他们还是要活着,那怕连牲口也不如地活着。这不仅是180—310万各种各样的右派分子的悲哀,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
   当然,人们也可以这样问,这些人也是反动派?把这些好人当作反动派的毛泽东、共产党一小撮是不是疯了?确实,这也从另一面证明了毛泽东、共产党的反人类的反动本质。
   毛泽东及其一伙,为了巩固他们的权力和既得利益,同时攫取更大的权力和更多的利益,就要不断的制造恐怖和谎言。“团结95%”就是他们经常挂在嘴边的最大谎言,每一次政治运动都以“团结95%”为借口,打击、杀害5%的“一小撮”。但是,一次又一次的5%,就使每一个人都有受到迫害、杀戮的危险。
   例如,土改的积极分子可能是三、五反运动的大小的“老虎”,三、五反运动的积极分子,可能是肃反运动的反革命分子,肃反运动的打手有可能是整风运动的右派分子;1957年的左派可能是1959年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历次运动的得益者,在文革中又通通变成走资派、叛徒、特务……
   所以,自中共上井冈山以来,死于中共屠刀和暴政之下的中共党员、中国人民估计达1亿之谱。
   仅仅文革浩劫10年中,据中共中央副主席叶剑英承认:非正常死亡的人数就达到2,000万,受到迫害的更达到1亿人。按共产党的习惯,这当然是被大大缩小了的数字。
   革命是疯狂的绞肉机,每一个“革命者”都有被绞进去的可能,被害、被斗、被关,被饿死、被杀害。
   因为这个制度既然不能保证5%的安全,当然也保证不了95%的安全。从中共中央主席、总书记到普通老百姓,概莫能外。
   刘少奇(打倒王明、打倒高岗、打倒彭德怀、打倒彭真,最后打倒了他自己)、林彪、赵紫阳(手上至少有广东人的血)、彭德怀(批判教条主义和抓右派分子,绝不心慈手软)、罗瑞卿(镇压反革命的刽子手,最后自己成了反革命)、李震、刘传新(以上二人,在为毛泽东屠杀了许多仁人志士后,自己也悲惨的落得自杀的下场)、陶铸(仅仅在两广,就屠杀了数以万计的“土匪”、“地富分子”、地方主义分子,血债累累)、江青、潘汉年、陈绍基,等等,在他们享有特权的时候,是从不把别人当人看的。一旦沦为阶下囚,别人同样也不把他们当人。
   毛泽东一死,他的老婆、侄儿马上成为罪犯,他也就成了全中国最伟大的反革命家属了。
   如果说这是报应的话,也可以这么说。因为他们只相信特权,而不相信制度。
   中国人太不肯反思,不肯总结教训。你看,现在那些官员(从中央到地方)、警察、国保、特务、城管、拆迁队、文化稽查队、扫黄打非办,仍然穷凶极恶,与民为敌,实际是在自掘坟墓而不自知。
   刘晓波的《08宪章》是给了中共一个下台阶(这就是所以部分人士要批评和咒骂刘晓波的原因),而中共居然把他投入监狱,实在是利令智昏。
   毛泽东曾经这样攻击过国民党:“许多国家都挂起了共和国的招牌,实际上是一点民主也没有,中国现在的顽固派,正是这样。他们口里的宪政,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他们是挂宪政的羊头,卖一党专政的狗肉。我并不是随便骂他们,我的话是有根据的,这根据就在于他们一面谈宪政,一面却不给人民以丝毫的自由。”(《毛泽东选集》,第3卷,730页)
   现在拿毛泽东当年攻击、诽谤国民政府的话来批评他和他的党,不是更恰当吗?这真是天大的讽刺——搬起石头砸到自己的脚。
   李自成围困北京城时,有人建议崇祯皇帝拿出宫中的金银财宝来劳军,但是皇帝舍不得,结果城破自杀。
   宁可死,也不肯把既得利益与别人分享,哪怕只是拿出一点点。例子代代都有——就是因为统治者太相信自己的权力,太相信镇压,太相信屠刀。
   请中共领导人和一切既得利益分子好好想想这一类史不绝书的“教训”吧。
   让别人活下去,是你们自己也能够活下去的最佳保证,请放过刘晓波,放过一切异议人士,平反包括反右派运动在内的一切冤案!把一切属于人民的权利还给中国人民。
   为了留下记忆,留下证据,作者说,“我已将我的房改房向银行质押,贷了10万人民币。如果出书后我遭逮捕,我也不再需要住这个房子了;若不入狱,我就还贷。”
   1979年,叔平先生大义凛然地拒绝了中共恢复他的中共党籍的决定,2010年,叔平先生又一次做出毁家出书的决定。
   对一个1936年出生、历经苦难的老人来说,这是他最后的斗争,这也是他最后的牺牲!
   我向他老人家致敬!
   〔中华民国99年11月2日于流浮山寨〕
(2012/09/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