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万润南
·四通故事(07)刘海平
·四通故事(08)贾春旺
·四通故事(09)四季青
·四通故事(10)陈春先
·四通故事(11)刘英武
·四通故事(12)办执照
·四通故事(13)成立会
·四通故事(14)学习机
·四通故事(15)打印机
·四通故事(16)王安时
·四通故事(17)高境界
·四通故事(18)高效率
·四通故事(19)陈庆振
·四通故事(20)撞铁门
·四通故事(21)高效益
·四通故事(22)当倒爷
·四通故事(23)王缉志
·四通故事(24)实业派
·四通故事(25)题外话
·四通故事(26)沙头角
·四通故事(27)告别会
·《四通故事》征订启事
·《四通故事》最新目录
《春到清华园》
·丁香
·紫荆与雪松
·断碑榆叶梅
·工字厅的白玉兰
·晗亭碧桃
·荷塘春柳
·水木清华山桃花
·图书馆迎春花
·连翘
·天文台樱花
·牡丹
·二号楼紫玉兰
·七绝:《樱花》
《童趣盎然》
·祖孙对话
·并肩看世界
·放飞希望
·有什磨好牛的!
《万歌涂鸦》
·汶川地震周年祭
·汶川男子汉
·七绝 《赞“狗东西”》
·劫后天府泪纵横
·五月的鲜花
·佛语
·香浓瀑布
·爷爷在念经
·云台天桥
·云台天瀑
·云台山
《八九·六四》
·十七年前,我做了两件事
·为什么我在十七年前做这两件事
·ZT芦笛:从万润南先生的选择说到寻找“王维林”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鲍彤先生祭赵紫阳去世两周年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视频:经济发展与政治改革的契机
·要总结1989年的经验教训(视频)
·北京六四民主運動研討會
·达扬专访:六四亲历者万润南见证历史
·自由亚洲电台:万润南谈三知识分子遭中共政治局常委点名
·七绝 端午感怀
·杜导正披露赵紫阳录音回忆录制作内幕
·两个“绝不”和两个“凡是”一样,都将成为历史的笑话
·胡耀邦和赵紫阳有何不同
·孙立平:最大的威胁 不是社会动荡而是社会溃败
·[历史镜头] 赵紫阳到天安门广场看望绝食学生
·和邓丽君同台唱《血染的风采》
·点燃烛光
·马英九的坚持
·龙应台: 献给丁子霖
·国殇之柱
·ZT 小市民奇遇记
·关于“爱国主义”(绣像版)
·ZT杨继绳:集体世袭与“权力场”
·ZT沙叶新:“腐败”文化——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ZT 沙叶新:天下几人是男儿?
·ZT沙叶新:我的心更没死!
·ZT杨继绳:制衡权力,驾驭资本
·ZT刘军宁--官员财产公开:不难的“难题”
·ZT 沙叶新:三个女人向我推荐,我向所有男人推荐
·ZT龙应台:《窃听风暴》,你是有选择的
·致刘晓波
·ZT明日的太阳不会照耀那些恐惧明天的人
·谣言止于“阳光”
·ZT孙立平:官员财产申报久拖,配套措施是借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说到49年后的知识分子,很多人都会想起马寅初,特别是那句“单枪匹马,战死为止”。但也凑巧,刚上大学的时候泡图书馆,翻阅旧的杂志,突然一标题引人注目:我愤怒控诉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费孝通(大意)。作者:马寅初。这件事情在我内心里困扰了很长时间。这是怎么回事?


   
   民国时期有许多知识分子铮铮铁骨的故事。如前面提到的马寅初,经常骂蒋,蒋介石提出三个职务让其挑选:中央银行总裁、财政部长、全国禁烟总监。可马寅初丝毫不为所动,连面子也不给。傅斯年在公开场合大骂国民党政府是一堆大粪,蒋介石反而于不久的11月决定任命傅斯年为台湾大学校长。1937 年蒋介石在庐山举行国事谈话会时,请张奚若参会,在一次在例行的国民参政会上,张奚若言词激烈地抨击了蒋介石的独裁和国民党的腐败。蒋介石顿感难堪,于是打断他的发言,插话说:“欢迎提意见,但别太刻薄!”一怒之下的张奚若拂袖而去。等到下一次参政会再开会时,政府给他寄来开会的通知和路费,张奚若当即回电一封:“无政可议,路费退回。”
   
