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张掖游记(上)/闵琦]
北京周末诗会
·人才乎?人妖乎?/陆祀、木其广
·漂泊者,散步/陆祀
·剧变前夜/陆祀
·站在街角的孩子/丁朗父
·哀北大(二首)/陆祀
·抓走艾未未的人连纳粹头目“艾希曼”都不如!/王小华
·答王文——中国极权派最缺什么/野夫(转)
·公权力私有制是中国最大的乱源/王小华(公民通讯)
·写给魏自由先生/苏中杰
·中共为什么不怕"洪水滔天"?/学渊、小华(公民评论)
·清华百年颂/常春藤
·谩骂不是战斗/王小华
·我们有无资格批判“流氓国父”孙中山先生!/王小华
·贫民与官商(二首)/陆祀
·同诵十首辛亥革命詩文
·腐败不该死,反人类就该死/王小华等(公民通讯)
·这就叫天怨人怒/王小华、学渊(公民通讯)
·被伟大红太阳晒出的焦土与饥饿人民/伊娃(网文)
·温家宝:中国需政治改革/信报
·我们坚决反对文革复辟同样坚决主张政治改革/文明底
·毛泽东不是救世主不是神仙皇帝/文明底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一)/李文书
·一个“右派”的文革经历(二)/李文书
·世界对中国说不/网文
·舍命在敲警世钟(三首)/陆祀
·每天当一会儿好人/网文
·中共取消毛泽东思想?/辛子陵近文转载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掖游记(上)/闵琦

   
   
   (节选自闵琦先生的邮件,鸣谢!)
   
   3、张掖古郡何处寻?


   来张掖旅游过的人没有不知黑河湿地、黑水国和大佛寺的,所以,来到张掖的次日(6曰2日),决定先用一天时间把城内及城外的古迹、美景扫荡一番。
   《甘州府志》曾以“一城山光,半城塔影,连片苇溪,遍地古刹”描述甘州美景。“一城山光”所指为祁连山; “半城塔影”是金、木、水、火、土五塔;“连片苇溪”是黑河湿地;“遍地古刹”可就多了去,除了尽人皆知的皇家寺院大佛寺,数得出来的还有万寿寺、普门寺、普观寺、白塔寺、崇庆寺、弥陀寺、普宁寺、隆较寺、宏觉寺、吉祥寺、通化寺、宝善寺、西来寺、广庆寺、白衣寺、如来阁、转轮寺、圆通寺、达摩庵、朝元寺、地藏寺、东山寺、报恩寺、迎恩寺、普泰寺、甘霖寺、镇风沙塔寺……,足足几十座。
   湿地是张掖一大特色。
   张掖市甘州区地处黑河与山丹河相交三角地带,这里河网密布,芦苇丛生,候鸟来来往往,一派江南风光。有湿地就能产水稻,这里的乌江(当地地名——博主注)大米全国有名,自古就是朝廷贡品。明朝郭绅曾写过《观刈稻》,诗中描述了秋天水稻成熟后的丰收景象:“甘州城北水云乡,每至深秋一片黄;穗老连畴多秀色,实繁隔陇有余香。”
   6月初的湿地虽已芦苇摇曳,花草如茵,但季节性的黑河水还未将湖沼灌满,大部分湖底还裸露在初夏的骄阳之下,在木板铺就的栈道上走了一圈后,决定抓紧午饭前的时间先去看看名闻遐迩的大佛寺。
   与张掖市博物馆共为一体的大佛寺位于镇远楼南街路西,是甘肃境内最大的西夏建筑遗存。据说它的前身是初建于西晋永康元年(公元300年)的迦叶如来寺;隋炀帝西巡甘州时曾把行宫设在这里并在此接见过高昌王。
   西夏永安元年(1098年),皇族嵬咩(法名思能)在迦叶如来寺故址掘得古涅槃佛像,遂在故址重建大寺并塑涅槃卧佛。如今供奉卧佛的大殿建在高台之上,重檐歇山、开间九,殿内卧佛的脚就长达4米,耳朵也有2米长!卧佛首足各站一男一女,男为“优婆塞”,女为“优婆夷”;卧佛身后塑十大弟子,两侧廊房塑十八罗汉,四壁还有明清壁画700多米。
   史载,明成祖永乐九年(1411年)时曾扩建大佛寺。扩建后的大佛寺“广长皆五百公尺”,今日所见大佛寺只是明代扩建后寺院的一角。
   古时的大佛寺自建立以来就备受皇家恩宠,光有明一代就敕赐寺名两次;明正统十年(1445年),更赐三藏宝典1621部636函。如今,这套堪称“稀世之珍”的明代正统《北藏》原经柜完好地保存在博物馆内,馆内还珍藏正统金银书《大般若经》五百五十八卷及八百多康熙年经板。
   有两则故事能证明大佛寺与皇家不一般的关系:
   其一:明世祖忽必烈出生于此。
   忽必烈的母亲别吉太后出身于信奉基督教的克烈部,1214年,她带着临盆的身孕来到甘州大佛寺许愿,没走出山门即开始腹痛,结果将忽必烈生在寺内。史传别吉太后死后所葬的甘州十字寺(应该是基督教教堂——博主注)于明初焚毁,明成祖扩建大佛寺时,十字寺故址被也纳入了大佛寺。
   其二:南宋恭宗赵顯(应该去掉右侧的“页”,字库中无此字)出家后曾驻锡大佛寺。
   元世祖至元十二年(1276年)正月,伯颜率蒙古军包围临安,年仅七岁的南宋德佑皇帝赵显(又称少帝、幼帝)请降。伯颜将赵显带至上都,授其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大司徒,封“瀛国公”(《元史•世祖纪》);可是到了至元十九年(1282年)十二月,世祖忽必烈却“给瀛国公衣粮发遣之”(《元史•世祖纪》)。忽必烈为何“发遣”赵显呢?原来他夜里梦见金龙绕殿柱,次日早朝赵显恰立那根殿柱之下,忽必烈担心赵显东山再起。赵显为免杀害遂请求削发为僧、遁入空门,号“合尊大师”,先去西藏学佛,后驻锡大佛寺。赵显最终未能避祸,英宗在位时,他因写了一首《黄金台即兴》而被赐死,诗中有“黄金台上客,无复得还家”句,被认为是有意煽动江南人士而招杀身之祸。
   还有一段传说:赵显在甘州时曾娶一回族女子并生一子,该子出生在大佛寺的轮藏殿,后被西巡到大佛寺的元仁宗收为义子,这个孩子就是后来的元顺帝妥懽帖睦尔。民间一直有“元朝天下,宋朝皇帝”的说法,其源即在于此。如果此事当真,只一个大佛寺就有两个元代皇帝在此出生!
   看完大佛寺来到餐馆已经过午。张掖饮食似乎以牛羊肉为主,午餐吃的是当地特色“羊羔肉垫卷子”,甚是鲜美。
   饭后,继续“扫荡”张掖古迹,先去看木塔和明代粮仓。
   前文曾述及张掖古城“半城塔影”有金、木、水、火、土五塔,如今只存土塔和木塔。土塔在大佛寺后,是一30多米高的覆钵式塔,明代修建,葬有天竺高僧迦摩腾的骨灰,看大佛寺时即已看过;木塔位于县府南街路西,离大佛寺不远。
   六月的张掖骄阳似火,日中强烈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睛,只有多半天,脸上就被晒得脱了皮。
   木塔寺原名万佛寺,寺、塔距今已有1500年历史。该塔30余米,是西北最高的木塔,塔内曾藏释迦牟尼舍利。木塔九级八面,八角各有风铃,轻风拂过时,铃声悠扬如同梵音,“木塔疏钟”成为甘州八景之一。最为神奇的是,塔下有地窖,塔中有一铁柱,贯穿全塔,柱底置于铁板穴中,人在地窖,稍用力即可将全塔旋转。可惜古塔已毁,现存木塔是民国15年重修的。登塔四望后即离去,又去寻找明代粮仓。
   粮仓深藏小巷中,若无人带领很难找到。此仓又称“东仓”、“大仓”或“永丰仓”,建于明洪武二十五年,现存坐东面西仓房九间,皆抬梁式土木结构,设计科学合理,至今仍能使用。
   看过粮仓去西来寺。据《甘州府志》记载,此寺建于明朝,为一“西土”人士所建,“西来寺”之名可能即由此而来。西来寺面积不大,建筑年代也不久远,但环境清幽。因其西偏小殿曾被中央文物考察团断定为唐代建筑,所以也是一处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这里如今是佛协所在,进入寺中,见有数名女居士在室中诵经,神情十分专注,不敢打扰,遂拍照离去。
   第一日考察的重点是黑水国。
   张掖无人不知“黑水国”,但知道它的来历的人却不多,各种传说给它蒙上了不少神秘色彩。有人将这个黑水国与内蒙额济纳的黑水城混为一谈,就连民国元老于右任也在诗中说:“沙草迷离黑水边,何王建国史无传”;其实黑水国与黑水城二者全然不是一回事儿:额济纳的黑水城为西夏所建,至今不过900年的历史,而张掖的黑水国已存在了3900年;若以碳-14测定黑水国遗址上马厂、齐家、四坝等类型的文化,黑水国的历史则在4500年以上!