   1931年,鲁迅批判胡适,说同为安徽人,刘文典不称蒋中正“主席”,宁可被押,胡适却主动叫蒋“主席”,是典型的溜须拍马之徒。而新中国成立后,刘文典小心翼翼地颂扬新政权,他以亲身经历,夸赞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
   
   但是,就是再硬的骨头,到49年后也彻底地服了。有人认为这个过程实际上发轫于1951年的“知识份子思想改造运动”。根据于风政的《改造》的记载:在普遍“洗澡”之前,要排队,根据他们问题的多少与严重程度,确定洗“大盆”、“中盆”或者“小盆”。确定之后,要先开“控诉酝酿会”,背著要检讨的教师,在群众中收集他的材料,然后向他本人转达,要求他写出检讨报告或者发言提纲,先作启发报告或典型示范报告。在检讨大会上,个人检讨之后,群众提出批评,然后决定是否过关。问题轻、态度好的,一次通过;问题重、检查不够深刻的,要嘛再三检讨,要嘛“澡盆”升级。对那些有抵触情绪或“顽固不化”的人,要开展群众性的反覆批斗,直到认罪为止。
   
   问题是这个过程是怎么发生的。有人经常强调思想改造过程是如何的粗暴,也有人认为是皮毛关系导致的依赖性,因为除了依赖体制别无出路。但我认为并不尽然。有人其实是被改造得心服口服。现在很多人的回忆录都说自己当时是多么清醒,思想改造时是多么清醒,反右时是多么清醒,文革时是多么清醒,我看未必。这个问题恐怕要放到“塑造社会主义新人”的整个过程中去分析,才能找到答案。
   
   控制一个人想问题,可以有三种方式,一是告诉你结论,二是改变你想问题的方式,三是控制你想问题时所需要的资源或材料。第一种很简单,不说了。第二种,改变你想问题的方式。最主要的是提供一种新的思想框架。人们在面对特定的情景的时候,都有一个加框架的过程,即有人所说的framing的过程。改变了这个框架,你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就不一样了。但我觉得最具奥妙的是第三种,即控制你想问题时所用的资源。加框架是需要资源的,没有资源怎么加?移风易俗,斗私批修等是为了什么,就是净化你想问题时的资源。有什么米就只能做什么饭了。文革时有过不止一个这样的例子,两口子由于政治观点不一致,加入了不同的造反组织,最后走到离婚的地步。如果放到今天来想,这算什么?还有比夫妻关系,家庭,老婆孩子更重要的吗?值得吗?但当时你用来进行思考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只能集中在一根筋上。
   
   氛围与资源的重要性还可以见之于毛泽东与彭德怀在庐山的辩论。彭先说,大跃进错误是主要的。毛先说成绩是主要的,然后就是历史旧账。彭开始就历史旧账进行辩解。这时人们就会问,彭为什么不说“历史的旧账和现在辩论的问题有关系吗”?他不能这么说,因为当时的逻辑就是:历史上一贯错误的人是不可能说出正确的话来的。
   
   控制资源的重要性。经常看电视的和经常上网的,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往往就不一致。所以,90年代初进行的国情教育,也是非常成功的。90年代的思想教育有两个重点,国情与国学。前者是材料,后者是框架。用国学的框架,使用国情的材料,就能思考出需要的东西来了。受过国情教育的一代,往往会根据教育中提供的国情特征来思考问题。你说这个问题如何如何,他说,要考虑中国的国情嘛。
   
   还应当注意到的一个因素,是一场巨大的革命所形成的“势”,在这种“势”的面前,人们很容易产生一种渺小和无力感。在这个过程中,至少可以形成几个东西。一个是渺小感,尤其是在一个个人面对一个强大的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时;二是原罪感,这个劳动价值论起了重要作用,牛什么牛?是劳动人民养活了你。三是“无理感”,确切地说是“小道理感”。毛主席说了,世界上的道理,有大道理和小道理之分,小道理是被大道理管着的。知识分子引为自豪的,是觉得自己懂点道理,现在让你明白,你的那点道理是被大道理管着的小道理。对梁漱溟就是这么说的。
   
   
   @
(2012/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