   据说,历史悠久的黑水国经历过三起三落:
   最早开发黑水城的是史前部落,他们在此生活了约500年后离去,从此黑水城开始了第一次衰落;
   春秋、战国至秦汉之交,黑水国复活,成为游牧民族的地盘。匈奴鱳得王子曾在这里生活过,史载霍去病第一次击匈奴“扬武于鱳得”,可能就在这里。汉朝取得河西并设张掖郡后,郡治也可能设在黑水国。
   东汉以后,由于环境恶化,黑水国经历了第二次衰落,魏晋时期,张掖郡与鱳得县迁治今张掖市区,“鱳得”之名不再使用,黑水国一带沦为墓葬区,今日在黑水国周边发现的墓群就是东汉-五凉时期留下的。
   到了唐代,黑水国第三次启用。唐在黑水国(时称“张掖故城”)设立了巩笔驿;后来,巩笔驿被西夏和元朝沿用,元代在黑水城设立过“巴剌哈孙驿”,民间称之“西城驿”,这就是黑水国所在之地被今人称作“西城驿沙窝”的来历。
   明在张掖设陕西行都指挥使司后,在元西城驿旧址设小沙河驿,又在黑水国北城建常乐堡。
   黑水国被彻底废弃是在清代,原因仍然是生态环境恶化。
   黑水国所在的西城驿沙窝,距离张掖市区只有17公里,开车过去须臾即到。
   黑水国现存南、北两座古城,相距不远,被312国道阻隔。遗址内到处是古代居住和耕地的痕迹,四周还有许多汉晋古墓群。
   车行过下崖子后,沿小道步行先到被流沙半埋的南城,见各有300米长的城垣尚未大毁,东北角楼(据考证,东北的角台建于西夏时期)尤其完整。城内遍布残砖、灰陶片及黑色釉瓷片,随手可拾汉代专为墓葬起拱券用的子母砖;踏着城内的积沙可以轻松地登上高大的东北角台,站在台上,四望一览无余。沿东墙墙头走到东门瓮垣,发现除东门为断砖所砌外,余墙全是版筑,筑城土中掺杂着古老的碎砖块。有考察报告说,南城城墙下边的夯土层厚度不到10公分,应为汉筑;上面夯土层厚达15-20公分,属于明代,明代夯层中的汉砖应是后来掺进去的。
   黑水国北城距黑水国南城不到3公里,回到312国道上向东略走,见到“金源砖厂”的标牌左转即到。
   北城紧靠黑河,不如南城大,同样一门,开在南墙。北城内曾出土汉代子母砖、五铢钱、小铜扁针、绳纹陶片、青瓷片、黑釉瓷片、王莽圆形“货泉”、唐开元通宝和五铢钱,还有仰韶马厂式陶片和新石器数件。
   汉张掖郡故城在何处?一直是一个没有定论的迷。黑水国与这个谜有着扯不断的联系。闫文儒老前辈曾指黑水国北城是张掖郡治鱳得县(见《河西考古杂记》);但是北大的宿白先生认为黑水国南北两城作为张掖郡城都显得太小,因为汉代的郡城一般应在500米左右;另外,汉代城中衙署都建在高台之上,而黑水国两城均看不出哪里是重要的衙署。他提出一种可能,黑水国有可能是史料中记载的昭武城,因为西域迁来之人所住之城不会太大。(引自吴正科对宿白先生谈话的记录,见《中外知名人士考察录》)
   黑水国还有一个称呼,叫“老甘州”,这个名字比较容易理解,它应该源于西魏改称张掖为“甘州”之后,既然从黑水国迁来的张掖叫“甘州”,张掖故城自然就是“老甘州”。但是这个称呼也隐含了黑水国就是张掖郡的意思。
   (未完待续)
(2012/09/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